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三石脸色都变成了猪肝色,他虽然也喝完了酒,但握着酒杯,迟迟的放不到酒桌上,他竭尽全力的睁大了血红的眼,保持着身体的平衡,终于将酒杯放到酒桌上。
每一个人都能看出来,他在勉强的支撑。
喝彩鼓掌的声音停止,大家静静的等待着什么,几秒钟之后,李三石两眼一翻白,慢慢的倒在了地上。
“哈哈,你输了……”曹天多胜利的大笑,但只笑了两声,一个酒嗝打上来,他也瘫软在酒桌边。
这一大杯的威士忌,威力实在强大。
大家簇拥而上,手忙脚乱的扶人,醒酒,包厢里一阵乱。
钟晓飞也假装关心的上前帮忙,他心里很痛快,很舒服,尤其是看见李三石死猪一样的翻着白眼的时候。
“真没意思……”熊慧林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自己的老公醉倒了,她好像并不太关心。
钟晓飞和两个同事把李三石扶到沙发上,两个同事帮着李三石醒酒,钟晓飞帮不上什么忙,他也懒得帮忙。转过身,眼睛在包厢里面寻找,他在找吴怡洁,在偷听到吴怡洁和李三石的对话之后,他对吴怡洁加的吝惜,找了一圈,人群中竟没有看见吴怡洁,正失落疑惑的时候,忽然香气扑鼻,吴怡洁就站在他左边两三步的地方,冲着他放肆的眨眼,脸上还带笑。她一身黑色的性*感晚装,在钟晓飞看来,简直就是一种巨大的诱*惑。
“你在找谁?”她咬着唇,轻轻的问。
“找我的公主。”钟晓飞温柔的回答,然后拉着她悄悄的溜出了包厢。
出了包厢,吴怡洁咯咯的娇笑,不停问:“去哪啊?你带我去哪啊?”
钟晓飞没有回答,带着她直奔南哥的专用包厢。哈哈,非常幸运,包厢的门是虚掩的,里面黑漆漆的没有人,钟晓飞大喜,拉着吴怡洁冲进去,关上门,然后不顾一切的紧紧的抱住她,亲吻她。
他的手在她身上疯狂的抚摸游*走,口中吮*吸着那条香魂蚀骨的小舌头。
“唔。”
吴怡洁配合着,她热切的回吻着钟晓飞,漆黑的包厢里只有两个人粗重的气息。钟晓飞含着她的红唇和香舌,全身热血沸腾,天啊,感觉自己就快要爆炸了,他的手先是探进晚装里,摸上丰挺傲人的双*峰,拨开乳罩,啊,真的是又白又嫩,昏暗的光线也无法阻挡那眩目的白晕,钟晓飞捏住那凸起两点,轻轻的揉,轻轻的挑逗,在吴怡洁媚眼如丝,娇*喘吁吁的时候,再顺着她的柳腰向下,摸上了她满月般的美臀,臀上的裙子很紧身,钟晓飞好不容易的才卷了起来,双手抓住嫩白的臀肉猛搓。
“唔,”吴怡洁扭了两下,像是要反抗,钟晓飞赶紧用舌头猛烈的进攻,让她顾此失彼。
接着,钟晓飞的手指黑色的蕾*丝内*裤,滑到了两股之中。
“不要……”吴怡洁又羞又急。
“没事,我就是摸一下……”钟晓飞口干舌燥,满脑子都是肉*欲。说实话,他真的是忍不住了。
“我不。”
吴怡洁当然知道他的不良意图,她两只小手拼命的想要护住自己的美臀,但钟晓飞的手指还是灵巧的滑进了她的内*裤里。
“唔,”
钟晓飞的手指刚触到股*沟,忽然的愣了一下,因为他的手指碰触到一大片的湿润。看着钟晓飞吃惊的样子,吴怡洁羞的满脸通红,那头深深的埋进钟晓飞的臂弯里,显然她已动情,只是还要保留女人的矜持。
钟晓飞更加的激动,他轻轻的咬着吴怡洁的耳朵,“怡洁……我爱你……”
我爱你三个人,钟晓飞已经很多年没有说过了,自从和李小冉分手之后,他没有再同任何的女人说过这一句话。
怡洁的声音都迷离了。
“我忍不住了……”钟晓飞说,手指继续在股*沟里探进,他已经摸到了毛茸茸。
吴怡洁全身剧烈的颤抖,想要挣脱,可全身无力,跟本挣脱不来,她八爪鱼一样抱着钟晓飞,手指使劲的掐着钟晓飞的后背,鼻子喷出的热气弥漫着高亢的情*欲,看来,她也已经是春心大动了。
“不要,大家回去吧……”她用鼻音微弱的反抗。
晓飞的手指在湿润中探进。
吴怡洁颤抖的更加剧烈,“别,别摸啦……”她软软地靠在钟晓飞身上,双手抓不住钟晓飞的后背,无力的下*垂下来,滚*烫通红的俏脸压在钟晓飞的脖子上,圆润光滑的下巴磨蹭着,喷出的香气让钟晓飞意醉神迷。
钟晓飞的手指继续的在探进,已经到了幽深入口的边缘,那里更湿润,更滑腻……
吴怡洁开始在呻*吟,眼神已经迷离的睁不开了,在漆黑的包厢里,她微弱呻*吟声像是兴奋剂,让钟晓飞更加的亢奋,他知道,现在是发起总攻的最好时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于是他搂着她,向沙发走去。
虽然包厢里面没有亮灯,但钟晓飞对这里的环境太熟悉,他准确的走到了沙发边,然后把自己和吴怡洁一起扔在了沙发上。
吴怡洁轻呼了一声,不然她的红唇就被钟晓飞堵住,钟晓飞吸*吮着她的红唇,就好像是在吸*吮着她的下*体。双手从她的股间收回,再一次握住了她丰挺的胸脯。。这一次,他揉得更仔细,揉了两下,低下头,一口含住那嫣红的涂点,饥不择食一样的吸了起来。
吴怡洁颤抖的更加的剧烈,在钟晓飞的进行下,她已经没有了还手的能力。
而钟晓飞胯*下的铁硬也达到了即将爆炸的时候,他褪去吴怡洁的裙子、小内*裤,再腾出一只手,悄悄拉下自己裤子的拉链……
就在一切准备就绪,总攻就要开始的时候。
“姐夫?”包厢的外面忽然有人轻轻的喊。
是小薇。
钟晓飞满脑的肉*欲立即就僵硬住了,吴怡洁也惊醒了,她娇嗔一把推开了钟晓飞,娇*喘吁吁的整理裙子。
钟晓飞也赶紧手忙脚乱的拉上拉链,走到门边,打开门。
小薇就站在包厢的门外,她绷着一个小脸,很生气的瞪着钟晓飞。
钟晓飞很尴尬,心想小妮子一定听见了刚才的动静。
“你们在里面干什么呢?大家都在找你们呢!”小薇撅着小嘴埋怨。
“没事,大家在这里唱歌。”钟晓飞找了一个非常拙劣的借口。
“唱歌?”小薇根本不相信,她瞪着钟晓飞,气鼓鼓的说,“哼,别以为我不知道,我都听见了……”
看着她认真严肃的小脸,钟晓飞忽然的有一个直觉:那就是小薇一直都在监视他,只要他一离开视线,有可能跟别的女人有亲热,她就要来破坏。
一瞬间,他对小薇又爱又恨,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假装无辜的说,“你听见什么了?”
“我听见……哼……”小薇欲言又止,小脸通红通红,看来她偷听了很久,钟晓飞和吴怡洁的情话,她都听见了。
现在,钟晓飞和吴怡洁的关系已经不是秘密,小薇应该已经知道的一清二楚,不过她看起来并不是太生气,虽然眼睛里面有委屈。
钟晓飞心里安稳了一些。
这时,吴怡洁整理好了裙子,脸色潮红的走到门边,先白了钟晓飞一眼,然后冲小薇笑,“小薇,大家走。”
小薇看看她,又看看钟晓飞,最后脸色古怪的和吴怡洁走了。走时回头狠狠的瞪了钟晓飞一眼。
等两个美女走了,钟晓飞懊恼的叹了一口气,心说小薇要是晚来一会就好了,唉,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下面还是撑着小帐*篷,没办法,看来今晚只能靠自-慰来解决了。当然,晚上回到家,肯定会受到小薇的拷问,怎么过关,钟晓飞现在一点把握都没有,不过小薇没有太生气,也没有把她的姐姐搬出来,这是一个好兆头。
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服,钟晓飞向十六号包厢走去,经过走廊的时候,看见酒吧的一个服务生,他拉住问,“小五,南哥呢?他怎么一直不在呢?”
今天晚上ty企业聚会,作为曾经是ty企业的一员和钟晓飞最好的朋友,南哥肯定是要参加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离开之后就一直没有出现,刚开始,钟晓飞并没有太在意,以为他有事情耽搁,但到了现在南哥还不出现,事情就有点怪了。
“南哥说是有事出去了……”
“哦,去哪了?”
“没说。”小五微笑的回答。
钟晓飞虽然疑惑,但也没有再多问。
回到十六号包厢,发现现在已是晚上的11点,酒吧里还是人山人海,包厢里依然热闹非凡,人声鼎沸,人并没有少多少。
总经理曹天多不见了,大约是被人送回家了,李三石还在,他死猪一样的横躺在沙发上,发出如雷的呼噜声。
包厢的一个角落里,李雪晴和何佩妮两个大美女正在和几个男人喝酒聊天,这几个男人都是企业的中层,今天都来给钟晓飞捧场,李雪晴和他们嘻笑嫣然的聊天喝酒,几个男人不知道是醉的还是迷的,反正眼睛都直了,舌头也大了,李雪晴却面不改色,越喝越勇,依然在大声的吆喝,“来,再干一杯。”
坐在她身边的何佩妮不胜酒力,娇躯摇摇欲坠,这个小美女,抡酒量,比李雪晴差的远。
看见钟晓飞在包厢出现,吴怡洁从旁边走了过来,她和小薇一起回包厢的,但现在小薇却不在她身边。
难道她和小薇发生了什么事情?钟晓飞有点担心,要知道,吴怡洁和小薇,现在都是他生活中最重要的女人。
“小薇跟慧琳姐跳舞去了。”吴怡洁大概是看出了钟晓飞的心思。
晓飞点点头,心里松了一口气,吴怡洁表情愉快,看来他是多虑了。
“时间不早了。大家是不是该回去了?”吴怡洁目光温柔的询问,她乖巧的样子,和以前骄傲冷艳的样子截然不同。
女为悦己者容,这话一点都不错,在心爱的男人面前,再冷艳骄傲的女人也会变得乖巧。
“好。”
钟晓飞温柔的点头,正准备亲一个。
这时李雪晴看见了他,起身笑嘻嘻的走了过来,“嘻嘻,两人真亲热啊,怎么?怡洁你想要走了?”拉住了吴怡洁的手。
吴怡洁点头笑道:“是啊,有点累了。雪晴你继续玩吧,我知道你还没玩够呢。”
“嘻嘻,我是没有玩够……”李雪晴看看吴怡洁,又看看钟晓飞,脸上神秘暧昧的笑,“怡洁,你知道吗?你现在的样子可跟平常完全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啊?”
“你自己不知道吗?”李雪晴眨着眼睛,咯咯的娇笑,“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最温柔,今天的你就是最好的证明,咯咯。”
吴怡洁的脸上涌满了娇羞,不过并没有否认,只是偷眼悄悄的瞄了钟晓飞一眼。
钟晓飞心甜如蜜。
李雪晴大笑了起来,笑的花枝招展,然后她摆手,“好啦,好啦,你们两个快走吧!太肉麻了。”转身返回沙发边,继续和那三个男人喝酒。
“少喝点,”钟晓飞叮嘱了她一句。
李雪晴头也不回的摆摆手,示意知道。
钟晓飞又和包厢里的同事一一打招呼,又喝了两杯,然后才带着吴怡洁离开包厢,在钟晓飞跟同事们寒暄的事情,吴怡洁一直跟在他的身边,这样的情况下,傻子都能看出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同事们一个个又羡慕,又嫉妒,半个月前大家都还在嘲笑钟晓飞追求吴怡洁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但没想到仅仅半月的时间,钟晓飞不但追到了美人,而且还连升三级。
这小子,太幸运了,每一个都是这么想。
和大家打完招呼,钟晓飞拉着吴怡洁的手,离开包厢。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