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晓飞走到电脑屏幕前,看见电脑已经按照他的设定,开始一笔笔的交易。如果不是偷听到了李三石的谈话,钟晓飞绝对会非常的兴奋,但现在,他却一点也兴奋不起来,因为他心里隐隐的有一个担忧:难道李三石也在进行美国大豆的交易?
今晚的交易是钟晓飞研究很长时间后才做出的决定,他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为了保密,他只让陈昊来帮助他,但现在李三石却好像在进行同样的交易,是巧合还是有别的原因?
625美金,交易完成。
从账目上面的数字看,今晚收获颇丰。钟晓飞一共为企业赚进了将近四百万的美金,按规定他将可以得到千分之一,也就是四千美金的奖金,虽然数目不是很多,但对钟晓飞却意义非凡,因为这是他成为投资部副经理的第一战,也是他计划中的第一个环节,所以相当的重要。
时间已经是深夜的12点,但钟晓飞一点困意都没有。他的脑子还在急剧的思索和判断。
陈昊兴奋的搓手:“晓飞,我太佩服你了!简直神了!”
钟晓飞微笑的拍他肩膀:“没什么,其实你也行的,走吧,今晚辛苦你了!”转头看了看表:“有点晚了,这样吧,你先回去休息,明天我请你吃饭。”
“ok!”陈昊摆摆手离开。
等陈昊走了,钟晓飞迅速的也离开办公室,向着李三石的办公室疾步走去。
李三石办公室的灯光还亮着,李三石好像还在里面忙碌。
钟晓飞到了门前,敲门。
“进!”办公室里面先是沉寂一下,然后才说话,显然,里面的人对访客的出现很惊讶。
现在已经是深夜,企业里面不应该再有人。
钟晓飞推门走进去。
李三石坐在办公桌的后面,笑眯眯的看着他,桌子上,电脑屏幕还亮着,显示的正是美国大豆期货的最终收盘价。
一切都没有怀疑,李三石果然也在炒大豆,只是,他的信息是哪里来的?
“钟晓飞?快坐快坐,怎么,找我有事?”李三石淡淡的问,他的表情和语气,没有透漏任何的喜与悲,但钟晓飞已经十分肯定,在刚刚结束的大豆期货中,李三石肯定获益颇丰,以钟晓飞为企业获利400万美金算,李三石的获利最少应该翻上一翻,因为他投入的资金绝对比钟晓飞丰厚。
原本今天晚上是钟晓飞的光彩初战,但现在看起来,李三石好像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李经理,真是太可惜了!”钟晓飞捶胸顿足的说。
“怎么了?”李三石狡猾的目光闪动了一下。
“唉,都怨我,我以为你还醉着呢。慧琳姐跟我说你今天不能上班,所以今天晚上的交易我没敢通知你,原本我以为大豆的行情可能还要过几天,明天再通知你也不晚,但没有想到,就在刚才大豆的价格忽然下行……”钟晓飞一脸懊悔的说:“我来不及通知你,只能照计划进行……。”
“哦,这样啊……”李三石盯着钟晓飞,脸上的表情是笑非笑,也不知道他对钟晓飞的话,相信还是不相信,顿了一下,他接着问:“那你今晚为企业赚进了多少啊?”
“四百万吧。”
“不错不错,”李三石连连点头:“你刚成为投资部的副经理,立即就为企业赚了这么多的利润,真是后生可畏啊!”眼睛看向面前的电脑屏幕:“我的获利只比你多一点点,嗯,八百多万吧……”
钟晓飞一脸惊讶:“李经理,你也做了美国大豆?”
“是的。”李三石狡猾的一笑:“美国大豆我关注很久了,嗯,大概在一个月前我就开始研究了吧。”
钟晓飞恍然点点头:“这样啊。”心里却暗骂:研究你个鬼,你是那块料吗?
“对了,谢谢你昨晚送我回家,我昨晚真是喝醉了,怎么回家的都不知道。听慧琳说,是你好不容易才把我背上楼的。”李三石站起来,从办公桌的后面走出来,到了钟晓飞的面前,亲热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应该的。应该的。”钟晓飞恭敬的回答:“看见李经理今天精神这么好,我就放心了。”
“放心,那一瓶酒还不能拿我怎么样。你见曹总经理没有?哈哈,他比我的情况好不了多少!”李三石哈哈的笑,眼睛里面闪着得意的光。昨晚的拼酒虽然表面上是他败了,但他不服输的爷们劲,还是让老婆熊慧林夸奖了几句。
“是是。”钟晓飞连连点头。
“今天晚上咱们两人为企业赚进了千万,这可是近几年来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而且时机非常的好,现在企业的股东大会马上就要进行,那些股东会很快就会知道,究竟是谁在为企业赚取利润!”
李三石得意洋洋的说:“相信他们一定会做出正确的判断,等到股东会结束之后,企业的领导层就会进行调整,”说到这里,李三石又轻轻的拍了一下钟晓飞的肩膀:“还是那句话,只要你跟着我好好干,不要说投资部的经理,就是曹总经理的位置,只要你想做,我也能让你坐上去。”
钟晓飞一脸激动的样子:“我明白了经理,我一定好好干。”
“明白就好。”李三石的脸色忽然又阴沉了:“不过我这个人也有一个毛病,你说睚眦必报也好,说斤斤计较也好,总之,谁要是在背后给我下暗手,坏我的事,我一定让他没有好下场!”
“知道。”钟晓飞装出诚惶诚恐的样子。
“好了,时间不早了。”李三石打了一个哈欠:“有什么事情,大家明天再聊,好吗?”
“好。”
钟晓飞和李三石两个人离开办公室,钟晓飞一直将李三石送到投资部的走廊口。
“坐我车吧?我送你回家。”李三石客气的邀请。
“谢谢李经理,你先走吧,我还有些东西没收拾呢。”钟晓飞笑。
“那行,我先走了。”李三石拎着黑色的公文包,得意洋洋的走了,下楼梯走了两步,忽然又回头,眨眼神秘的笑:“小佩是很好的女孩子,你可不要让她枯等哦,不然你肯定会悔恨。”
“是是。”钟晓飞脸色红了一下。
李三石哈哈一笑,得意的走了。
等李三石走了,钟晓飞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变成了一种严肃懊恼的表情。
今天晚上是他升职后的第一战,本来已经胜利,但因为李三石的横空杀出,让他的胜利瞬间变的暗淡,而且更让他沮丧的是,李三石将两个人的战果捆绑在了一起,做为一个整体,以整个投资部的获利向外面公布。
李三石是投资部的一把手,投资部的胜利当然是他的胜利,在企业的股东大会上,所有的荣耀都归于他一个人。
而这和钟晓飞努力恰好相反,他原本是想要利用这一次的胜利,确立自己的地位,打击李三石的气势,但结果却帮助了李三石!
真让人欲哭无泪。
本書源自看書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