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佩妮的小手不但美,还很软、而且嫩,嫩得让人想咬一口,钟晓飞摸着不想放了。
“快戴啊,抓着我的手摸什么摸啊?”何佩妮娇笑。
“啊啊,”
但钟晓飞笨拙的摆弄了半天,还是不能将手链戴上何佩妮的手腕,何佩妮看着他笨手笨脚的样子,忍不住的想要笑,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噗哧”何佩妮笑了出来,“你呀,你是真笨还是假笨啊?”
“真笨!”钟晓飞自我解嘲的说了一句,终于好不容易的为何佩妮扣上了手链。
手链一扣上,何佩妮立即就想把手缩回去,钟晓飞却抓住不放,笑,“让我看看到底是手链漂亮呢?还是你的小手漂亮?”举起她的小手。
何佩妮狠狠白了他一眼,轻轻的咬着嘴唇,不说话,任由他把小手举起来。
手链在玉手上闪闪生辉,映着钟晓飞的眼睛,加上玉手的柔美和洁白。这一刻,钟晓飞有些痴迷。他心想,好美的小手!这样的小手,比怡洁和小薇一点都不差……
何佩妮轻轻的一抽,把手缩了回去,然后轻咬嘴唇看着钟晓飞:”……哪个漂亮?”
“当然是……手链……”钟晓飞一本正经。
“你……”何佩妮瞪起了眼睛,她瞪眼的样子很娇美,一点都不凶恶。
“当然是……手链没有你的手漂亮……”钟晓飞大喘气的说完了整句话。
“……坏蛋!”何佩妮咬咬嘴唇,狠狠的白了钟晓飞一眼,然后咯咯的笑了。
气氛非常好。
服务生也恰好上菜。
钟晓飞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如果我是一个坏蛋,你跟一个坏蛋在一起,不害怕吗?”
“怕,不过现在悔恨也晚了,谁让我相信我表姐的话呢,她一直在夸你。”何佩妮咬着嘴唇笑。
“你表姐?”钟晓飞不知道她指的是谁?
“就是熊慧林啊。”何佩妮笑盈盈。
晓飞这才知道,原来何佩妮和熊慧林是表姐妹,细看两个大美女确实是有相似之处,不过想到熊慧林,钟晓飞立即就想到了那天飚车的痛苦,然后一句话脱口而出,“那就是一个笨女人,她的话你也相信?……”其实他想说坏女人。
突然,人影晃动,一个丽影忽然一闪而出,站在了钟晓飞和何佩妮的面前,粉脸寒霜:“你说谁是笨女人?!”
钟晓飞大吃一惊,因为忽然出现的这个美女居然是熊慧林!不过他的反应相当快,立即回答:“何美怡啊,她笨手笨脚的……”
熊慧林突然的出现,不但钟晓飞意外,何佩妮也意外,她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表姐?”
熊慧林还是狠狠的瞪着钟晓飞,显然,她对钟晓飞的辩解一点都不相信。
何佩妮抿嘴笑:“表姐,你怎么来了?”
“怎么?不欢迎我?”
“欢迎!”钟晓飞抢先拍手,“你能来,我和小佩真是太高兴了!原来慧琳姐还是小佩的表姐,我刚知道。”心里一阵汗颜和悔恨,悔恨不该说刚才的话,现在被熊慧林听见了,不知道她又要使出什么折磨的手段。
和下午不同,晚上的熊慧林换了一身衣裙,穿着一条黑色的细肩带性*感晚装,胸前双*峰高*耸,雪白的乳*沟能迷死所有的男人,s形的腰身曲线无懈可击,乌黑的长发盘了起来,用一只棕色的夹子夹住,手里还拎着一个棕色的lv包,走路款款,风情万种,当她从餐厅里面走过时,所有男人的眼睛都直了,停下筷子傻傻的看着她,连女人都被她的美态吸引。
在这一瞬间,天上地下,她是唯一的焦点。
在熊慧林的身后,并没有发现李三石的影子,这一点让钟晓飞很欣慰。
今天晚上企业举行酒宴招待各个大股东,如此重要的场合,李三石一定会参加,现在刚晚上的八点半,酒宴估计刚开始,熊慧林穿的这么性*感时尚,当然是要为丈夫造势,只是,她不在酒宴现场帮丈夫拉票,跑这里来干什么?
难道她怕一个何佩妮迷不住钟晓飞,所以想要亲自出马吗?
何佩妮站起来娇笑的拍手,“欢迎表姐!”
钟晓飞殷勤的拉过一把椅子,点头哈腰的请熊慧林坐下,熊慧林对何佩妮娇笑,对他却一点也不客气,腰肢一扭,美臀就坐在了椅子上。
“钟晓飞!你为什么迟到?”坐下之后,熊慧林板起脸,恶狠狠的教训钟晓飞。
她的目光让钟晓飞有点胆战心惊,想起来那天晚上她飚车的疯狂,还有那记响亮的嘴巴,心说这个女人可不能惹,惹了她,她什么事情都敢做。
钟晓飞干笑着说明,“路上堵车……”
“哼,堵车为什么不提前打电话?”熊慧林不接受他的理由,娇斥:“害小佩一个人空等那么久!你说,你还是一个男人吗?”
“表姐,确实是堵车……”何佩妮想帮着钟晓飞打圆场。
“你别说话,不给他一个教训,他以后还会迟到的,哼,连约会都敢迟到,简直反了他了!”熊慧林粉臂交叉的放在胸前,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钟晓飞一脸忏悔,非常诚恳的说:“慧琳姐,我错了,我发誓以后绝对不迟到,不管堵车还是断路,长翅膀我也飞过来!”
“对对对,男人就需要这种态度!”何佩妮嬉笑着,向熊慧林求情,“算了表姐,你别生气,他这个人就这样……”
熊慧林白了她一眼,脸上的表情渐渐缓和,不过看向钟晓飞的时候目光依然凶狠严厉,“哼,看小佩给你求情的份上,我今天就放过你!”
钟晓飞赶紧递上菜谱,满脸阿谀的笑:“谢谢慧琳姐宽宏大量,慧琳姐想吃什么?我请。对了,李经理呢,他怎么样了?”
“昨晚喝的跟死猪一样,他今天还醉着呢,嗯,不管他,既然你让我点菜那我可点了啊!”熊慧林接过菜谱,狡黠的一笑。
“点吧。”钟晓飞忽然有忐忑不安的感觉。
美意菜馆虽然不是海州最高级的餐馆,但在这里还是能吃到国内国外的各种山珍海味,加上就餐环境高雅,所以消费一点都不低,打开菜谱,什么鲍鱼鱼刺燕窝,一样都不少。
熊慧林拿着菜谱,轻车熟路的点了几个菜,不多,只有六个,但钟晓飞听的汗都下来了。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