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是小薇的姐夫?”送钟晓飞出办公室的时候,小周眨着眼睛,轻声的问。
“当然啦。”钟晓飞笑着回答。
“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我怎么觉的不像啊?”小周抿嘴笑。
“怎么不像啊?”钟晓飞笑嘻嘻的问。小周的童颜巨-乳,看的让人心痒痒。
“因为……你根本没有一个姐夫样。”小周的红着小脸,抿嘴偷笑。
钟晓飞无声的大笑了两声,阴郁的情绪释放了不少。小周的童颜巨-乳是男人的兴奋剂,任何一个男人站在她的面前,都会心跳加速、血液加快,什么烦恼的事情都忘记。钟晓飞虽然没有忘记烦恼,但他的心情还真是愉快了许多。
出了董事长办公室,坐电梯下四楼,在经过投资部的办公大厅时,钟晓飞有意无意的向里面瞟了一眼,找寻到陈昊的背影之后,目光停顿了几秒,心情很复杂,然后快速的通过走廊,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关上房门的时候,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眼神中透出一种无奈的沮丧,心想:难道我在企业,就没有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了吗?
“铃……”手机响了,钟晓飞原以为是吴怡洁,低头一看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抓起来接通:“喂,哪位?”
“说话不算数的小狗,一条短信一束鲜花就想打发我吗?”
一个香甜的娇滴滴的声音从手机那边传了过来,钟晓飞的心脏立即砰砰的跳动了起来,原来是何佩妮!昨晚她和钟晓飞在酒店里面缠*绵悱恻,本来钟晓飞说今早会去接她的,但钟晓飞食言,早上被小薇逼着只能先来上班,不过钟晓飞给何佩妮发了一条短信,还请鲜花店送了一大束的鲜花,里面一张小卡片:祝小薇永远漂亮。
“对不起。”钟晓飞赶紧道歉:“早上我被小薇抓住了,没办法去接你,你等着,我现在就去……”
“不用了,我不在酒店了……”何佩妮好像并没有生气,她在手机里笑。
“你在哪?”钟晓飞温柔的问。
“我刚回家了,突然想你了,就打电话给你。没有打搅到你吧?。”何佩妮的声音委婉好听,极易打动人心。
钟晓飞的喉咙有点发干,眼前闪过昨晚的旖旎,嘴里连忙的回答:“不打扰,不打扰。”心里明白这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是何佩妮家里的座机。
何佩妮笑了两声,然后忽然的有点羞涩的问:“你……想我吗?”
晓飞毫不迟疑的坚定的回答。
“呵呵……你上班吧,不打搅你了。拜拜。”得到了满意的答复,何佩妮很开心。
“拜拜。”钟晓飞挂断手机,心情有点复杂,因为他没有想到何佩妮会这么的腻人。
另外,钟晓飞并不能肯定何佩妮的真心,毕竟何佩妮是熊慧林的表姐,是她们两口子派来拉拢他的美人计,是一颗披上糖衣的炮弹。她和钟晓飞亲亲我我,说不定都是在演戏,就像是钟晓飞也是在演戏一样,虽然何佩妮看起来天真可爱,还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子,但钟晓飞一点都不敢大意,他在心里不停的提醒自己,一定要小心,对于何佩妮一定要适可而止,千万不能贪恋她的美色。
坐下来打开电脑,右手习惯性的到桌上去摸咖啡杯。
自从小薇来到企业后,他每天都有咖啡喝。
不过他没有摸到咖啡杯。
正失望的时候,房门轻轻的被敲响。
钟晓飞咳嗽了一下,清了一下嗓子:“请进。”心有灵犀,已经预感到来人是谁了。
只见一位身穿短袖衬衫黑色筒裙的制服长发美女手捧着一只红木托盘,托盘里放着一杯香气浓郁的咖啡,推门飘然而进。
钟晓飞的眼睛直了,心脏也加快了,虽然每一天都能看见小薇,但每一次的感觉都有第一次看见时的新鲜和刺激。尤其是当小薇穿上制服,手端咖啡的时候,总让人有一种女仆和主人的错觉。
咖啡很香,人更香。
“钟经理,请用咖啡。”小薇眨着眼睛,将咖啡放在桌子上,她的动作很熟练,小手如玉,声音更是娇嗲,听的钟晓飞心里痒痒的。
“啊,好香的咖啡!”钟晓飞先赞叹一句。
小薇白了他一眼,板着小脸说:“钟经理,听说你最近发财了,我不要求你请客,不过我看上了一条裙子……”
“没问题……”钟晓飞慷慨的笑:“下班后你就可以去买。”
“谢谢钟经理。”小薇咯咯的娇笑。笑的钟晓飞心神摇曳,手里的咖啡差点都撒了。
送完咖啡,得到了钟晓飞的承诺,小薇得意的扭着小屁股走了,钟晓飞端着咖啡,坐在办公桌的后面却依然在发呆。都说一个小姨半个妻,钟晓飞对小薇现在已经是离不开了,她的喜怒娇嗔,都是钟晓飞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铃……”电话响了,钟晓飞心猜这一次是吴怡洁打过来。果然不出所料,吴怡洁温柔无比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了过来:“忙什么呢?”
钟晓飞温柔无比的回答:“没忙,正在发呆中……”
“发呆?”
“嗯,就是想你啊。想你想的发呆中。”
吴怡洁在电话里面没说话,但钟晓飞能听出她在竭力忍着笑。“想我……想我怎么不上来见我?还要让我请你吗!”十秒钟后,吴怡洁幽幽的说。
“喳,遵旨!”钟晓飞大笑放下电话跳了起来,走出办公室,直奔五楼的秘书部。
“钟经理,请你签字……”一名同事喊他,手里举着一份报表。
钟晓飞回头看了一眼,脚步不停:“哦,我知道了,放我桌上吧……”火速冲向五楼的秘书部,他没有走电梯,而是一口气从楼道跑上了五楼。
电梯门面对的就是秘书部的大办公室,一开门就有可能被小薇、王秘书她们看见,而楼道就比较隐蔽,尤其是走右边的楼道,上去一拐就是吴怡洁的办公室,神不知鬼不觉的。
到了五楼,站在楼道口探头张望了一看,没有发现特殊情况,钟晓飞两步到了吴怡洁的办公室门前,轻轻的敲门。
一种偷*情的刺激和快*感充斥着他的全身上下,身体里外的每一个细胞都处在极度的兴奋中。
门开了。
钟晓飞闪身进去,随手锁上了门。
一个风华绝代的大美人站在他的面前。美人素颜,略斯粉黛,长长的睫毛下,一双大眼睛明亮有神,雪白的俏脸上挂着嗔笑,小巧的鼻子向上翘起,五官精致的完全就是一件艺术品,深栗色的长发甩在肩后,透着无比的风情。当看见钟晓飞走进来的时候,她轻声的娇笑:“你真像是一个贼。”
本文来自看书蛧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