两人滚上了床,何美怡在钟晓飞身下扭*动,在这一刻,她就是吴怡洁,她就是李小薇,钟晓飞把心里的所有幻想都移植到了她的身上。
钟晓飞正要挺马入关,但就在这个关键,手机忽然急促的响了。
钟晓飞立即有一种脊背发凉的感觉,要知道,这是别人家,别人的老婆,虽然明知道老公去国外,不在国内,不可能有人来捉奸,但是,当手机忽然响起来的时候,他心里的胆虚还是一下子的就充满了心头。
钟晓飞撑着身子,眼睛朝手机的来源看过去,原来是他的手机在响。难道是小薇打过来的饿?这是他心里的第一想法。
何美怡却用力按住他的背,往下,急切的娇*喘,“不要管他,大家,哦……”
“等一等,我看一下是谁……”钟晓飞在何美怡的潮红火辣的粉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然后分开她的小手,翻身下床,从衣服里掏出手机。
何美怡趴在床上,还是娇*喘吁吁。她已经情*欲高涨的不能自己了。
但钟晓飞却忽然的完全沉着了。
因为他看见了那个电话号码。
不是李小薇,是李小冉的。
在这个夜里,距离上一次通话两天之后,李小冉又打过电话来了。
钟晓飞走到阳台去接。
夜风很凉爽,夜景也很迷人,楼下听见有汽车经过的声音,空气中有淡淡的花香,原来阳台上摆放着十几盆的盆景鲜花,正开的灿烂。
“嗨,晓飞,打扰你了吗?”李小冉甜润温柔的声音从手机里面传了出来。
听见她的声音,钟晓飞的手指竟然有点抖,分手已经好几年了,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在他的心里,李小冉仍然占据着重要的地位,这地位不是别人可以替代的,甚至吴怡洁也不能。
“当然不会。”钟晓飞故作轻松的微笑,“晚上都下班了,我正看电视准备睡觉呢。”
“哦……小薇呢?小妮子不接我的电话。”
“她睡了。”钟晓飞撒了一个谎言,“对了小冉,我还没有告诉你,小薇找到工作了,她现在和我在一个企业上班。”
“我听佳佳说了,嗯,谢谢你啊晓飞。”
“不用,小薇能进企业,完全是她自己的努力,”钟晓飞笑着说,“她和你一样,都是好强漂亮的女生。”
说完这句话,听见身后有脚步响,用眼角看,看见何美怡披了一件睡衣而起,正靠在窗帘边,媚眼如丝的看着。
钟晓飞的心有点乱了。两个女人,一个在天边,一个在眼前,偏偏这个时候挤在了一起。
“你怎么不说话了?不方便吗?”李小冉在手机那边甜润的问。
“没有,我只是在想你现在的样子变了没有?……”钟晓飞一边说一边朝何美怡眨眼,意思稍等,马上就好。
“我啊,”李小冉咯咯的笑了,笑声像钟晓飞记忆里一样好听,或许更好听了。笑完之后,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当然变了,我已经人老珠黄,没有人要了……”
“怎么会?你要是人老珠黄,那我就是骷髅白骨了,”钟晓飞心里有点痛,从李小冉的话语中,能感觉她这几年过的并不太好,而且对钟晓飞依然有深情。
“好了,不说这个了,大家说点高兴的。”李小冉换了一个话题,开始聊起他们大学时候的同学,两人大学四年,拥有一大段共同的回忆和一大堆共同的话题,所以谈话进行得很顺利。
刚开始,钟晓飞还不时抬头看何美怡,微笑安慰,示意马上就好,但是后来聊着聊着他就忘记了。
他没有看见,何美怡的脸色,渐渐的由期盼、妩媚,变成了黯然和失落……
钟晓飞的思绪已经完全的沉浸在过去的岁月里了。
在别人家的阳台上,他和老情*人聊的忘乎所以。
“你还记得那个谁吗?呵呵,她去年结婚了,老公是广州的,上个月刚生了对龙凤胎呢。王老师怎么样?你有他的消息吗?有,我听说他的身体不太好,不过精神很好,去年刚找了一个新老伴,枯木逢春了。哦对了,你还记得那个谁谁谁吗?最讨厌的那个,每天往我单车篮里扔情书。哈哈哈,他啊,我记得那小子,瘦了吧唧,长的像是一个竹竿……”
快乐的时间过的很快,两个人一聊就是半小时。
“哎呀,聊的我都饿了,都怪你……”李小冉在手机里面笑。
“你要是在海州就好了,我请你出来吃宵夜。还记得学校旁边的那个肉丸汤吗?我好多年没有喝到过那么好喝的肉丸汤了。”
李小冉赞同的说,“是啊,还有凉粉肉皮,老街口的那一摊。”
“哈哈,你忘了学校食堂的小鸡炖蘑菇,老实说,我毕业之后再没有吃到过那么好吃的小鸡炖蘑菇……”
李小冉打断了他,“晓飞晓飞,求求你别说了,你再说今晚我要饿的睡不着了,对了,我下一个星期可能去不了海州了,最近企业进出口贸易的单子很多,我忙不过来……”
“是吗?”钟晓飞有点失望,原本他以为下一个星期就能看见李小冉,分手两年多了,他真的想见一下李小冉。
“不过不管怎么样,最迟十五号我也肯定会去海州的,到时你要到机场接我哦。”
“一定一定,”钟晓飞点头答应。
“晓飞,问你一句话……”李小冉忽然的迟疑了一下。
“你问。”
“你……想见我吗?”李小冉甜润的声音带着羞涩。
“想。”钟晓飞毫不犹豫的回答,这是他的真心话。
“那太好了,我也想见你呢。”李小冉在手机那边高兴了起来,“那就这样定了,到时我会给你打电话,现在先晚安了哦。”
挂断手机,钟晓飞才忽然发现,何美怡已经不在窗帘边了。
“何姐?”他心知不妙,赶紧进屋寻找,卧室客厅卫生间都找遍了,都没有看见人影,最后在客厅的茶几上发现一个小纸条,上写:走的时候关好门!
钟晓飞愕然,他知道何美怡一定生气,取出手机,赶紧拨打何美怡的号码。
手机通了,但一直没有人接。
钟晓飞很担心,这么深夜了,何美怡会去哪呢?
穿好衣服,他匆匆的下楼寻找。刚走下楼,手机响了,一看是何美怡回拨过来的。
“干啥啊?”何美怡甜腻腻的声音从手机传来,同时伴随着嘈杂的音乐声,原来她在酒吧里。
“何姐你在哪?”钟晓飞小心翼翼的问。
“不用你管……”何美怡说话的舌头有点大,看来已经喝了不少了。
“告诉我吧何姐,我去接你……”钟晓飞恳求的说,现在他像是一个犯错的人在请求原谅,今天晚上他对不住何美怡,现在的何美怡肯定很生气,喝多了如果出什么事,他会愧疚一辈子的。
“哼,哼,……”何美怡好像又喝了一大杯的酒,舌头大的已经说不清了,手机里面的嘈杂声音不断,然后手机忽然的就断了,再打也打不通。
钟晓飞非常焦急,急忙拦了一辆出租车,向着邮电大厦的方向驶去。那里酒吧一条街,不出意外的话,何美怡应该是在那里。
海州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是中国经济最开放最繁华的地区,也是夜生活最丰富的地区,所以酒吧业非常的发达,光有名有姓的酒吧,就有上千家,到这么多的酒吧中去找一个醉酒的客人,简直是大海捞针。
还好,钟晓飞对何美怡有所了解,知道她可能会去的地方。
钟晓飞先到了南哥的酒吧,问了里面的服务生,里外搜寻了一圈,没有看见何美怡的影子,顾不上和南哥打招呼说话,他冲出去,又去别的酒吧寻找,一口气找了有十几家,眼看一个小时过去了,却依然没有看见何美怡的身影,更让钟晓飞担心的是,何美怡的手机居然关机了。
钟晓飞沉不住气了,取出手机拨通了南哥的号码,把情况跟南哥一说,南哥立即派了他酒吧的服务生和兄弟,帮着钟晓飞一起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