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洁,酒会还没结束?”钟晓飞看了一下时间,有点不满。
“刚开始呢,怎么会结束呢?”吴怡洁的声音好听极了。
“你小心那些臭男人,千万别被他们灌醉了,不然被非礼了都不知道。”钟晓飞非常严肃的警告。
“放心拉,还没有人能灌醉我呢。”吴怡洁小声娇笑。
“小薇呢?”钟晓飞问。
“她呀,她现在跟一个小帅哥在一起,笑的可开心了……”
钟晓飞一听立即紧张了起来,“谁呀?”
“黄古生你知道吧?咱们企业的大股东,马来西亚的华商,这次来参加股东大会,把儿子也带来了,叫黄帅,啧啧,真的是非常帅的一个小帅哥喔,对小薇好像很有意思……”
“是吗?”钟晓飞心里很不是滋味,酸酸的,有一股嫉妒的怒火在燃烧。
挂断和吴怡洁的电话,钟晓飞又拨通小薇的号码。他要问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薇的手机通了,但过了很久才接。
“姐夫?”小薇娇嗲嗲的声音。
“跟谁在一起呢?”钟晓飞假装轻松的问。
“干嘛啊?”小薇咯咯的娇笑:“我跟怡洁姐在一起呢,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钟晓飞笑:“不过你要小心,ty企业除了姐夫我之外,其他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你千万要小心……”
小薇娇笑的更利害了:“放心啦姐夫。我知道怎么对付他们。”
“知道最好,记着早点回家啊。”
“嗯。”
挂断手机,钟晓飞站在原地,恍惚了几秒钟,他觉得自己不但是一个吃醋的男人,而且疑神疑鬼了,他甚至有一种冲动,忍不住的想要冲到酒宴的现场,查看那个黄帅究竟有多帅?小薇和他究竟有多亲热?
但钟晓飞还是忍不住了。小不忍则乱大谋,这一条的古训还是非常正确的。
钟晓飞走出卫生间,回到座位,忽然的吃了一惊,因为何佩妮醉眼迷离,脸上笑呵呵,正靠着座位东倒西歪,看到钟晓飞回来,抬了抬眼皮,嘴里嘟哝了一句,但根本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何佩妮喝醉了。
熊慧林却是神采奕奕,除了俏脸通红,其他一点醉意都没有,钟晓飞回来的时候,她正端着一杯清水在漱口,一双美目是笑非笑的看着钟晓飞。
桌上,两瓶红酒已经被喝个精光。
咦?难道两瓶酒都是何佩妮喝完的?不然怎么何佩妮醉成那样,而熊慧林一点醉意都没有?
“晓飞哥……我喝多了……送我回家。”何佩妮勉强的抬起眼帘,娇声说了一句,刚说完,一个酒嗝打上来,她趴在了桌子上。
“这?”钟晓飞心里砰砰跳,送美女回家,尤其是一个醉酒的美女回家,是他最乐意做的事情,如果醉的是熊慧林,他会更加的乐意。
熊慧林放下水杯,狡黠的眨了眨眼:“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抱小佩上车?”
“哦,我先去结帐。”从熊慧林暧昧的表情中,钟晓飞意识到了点什么,他脸有点红。
“算了,我已经替你结帐啦!”熊慧林站了起来。
钟晓飞非常惊讶:“啊,谢谢慧琳姐。”这一次,他是真心真意的感谢,四万大洋啊,对熊慧林来说是九牛一毛,对他来谁那可是一年甚至是两年的积蓄啊。
“快走吧,我开车送你们!”熊慧林白了他一眼,扭头就走,她圆圆的屁股不停扭*动,形同满月,扭的让人想入非非。
钟晓飞吞了一口口水,抱起何佩妮跟在后面。
走出美意餐馆,钟晓飞一眼就看到了熊慧林的红色法拉利。就是熊慧林这样的大美女一样,红色的法拉利不管停在那里,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也只有像是熊慧林这样的大美人才能配上这辆法拉利。
“上车啊,愣着干什么?”熊慧林放下驾驶座的窗户,白了他一眼。
晓飞抱着何佩妮上了车,脑子里却有点混沌,他不知道熊慧林在搞什么鬼?原本吹骰子输了,熊慧林应该很生气才对,怎么现在笑颜如花啊?
女人,真是搞不懂。
“这是去哪?”钟晓飞看着车窗外,小声的问。
“到了你就知道。”熊慧林神秘的一笑,换挡加速,这一次,熊慧林开车很平、很稳,一点都没有超速,变成一个非常称职的好司机。在钟晓飞怀里,何佩妮闭上美目,长长的睫毛覆盖着眼帘,已经睡着了。
抱着怀里的美人,看着前面开车的美人,在暧昧的气氛里,钟晓飞心有点乱。
五分钟后,法拉利停在了海派酒店的门前。
海派酒店是一家五星级的大酒店,消费奇高,在海州,仅次于君悦大酒店。
看着海派酒店的霓虹灯光,钟晓飞好像明白了点什么,不过他不敢确定,刚想要开口问,“下车!”熊慧林已经提前说话,并跨步下了车。一个酒店的服务生微笑礼貌的打开了车门,钟晓飞只好抱着何佩妮从车里走了出来。
何佩妮还在熟睡,样子香甜可爱,抱她在怀里,钟晓飞一直在心猿意马。
伯顿大酒店名声在外,钟晓飞早就听说,不过他从来也没有在这里住宿过,毕竟这里,可不是他这样的小白领所能消费的。
在酒店的大堂,钟晓飞已经感受了酒店的奢华,当走进客房,服务生把房间的灯光全打开的时候,钟晓飞再一次的明白那一句话:有钱真好,有钱就是享受!
眼前是一间富丽堂皇的高级套房,上面吊着水晶吊灯,下面铺着柔软的地毯。除了卧室,还有一件宽敞的客厅,就像是在家里一样。
熊慧林给了服务生一张小费,服务生关上门,走了。
“把小佩放卧室吧!”熊慧林狡黠的眨眼睛。
钟晓飞抱着何佩妮进了卧室,把她放在白色的软床上,软床很大很软,何佩妮被放下的事情,轻轻的嘤咛了一声,她的小脸粉红,醉梦中嘴角露出了微笑。钟晓飞吞了一口口水,把她的鞋子脱了,让她平躺在软床上,然后轻轻的退出卧室。
外面的客厅里,熊慧林躺倒在软皮沙发上,把白色的高跟鞋脱了,双腿蜷缩着,正用小手揉着雪白晶莹的脚后跟。也许是红酒的后作用力,也许她本来就喝了不少,这会的熊慧林粉脸泛红,媚眼如丝,看起来风情万种。
本文来自看书蛧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