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像是一个小仙女,一个巧笑嫣然,肤白胜雪的小仙女,穿的并不是ty企业标准的上班制服,而是一件白色的连衣长裙,露着两截雪白的小腿,脚上是一双精致的高跟凉鞋,钟晓飞喜欢看女人穿高跟凉鞋,特别是漂亮的女人穿高跟凉鞋。因为凉鞋露着脚趾,女人在踮脚走路的时候,他可以清楚的看见几根脚趾,啊,越是漂亮的女人,脚趾越是迷人。
要知道,中国古代的文人墨客迷恋三寸金莲,不是没有道理的。
钟晓飞的眼睛向看这个女孩的脸,再看胸,第三就是看脚趾,女孩走路的样子很迷人,脚趾更迷人。圆圆的,嫩嫩的。
“钟经理你好,董事长找你。”女孩走到钟晓飞的面前,满脸甜笑。
钟晓飞的心情很愉快,因为这个女孩子正是秘书处的大美女,昨天晚上熊慧林要为他先容的何佩妮。
也许是青春无敌,也许是根本就没有喝多少,虽然昨晚在酒吧里面的时候,何佩妮摇摇欲坠,整个人都醉了,但今天她看来一点事情没有,昨晚的宿醉没有在她青春靓丽的脸蛋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她精神充沛,两只大眼睛明亮而闪光,一丝的疲倦都没有,脸上始终带着迷人的微笑。
看见她,钟晓飞立即想起了熊慧林的承诺,不知道这个漂亮的小女生是不是会像熊慧林所说的那样,乖乖的投入自己的怀抱?
何佩妮到ty企业上班刚刚一年,刚才的时候很青涩,但慢慢的,在秘书部的美女姐姐们的渲染之下,她变的越来越有味道了。和其他美女的长发不同,她留着的是一头齐肩的碎发,看起来很清爽,有一种别样的年轻味道,但她身材火辣,前凸后翘的诱*惑程度一点都不比吴怡洁和李雪晴差。
钟晓飞呆呆的看着,脑子里面想着熊慧林所说的话,旁边的陈昊也是看着口水直流。
两人不愧是好朋友,都见色眼开。
在两个男人的注视下,何佩妮显得有些害羞,低下头,瞟了钟晓飞一眼,见钟晓飞迟迟没有回答,连忙又重复了一遍,“钟经理,杨董事长在等着你呢。”
“哦,我知道了。”钟晓飞赶紧答应,然后笑,“何秘书,你到我这里来,只是为了还个事?”
“是呀。怎么了?”何佩妮甜甜的笑。
“这点小事打个电话就行了,何必你亲自来……”钟晓飞笑。
“不,是董事长亲自交代让我来的。”何佩妮眯笑着眼睛。
晓飞明白了,心说杨天增对自己还算是看重,眼角看见陈昊一直呆呆的看着何佩妮,心里忽然的一动,“何秘书,如果可以的话,能帮我整理一下桌子吗?哎,太忙了,桌上乱七八糟的。”
“没问题。”何佩妮很乐意帮忙。
“谢谢。”钟晓飞笑一下,转头又对陈昊说:“陈昊,你先别走,给何秘书当一把下手,有脏活累活一定要抢着干喔!”
陈昊眼睛一亮,激动的说:“明白!”
钟晓飞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挤挤眼,走了。
虽然心里有些不舍,但钟晓飞决定给陈昊一个机会,成不成那就看陈昊自己的本事了。
*********
坐电梯上了9楼,来到杨天增的董事长办公室门前,钟晓飞的心里感觉已经跟第一次前来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上一次他战战兢兢,对杨天增又敬又怕,但现在他已经没有了畏缩的感觉,并不只是他升职变成了副经理的原因,更重要的是因为,他现在是杨天增和李三石都在竭力笼络的目标!杨天增给了他副经理的位置,李三石许给他一个未来,还有一个大美女-何佩妮。
所以现在,钟晓飞的腰杆子很硬。
在董事长办企业的外面,杨天增的秘书小周,正在等着他。
小周穿着白色的短袖衬衫,黑色的筒裙,脚下黑色的高跟鞋,脸上带着微笑,看起来青春靓丽。
“请问,董事长在吗?”钟晓飞微笑的询问。
“在呢,正等着你呢,你快进去吧。”小周娇滴滴的回答,她的声音非常好听,笑容非常的甜美。看见她,钟晓飞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小薇,两个女孩子很像,都很年轻,笑起来都很甜。
“谢谢。”钟晓飞点头微笑,走进董事长办公室。
豪华的办公室里面,杨天增正站在办公桌前,拄着拐杖来回的踱步,他的眉头紧锁,看来正在思考着什么。
钟晓飞关好了门,先问好,“董事长,你喊我?”
天增抬头看了他一眼,点点头,然后用拐杖指指沙发,“坐吧。”
钟晓飞走到沙发边坐下,心里有点忐忑,从杨天增严峻的表情来看,今天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
杨天增走到办公桌的后面在宽大的靠背椅坐下,拐杖却依然拿在手里,轻轻的敲了一下地面,目光炯炯的看着钟晓飞。虽然身材伛偻,鹤发鸡皮,但这个老头的精神始终非常的旺盛,斗志也非常的昂扬,当然,还有老谋深算,钟晓飞一直觉得,他的眼睛好像能洞悉人心,自己的秘密好像都被他一览无遗了。
“怎么样?副经理的位置坐的还舒服吗?”杨天增冷冷的问。他的口气很不友好。
钟晓飞心里咯噔一下,不过并不胆怯,“谢董事长的栽培,我一定会努力工作。”他向杨天增表明了一下决心。
杨天增哼了一声,“努力工作?怕是努力泡妞吧?”狠狠的瞪着钟晓飞。
钟晓飞笑了一下,假装无辜,“董事长说什么,我不知道啊?”
“不知道?我问你,你还记得我和你的约定吗?”杨天增冷冷的问。
“记得。”
“那你怎么还整天往小怡的办公室跑?知道不知道,我让你当投资部副经理的第一条件就是离小怡远一点?!”杨天增的眼睛瞪大,几乎是在咆哮,拐杖连连的在地上敲击,他的老脸气的发白,脸上的干肉一条条的在抖动,看起来丑陋极了。
现在他还不知道吴怡洁的处*女之身已经被钟晓飞所破,如果知道,他的暴怒肯定会更利害。
钟晓飞没有说话,面色平静的看着杨天增暴怒发火,等到杨天增的拐杖不再敲击地面,情绪稍微平复一点的时候,他淡淡的说,“董事长,我到吴秘书的办公室只是正常的工作啊,我和她在一个企业里面,肯定会碰面的,难道我不能和她见面吗?”
“见面当然可以,但你在她的办公室一待就是一个小时,你说,你在里面干什么?你是不是想让我赶你走?”杨天增几乎要疯了。
钟晓飞心里一动,心说这个老家伙怎么知道我在怡洁的办公室待了一个小时?难道他有眼线?
钟晓飞假装很害怕,“董事长我错了,你千万不要赶我走!”但他心里其实一点都不害怕,因为他知道杨天增绝对不会赶他走,在杨天增和李三石的这场权力斗争中,他现在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棋子,杨天增需要他,李三石也需要他,除非杨天增愿意失去董事长的位置,否则绝对不敢动他!
杨天增恫吓他,只是想让他离吴怡洁远一点。
而钟晓飞假装害怕,是一种示弱,也是一种自我的保护,如果钟晓飞表现的太强势,肯定会引起杨天增的怀疑和不安。
“你说,你在她办公室里面究竟干了什么?”杨天增咆哮的追问。
钟晓飞心念急转,他知道这个问题很关键,怎么回答将决定他的未来,显然,他和吴怡洁的关系是隐藏不住的,终究是要被杨天增察觉,就算今天能否认,以后也否认不了!
所以钟晓飞决定承认。
不但承认和吴怡洁的关系,同时更要表明自己的态度:吴怡洁已经是自己的女人,谁也不能把他夺走!
这肯定会激怒杨天增,一怒之下,杨天增说不定会把钟晓飞赶出ty企业,然后一切结束,钟晓飞不但失去美女,也失去工作。
但也有另外的一种可能,那就是杨天增不敢拿钟晓飞怎么样,因为现在马上就要举行股东大会,为了在股东大会上保住董事长的宝座,杨天增不但不能解雇钟晓飞,而且要重用钟晓飞,好让钟晓飞的光芒盖过李三石,所谓小不忍乱打某,像杨天增这样商海起伏的老狐狸,应该最明白这个道理。
钟晓飞决定赌一把,因为事情迟早是瞒不住的。
“董事长,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唉……怡洁和我,大家……”钟晓飞虽然吞吞吐吐,但他的表情和态度却已经清楚的说出了他和吴怡洁的关系。一个男人,一个女人,在一起独处了一个小时,加上他现在的暧昧态度,一切都已经是清清楚楚了。
杨天增勃然大怒,钟晓飞没有想到的是,一个老头子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力气,他跳起来,一把抓起坐着的高背椅子,愤怒无比的摔在了地上,椅子落地的时候,老头又抓起了桌上的电话,再次用力的摔在了地上,砰砰砰砰,凡是触手可及的东西,都被很短的时间里,被杨天增拿在手里,奋力的摔在了地上。
钟晓飞吓了一跳,他真担心老头会将东西砸向自己,他本能的离开沙发,站到墙角,离的老头远一点。
杨天增疯了一样的砸。
巨大的声音惊动了外面的小周,小周惊慌的跑了进来,花容失色,“董事长?发生什么事情了?”
杨天增气喘吁吁,咬牙切齿的瞪着钟晓飞,手里的拐杖抬起来,哆哆嗦嗦的指向钟晓飞。
钟晓飞的心慢慢向下沉沦,从老头愤怒痛恨的表情看,他的计算失误了,显然,杨天增不能忍受他和吴怡洁的事情,愤怒淹没了理智,老头好像已经不顾他的重要性,准备要惩罚他了。
钟晓飞开始悔恨了,他觉得他的决定有点鲁莽了,虽然杨天增和李三石都很看重他,但在这场权利斗争中,其实他并不是不可或缺的,两个人拉拢他,看重的是他的股票分析能力,都希翼借助他的力量在近期为企业赢取利润,以便在企业的股东大会上面占据上风,但如果杨天增不顾一切的解雇他,李三石肯定也不会帮他,以李三石的阴险,说不定还会落井下石。
如今事情已经成了这样,悔恨也没有用,钟晓飞脸色通红的转身准备离开,他心里很沮丧。
“回来!”就在钟晓飞走出门口的时候,杨天增忽然喊他。
钟晓飞站住了,但没有回头。
他知道杨天增为刚才的冲动悔恨了,他的希翼重新燃起,晦涩的生活一下子又前途光明了。
“出去!”这两个字是杨天增对目瞪口呆的小周说的。
小周小跑的退了出去,关上门,她的小脸吓的煞白,显然她从来也没有见过杨天增发这么大的脾气。
“对不起,我失态了,不过你要了解,小怡是我的女儿,我对她的爱护超过对我的眼睛,在你之前,没有任何男人能接近她……不过你能跟我说实话,这一点,很好,很好!。”杨天增气喘吁吁的站在钟晓飞的身后,他的话让钟晓飞吃惊。
钟晓飞慢慢的回头,他看见杨天增还是一脸愤怒的样子,一张本来就苍老干瘦的脸,因为愤怒而扭曲,不错他的眼神却很沉着,就在钟晓飞转头之后,他的脸,也很快的沉着了下来。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虽然很愤怒,但他还是很快的就权衡利弊,他知道,他现在不能赶钟晓飞走,钟晓飞走了,谁帮他对付李三石呢?
钟晓飞心里松了一口气,但他知道杨天增不会放过他,就像他也不会放过杨天增,只不过现在两个人有一个共同的敌人李三石,所以老头暂时的忍住了。
“来,坐下,刚才我太激动了……”杨天增已经不生气了,不但不生气,脸上还露出了笑,就好像刚才愤怒的人并不是他一样。
钟晓飞心里冷笑,脸上却是惶恐不安,”董事长,对不起啊……”
“没事,年轻人嘛,血气方刚难免经受不住诱*惑……”杨天增渐渐的平静,脸色带着悲哀和无奈,“不过我要告诉你,如果你对小怡有任何一点的不好,我就会死得很难看!即便她不杀你,我也会杀你!你信不信?”
本文来自看書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