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慧林婉约高贵,一身黑色的露背晚装太惊艳,是包厢里所有人瞩目的焦点,这时,她还在手拉手的和小薇小声的聊天,在她的身边,穿着牛仔裤和白色t恤的小薇显的有点不起眼了,变成了灰姑娘。这种场合,成熟性*感的女人更能大放异彩,即便这样,盯着小薇看的男人也有很多。
只可惜现在女神吴怡洁还没有出现,不然三美争艳,一定能亮瞎所有人的眼睛,钟晓飞抬手看了看表,都已经8点了,吴怡洁怎么还没有来?
人群忽然又骚动,钟晓飞以为是吴怡洁来了,抬头一看,没想到是盛装打扮的李雪晴,而且不是一个人,李雪晴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火辣热烈的青春女孩。
“帅哥,恭喜哦。我没有来晚吧?”
李雪晴一出现就咯咯的娇笑,她穿着一条低腰的粉白长裤,低到可以隐约的看见小内*裤,上衣却是内*衣外穿,双*峰高*耸,露出了平坦的小腹和性*感的肚脐,裸*露的玉臂如此嫩白,那道令人目眩的乳*沟更是让钟晓飞的目光在上面留连了很久。
“没有,你来的正好。”钟晓飞微笑的迎接。
“那就行。”李雪晴烟波如烟,香气扑鼻。
这时,她身边的漂亮女孩也祝贺,“钟经理恭喜你了。”
她叫何佩妮,是企业的七大美女之一,公关秘书处的秘书,因为长的很像明星高圆圆,所以有小高圆圆之称,她笑盈盈的向钟晓飞祝贺,两个大眼睛迷成了两弯新月。在企业的公关秘书中,她是年纪最小的一个,不过身材火辣,前凸后翘,穿衣大胆而时尚,非常的前卫,今天她穿着一件细肩带的小背心。
钟晓飞哈哈大笑的接受祝贺,心里却忍不住的色迷迷的多看了她几眼。
这两个美女的加入,更加活跃了现场的气氛,男生们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他们围在美女的身边,使出浑身的解数讨好。
这种美女参加的聚会,本就是泡妞的好时机。
“大家随便啊,别客气,别客气。”钟晓飞在人群中穿梭,不停的向周围的人打招呼,现在包厢里差不多已经挤满了,该来的人几乎都已经来了,人太多,音乐太嘈杂,钟晓飞的喊声虽然大,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听见的。
有人向钟晓飞敬酒,钟晓飞连着喝了好几罐的啤酒。
“来,帅哥,大家喝一杯。”李雪晴笑盈盈的走了过来。
钟晓飞吐了吐舌头,“我可喝不过你……”
李雪晴咯咯的娇笑了,“你还是不是男人啊?还没有喝就自己认输?”
“呵呵,”钟晓飞的眼睛盯在李雪晴胸前那一道雪白的、令人炫目的乳*沟上,嘴里吞了一口口水,“不过就算喝不过,我也要喝,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

李雪晴咯吱一笑:“这才对嘛,来,先走一个。”
钟晓飞哈哈大笑,两人干了一个。
酒下了肚,李雪晴眼角眉梢竟然好像是有了一点的醉意,或者说是春意,她眯着眼睛,媚眼如丝的看着钟晓飞,嘴角勾勒着淡淡的笑,而且还故意的挺了挺高*耸的双*峰,有意无意的磨蹭了一下钟晓飞的手臂。
钟晓飞口干舌燥了,他控制不住的伸出手来,轻轻的摸了一下李雪晴丰满的臀部。
现在人荒马乱的,这么拥挤,钟晓飞就算伸出咸猪手,也没有人会注意。
更何况李雪晴根本没有避让,她笑盈盈的看着钟晓飞,嘴角的春意更浓了。
她的美臀,又圆又结实,摸一把的感觉非常舒服。
“姐夫?”正舒服的时候,小薇忽然幽灵一样的钻了出来。
钟晓飞赶紧把手缩了回来。
李雪晴盈盈一笑,转身翩翩的离开。
“姐夫,你干什么呢?。”小薇顺着钟晓飞的目光看了看离去的李雪晴,小脸上满是怀疑,她好像是看见了钟晓飞的咸猪手。
“没什么啊。我只是陪客人喝酒。”
钟晓飞一脸无辜。
“哼,别以为我没有看见……我可警告你,你不要乱来,不然有你的好看。”小薇瞪着眼睛教训。
“别瞎说,刚才那位姐姐是姐夫我的好朋友,我和她是纯洁的同事关系。”
钟晓飞坚决否认。
“怎么啦?小薇,你姐夫欺负你了吗?来,别理他,跟姐姐我喝酒。”熊慧林风情万种的走了过来,瞟了钟晓飞一眼,笑吟吟的拉起小薇的手。
两个美女走开了。临走时还听见熊慧林对小薇说:“以后你姐夫要是欺负你,你告诉我,我帮你出气。”
“嗯。”
小薇得意的点头,还扭头冲钟晓飞做了一个鬼脸。
钟晓飞心里暗叹,不知道小薇有什么魔力,为什么熊慧林和吴怡洁都这么喜欢她?
想到吴怡洁,钟晓飞抬手看了看表,半个小时又过去了,她怎么还没有来?
钟晓飞挤出包厢,走出帝豪酒吧,站在门外的夜色里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然后取出手臂,拨通了吴怡洁的号码,想催催她。吴怡洁一直没有出现,他太牵挂她了,等的有点烦躁了。
但非常意外的是,吴怡洁的手机居然关机了。
“嗯?”钟晓飞有点不相信,再拨,还是关机,连续的拨了三次,都是关机,他这才放弃了。
“难道是没电了?”钟晓飞又拨吴怡洁办公室的座机,但没有人接听,又皱着眉头拨吴怡洁家里的座机,还是没有人接听,一连拨了十几次,感觉自己都快要气疯了,但始终没有人接通。。
“草!”钟晓飞很生气,气的想要将手机摔了,当然,他没有摔,虽然生气但他还没有丧失理智,他将手机塞回兜里,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企业。下班的时候,他询问过吴怡洁,吴怡洁说她手里还有一些工作没有做完,晚一些才会到酒吧。现在她还没有来,应该是还在企业处理事情吧?
路上,钟晓飞心情烦躁,连连的催促司机快点开,他太牵挂吴怡洁了,急切的想要见到她。
ty企业是中国最有名的投资企业,依托海州这个经济自由区,十几年来成长迅速,它的企业总部高大辉煌,位在海州外滩的黄金地段,一到晚上,企业楼顶的霓虹灯光闪烁,巨大而明亮,路过的行人和车辆,每一个人都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ty国际投资企业的大招牌。
十分钟后,钟晓飞站在企业宽旷的大楼前,抬头眺望,他看的不是企业辉煌夺目的霓虹灯,而是找寻吴怡洁办公室的灯光,吴怡洁的办公室在五楼,可是整个五楼是黑漆漆的,不像是有人,难道她不在企业了?
钟晓飞有点着急,如果不在企业,那她会去哪里呢?今天晚上是庆祝钟晓飞升职的聚会,她应该知道重要性,肯定会参加的,怎么现在忽然的不见了人影?另外,她的手机为什么关机了呢?
钟晓飞百思不得其解。
看不见吴怡洁,没有吴怡洁的消息。钟晓飞感觉自己都快要疯了。
转身正准备要去吴怡洁的家里寻找,眼角忽然的发现,在吴怡洁办公室楼下的一个窗户灯火通明,好像有人在办公。
钟晓飞愣了一下,然后他猛然发现,那是李三石的办公室!
他想起,在帝豪酒吧的时候,熊慧林曾经说,她和李三石本来是要一起参加聚会的,只不过李三石临时有事,所以她一个人先到。现在李三石的办公室灯火大亮,难道他在办公室加班?
可今天晚上没有加班的任务啊?
那么……钟晓飞忽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联想到李三石对吴怡洁的纠缠,还有吴怡洁的忽然不见,难道……
钟晓飞发疯似的向企业里面跑去。
门口的警卫站起来,惊讶的看着他。
“问一下,秘书处的吴秘书在里面吗?”钟晓飞气喘吁吁。
“在的。”警卫点头。
“那投资部的李经理呢?”
“也在呢,他们两个是一起进去的。”警卫微笑的回答。“李经理,今天晚上是不是加班啊,你们几个总管都来了。”
听见吴怡洁和李三石是一起走进企业的,钟晓飞的心里的怒火在熊熊的燃烧,感觉心肺都快要爆炸了。
“嗯。是要加班。”他向警卫点点头,大步的走进企业。走了两步又回头问,“他们来了多长时间了?”。
“大概半个多小时吧。”警卫想了想回答。
“谢谢。”钟晓飞竭力镇定,然后按动了电梯的按钮。
电梯上升。
钟晓飞在电梯里压抑着怒火,平静着心情。
“叮”的一声,电梯停下了。
走出电梯的时候,钟晓飞脸色铁青,双手握紧了拳头。如果李三石敢对吴怡洁有什么不轨,钟晓飞绝对要他的命!
四楼投资部里一片漆黑,出了电梯向里面,什么都看不清楚,只有走廊里面的微弱灯光在照耀。
钟晓飞轻轻推开投资部的玻璃大门,屏住呼吸向前走,他像是一个踏进黑暗的探秘者,想要知道在这片黑暗里,究竟是不是掩藏着什么秘密?
黑暗的尽头,就是李三石的办公室,门缝里,有灯光射出。
越走越近,钟晓飞的心情也越来越紧张,他担心害怕,害怕看见一些他不想看见的东西,但是,越害怕越想看,他只想知道吴怡洁在李三石的办公室干什么?
蹑着脚、屏气凝息的、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原本只是短短几十秒钟的路途,钟晓飞却足足的走了两分多钟。
到了李三石的门前,他侧耳静听。
“怎么样?事情的严重性你清楚了吗?你如果答应,我不但可以掩饰你挪用公款的事情,还可以帮你还清这笔亏空。”李三石狡猾阴冷的声音。
钟晓飞的心脏猛的一下剧跳,大吃一惊,“亏空?难道吴怡洁在企业里面有亏空?”脑子里短暂空白。
“如果我不答应呢?”
吴怡洁清甜的声音,不过有点抖,好像她很担心害怕的样子。
“嘿嘿,不答应也无所谓,我不会强迫你,你可以走,不过我明白的告诉你,今天你走了,明天你挪用公款的事情就会爆发,检察院法院都会找你,2000万啊,呵呵,让人难以置信的数目,这样大的数目,依照以往的惯例,法院最少也得判你二十年。”
李三石气定神闲在冷笑。
挪用公款?2000万?二十年?钟晓飞在外面听的目瞪口呆,心情震撼的像是海浪拍击着海岸。
“李三石!不要以为你拿着这个就可以要挟我!你把我逼急了,我就把你供出来!”吴怡洁很愤怒,声音在颤抖。
李三石嘿嘿的干笑:“吴小姐,我想你还是要把事实搞清楚,不错,是我怂恿的你,但我没有拿枪逼着你啊?那2000万可是你心甘情愿的自己挪用的,这个事情,你好像怨不到我吧,好吧,就算是我配合了你,睁只眼闭只眼,但我最多只能算是一个从犯,我可以说是渎职,而你是主犯!从挪用公款到炒股,都是你一个人干的!这一点,你是永远也狡辩不了的,想想吧,二十年,唉,等你出来的时候,都成老太婆了……”
钟晓飞听的心惊肉跳,从李三石的话中,他已经明白,原来吴怡洁挪用公款炒股,但却李三石知道,相信这两千万肯定是被套牢了。
沉默。
十几秒钟后,吴怡洁颤抖的问,“李三石,你究竟想怎样?”
“唉……你真的不知道吗?那我就明白的和你说吧,第一,你做我的情*人,大家可以在企业里面共同做一番事业。相信我,只要你听我的,你的2000万真的什么,我可以为你补上这个窟窿;第二,做我的眼线,随时向我汇报杨天增的一举一动,我知道他最信任你,企业的股东会就要召开了,大部分的股东都希翼杨天增能交权离开,但估计他不会同意,而且反扑!他已经把目标指向了我,这一次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所以,我希翼你能帮我。”
李三石的声音阴冷,充满了胜利的得意,看来他认为吴怡洁已经被他握在手掌心,肯定是逃不出去了。
“帮你?!你休想!我绝对不会帮你这种无耻的人!”吴怡洁愤怒的娇斥。
“嘿嘿。”李三石干笑了两声,“说到无耻,有谁能比过杨天增呢?你能和他合作,为什么不能和我合作呢?吴小姐,我劝你还是沉着的想一想。”
“不用想,我绝对不会同意,你和杨天增的恩怨和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如果不是你,杨天增怎么会忽然提拔钟晓飞当投资部的副经理?!嘿嘿,安排一个眼线在我的身边,釜底抽薪的掣肘我,嘿嘿,真是一个高招啊,本来我把钟晓飞提拔为首席分析师,他很感激我,因为算是我的心腹了,但现在,他背叛了我!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你把钟晓飞迷的团团转,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吴怡洁的语气突然尖厉起来,“你知道什么?这和钟晓飞没有关系!”
本书源自看书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