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三石冷笑一声:“你还嘴硬?我告诉你,我李三石的眼睛里面不揉沙子,顺我昌,逆我亡,这一次,我一定要当上董事长!而你,必须配合你,不然你就等着吃牢饭,到监狱里面去度过你的美妙青春吧!”
“你不用威胁我……我不会配合你……钱我会想办法补上。.”吴怡洁轻咬红唇。
“补上?你以为这是十万二十万?你一句话就可以补上?放弃吧,那可是2000万,除非你去抢银行,要不就是去找一个有钱的土豪。”李三石冷笑的说,“当然,以你的姿色,找一个有钱的男人一点都不难,但你不要忘记,你挪用公款的证据都在我的手里,就算你补上了2000万,你的责任还是逃不掉的!所以啊,你最好的选择就是跟我合作,我不但能帮你补上2000万,还能帮你销毁证据,吴秘书,这么简单道理,你为什么就一直想不明白呢?”
“不。我再说一遍,我不会和你合作,挪用的亏空我会想办法补上,你和杨天增的事情和我无关,我不想参与!”
“不想参与?嘿嘿。你早就参与了,现在你没有选择,要不进监狱,要不听我的命令……”李三石的声音得意洋洋,像是一个猎手在玩*弄即将到手的猎物。
“你,你真卑鄙!……”
吴怡洁突然哭了,不是伤心,而是绝望,在李三石的威迫下,她好像已经没有了选择,要不答应李三石的条件,要不就去坐牢,对她这样的千娇百媚的女孩子来说,坐牢简直比死亡还要可怕。
可是,答应李三石的条件,又是她绝对不愿意的,以她的性格,她宁愿去死。
“是,我承认,我是很卑鄙,但想在ty企业出人头地,不卑鄙行吗?你也不要装清高了,你如果不贪心,怎么会听信我的话挪用公款?不过这没什么,只要你听我的话,我保证你安安全全,舒舒服服,唉,这么长的时间了,我对你那么好,你却一次机会都不肯给我,我哪一点不比那个傻小子强?”李三石在提到钟晓飞的时候,非常嫉妒。
吴怡洁没有说话,隐隐听见她在抽泣。
外面静听的钟晓飞已经快要气炸了,胸口剧烈的起伏,双手握成拳头,指节已经发白,他几乎已经忍不住的想要冲进去,一拳砸烂李三石的鼻子,让这头肥猪永远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不过钟晓飞还是忍住了,一个原因是吴怡洁暂时还没有受到危险,第二个原因是他感觉到事情不单纯,后面肯定还有很多他不知道的东西,而现在就是一个偷听的好机会,在得意忘形之下,李三石肯定会说出更多的秘密。
李三石突然神秘的说:“其实吧,我本来不想这么做的……不过上个月我偶然见到了你的体检报告,啧啧,真是没有想到,你居然还是一个处*女,呵呵,奇迹啊奇迹。ty企业的秘书部里面居然还有处*女!我本来以为杨天增肯定上过你了,没想到他居然没有得手,哈哈,或者你本来就是属于我,是上天为我而准备的……”
“你!你怎么……”吴怡洁大惊失色,她显然不知道自己的隐秘资料怎么会被李三石看到。
“不要奇怪,企业里面很多人的隐秘我都知道,”李三石得意的笑,“所以啊,ty企业迟早是我的,杨天增不是我的对手,找一个钟晓飞来掣肘我,更是愚蠢,你要是聪明,就应该听我的话。”
外面的钟晓飞又惊又喜,他真的也没有想到吴怡洁居然还是处*女,怪不得她那么高傲,对男人那么冷淡,但内心却有热情如火,原来她还没有被男人碰过呢。
一瞬间,钟晓飞有一种幸福要死的感觉。
这时,他听见门里传出了脚步声,像是李三石向吴怡洁走了过去,“现在,我想你应该想明白了吧?为什么你能价值2000万,如果你不是处*女,这个价钱恐怕要打一个折扣喔!”
吴怡洁在后退,“我,我不是处*女了,我和钟晓飞已经……。”
“什么?你说什么?你和钟晓飞?我不相信,你在骗我是不是?”李三石愣了一下,然后气急败坏的咆哮。
不但李三石吃惊,门外的钟晓飞也大吃一惊。心说我跟你拥抱亲热,甚至香舌缠*绵,抚摸全身,但并没有跨过最后的防线啊!不过很快的他就明白这是吴怡洁的借口,是她拒绝李三石的借口。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已经是他的女朋友了。”
吴怡洁大声而坚定的说。
李三石气急败坏的咆哮:“撒谎,撒谎!你们的关系不可能发展的这么快!才半月的时间!这怎么可能!你骗我!我不相信!”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我爱他,他也爱我!这就足够了!”吴怡洁的声音倒是沉着了下来。
李三石的呼吸气喘如牛,他好像快要气炸了,就好像是一件绝世的珍宝,忽然的被人打碎了一样,“婊*子!你他么的是一个婊*子,我原来一直以为你是一个洁身自好,而且非常骄傲的女人!现在才知道我错了……啊,我想起来了。怪不得这两天你满脸春*色,身上带着骚味,原来是因为……啊……我要杀了那小子!敢抢我的女人!”
李三石疯了一样的歇斯底里的嘶吼。
门外的钟晓飞热血沸腾,眼睛贴在门缝上,艰难的窥探里面的情景,只要李三石有任何出格的动作,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冲进去,把李三石的脖子拧断,然后再狠狠的跺上几十脚,这个肥猪,钟晓飞早就想要收拾他了。
不过钟晓飞还是在竭力的克制,尽管心中怒火熊熊,但毕竟吴怡洁挪用了公款,犯了罪,而且有证据落在了李三石的手里,现在冲进去除非是杀了李三石,否则恐怕不会有更好的解决方法,杀人,还不是钟晓飞的选择,所以他要沉着,拿出智慧和手腕解决吴怡洁面临的问题。
“你不要吼了!”办公室里,吴怡洁忽然非常沉着的说,“我可以答应做你眼线,但我绝不做你的情*人。以前不会,以后更不会,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李三石不吼了,办公室陷入了短暂的寂静。
外面的钟晓飞也渐渐的沉着,心中对吴怡洁的喜爱,更加的强烈了,在李三石这样的威逼下,吴怡洁宁愿答应做他的内线,都不肯做他的情*人,如果不是拥有坚强和骄傲的气质,她怎么能坚持的住?
“你真的喜欢上了钟晓飞?”
大约一分钟后,李三石充满嫉妒的问,他的声音已经比刚才平静了许多,好像还喝了一口水。
吴怡洁冷冷的回答,“是,我喜欢他!”
李三石像是被狠狠的抽了一鞭子,忽然的又有点激动,“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李中翰虽然有点小能力,现在还成了副经理,但他终究只是一个小小的打工仔,一个连房子都没有的穷光蛋!你会喜欢这样的人?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每一个月都会到香港购物一次,每隔一段时间还会出国旅游一次,而每一次的开销都在十万以上,你能不需要钱吗?以钟晓飞的薪水,他能养的起你?怕是路费都不够!。”
门外的钟晓飞听的咬牙切齿,“死肥猪,你等着,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的能力!”
“我喜欢他和钱无关,有钱,并不能代表一切。”吴怡洁的声音很平静。
“无关?哈哈,像你这样的女人,没有金钱的滋润,你能过这样逍遥的生活?买这样高档的衣服?要这样高档的化妆品?像现在一样漂亮?我敢说,穷人的日子你连一天都过不了!只要过一天,你就会变成街上的凡脂俗粉!变成一个丑陋的女人!”一连三个疑问句,李三石好像还想要说服吴怡洁,“怡洁,你知道吗?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惊为天人,这么长时间的每一个的日日夜夜,我都在想你,只要你愿意跟我,我保证……”
“不要说了,”吴怡洁打断他的话,“真恶心,不要忘记了,你已经结婚了。”
“那又怎么样?钟晓飞不也结婚了吗?”李三石冷笑。
“他没有。”
“怎么没有?你们秘书处的那个小薇不就是他的小姨子吗?小姨子长那么漂亮,她姐姐肯定也差不了,哼,所以啊,你喜欢钟晓飞是白搭,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的事不用你管……我要走了!!”吴怡洁脚步急促,像是朝门边奔了过来。
站在门边的钟晓飞赶紧要闪。
但李三石却横身拦住了吴怡洁,“慢着,话还没有说完呢、”
“我都应该做你的内线了,你还要怎么样?”吴怡洁对李三石非常的厌恶。
“两个条件你只答应了一个,我凭什么放过你?你不怕我去举报你?”李三石很不甘心的问。
“怕,当然怕,但我决不当你的情*人,那样还不如去死。”吴怡洁冷冷的说。
“你对我就那么讨厌?”
“是的,你像是一头猪。”
钟晓飞听着暗爽,心说骂的太好了。
李三石没有生气,仰天哈哈大笑,“好啊,就算我是一头猪,就算你不是处*女,我今天也要占有你,你要是敢反抗,我就送你去监狱!你信不信啊?”
门外的钟晓飞紧张起来,他握着拳头,已经准备要冲进去了。
“哼,你不想当企业的董事长了?我告诉你,没人能强迫我,你知道吗?三年前有个男人想要碰我,结果被我提成了阳-痿,你要不要也试试?”吴怡洁却好像一点都不怕,她冷冷的警告李三石。
“那个男人是杨天增,对吗?”李三石猜测的问,他好像是知道一点,不过并不是太清楚,
吴怡洁没有回答,但态度却是默认了。
门外的钟晓飞又吃了一惊,对吴怡洁更加喜爱了。不过同时的也有疑惑,既然吴怡洁踹了杨天增,杨天增为什么一点都没有怨恨呢?难道真的是因为他对她的爱,已经到了痴狂的可以承受一切痛苦的地步?还有,吴怡洁亏空2000万,为什么不跟杨天增求援呢?以杨天增的身家和能力,他帮吴怡洁补上这个窟窿,应该是能够做到的。只是,吴怡洁为什么不求他?反而要受到李三石的要挟?
“我明白了,”李三石的声音带着沮丧,“怪不得三年前他有半年时间在住院,原来是被你踢的,只是我就更不明白了,你都把他踢成残废了,他为什么没有报复你,解雇你,还依然待你那么好?”
“这你不用管,我只告诉你,我绝对不会做你的情*人,你要是强迫,那我就跟你拼了!”吴怡洁冷冷的说。
犹豫了一会,李三石不甘心的叹口气,很不情愿的接受了这个现实:“好吧,那大家就达成协议了。我会继续替你隐瞒挪用公款的事情,而你负责监视杨天增,他有什么动静,你要随时向我汇报。”
“可以。”吴怡洁也松了一口气。
“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是敢跟我耍鬼,我一定辣手摧花把你送进监狱,我的人脉相信你是知道的,不要说有证据,就算没有证据,送你进里面住两天,也不是困难的事。”李三石警告。。
吴怡洁哼了一声,“我会尽量配合你。”
“那就好,另外,我不会放弃你的,你迟早是属于我的女人!”李三石用一种发誓一样的声音说,“我看上的女人,还没有人能逃过!”
吴怡洁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瞪着李三石。
李三石挡在她的面前,磨磨蹭蹭的还是不想让路。
钟晓飞趴在门缝上心里着急,他看见吴怡洁穿着一件黑色的细肩带的晚装,v型领口,加上她雪白的肌肤,绝世的容颜,出现在帝豪酒吧,一定会是全场最漂亮,最性*感的女人。
只可惜,她现在被李三石这头肥猪缠住了。
钟晓飞眼珠子一转,想出了一条妙计,然后他蹑脚迅速的离开投资部,坐电梯下楼,在走出企业大门的时候,他取出手机拨通了李三石的号码。
“喂,李经理吗?我是钟晓飞,呵呵,我现在在帝豪酒吧呢。”
“哦,晓飞啊,我一会就到。”
李三石虽然假装平静,但语气里面还是透出了不耐烦,显然,他还想要继续的纠缠吴怡洁,但钟晓飞不能让他如愿。
“是这样这样李经理,原本不想打搅你的,但嫂子她……”
钟晓飞故意吞吞吐吐的欲言又止。
“她怎么了?”
一听老婆,李三石的口气立即就变了,声音猛地提高了八度。看的出,熊慧林在他心里的地位很重要。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曹总经理对嫂子好像很热情,一直缠着嫂子呢……”
“什么?我马上到!”李三石焦急的挂断了电话。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但钟晓飞能想象到他气急败坏的样子。
轮到钟晓飞暗爽得意了,他在企业的门外悄悄的躲了起来。
两分钟,一辆白色的宝马轿车驶出了企业大门,那是李三石的座驾。
看见李三石离开,钟晓飞松了一口气,脸上充满了戏弄的快*感,心里暗骂,“死肥猪,论玩人的本事,我钟晓飞一点不比你差,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跪在我的面前哭!所有的事情都要你百倍奉还!”
本書源自看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