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慧林现在的样子就是放不下,就算是钟晓飞骂了她,她也应该忍了,因为钟晓飞现在是她老公的重要棋子,关系着她老公能不能当上ty企业董事长,但她一点都没有忍,这一点,只用任性是说明不通了。
这只能说明,钟晓飞在她心里,有特殊的地位。
想明白这一点,钟晓飞激动的脸红心跳,在熊慧林这样的大美女的心中,拥有特殊的地位,绝对是每一个男人的梦想。
好*色
“好吧,”钟晓飞看着熊慧林风情万种,可以迷死任何一个男人的面容,“虽然我没有骂你,也没有轻薄你,你问我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我只是如实的说出了我心里的真实想法,如果你认为有错,我愿意接受你的亲手惩罚……”
说到亲手两个字,钟晓飞加重了语气。
熊慧林狠狠的瞪着他,美目一闪一闪。
钟晓飞没有回避她的目光,虽然心里砰砰直跳,但神色却非常平静的回视着她。
“哼,看你态度不错,这次我就原谅你,我可告诉你,以后你不许再骂我,再骂我我绝不饶你。”熊慧林还是瞪着眼睛,不过态度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凶了。
“谢谢慧琳姐。”钟晓飞微笑的感谢。
“哼,先别谢,我问你,你和小佩的事情怎样了?”熊慧林又问起了何佩妮。小佩是何佩妮的小名。
“哦。很好啊,今天小佩的生日,我已经在美意菜馆订了位置,”钟晓飞笑着回答,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你要不要一起参加?”
熊慧林眨眨眼睛,很严肃的说,“除了我老公,没有男人能邀请到我的。”
“是吗?那太遗憾了,”钟晓飞笑眯眯的看着她,“本来我已经准备了一份礼物想要送给慧琳姐的……”
“礼物?什么礼物?”熊慧林烟波如烟,看起来她对钟晓飞的礼物很有兴趣。
钟晓飞微笑的拿出了项链首饰盒,在拿出项链首饰盒之前,他的眼睛先落在了熊慧林的胸口上,除了双*峰高*耸,熊慧林让人销*魂诱*惑的还有一个地方,那就是长发垂掩的锁骨,她的锁骨很白很销*魂,高高的透着性*感,让人有想要抚摸一把的冲动,钟晓飞在想,这么漂亮的锁骨如果配上一条雪白亮银的白金月牙项链,一定会更美更销*魂。
所以钟晓飞临时决定把这条项链送给熊慧林。
“什么东西?”
熊慧林眨眨眼睛。
“嗯,打开你就知道。”
钟晓飞眨眼笑。。
熊慧林毫不犹豫的就接过了项链锦盒,她的小手很白,五个手指尖尖,小手和钟晓飞的手心接触的时候,钟晓飞感觉柔软麻酥。
熊慧林接过小锦盒,咯咯娇笑了一声,“呀,吉祥珠宝?你要送我珠宝吗?”锦盒上有吉祥珠宝的标志,她一眼就看到了。
钟晓飞眯着眼睛欣赏她的美态,不回答。
熊慧林熟练的将锦盒打开,两根葱白的小手指把白金项链夹出来。阳光下,月牙形的白金项链闪着耀眼的银白光芒,比在珠宝店里更加的夺目光彩。
熊慧林的眼神变了,水汪汪的,温柔无比。
钟晓飞知道,他的眼光没有错,他的策略也成功了,熊慧林很喜欢这一条的项链。
“哼,一条项链啊,我还以为什么好东西呢。”虽然心里喜欢,但熊慧林表面上还是不屑一顾的样子,她拎着项链,在手里还来的晃荡。
”确实不是好东西,不过戴在慧林姐的脖子上,一定会非常的漂亮。”钟晓飞笑着说。
“你怎么知道?”熊慧林翻着白眼,但嘴角和眼角荡漾的却都是开心。
“我就是知道,因为只有像慧琳姐这样的大美人,才能配的上这条项链!”钟晓飞说完,转身向企业里面就走。
“哼,算你还有点眼光。”熊慧林在他的身后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进了企业,钟晓飞心情大好,虽然破了財,白金项链送给了熊慧林,他还需要重新为何佩妮买一份礼物,不过能讨到熊慧林的高兴,再花五千块也值了。熊慧林开心的样子在他眼前晃荡,脑子里又闪过吴怡洁的倩影,两个美女都是风华绝代,不知不觉中,钟晓飞竟然比较起了两个人。
呀!胡思乱想什么!钟晓飞摇摇头,不敢再想下去了。他觉得这样胡思乱想,对不起吴怡洁,可是男人好*色的本性又压抑不住,唉,真是矛盾啊。
回到企业,钟晓飞直接走向五楼的秘书部,今天一天没有见到吴怡洁,也没有通电话,他真是想她了。
从电梯里面走出来,穿过明亮的走廊,看见行政秘书处的大办公室房门敞开,不过很安静,看不见人,听不见声音,吴怡洁的办公室房门紧闭,不知道吴怡洁在不在。
虽然这里一向都很安静,但今天的安静有点特别,平常走进这里,总能听见有人说话,特别是美女娇笑的小声音,但今天什么声音也没有,钟晓飞最喜欢听的小薇的娇嗲声音,也一点都没有听见。
钟晓飞到了大办公室的门前,伸脖子向里面张望了一下,然后他明白为什么这么安静了。宽大的办公室里面空荡荡的,几张桌子的旁边只有一个人在办公,别的人好像都不在。
唯一还在办公的是秘书部的一位美艳熟妇。
她叫刘玉琴,是秘书部资格最老的秘书,比吴怡洁和李雪晴来的都长,是秘书部的副主管,平常秘书部的琐事基本都是由她负责的。
“刘姐,请问吴秘书去哪了?”
钟晓飞站在门口,很有礼貌地问。
听见有人问话,刘玉琴抬起了头,在ty企业,秘书部的流动性是最大的,每个秘书供职的时间基本多只有三五年,三五年之后,青春年华老去,不得不退隐,不是成了某个老板的老婆,就是调换了职位,但刘玉琴却在秘书部一待就是十年,虽然她干的是行政秘书,不是公关秘书,但能屹立十年不倒,说明她还是有过人之处的。
女人的年龄永远都是迷,钟晓飞虽然不知道刘玉琴的真实年纪,但估计她有四十岁了,四十岁岁的女人,依然保持着漂亮,风韵,眼神还水汪汪的,像是少女一样的勾人,除了影片明星,在现实生活里,钟晓飞唯一见过的就只有刘玉琴一个人。
“哦,钟经理,吴秘书她刚出去了啊。”刘玉琴非常的客气礼貌。
“干什么去了?”钟晓飞有点失落。
“你不知道吗?今天有几个外地的大股东要来,吴秘书负责接待他们,嗯,小薇、小王也被吴秘书带着去了,现在都在君悦酒店呢。”小王是行政秘书处另一个年轻漂亮的秘书。她,小薇,刘玉琴三个人是吴怡洁的手下。
晓飞这才明白了,怪不得不见小薇,原来是跟着吴怡洁一起去了。
不过有点奇怪,招待客人是公关秘书处的事情,吴怡洁和小薇都是行政秘书处,她们怎么去招待客人了?
“刘姐,招待客人不是公关处的工作吗?怎么你们行政处也干了?”钟晓飞问。
“公关处的李雪晴秘书今天请假了,另外,这一次来的几个股东点名要吴秘书作陪……”刘玉琴回答。
钟晓飞心里咯噔一下,点名作陪?难道这些股东对吴怡洁不怀好意?
”这些股东都是什么人啊?”钟晓飞赶紧问。爱上了吴怡洁,心里总会担心着她每天接触的男人,就像吴怡洁也担心她每天接触的女人一样。
“能什么人?都是一些有钱的老头。其中还有一个是马来西亚的华侨、”刘玉琴笑盈盈的回答。
钟晓飞追求吴怡洁不是秘密,三天两头的往秘书部跑,尤其是最近的两天,几乎每天都要到吴怡洁的办公室报道,多则好几次,少则一次,所以钟晓飞和吴怡洁的关系早就不是秘密,钟晓飞这么关心吴怡洁,刘玉琴当然明白他的意思。
晓飞点点头,还是有点不放心。吴怡洁和小薇都是他生命最重要的女人,如花似玉,现在两个人都去参加几个老头的酒会,他不能不担心。
刘玉琴善解人意的笑了,“钟经理你不用担心的,不止吴秘书和小薇,还有韩晶晶,朱雅琼,李思璇,徐心妍,另外的,还有,曹总他们几个企业的高层也都参加了。”
“哦,这么多人啊,”钟晓飞松了一口气,笑了,“看来,这几个股东的面子不小啊。”
“当然啦,股东就是大家的上帝吗!没有他们的支撑,企业什么也做不了,”刘玉琴笑着说明了一句。
钟晓飞心里一动,“那李三石经理去了吗?”
“不知道,不过听说他的老婆会参加。”
“哦,谢谢刘姐啊。”钟晓飞转身离开,下楼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心里想着刚才王玉琴告诉他的信息。
就像刘玉琴说的那样,如果没有股东的支撑,企业什么也做不了,同样的,要想坐上企业董事长的宝座,没有股东的支撑更不行!今天晚上企业的公关美女全体出动,都是要讨好股东,那么,杨天增和李三石会不会出席呢?
就算不出席,两个人台面下的动作也绝对不会少,在未来的权斗中,这些股东将会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时间已经是下午的五点多,马上就要下班了,钟晓飞收拾了一下,给陈昊打了一个电话,交代了他需要注意的事情,然后就先离开企业,又去了sogou百货商场的五楼,在吉祥珠宝店重新为何佩妮买了一份生日礼物,这一次他没有买项链,而是买了一条手链,原因也简单,那就是他卡里的钱不多了,只够买一条手链了。没办法,只能亏待一个何佩妮了。
“先生你慢走。”售货小姐笑眯眯的送他,一天之内,两次照顾生意,钟晓飞这样的客人,售货小姐们太喜欢了。
钟晓飞摆摆手,拿着首饰锦盒,下楼坐车离开。
看書罔小说首发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