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去补齐订阅啦~摸你小脑袋!  它刚降落到空间内,就听到一个温柔的女声:“欢迎回到主神空间,1000286。”
情感调解系统是主神近年来拓展出的新部门,与炮灰生存系统、反派重生复仇系统、绿帽系统等等一系列新的系统同批生产出来,所以编号十分靠后。
它点了点头,在原地化作一个身形俊美的青年。
他有着秀气的黑色软发,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西装,往前走的同时,从太阳穴的位置分出一缕细细的金线,往头顶无尽的纯白上空飞去:“第3928号新手村数据出现错误,记录文件已上传,申请主系统介入判定。”
那女声是固有的温柔:“文件已接收,主系统下载成功,请稍等。”
他只得停下往主神办公室而去的步伐,遥遥地等在原地,旁边时不时有别的系统路过,相识的还问上一句:“哟,你这么快回来了?小炮儿几个负责的新人事多的很,小绿手头的那个尽管熟练,但这一次任务也都还没完成呢。”
他不想让同伴质疑自己的能力,对这类关爱统一回了个表情:笑而不语。
与此同时。
主系统所在处,一道机械的声音响起:“1000286号上传文件已下载,确定3928号新手村命运之子波动数据有误,申请扫描该世界。”
旁边正歇着一个手抵额头、闭目养神的男人,听到这话,他表情毫无反应,只动了动嘴皮子:“通过。”
紧接着,主系统再次发出声音:“世界运行正常。”
那男人这才慢慢掀开了眼皮,自言自语道:“3928号新手村……嗯?”
他的瞳孔深处出现无数数据交杂的漩涡,不断地旋转,紧接着他拉长语调轻哼一声:“挺巧啊——”
“是否申请该世界数据解析?”主系统问道。
“不必了,告诉1000286,数据无误,让它按原定计划完成任务。”
……
现实世界里。
洛笙刚从花白禾的房间内离开,就接到了陈文宪的视频通话请求。
一看到那张脸,洛笙就会想起陈可音为了这人宁死不屈的模样,于是她抬手按了挂断。
但是那边的人显然很坚持,一次又一次,直到洛笙终于不耐烦,给他回了个电话:
“有什么事情,长话短说,我该休息了。”
清冷冷的声音从话筒里传过去,抵达了陈文宪的耳中,让聆听了亲母爱的教育一晚上的他心头更是委屈:
“笙笙,你别这样。”
他说:“你上次跟我提过不考虑结婚的事情之后,我没再给你压力,今晚在爸妈面前也没说这个,以后约会也想试着去配合你的时间,你还要生气到什么时候?”
洛笙站在书房窗边,看着外面黑黢黢一片,木着脸答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上次我说的应该是:我既不考虑与你结婚,更不打算继续这段恋情。”
“说实话,今晚收到你父母的邀约我很意外,但我已经跟陈姨明确表达了我的意愿。”
顿了顿,她飞快地往下接道:“如果我以上的表达都还算委婉,那么我不介意替你翻译的直接些——陈文宪,我已经跟你分手了。”
而且这件事就发生在三天前。
陈文宪充分表达出了自己的困惑:“为什么啊?大家一直都好好的不是吗?都马上要结婚了你跟我说分手?笙笙,别闹了。”
最后一句语气蓦然降低,捎着请求意味。
洛笙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她耐心有限,并不打算跟这么个装傻的人继续聊下去,正想挂电话,又听见陈文宪说出一句:
“你们女生都这么莫名其妙的吗?你突然跟我分手,妈今晚又突然让我离可音远一点,你们都怎么了?”
洛笙听见他提及那个名字,以及对与陈可音保持距离的不情愿,心底刚灭下去的那股邪火又蹿了起来:
“莫名其妙?我跟你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我喜不喜欢你,你心底没数吗?”
说完,她没给陈文宪拾起破碎尊严再粘好的机会,语气不悦地补道:“至于可音,我也建议你离她远些。”
“因为我讨厌别人碰我的东西——”
“和我的人。”
……
陈文宪经历了他人生中最为荒诞的一晚。
但不论是他的母亲、他的表妹,还是他昔日的恋人,谁都没工夫深手给他接一片片碎裂的玻璃心。
刘芳只顾着生气,花白禾忙着卸载外卖App毁尸灭迹,而洛笙……
她原本打算就这样在书房睡一晚,不去管那个跟自己犯倔的小家伙。
然而只要她一上眼,就是陈可音那副又倔强又绝望的模样,折磨得她翻来覆去无法入睡,甚至不自觉地在想:
从小到大,一顿饭都没缺过的人,今晚空着肚子一晚上,会不会难受?
只要一想到陈可音皱着眉头忍胃痛的样子,洛笙心底就一阵阵作痛。
最终,她撑着脑袋在书房坐了许久,在满室寂静里,慢慢做下了一个决定。
此刻距离花白禾点外卖,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
……
‘咔嚓’一声,房间门锁被拧开。
花白禾吓得差点魂飞魄散,急忙把手机往枕头底下一塞,梗着脖子作出‘有本事就饿死我’的倔驴样。
洛笙甫一进来,见到的就是对方紧紧闭着眼睛,像个即将慷慨赴死的义士,对自己展露最后的骄傲。
这一幕有些刺目,她们俩本不用走到这样互相憎恨的地步。
洛笙走到床边,见到花白禾仍被拷在床头的那只手,素白的手腕上已经有了微红的印记,哪怕上头垫了一层软毛巾。
——可见她在自己离开后挣得多利害。
洛笙左胸口又泛上来点点疼痛了,她在床沿边坐下,本意是想帮花白禾捋一捋耳边的头发,却摸到一手的冷汗,不由关切问道:
“怎么了?是不是饿的肚子不舒服?”
花白禾依然闭着眼睛,只在心底恨恨道:进屋不敲门,还不都是被你吓得!
然而洛笙听不见她的腹-诽,见到她如此模样,更是坚定了自己刚才的决定,开口便叹道:“可音,我放你回家,你别跟我置气了,好么?”
听见她这话,花白禾立时睁开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刚点了外卖就卸载App,连商家和骑手的电话都没记住,如今退订无门,洛笙居然要赶她走???
世间竟有如此冷淡无情的女人!
瞧见花白禾眼底的诧异,洛笙知道她不相信,从身上摸出一把钥匙,抬手就要去释放花白禾的手腕。
却听她大声道:“等等!”
洛笙顺着她的意思停了动作,疑惑地低头去看她。
花白禾自知失言,只能努力往回找补,对上她的视线,哪怕露出不信任的神情,声音也下意识矮了下去:“你没骗我吧?不会以后又突然把我骗回家里,然后……”
然后欲擒故纵地拉着人家嗯嗯又啊啊。
那她可太害羞了!
洛笙瞧见她的怯意,想起她以前阳光开朗的样子,总有种自己亲手将光熄灭的负罪感,出口的话更温柔了:
“不会,你不喜欢,我就再不碰你了,行吗?”
花白禾:“……!!!”
那怎么行!
新世界的大门才刚打开啊,你居然舍得这么把它关上???
大家还有那么多的姿势没有尝试过啊!
如今的花白禾内心俨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状态,仿佛老师见到拿到及格分就心满意足,从此不思进取的学生。
她绝望地听着洛笙解开自己手腕上的束缚,‘咔哒’一声响——
那是性-福跟她说再见的声音。
洛笙看着像是想再亲亲她,但最终还是忍住了这冲动,只吝惜地替她揉了揉手腕,低声说道:“明天我去接你下班。”
她知道这份工作对花白禾的重要性,所以很确定她不会突然离职,哪怕离开这城市也了无依靠。
花白禾做出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
她在祭奠自己失去的幸福生活。
正当洛笙想说点什么安慰她的时候——
花白禾忽然惊坐起,一把推开她,拖鞋都忘了穿,像是逃离魔窟那样,飞快蹿出了房间。
赶紧拦住外卖小哥!说不定这会儿人家已经开始爬墙了!
洛笙看着她迫不及待逃离的背影,眼底眸色一暗,只得对自己说道:
没关系,大家来、日、方、长。
花白禾小声哔哔。
但是系统没搭理她的这句嘀咕,让她落了个没趣,只能捧起自己厚厚的那叠“惜命”大字稿欣赏了半天,然后抱着去找姜窈交差。
还未从厢房走进殿内,就听见里头传来几声笑。
花白禾抱着宣纸,跨进门槛,里头的沈青玉恰好朝这边看了过来,手帕刚从唇边放下,便绽开个十成的灿烂笑容:
“这就是清嘉姑姑吧?我可算是见着你了,那日不慎在御花园外落水,听闻你奋不顾身来救,醒来之后我就一直想找个机会当面感谢你,刚才还向皇后娘娘问起你呢,你这两日身子好些了么?”
花白禾面上扯了扯唇角,对她福了福身子:“静嫔娘娘,奴才身子骨硬朗,劳娘娘挂心了。”
“至于感谢,奴才更不敢当,不过是情急之下的反应罢了,娘娘不必客气。”
她并不愿意听人再提那天的黑历史——
毕竟,人没救到,自己白跳了一遭水,又被姜窈拿针扎了一晚上,加上抄了好几天的字,她这波救人简直亏到姥姥家。
沈青玉却不肯绕过这茬,一身桃红的宫装衬出她的花容月貌,亲近人时,面容比花蕊更娇嫩上三分:“我虽只入宫几天,却也知道这宫中能雪中送炭者少,清嘉姑姑的恩情青玉会记在心中,也对身边能有这样善心婢女的皇后娘娘敬仰不已。”
她一句话夸了两个人,姜窈放下了手里的茶杯,眼神缓了缓,温声对她说道:“她做事莽得很,你若再夸她几句,怕是尾巴都要翘上天了。”
花白禾将手中的“作业”放到一旁,主动接过浣溪的活儿,近身伺候着两人,并不插嘴两人对她的评价,仿佛两位主子话题里聊的并不是她。
只是——
她的目光时不时从姜窈头顶的情感进度上扫过。
比起之前“黄-书”事件的百分之五,现在那进度竟然到了百分之二十,而她相当确定自己只是错过了姜窈和沈青玉最初的见面而已。
这进度是怎么回事?
她心中纳闷不已,却还是老老实实地伺候着两位娘娘聊过了一刻钟,沈青玉便要起身告辞。
姜窈虽未开口挽留,却依然用那副温润的嗓音与她说道:“倒不必日日晨昏定省来请安,皇上是个孝子,你若是有时间,可去太后那儿陪她解解闷。”
沈青玉对她的提点做出感激的表情:“嫔妾记下了,谢娘娘指点。”
她又转头对花白禾笑了笑,才扶着身边婢女的手出了门,等身影消失在转角殿外后,另一边的浣溪脸色即刻就拉下来了:
“娘娘为何还要指点她,她不过是让皇上新鲜了两天,见着皇上昨天前天连续过来,这才慌了神,想来您这儿讨个法子罢了,您又何必——”
姜窈一手端着茶盏,另一手揭开青花瓷盖,轻轻拨了拨水面上浮着的白沫子,眼眸都没抬,慢条斯理地回道:
“你当皇上这两日是腻了她,才来长乐殿的?”
浣溪的满腔抱怨被打断,卡了一下才开口道:“当然了!那是皇上心里有娘娘,才会日日惦记着长乐殿这边,连前些日子两广那边新上的贡品都第一个拿到长乐殿挑选。”
姜窈波澜不惊地听她说完,眼眸忽而一抬,看向旁边桩子似的花白禾,开口问她:
“你呢,清嘉,你也是这么想的?”
花白禾想起沈青玉这两天都在管事房那边报的‘身子不适’,心中多少有了些答案,面上却懵然地睁大了眼睛,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
“不管她是因为什么原因,我只知道,皇上最喜欢来的就是娘娘在的长乐殿,这便够了。”
姜窈看了她几秒,忽而勾了勾唇,笑了出来——
然后花白禾看着她头顶的进度又慢慢往右挪了两个数字。
走到了22。
她对系统喃喃道:“姜窈这是意识到了皇上对她的爱?所以又更爱皇帝了一点?”至于之前看到沈青玉来长乐殿,大概是出于……
姐、姐妹情深?
“古代劳动人民的爱情真的伟大。”她感慨道。
然而系统这次却没像往日那样高兴于任务进度,不知道为什么,它觉得哪里有点奇怪。
另一边的浣溪见到自家主子的反应,总觉得像是自己的答案错了,娘娘又去问了清嘉一样,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试探着问了句:“娘娘,我和清嘉说的不对么?”
姜窈笑着摇了摇头,颇有些耐心地转头去指点她:
“刚才静嫔来时你可见到她有半点病愈的模样?”
“这两日她是刻意抱恙的,如今宫中只有她一人得宠,皇上不去她宫中,自然就会来长乐殿了——”
说到这里,她的视线又往花白禾这里挪了挪:“既然她有这份心思,我自然也不好亏待她,你说是吗,清嘉?”
花白禾总觉得她意有所指,但揣摩了半天也没揣摩出第二重含义,只能不太确定地回道:
“是……”吧。
她问系统:“姜窈这是要感谢我的意思吗?”
系统:“大概?”
花白禾顿时有些羞涩:“那也太客气了,我以后怎么好意思在心里继续肖想她?”
……
这番应答很快被花白禾抛到了脑后,不论如何,只要任务进度在前进,对她来说就够了。
况且还有个意外之喜——
沈青玉即便成了嫔,也半点没有要和姜窈分庭抗礼的意思,甚至自那天过后,还时不时劝着皇上往长乐殿来,听说皇帝偶尔还会因为后宫妻妾之间太过友好的气氛而惆怅。
只是……
花白禾感受着手里刚被沈青玉塞来的西域石榴的重量,跟系统喟然叹道:“这沈青玉跟嘉妃也差太多了吧?我还以为她说的记得救命之恩就是跟我开个玩笑。”
没想到从那天之后,但凡沈青玉在路上见着她,发觉她有事要做,要么是让身边人帮她去跑腿儿,要么丝毫不顾及主仆身份,跟她有说有笑地去长乐殿给姜窈请安,又或是偶尔给她捎点皇上赏赐下来的糕点。
“这果子虽吐籽麻烦些,好在挺甜,我知道皇后娘娘待你们向来不薄,但还是想从我这儿也送些给你。”沈青玉目光灼灼地看着她,笑着说道。
花白禾一如既往地客气:“多谢娘娘惦记,只是奴才跟您身份有别,终是不好——”
沈青玉打断了她的话:“我并未将你当成奴才,从你救我那天起,你在我这儿,就是我的救命恩人。”
花白禾跟她推脱了半天才收下,见她去主殿请安,吃人嘴短的她摸了摸下巴:“沈青玉还挺可爱的嘛。”
她觉得自己这么误打误撞,说不定真能帮姜窈攻略出共同建设大雍王朝“姐妹一家亲”的结局。
她拿着石榴高高兴兴地回了自己的厢房,却不妨撞到了没在皇后跟前伺候的浣溪,见到她眼底亮起的光,花白禾暗道不好!
还没等她跑,浣溪就追了上来:“再来一次呗清嘉!”
“不行了不行了!你昨天就说是最后一次!结果还不是把我按在床上半个时辰!你怎么没在娘娘身边伺候?”
浣溪朝她飞快跑来,没发现自己语气十分引人误会:“趁着这会儿娘娘在外头赏月,我让翠浓伺候了!快!”
最后花白禾抗不过浣溪的力气,被她又一次在床上作势要扒衣服,以观赏自己后背上皇后亲手刺上去的纹身。
花白禾流着宽带泪说:“浣溪,你这一言不合吸欧气真的很过分——”
浣溪正想问她什么意思,却听见门口传来咳嗽声。
她乍一转头,立即吓得起来了。
门口站着的是姜窈,还有看着今夜是十五,过来邀她去御花园赏月的沈青玉。
姜窈脸上笑意淡了许多,吓得浣溪都跪下了:“娘娘,大家就是随便闹闹——”
沈青玉笑着打了个圆场,只夸姜窈身边的宫女活泼,视线从花白禾肩上的皮肤上扫过,只隐约窥见一抹墨色的踪影。
她不自觉地多加了一句:“娘娘的手艺,在清嘉身上,应该很好看吧?”
浣溪猛点头。
姜窈听见,眼底的颜色冷了冷,却没回答这个问题,转而又笑着说起别的:“妹妹不是设宴请本宫赏月么?这便一同去储秀宫吧。”
……
两个时辰后。
从储秀宫回来的姜窈再次将花白禾召到了寝殿内。
进来便等到姜窈的一句:“石榴,甜么?”
花白禾听的云里雾里,还没等反应过来,姜窈坐在梳妆台前,缓缓褪下自己尾指的指套,开口道:
“你还记不记得,你是谁的奴才?”
花白禾顿时以为自己接受沈青玉的示好,有背主的嫌疑,顿时就跪下跟姜窈表忠心:“娘娘,奴才绝无他意——”
姜窈打断了她的话:“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花白禾:“奴才生是长乐殿的人,死是长乐殿的鬼。”
姜窈放下指套的手搭在了她的右肩上,隔着衣服准确按在了她肩后有纹身的位置,语气扬了扬,说道:“不是长乐殿,是我。”
没等花白禾复述,她说:“看来你记的还不够深刻。”
“那么这次——”
她看着眼前跪着的身影,看着这人仿佛身心臣服的姿态,指尖退了退,碰到印象中花白禾肩上有痣的那儿,不疾不徐地吐出:“就把‘清嘉是姜窈的奴才’,抄一千遍吧。”
花白禾:“……???”
你是魔鬼吗!
系统听见她的心声,喃喃道:
“她是不是魔鬼我不知道……但我觉得,这个发展进度,有点眼熟。”
“你说,洛笙的情感进度飙到百分之九十五,总部说没问题?”
系统显然也对这个结果很郁闷,一贯的电子音都有些消沉:“是的。”
明明让洛笙出现情感波动的人只能是陈文宪,为什么如今洛笙对花白禾产生了好感,情感进度依然会前推?
它百思不得其解。
花白禾画妙蛙种子的动作顿了顿,在心底略显期待地喊了一声:“系系~”
这是什么狗屁称呼?
系统没理她。
花白禾继续深情呼唤:“统统~”
系统:“……说。”
花白禾略羞涩:“你看哦,既然洛笙情感波动走向这么谜,我可不可以——”
系统毫不留情地打断她:“不可以。”
花白禾:“我还没说完呢。”
系统冷笑:“你不就是想回到洛笙的身边,继续过那种没羞没臊的生活吗?”
花白禾想继续囚-禁play的小心思被戳破,却依然理直气壮:“追求美好事物是人类的本能,我这么好看,洛笙也对我心动啊,大家俩简直天造地设,天生——”
‘一对’还没来得及说,系统甩了她三个字:“一个亿。”
花白禾的话音猛地一刹,中途来了个强拐:“性别太不合适!”
那一瞬间,系统仿佛听到了花白禾嗓子劈叉的声音。
能屈能伸的花白禾很惆怅,低头在妙蛙种子旁边又画了个大猪蹄子。
箭头指向系统。
……
而上班时期心不在焉的,并不止花白禾一个。
陈文宪沉浸在洛笙要与他分手的情绪里,恍恍惚惚的过了一上午,一遍遍地回忆对方让他远离陈可音的最后一句话:“因为我讨厌别人碰我的东西,和我的人。”
他在思考这句话的意思。
“我的人”指的是他吗?
钢铁直男如陈文宪,是绝想不出自己多年女友存在弯如蚊香的可能性,最终只能把这句归为对方吃醋。
但是可音明明只是他的表妹,而且平时和洛笙关系也不错,她们俩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愣神间,旁边有人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肩上,玩笑道:“哎,老陈,今晚聚餐你带谁来,高贵冷艳白玫瑰,还是性感可爱红玫瑰啊?”
相熟的人都知道陈文宪聚餐时会带自己的女朋友,偶尔女朋友没空时,就会是关系好的表妹过来。
但正牌女友对陈文宪冷淡的很,经常整个饭局上都不发一言,反倒是他表妹来的时候,又会帮忙挡酒,还会帮着他处理人际关系。
有时候跟他关系不熟的新人都会错认,喊陈可音一声‘嫂子’,又或者是面上不言,在背后暗暗议论陈文宪长了副老实巴交样,想不到行情这么好。
陈文宪正被洛笙要分手的事情所困扰,闻言只皱了皱眉头:“别乱说,那是我表妹。”
跟他开玩笑的,是与他同一时间进企业的男同事许文,两人平时关系挺铁,看着他这幅真不知道的样子,许文想了想,决定站在兄弟的角度给句忠告:
“老陈,要不是我了解你人品,知道你干不出那种通吃的事情来,你这话真一点可信度都没有。”
陈文宪眉头拧得更紧,看向身旁那人:“什么意思?”
许文直言道:“你看你表妹对你多殷勤,再看看你正牌女友,不知道的以为你表妹才是你女朋友。”
“你表妹对你什么心思,我这个外人不好多说,但是再这么下去,你女朋友要是真喜欢你,不吃醋才怪——我跟你说,女人的醋点都可低了。”说到后半截,许文露出点心有戚戚焉的表情,不知回忆起了被什么支配的恐惧。
许文歪打正着的一通劝告,正好解答了陈文宪心中的困惑。
他眼中露出豁然开朗的神色,霎时间懂了洛笙与他分手的真正原因。
但要怎么样才能向洛笙表现出自己的决心呢?
陈文宪思索了一整天,脑袋里终于有了个点子。
……
临近下班时间,花白禾有点坐不住了。
一方面,洛笙要来企业接她下班,这种先走肾再走心谈恋爱的发展让她有点心动;但另一方面,想到这么好看的美人从此她都只能看不能吃,花白禾就阵阵心痛。
陈文宪的电话就是这时候打来的。
“可音,最近笙笙闹了点小脾气,要跟我分手。”
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把花白禾给震到了。
没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十几年,一夜就让表哥回到了解-放前。
她无法说出真相,只能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回应陈文宪,开口便装傻道:“表哥,你怎么又惹笙笙不高兴了?还不快去给她买买买!哄哄她!”
陈文宪叹了一口气,将洛笙昨晚的话复述了一遍,末了还不忘提一句:“她还让我离你远一点,是因为吃醋么?可你是我表妹啊!”
花白禾十分配合,语带愧疚:“对不起,表哥,都是因为我……我以后一定和你保持距离,等你和笙笙结婚以后,我就跟着工作调到别的城市。”
说到后面她忍不住一阵悲痛。
——以后她上哪儿去找这么漂亮,还这么会玩花样的对象去?
陈文宪听到她的声音,以为让可音与自己减少往来伤害到了她,但总归来说还是老婆重要,所以只能略微安慰道:“没关系,笙笙的不高兴应该是暂时的,或许是她太敏感了。”
没等花白禾说话,陈文宪顺势提出自己琢磨一早上的念头:
“我有一个让笙笙回心转意的想法,可音,你愿意帮我吗?”
花白禾好奇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即刻接道:“当然了,只要能让你和笙笙重归于好,我做什么都行。”
“那好,你今天下午到我企业楼下一趟,这次事情过后,算我欠你一个人情,等以后笙笙不在意咱们的关系了,我再向你赔罪。”陈文宪如此说道。
花白禾对他难得的保密感觉有些稀奇,又有些欣慰——
言传身教多年,家里的猪,终于学会自己拱白菜了!
她不禁在心里高歌:“啊!伟大的爱情!”
系统:“……”妈的智障。
花白禾并未体会到系统的旁观感受,有了提前下班躲开洛笙的借口,她离开企业的脚步半点不慌,十分嚣张。
然而她并不知道——
洛笙早做好了被她逃离躲避的打算,预料到她要提前偷跑,早早等在花白禾工作大楼下的广场停车处。
见到那抹鲜亮的倩影从大门离开后,她没急着上去将人拦下,而是开着车一路跟了过去,想看看花白禾想要逃去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