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钟晓飞并没有灰心,事情才刚刚开始,胜败远未可知,虽然在这一个回合,他小输一阵,但未来他绝对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
在办公室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整理了一下心情,钟晓飞下楼离开企业,直奔酒店。酒店里,还有一个美人在等着他,虽然他知道这个美人是李三石派来的美人计,但他还是义无反顾的要钻进去,除了何佩妮的美貌让他折服,另外的,何佩妮是他计划中的一环,他必须争取到何佩妮的帮助。
最起码不能让何佩妮破坏自己的计划。
路上,他的手机响了,是吴怡洁。
钟晓飞赶紧接通:“怡洁。“
吴怡洁在手机那边沉寂着,过了几秒钟才轻轻的叹息了一下,幽幽的说:“晓飞,我……我想离开ty企业。”
“为什么?”钟晓飞假装轻松的笑问。
其实不用问他也知道吴怡洁为什么想要离开ty企业,尽管吴怡洁很坚强,但2000万的亏空,就像是一座大山,压的她喘不过气来,让她无法摆脱,她既不愿意牺牲身体,又无力填补这巨大的亏空,时时刻刻都生活在惶恐中。
所以她想要逃避。
“不为什么,就是不想待在ty了……我……想换一个环境…………”
说到最后,吴怡洁忽然有点控制不住,声音哽咽了起来。。
听到她哽咽,钟晓飞握着手机,全身热血沸腾,肝肠寸断。最近的两天,当杨天增和李三石的权斗越来越激烈之后,吴怡洁所面临的压力肯定也会越来越大,所以她有点支撑不住,在和钟晓飞通电话的时候,才会忽然的情绪崩溃。
然而,逃避是逃避不了的,就算吴怡洁离开海州,挪用公款的罪名还是会追随她,她随时都有可能被警方抓捕。就算不被抓捕,她也一直会生活在惶恐中,所以逃避是一种无知的短视行为,不但无助于事情的解决,反而会让事情变的更遭。
钟晓飞心里充满了吝惜,如果可能,他宁愿挪用公款的是自己,而不是吴怡洁!
“怡洁,你听我说……”钟晓飞的声音非常沉着,内心充满了勇气,因为他已经制定了一个计划,他相信,他可以在短时间之间赚够2000万,虽然计划很冒险,但成功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股票期货市场能让人一夜破产,能让吴怡洁投入2000万却打了水漂,但同时也能让人一夜暴富。
尤其是像钟晓飞这种,有着深厚证卷常识,手握a级交易权限的经理人,短时间之内赚够2000万,不是不可能。
希翼就在前方,所以他绝对不会后退。
“不管你遇到了什么事情,但一切有我!我一定会在三月的时间里,赚够2000万,然后大家一起离开ty企业,想去哪就去哪!”
钟晓飞早已经深深爱上了吴怡洁,为了吴怡洁,他可以做一切,吴怡洁的哽咽更加激发了他的战意!
他绝对不让吴怡洁继续生活在惶恐中。
“赚2000万?晓飞,你……你在说什么?”
吴怡洁很惊讶,她并不知道钟晓飞已经知道了她内心的恐惧,2000万的目标,就是她挪用的公款数目。
“怎么?你不相信我的能力吗?”钟晓飞笑。
“不是不相信你……只是2000万也,数目很夸张的啊!”
“呵呵,一点不夸张,怡洁,相信我,我一定会赚到这个钱!你不要惊讶,更不要担心,你要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好了,早点休息,亲一个?”
“亲你个头……”吴怡洁娇笑着,在手机那边轻轻的亲了一口。
几分钟之前,她非常的忧郁彷徨,但在听了钟晓飞的话后,她心里的阴霾散去了很多,因为她对钟晓飞无比相信,她相信钟晓飞一定能做到。
“真香!”钟晓飞大笑,又说了两句绵绵的情话,然后挂断了手机。
已经是凌晨的一点,酒店大厅里面一片宁静,和一楼的值班服务生点头微笑之后,钟晓飞走进电梯,向着客房而去。在电梯上升的空闲里,他眼前闪过何佩妮漂亮的脸蛋,心想:这么一个可爱美丽的小女生,为什么要甘当李三石的美人计呢?仅仅因为熊慧林是她的表姐,她想要帮助吗?
电梯叮的一声停下,钟晓飞走出电梯,踩在光亮的地板上,他的鞋跟敲出韵律的脚步声,走廊很安静,客房里面的客人都已经进入了梦乡。
在1602的客房门前,钟晓飞停住脚步,正准备取钥匙的时候,房门忽然打开了,何佩妮站在里面,一脸嗔怪的埋怨:“怎么去了这么久?”
“其实很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处理完,可是我一想到小佩还在酒店等着我,立即就不顾一切的回来了。没想到你还责怪我?”钟晓飞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何佩妮噗哧一声笑了,眨眼:“真的?”
“当然是真的。而且你把我挡在门口干什么?难道你让春*光外泄吗?”钟晓飞笑吟吟的,眼睛盯在何佩妮的身上,
何佩妮披着一件短短的睡衣,v型的领口松松垮垮,垂的很低,两只丰挺雪白的小白*兔只能勉强的被遮住一半,下面,光滑修长的大腿裸*露而出,娇笑中,她的乳*峰颤颤巍巍,领口颤动的更低了,钟晓飞甚至已经看见了那粉红的两点
啊,这简直让人狂喷鼻血。钟晓飞有点站不稳,下面的小帐*篷腾的一下就跳了起来。
“愣着干什么?进来啊。”何佩妮用小手轻轻一拉,将他拉进了房间,然后关上了房门。
钟晓飞一把抱着她,在她红润的小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温柔的问:“你一直没有睡?”
“睡了一会,刚醒,听见门口有人,我猜肯定是你回来了。”何佩妮小鸟依人的依偎在钟晓飞的胸膛,两只小手紧紧的抱住钟晓飞的腰。
“你怎么知道是我?”钟晓飞坏笑。
“我猜的……我本来以为你不会回来了。”何佩妮幽幽的说,声音里透着一点的委屈。
“怎么会呢?我的小佩这么漂亮,我想都想死你了。”钟晓飞又在她红润的小嘴上亲了一口。
何佩妮闭眼享受着,等他亲完了,才睁开美目:“想我才怪呢?是想我表姐吧?!”
“不,真的是想你,我的小佩漂亮可爱,是男人就一定会喜欢。”钟晓飞甜言蜜语。
“少来,是男人就会喜欢我表姐是真的。”何佩妮轻咬嘴唇,眼光闪闪。她一点都不好骗。
“我没有找她而找你,你说我想的是谁?”钟晓飞温柔的吻着,把她紧紧的抱在怀中,右手拨开她的睡衣,轻轻的一握,握住了她雪白丰挺的小白*兔,指尖迅速的攀上粉红的顶端,轻轻的抚弄。
本书源自看书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