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钟后,钟晓飞赶回美意餐馆,走进餐馆大厅的时候看了一下表,已经是晚上的八点,和约好的时间足足迟到了半个小时。
在一张靠窗户的双人桌边,钟晓飞看见了何佩妮。
何佩妮穿着一件淡色的长裙,齐耳的短发清爽靓丽,坐在桌边肤白人美,非常的有气质,周围的食客都在偷瞄她。
不过何佩妮本人却显得有点忧愁,她秀眉紧锁,坐立难安,不时的抬头张望,手里拿着手机,看样子,刚和某人通过电话--钟晓飞猜测,和她通话的一定是熊慧林。熊慧林是今天拉皮条的媒人,钟晓飞迟到不出现,何佩妮当然要找媒人。
“嗨!”钟晓飞整理了一下衣服,微笑的走过去,坐下。他看见何佩妮的眼圈微微的有点红,显然,半个小时的等待,让美人焦急、委屈,如果钟晓飞再晚来一会,说不定美人已经负气离开了。
“你迟到了喔!让一个美女等你半天,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哦?”看到钟晓飞出现,何佩妮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她娇嗔的责怪,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
钟晓飞察言观色,知道美女没有太生气,不过他还是需要道歉一下,以表现出他的君子风度:“真对不起,虽然我遇到了三百年一遇的大堵车,堵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但我还是向你诚恳的道歉。”
“堵车?哼哼,堵车就可以当作迟到的理由吗?你可是迟到半个小时喔!再说了,光说道歉不行的,你必须有实际行动!”何佩妮板着脸,眼珠子一转,提出了要求。
“好,你说。”钟晓飞非常诚恳。
“这样吧……”何佩妮滴溜溜的转着眼珠子,“你就学三声狗叫吧,说自己是一个不守时间的小狗……”说到最后,她忍不住的想笑,不过还是强忍住了。
“那好吧……”钟晓飞叹了一口气,假装很难为情,但其实这点事情对他来说,太小意思了!不要说三声狗叫,就是三百声狗叫,他也一点都不会尴尬。虽然餐馆是公共场所,有很多的人在看美女。
钟晓飞把两只手垂放在胸前,像是狗爪,再伸出舌头,瓮声瓮气的学狗叫,“汪汪汪,汪汪汪,我是一条不守时间的小狗,我的主人是一个大美女,她的名字叫小佩,主人,给我一根骨头吧……”
何佩妮看他滑稽认真的样子,再也忍不住的咯咯娇笑,按着肚子,笑的花枝招展,再也不顾美人的一抬:“笑死我了……”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钟晓飞继续汪汪的狗叫,眼睛习惯性的在何佩妮的胸前一扫,何佩妮是大*胸一族,今天穿着的一件细肩带的淡色长裙,虽然是平领,但还是能清楚地看见两道立体丰满的圆弧,在娇笑的同时,微微的在颤抖,钟晓飞看的又要流口水了。
有人说,男人看女人,第一看脸,第二看胸,这两点在钟晓飞身上表现的尤其突出。
“好了,”何佩妮不笑了,但眯着眼睛,眼睛快滴出水来,“看你的态度还算是诚恳,我就接受你的道歉,不过以后千万不能迟到啊,女孩子可以迟到,男孩子怎么可以迟到呢?”
“是是,”钟晓飞点头笑,眼睛又看向何佩妮的小手。
何佩妮的小手很白,很美,随随意意的放在餐桌上,嫩的让人有一种想抚摸一把的冲动。
“嗨,小狗。你在看什么呢?”何佩妮注意到了钟晓飞的眼神,她眯着眼睛,水汪汪的眼神都快要滴出水来。
“汪汪,”钟晓飞先学了两声狗叫,然后眨着眼睛笑:“我在想,这么漂亮的小手如果戴上一条白金的手链,会不会更漂亮呢?”
何佩妮用牙齿轻轻的咬着红唇,是笑非笑的看着钟晓飞,“肯定漂亮……不过没有人送我……”
“你怎么知道?”钟晓飞神秘的一笑,转头向不远处的服务生招招手。
这是他跟服务生约好的信号。
早就等候的服务生立即推着一辆小餐车走了过来,餐车上摆了一大束显眼的玫瑰花,中间夹着一张心形的贺卡,上面有钟晓飞手写的十个大字:祝小佩,生日快乐,永远美丽。
何佩妮很惊讶,很开心,很感动。
她轻轻的呀了一声。
钟晓飞趁热打铁,变戏法一样的变出了一只小首饰盒,里面装的就是他为何佩妮新买的手链,嘴里还哼唱起生日之歌,“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什么呀?”何佩妮感动的眼睛都咪成一条线了,她盯着首饰盒,轻轻咬着嘴唇问。其实她已经猜出来了。
钟晓飞打开首饰盒,取出了手链,这是一条白金与黄金镶嵌的手链,也带着一个月牙型的坠子,印有玫瑰花浮雕,在餐馆柔和的灯光下,泛着闪闪的光彩。
何佩妮的眼睛亮了,眼神盯着手链移不开,过了一会,才小声的问,“送给我的?”
于自己的眼光,钟晓飞一向都是很自信的,他挑选的礼物,还没有女人不喜欢的。何佩妮喜欢这条手链,一点都不意外,这么漂亮的手链戴在何佩妮的玉手上,一定会更加的漂亮。
但意外的是,何佩妮的眼睛只亮了一下,忽然的又板起脸。
钟晓飞很奇怪,“你不喜欢吗?”
何佩妮翻了翻眼,大声地说:“喜欢是喜欢,不过……我不会带,除非……除非你给我戴到手上。”
钟晓飞笑了,心说女人都是狡猾的:“可以,不过你坐这么远,我怎能抓住你的手?”
何佩妮又翻了翻眼,哼了一声:“笨!你不会坐过来吗?”
钟晓飞只好站起来,坐到何佩妮的身边。
何佩妮笑盈盈的伸出双手,美目流转的凝在钟晓飞的脸上。钟晓飞却有点愣神,因为他不知道要给何佩妮带到哪一只手上?两只小手一般的鲜嫩漂亮,葱白的五指上涂着淡红透亮的指甲油,看着太诱人了,戴在哪一只手上,都会亏待另一只。
钟晓飞只好叹了一口气,“主人,你想戴左手还是右手?”
“左手吧?”何佩妮笑。
晓飞轻轻的捏住何佩妮的左手,感觉何佩妮的小手柔滑肌嫩,稍微一使劲,就能捏出水来,而且两个人手指接触的刹那,就像是触电,钟晓飞的何佩妮两个人都微微的颤了一下。
何佩妮小脸通红。
钟晓飞心脏乱跳。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