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企业门前,钟晓飞抬头朝一个固定的方向瞅了一眼,然后有点失望,因为他还是没有看见那一辆红色的小轿车,就是说,吴怡洁今天还没有来上班,起码现在还没有。把自行车锁在车棚下,钟晓飞和遇见两个同事有说有笑的聊了几句,现在钟晓飞升职了,是投资部的红人,感觉和他打招呼的同事明显见多。
小薇先上楼了。
钟晓飞在企业门口故意的徘徊了一会,眼睛一直看着停车场的方向,但很可惜,吴怡洁还是没有出现。
“难道她今天还不上班?”钟晓飞一肚子的疑惑,但没有办法,8点到了,他只能匆匆的走进办公室。
上午10的时候,钟晓飞正在电脑前忙碌,耳听听见一个清脆娇嗲的声音,“先生,请用咖啡。”
抬头看见一个身穿职业装的角色小美人出现在面前,双手端着木盘,盘里放着一杯香气浓郁的咖啡,正冲着他眨眼微笑。
晓飞咳嗽了一声,一本正经的接过咖啡,“谢谢李秘书。”
“不用。”小薇又眨眼笑。“这是我应该做的。”扭着小屁股转身要走,忽然的停住了,退了两步回到钟晓飞的身边,是笑非笑,“钟先生,告诉你一件事……”
晓飞的眼睛余光看见,办企业里面的人都在用羡慕嫉妒的眼光看着他。
“吴姐姐今天上班了……”小薇意味深长的看着钟晓飞。
钟晓飞心里狂喜,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淡淡的喝了一口咖啡,“是吗?……但这和我有关系吗?”
“装蒜!有没有关系你自己心里清楚……哼哼哼,大色鬼,杯子洗干净了,我一会来拿!”小薇的表情让钟晓飞看不懂,等到小薇走了,他还看着小薇的背影,心里猜测:小薇告诉他这个消息是什么意思呢?测试他吗?
看来是的。
这个小妮子,鬼心思很多,钟晓飞提醒自己一定要多加小心,千万不能让她看见或者是知道什么,不然就惨了。
但小心归小心,吴怡洁上班的消息,还是让钟晓飞心里一阵的激动,他迫切的想要看见吴怡洁。
喝着咖啡,心里想着怎么能尽快的和吴怡洁见面?哪怕只说一句话也好。
钟晓飞无心工作了,他随便的取了一个文件夹离开办公室,悄悄的上楼,出现在五楼秘书处的走廊口,不过他不敢走近,因为怕遇见小薇,只敢远远的伸长了脖子看吴怡洁的办公室。
房门紧闭,不知道吴怡洁在不在里面。
“小薇,该给杨董事长送咖啡……”听见秘书处里面有人说话。
“好的。”小薇嗲嗲的答应了一声,几十秒钟后,端着一杯咖啡从秘书处里走了出来,坐电梯上楼了。她走路的姿势美到极致,像是t台上面的模特。
钟晓飞松了一口气,抓住机会,大步向吴怡洁的办公室走过去,砰砰,敲了两下门,但里面没有回音。
“吴秘书不在,谁啊?”秘书处里有人听见了敲门的声音,走出来。
钟晓飞转头,一看是秘书处的王秘书。王秘书二十多岁,带着黑框眼镜,肌肤雪白,大眼睛,大*胸脯,未婚,在ty企业里面虽然不算是美人,但其实她也挺有姿色的,只不过因为ty企业的美人实在是太多了,在众多的太阳之下,她这个小星星,完全显不出光彩。
“是你啊,你找吴秘书有事吗?”王秘书笑了,微笑中带着一点的暧昧。钟晓飞追求吴怡洁不是秘密。比起其他的追求者,钟晓飞最大胆,也最是自不量力。
钟晓飞一本正经,扬了扬手里拿着的文件夹,“吴秘书要的,嗯,她不在吗?”
“不在。”王秘书还是似笑非笑。
“哦,那她去哪了?”
“有事出去了,今天上午好像是回不来了……”
晓飞很失望,但没有办法,只能离开了。
一上午,钟晓飞无心工作,中午下班,同事们提议到企业附近的一家咖啡店去坐一会,钟晓飞没有心情,摇头拒绝了,在企业食堂吃完饭,他一个人返回企业。今天上午的工作进度太慢,很多事情没有处理完,他需要加班。
上楼的时候,他习惯性给小薇打了一个手机,“小薇,你在哪?”
“逛街呢,跟王姐两人。”小薇嗲嗲的回答。小妮子精力充沛,每天中午下班时间也不休息,不是逛街就是购物。
“哦,钱够吗?”
“够了。”小薇咯咯的笑。
钟晓飞没有再多问,挂断手机,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到了办公室门前,刚要推门,忽然心中一动,然后他转身向五楼走去。
虽然现在是下班时间,但钟晓飞还是想到吴怡洁的办公室去碰一下运气。因为吴怡洁的办公室很大,分里外两间,有时间吴怡洁中午会在里间休息。
“也许她已经回来了……”钟晓飞心里带着期盼。总之不到五楼看一下,他心里不死心的。
五楼幽静无人,所有人都下班了,钟晓飞的皮鞋踩在地板上,发出清晰的回响。
到了吴怡洁的门前,钟晓飞屏气凝息的静听了一下,令他惊喜的是,他听见门里有人走动的声音。
“呀,”他惊喜的几乎要跳起来。
轻轻的叩门,房门打开,一张迷人的笑脸出现在他的面前。
“嗨!”钟晓飞假装平静的打招呼,和昨天站在吴怡洁家门前的情况有点相同,都是一种兴奋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美人的手足无措。
不同的是,吴怡洁居然是笑脸。
钟晓飞有点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有事找你,文件……”钟晓飞结结巴巴的说话,忽然发现自己忘记拿道具了,那一个文件夹根本没有拿在手里。
他僵硬的用手晃了晃根本不存在的文件夹,尴尬的笑。
吴怡洁没有说话,眼波流转的看着他,唇齿间带着迷人的笑,一双纤纤玉手里拿着一支铅笔,把玩着,好像钟晓飞敲门的时候,她正在写什么东西。
“进来吧。”吴怡洁的的声音婉转清新,悦耳动听,美人就应该配这样好听的声音,尤其是请钟晓飞进去,听的钟晓飞骨头都要酥了。
钟晓飞赶紧进去,关上门。
吴怡洁在椅子上坐下,是笑非笑的看着钟晓飞。
钟晓飞的心脏砰砰乱跳,不过吴怡洁的笑脸给了他莫大的安慰和勇气,他盯着吴怡洁,眼光从美丽的脸,落到了高*耸的胸部,吴怡洁穿着白色的短袖衬衫,上面开了两个小纽扣,露出的雪白胸口让人惊心动魄,因为胸部太高太紧了,感觉纽扣都快要被撑裂了。
钟晓飞立即又要想入非非了。不过还好,他控制住了胡思乱想,因为今天的情况有点特别,他全神贯注的在思考,想知道吴怡洁的小脑袋里面究竟在想什么?为什么忽然的对他和颜悦色起来?
“大中午的你不休息,敲我的门干什么?”吴怡洁还是似笑非笑。
“我是来赔罪的……”钟晓飞用世界上最真诚,最懊悔的声音说,“我惹的吴秘书不高兴,犯了滔天的大罪,简直是罄竹难书,令人发指,应该株连九族,五马分尸……”
一片红霞染上吴怡洁的粉颊,她用美目瞄着钟晓飞,想笑,又忍着,
钟晓飞心里暗喜,看来美人心里的气,已经消了。
“最起码也得让吴秘书狠狠的打我两个嘴巴消消气,不然我自己也不会原谅我自己……”钟晓飞更加真诚的忏悔。
“好了,看你态度还不错……嗯,算我原谅你了……”吴怡洁忍着笑。
钟晓飞心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了下来。
“谢谢,吴秘书你太好了,自从吴秘书你生气后,我的工作和生活充满了压力,饭吃不好,觉也睡不香,魂不守舍,整天里想的都是如何跟吴秘书说明。只要吴秘书不再生气,只要吴秘书笑一下,让我做牛做马都愿意!”
钟晓飞慷慨激昂的说了一大堆的心里话,这些话不但是赔罪,而且也是表白,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希翼吴怡洁笑。
吴怡洁还是没有笑,她拼命咬着红唇,脸已憋得通红:“油嘴滑舌!”
“油嘴滑舌?”钟晓飞无辜的用舌头舔了一下嘴唇,“食堂的饭油是多了一点,但一点都不滑啊……”
吴怡洁终于被他的样子逗笑了,笑的前俯后仰。
“咯咯,笑死我了。”
吴怡洁笑的坐不住,捧着肚子站起来,扑倒在旁边的沙发上。
钟晓飞的眼睛立即就亮了,因为就在吴怡洁扑倒的那一刻,她顾不上秘书的仪态,双腿交替着小蹬了一下,就是这一下,让钟晓飞眼尖的看到了黑色的一点,。
又是蕾*丝内*裤,吴怡洁躺在沙发上娇笑连连,却不知道春*光泄露,黑色筒裙下面的风景,让钟晓飞大饱眼福,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但眼尖的钟晓飞还是看到了在黑色丝袜的尽头,雪白的大*腿*根,有黑色蕾*丝内*裤的影子,啊,好像跟捡到的那一条完全的一样。
刹那间,钟晓飞口干舌燥,下面猛的撑起了小帐*篷。
“哈哈……”
吴怡洁还在娇笑。
钟晓飞咽了一口的口水,向沙发走去。
吴怡洁立即警觉,她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坐正了娇嗔:“喂喂,你过来干什么?”
“向你赔罪呀,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钟晓飞嘻皮笑脸,一屁股坐在吴怡洁的身边,眼睛盯着她丝袜的大腿。
“不用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了,这两天看你表现不错,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吴怡洁看着他,眼神简直就是含情脉脉。
钟晓飞受宠若惊,小心肝砰砰的都快要跳出来了,脑子里混沌的想“这两天的表现?我表现什么了?”
猛然间惊醒,难道她说的这两天自己魂不守舍,到处打听她的消息的事情?
啊,自己的痴迷感动了美人!?
钟晓飞激动了起来,脑子一热,胆子比什么都大了,他忽然的一把抓住了吴怡洁的纤手,“那我是不是可以做你男朋友了?”
追女人,尤其是追漂亮的女人不但脸皮要厚,胆子要大,该进攻的时候,也一定要进攻,千万不能犹豫和退缩,因为机会可能会一闪而过。
“哼!想得美。”
吴怡洁瞪了钟晓飞一眼,不过却没有把钟晓飞的手甩开,钟晓飞大喜,他心里明白,事情正在朝着美好的方向发展。
“我是想的美,怡洁,你知道吗?你不在的这两天,我想你都快要想疯了……”
钟晓飞满腔热血,眼睛看着吴怡洁,恨不得把心肝给她看,让她看看自己是多么的想她,自己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心话。
这些绵绵的情话显然是打动了吴怡洁。
吴怡洁眼神温柔,嘴角带着笑,非常留意的在倾听。
她的表情给了钟晓飞更多的鼓励,钟晓飞的色心在蠢蠢欲动,还是那句话,追女人尤其是追漂亮的女人一定要趁热打铁,最好能尽快的确定两个人的关系,当然,如果能更进一步的亲密,脱下那条黑色的蕾*丝小内*裤,共入洞房,那就更好了。
钟晓飞心里是这样想的,当然也是这么做的,他一手握着吴怡洁的纤纤玉手,另一只大胆的搂住了吴怡洁的小腰。她的腰很软,搂着非常的舒服,同时的,那一种淡淡的、醉人的体香弥漫在钟晓飞的鼻息,他快要晕过去了。
“哼,想我什么?又想骗我了?”吴怡洁瞪了钟晓飞一眼。
“不是,我那天不是存心骗你的,到了现在了,我实话跟你说吧,自从我到企业,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已经深深的迷恋上你了,一天看不见你,我就魂不守舍,所以当我捡到你的内*裤,就当成了上天送给我的最好的礼物。你来要,我真舍不得给你……。”
钟晓飞一边辩解,他的手一边慢慢的搭上了吴怡洁的大腿,吴怡洁的大腿修长雪白,穿着肉色的丝袜。
吴怡洁脸色通红,呼吸微微的急促了起来,她象征性的移动了一下大腿,但钟晓飞的魔爪很快的追随而至。
“哼!所以你就拿着我的内*裤……哼哼,太变*态了,我想起来都脸红,你是不是经常拿着拿着女人的内*衣……”吴怡洁皱起了秀眉,脸色羞辱通红,好像是联想到了钟晓飞拿她的小内*裤进行自-慰的情景。
“没,绝对没有!我只对你的内*衣感兴趣,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想你我就冲动,冲动的无法克制,更不用说看见你的小内*裤……”
“别说啦,恶心!哼哼,你冲动了为什么不去找女人?”吴怡洁不愿意听,不过她的态度并没有恼怒。她还是小脸红红的瞪着钟晓飞,娇媚的样子美到了极致。
“我不能,因为我的心里只有你,别的女人我放不下啊……”钟晓飞的手在吴怡洁的大腿上探索,他的脸已经慢慢的靠近了吴怡洁的香唇。他甚至已经能直接呼吸到吴怡洁吐出的香气了。同时,他的手顺着柔滑的丝袜滑进了吴怡洁的裙子里,几乎已经要摸到大*腿*根部了。
“哼!”
关键时刻,吴怡洁忽然变了脸,她柳眉轻挑,原本妩媚的杏眼忽然带出了杀气:“把你的手拿开,然后给我滚远点!”
钟晓飞还没有反映过来,吴怡洁已经凶悍的抓住了他裙子下面的手,用力的掐,尖尖的指甲小刺痛了手背,钟晓飞不得已停止了行动,心里一阵的可惜,因为只差一点,他就要直捣黄龙了。
“怡洁……”他非常不甘心的叫了一声。
吴怡洁不理他,只是用尖尖的指甲掐着他的手背,一脸恼怒的瞪着他,好像是在责怪他太大胆,太过分了。
不过钟晓飞能看出,她并没有太生气。
”好吧……”钟晓飞慢慢的好像无可奈何的收回了手,但就是吴怡洁稍稍放松的时候,他忽然像是一头发疯的野兽,忽然的扑倒了吴怡洁,把她压在沙发上,吻上拼命躲闪的香唇小嘴。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