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落牵着球球的手走出幼儿园,感觉到他一直闷闷不乐的,就蹲下身子,抚摸着他肉呼呼粉嫩嫩的小脸蛋儿,柔声问道,“球球,怎么不高兴啊?”
球球看着一脸笑意的妈妈,小嘴扁了扁,有些不好意思地支支吾吾道,“妈妈,我今天……没有得到小红花。”
两只肉肉的小手绞动在一起,模样看上去委屈得让人心疼。
楚落闻言,倒是感觉到有些惊讶,球球虽然只有三岁,可是非常懂事,还很聪明。自从上幼儿园的第一天开始,每天都能得到小红花,这次倒是有点出乎意料。
她虽然心有疑惑,但面上还是带着温柔的笑容,摸着他的小脑袋,轻声问道,“跟妈妈说说,为什么没有得到小红花啊?肯定是有原因的,对不对?”
“今天上课的时候,老师让用‘car’造句,我……我回答得不好。”球球说到这里,脸色微微涨红,有些急切地又加了一句,“妈妈,其实我会的。就是乐乐没有答上来,得不到小红花。我跟她是好朋友,得陪着她一起。”
球球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挺了挺还不算很结实的小胸脯,那般模样,看上去倒是很有几分义气。
“哦。”楚落轻轻地点了点头,面上露出些许好奇,“那球球告诉妈妈,你是怎么造句的?”
球球闻言,白嫩嫩的小脸愈发地通红了,有些羞怯地低下头,低声说道,“xiaoqiangwalklushangbeicarzhuang.120wuwawuwacome.”
楚落听到球球的回答,怔了一下,面上有些哭笑不得,却还是一本正经地纠正着,“嗯,是回答得不好,你可以说,爸爸给你买了一辆玩具车,你很喜欢。毕竟,小朋友被汽车撞了这样多不好啊,他妈妈知道了,会很伤心的。”
“还有,乐乐回答不上老师的问题,你可以帮帮她啊,让她也拿到小红花。我知道球球会很多东西,是个聪明的好孩子,一定可以做到的。”
球球重重地点了点头,“嗯,爸爸也说球球是最最最聪明的孩子了,等下次的时候,我帮着乐乐一起拿小红花。”
楚落一边给他整了整衣服,一边夸赞着,“嗯,球球真乖。”然后从包里拿出一只棒棒糖,剥开糖果皮,递到了球球的手中。
她看着球球伸着舌头,一下一下舔着,眉眼间尽是温柔的笑意。
“楚落?”突然,一个略显迟疑的声音响起。
楚落抬头看向对方,缓缓地直起腰身,唇畔的笑意收敛了许多,淡淡地说道,“赵小姐。”
几年不见,赵欣然明显憔悴了许多,皮肤没有以前那么光滑细腻了,看上去有些干巴巴的,就像是失了水分一般。脸上即使擦着厚厚的脂粉,细密的皱纹也遮挡不住。那双眼睛有些晦暗,没有了之前的傲气。
她看了看楚落牵着的小男孩儿,肉敦敦,胖乎乎的,可爱极了!那双大眼睛一眨一眨的,跟楚落随了个十成十。那稚嫩的面部轮廓,隐隐能够看到司远的影子。
“这是……”赵欣然看着球球,心中涌起复杂的情绪。
楚落并没有在意她的情绪变化,对着球球说道,“球球,跟阿姨打声招呼。”
球球把口中含着的棒棒糖取出来,拿在手中,抬头看向赵欣然,奶声奶气地说道,“阿姨好。”
爸爸说过的,对着别人说话的时候,嘴里不能含着东西。
赵欣然扯了扯嘴巴,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何种表情,略显僵硬地笑了一下,“你好,你叫什么名字啊?”
球球抬头看了楚落一眼,见她正一脸温柔地看着自己,暗含鼓励,于是挺了挺胸脯,很是骄傲地说道,“我小名叫球球,就是圆滚滚的那个球球。大名叫司楚,‘司’就是爸爸的那个‘司’,‘楚’是妈妈的那个‘楚’”。
他说到这里,想到平日里爸爸对他说过的那句话,意犹未尽地加了一句,“爸爸说,我是他跟妈妈爱的结晶。妈妈,我说的对吧?”
球球抬起头来,冲着楚落邀功似的追问着。
楚落轻轻地捏了捏他的鼻尖,眼中尽是宠溺,拖长声音回道,“对。”
赵欣然看着楚落跟球球之间的亲密互动,心中五味杂陈。她定了定心神,开口问道,“听说,你也退出娱乐圈了。”
“是。”楚落面上云淡风轻,看不出丝毫的委屈和抱怨。
当年夺得影后奖之后,她就宣布退出娱乐圈了。这对于当时风头正盛的她来说,可谓是令人意想不到的决定。
楚落喜欢拍戏,却不希翼跟司远过着聚少离多的生活。她知道,司远对她包容退让了太多,她也不想要做什么女强人,既然这样,为什么自己不能为彼此考虑一下呢?
更何况,跟大多数的女人比起来,她已经够幸运了。活了二十多年,她渐渐地明白了一个道理,人不能太贪心,要懂得知足。
现在的她,平时在家里写写小说,偶尔去企业里例行公事般地视察一下。有疼爱自己的丈夫,贴心懂事的儿子,可以说悄悄话的好闺蜜。而且,在司远跟儿子的调和下,她跟婆婆的关系也日渐缓和。妈妈的身体机能也在逐渐恢复,医生说,如果好好调养的话,有恢复意识的这种可能性。
这样,她还有什么不能满足的呢?
楚落见赵欣然的面色一阵恍惚,似悲似怨,联想到之前听到过的传言,陡然间想起一句话,不把自己的幸福炫耀给别人看,也是一种善良。
她虽然觉得这话有些矫情,但在此时,也无法不认同。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楚落对着赵欣然淡淡地笑了一下,然后低下头对着球球说道,“跟阿姨再见。”
球球懂事地冲着赵欣然挥了挥手,糯糯地说道,“阿姨再见。”
赵欣然勉强露出一丝笑意,同样挥了挥手,“球球再见。”
她看着渐渐远去的一大一小的背影,面上流露出一丝羡慕。
当年她跟安泰的刘总结婚之后,就宣布退出了娱乐圈。她以为,即使得不到爱情,她也可以得到别人梦寐以求的锦衣玉食的生活。
只可惜,她自欺欺人的甜蜜婚姻维持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她的丈夫就开始在外面拈花惹草,甚至还被那些不入流的小三找上了门。她咬牙忍了半年,到最后,终于忍无可忍,结束了那段荒诞的婚姻。
离婚之后,为了生活,她宣布复出。只可惜,娱乐圈瞬息万变,再次回归之后,昔日的光环早已不见,到了现在,也只沦落到了一个三线明星的地步。
楚落把洗好的菜放到厨房里,这样司远下班回来之后就可以做了。
球球正在跟叮当玩着游戏,见楚落走过来,好奇地问道,“妈妈,为什么别的小朋友家里都是妈妈做菜,大家家却是爸爸做菜?”
楚落闻言,笑了笑,走到球球身边,挨着他坐在了柔软的泡沫垫上,眉眼间尽是藏匿不住的幸福笑容,“那是因为,爸爸疼妈妈啊!”
结婚这几年来,司远从不让她下厨,每次都是他下班回家之后再做饭。就算是他有应酬,也会提前安排好她跟儿子的饮食。
球球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小大人儿似的说道,“妈妈,我也疼你。等我长大了,我也给你做饭。”
“好。”楚落把球球搂在怀里,奖励似的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一直陪着球球玩闹的叮当猛地一个激灵,起身朝着玄关处跑去。球球见状,连忙从泡沫垫上爬起来,嘴里喊道,“爸爸回来了。”
果然,房门被推开,司远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
“爸爸。”球球娇呼一声,朝着司远奔去。
“唉。”司远应了一声,蹲下身体,将肉嘟嘟的球球抱在了怀里,轻轻地捏了捏他的鼻尖,柔声问道,“球球今天乖不乖?有没有好好听妈妈的话?”
球球搂着司远的脖子,在他的脸上重重地亲了一下,“球球今天可乖了,都没有惹妈妈生气。”
别人都以为向来冷淡漠然的司远扮演的肯定是一个严父的形象,可是谁能想到,此时的他,脸上的淡漠悉数消失不见,流露着不加掩饰的温柔和宠溺。
楚落从司远的手中接过公文包,笑着说道,“回来了。”
司远将球球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小心翼翼地抱着他的腰身,维持着他的平衡,然后吻了一下楚落的脸颊,眸中带着浓浓的爱意,“辛苦你了,老婆。”
球球看到这一幕,想起来不知道从哪学到的一句话,故作严肃地冲着司远说道,“呔!你这小哥,不许调戏这位美女。”
那般严肃的神情,配上那张稚嫩的小脸,顿时逗笑了彼此深情凝望着的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