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声未完,何美怡已经趴在车后座,剧烈的呕吐了起来。
“何姐……”钟晓飞叫了一声,心里有点愧疚,如果不是自己打电话太忘乎所以,她肯定不会一个人到酒吧来喝酒。
何美怡又呕吐了两口,像是终于听见了钟晓飞的喊声,她抬头傻笑了一下,伸出尖尖的小手指,向光头男人指了一下,“……嘻嘻,他想要灌醉我……”
“大家走。”钟晓飞拉起何美怡。
何美怡真是醉的不行了,站都站不起,丰满白皙的娇躯好像忽然了沉重了许多,钟晓飞右手揽住她的腰,再把她的左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扛着她,一二三,向前走。
“想走?门都没有!”光头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了起来,他像是一只受伤的野兽,双眼放着凶狠的光,恶狠狠的瞪着钟晓飞,在他的身后左右,还站着四五个小年轻,看样子,都是他的小弟。
刚才钟晓飞虽然打倒了光头男人,但老实说,除了格斗能力,光头男人的大意也是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同样的情况如果再发生一次,钟晓飞不一定能打倒他,何况现在在他的身后,还站着四五个小年轻,而钟晓飞只有一个人,以一对六,钟晓飞就是再能打,也不是他们六个人的对手。
六个人围住了钟晓飞。
“今天老子废了你!”光头男人恶狠狠的撂出一句狠话。。
“你要废了谁呀?”这时,一个微微沙哑,但非常醇厚的声音在围观的人群中响起,接着,人群向两边一边,一大群的人走了进来。
是南哥。
南哥穿着黑衬衫,牛仔裤,嘴里叼着一支烟,走路大摇大摆,一脸的江湖气。在他的身后跟着有十几个人,都是他酒吧里面的兄弟和服务生。他们一走进来,立即将光头男人和他手下的四五个小年轻围了起来吗,形成了一个反包围。
四五个小年轻有点惊慌,光头男人倒还能沉住气,他瞪着南哥,“康南,你啥意思啊?想要多管闲事?”
“啥叫多管闲事?”南哥哈哈大笑,“他是我的兄弟,谁跟他过不去,就是跟我过不去!刚子,我还劝你一句,最好不要惹我这位兄弟,惹了他,后果是很严重的。”
“少他么的吓唬人!”光头男人凶狠的棱着眼睛,“老子是被人吓大的吗?他今天坏了老子的事,老子非废了他不行!康南,识相的,赶紧给我走开,不然大家老账新账一起算!”
“我要是不走开呢?”南哥叼着烟,嘻嘻的笑。
“不走开?哼哼,你的生意就别想再做了!”光头男人恶狠狠的威胁。
南哥哈哈大笑,“刚子,你可真会开玩笑!就是海哥也不敢吹这个牛吧?”
海哥是光头男人的大哥,这一片的混混老大。
“这么说,你是非要跟我做对了?”光头男人的眼珠子瞪着比牛还要大。
南哥沉下脸,“刚子,不是我跟你做对,是你要跟我做对啊!我都说了,这是我的兄弟,你还要为难他,不是不给我面子吗?”
“草!”光头男人骂了一句,瞪着南哥,想动手又不敢动手,不动手,又很没面子,正骑虎难下的时候,有人喊了一声,“110来了!”
现场的人立即一哄而散。
光头男人趁机上车溜了,关车门之前撂下两句狠话,第一句对钟晓飞说,“小子,你等着,我迟早收拾你!”
第二句对南哥说,“康南!这事没完!”
钟晓飞没说话,南哥笑呵呵的回了一句,“呵呵,我知道没完,你随时可以来找我。我等着你。”
光头男人开车走了。
“南哥,他是谁?”钟晓飞有点忧心,他看出这个光头男人不会善罢甘休。
“赵成刚,一个傻比!”南哥笑嘻嘻的说,“我早就想教训他了。”
“哦,他拳头挺硬的,”钟晓飞有点担心。
“嗯,这小子是有两下子,以前是市拳击队的,不过你不用担心,我有的是办法收拾他,”南哥对赵成刚的威胁一点都不在意,他眯缝着眼睛笑眯眯的看钟晓飞怀中的何美怡,“这个大美女就是你要找的人?”
“嗯,何姐,大家企业的秘书。”
“呵呵,TY企业的秘书都是大咪*咪,”南哥笑的很暧昧,眼睛在何美怡的胸口一扫,,又问,“她新来的吧?我以前没见过她啊?”
“是,她到企业才一年多……”
“我说呢。美女喝多了,需要有人送她回家。”
“嗯。我送。”钟晓飞点头。
“别人送你也不愿意啊?”南哥哈哈大笑,“坐我车。”
钟晓飞也不客气,扶着何美怡进了南哥的黑色本田。
何美怡虽然醉的眼都睁不开了,但嘴里却一直在胡言乱语,什么老公你为什么不要我了洋妞比我好吗?什么再来一瓶啤酒,老娘要一醉方休!一会,又忽然的哭泣了起来,搂着钟晓飞脖子,一把鼻涕一把泪,把钟晓飞的肩膀都哭湿了,最后又开始骂一口一个臭男人。
南哥一边开车一边感叹,“美女被人甩了吗?怎么这么大的心事啊!”
钟晓飞苦笑,知道南哥误会了,不过他也没有说明。
到了何美怡家的楼下,钟晓飞扶着何美怡下车,何美怡这会不骂了,哼哼啊啊的靠着钟晓飞的肩膀睡着了,身子软的像是一团棉花,高*耸的双*峰贴在钟晓飞的身上,让钟晓飞口干舌燥。
“晚安!记着春宵一刻值千金哦!”南哥没有下车,挤眉弄眼的哈哈大笑一声,倒车走了。
钟晓飞扶着何美怡上楼,因为楼梯颠簸,何美怡好像又醒了,嘴里嘀嘀咕咕的又开始胡言乱语,搂着钟晓飞的脖子一口一个老公,搞得经过的几个邻居都盯着他们两个看。
钟晓飞尴尬的笑,一个劲的说明,“她喝多了,喝多了……”心说你快闭嘴吧,要是这些邻居告诉你老公,你要怎么办?!
何美怡却不乐意了,她紧紧露着钟晓飞的脖子,吵吵囔囔,“谁喝多了,我才没有喝多呢,老公……”
钟晓飞赶紧捂住她嘴巴,心说,你个白痴,再叫他们该报警了。
好不容易拖着何美怡走到房间门口,又从她的包里翻出房门钥匙,打开门,先把她送进了卫生间,对着马桶呕吐一通,吐完再扶她到床上,何美怡媚眼如丝,丰满的娇躯都快成一滩烂泥了,嘴里还一直在呢喃,“老公,我要,我想要……”
但钟晓飞没有给,因为今晚他已经没有了心情,如果是平时,有美女投怀送抱、躺在床上,喊着我要我要,他肯定不会让美女失望的。
钟晓飞为何美怡脱了鞋,盖上丝被,锁门离开。多年后,他回忆起这段,都骄傲的觉得自己是一个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
回到家,小薇早已经睡了,隔着门听了一下小薇香甜的熟睡声,钟晓飞安心的微笑一下,然后长出一口气,直挺挺的倒在沙发上,眼睛望着房顶呆呆的出神,因为他一直在想着李小冉,李小冉的声音还像多年前一样的甜润,相信她的美貌也依然,只是……李小冉,你和我还能有未来的故事吗?
这一晚钟晓飞睡的很不好,一直在做梦,睡梦中,他不但梦见了李小冉,小薇,也梦见了吴怡洁,三个美女交替的在他梦中出现,上一个梦境李小冉穿着一袭白色的背心,牛仔裤,肌肤如雪,长发飘飘,在校园里面跑啊跑啊,冲着他笑啊笑啊……他伸手想要捉,却捉了一空,下一个梦境,小薇又娇嗲的站在他面前,冲着他甜笑,叫着他姐夫,然后,吴怡洁又出现,不过确实冷冷的,非常生气的瞪着他,像是在责怪他为什么不能忘记老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