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长宁区,娄山关路地铁站附近,MAJ整形美容医院总部就坐落在这里。
MAJ整形美容医院简称MAJ,这是行内惯称,承艺背着行李包早上来到MAJ人事部报道时,前台的人事看到承艺后,倒了一杯水给承艺:“你稍等下!这是入职合同,还有薪资表!”
人事看起来长得并不漂亮,脸上还有一些痘痘,说话的声音很萌,颇有江苏一带萌妹子的气质。承艺接过入职合同跟薪资表一看,眉头蓦然皱了起来。
薪资表上写的数目,跟昨天面谈时谈的薪资可不一样。
本来就够少了,入职签合同时,居然还出尔反尔擅改薪资,这让承艺心里非常不舒服,甚至有种想要骂人的冲动。
这待遇,跟他在桂林的薪资毫无区别,简直就是一模一样!这就是魔都的医美行业吗?
谈好的工资,到了入职的时候,居然还可以变卦,这家MAJ莫不成是一家坑爹的整形美容医院!
承艺皱起眉头,强忍着心里的怒火把薪资表看完。
试用期待遇!
转正后待遇:基本工资+提成!
“你好,我是人事主管!”一个看起来大概有三十岁左右的女子走了进来,穿着一身羽绒服,肤色有些黝黑,可表情看起来却给人一种阴险的感觉。
承艺知道她是谁,昨天跟这家企业的外推主管面试后,谈薪资待遇这块,就是眼前这个主管来跟他谈的。
人事主管—窦碧
“窦碧主管,这个薪资表上面写的数目跟昨天谈的不对,你是不是拿错了?”承艺脸色很是淡定稳定,没有露出紧张与不忿,但是心里却已经一肚子火了!
“没错,这的确跟昨天谈的有些不同,不过大家提供了住处;转正后的提成也比较高,到手的收入应该不会比之前少,你说呢?”窦主管呵呵笑道,可承艺却发现她的眼睛,隐隐有一丝不屑与轻蔑。
应该不会?
这种事情也可以用应该不会这个词语来表述吗?
“呵呵!”承艺装作若无其事的苦笑了一声,知道自己已经被坑了。
可没办法,他已经出来了,这时候甩手而去,又要继续花费精力找工作,想了下,承艺心中苦笑连连,觉得眼下的局势,就算吃亏也只能吃亏了。
这里是MAJ整形美容医院的总部,是在5A写字楼内办公,办公地点分为十六楼跟二十二楼,所谓的外推部是在二十二楼综合办公室内。
签了合同后,人事部窦主管把我带到二十二楼外推部,外推部主管方丽看到承艺时,笑了笑走过来,承艺也强颜欢笑走过去。这家企业入职第一天给承艺的感觉,勾心斗角,尔虞我诈!
比起在桂林还要不如!
怪不得很多人说,民营医疗的工作,门槛低,良莠不济,竞争激烈,特别是整形行业跟男妇科行业,为赚钱不择手段,有时候还克扣员工的待遇。
“这是你的办公电脑,我先发资料给你熟悉下,明天开始办公!”几乎没有任何先容,给承艺配了一台垃圾电脑后,就发了几分文件给他看,一直到下班都没有过多的交流,甚至连先容部门其他员工相互认识这个过程都省下了!
而所谓的外推部,其实就是一群只懂抄袭不懂原创的抄袭工,连文字搬运工都算不上。
一天到晚抄袭文章,发布文章!这种工作才第一天,就让承艺感到很反感。
这就是魔都整形医疗行业的运营模式之一?
发忽悠人的文章,来增加网上点击量,从而添增业绩?
每一篇文章都在里面冠上专家,医生,或者某某医院专家,大咖说这个前缀。其实,这些文章根本不是专家写的,甚至跟专家没有半毛钱关系,完全就是瞎编乱造,用来忽悠人的。
这种事情,承艺在桂林并没有做过,但是却有所耳闻,说白了就是编辑!
在民营医疗领域内,编辑跟资讯报社的编辑不一样,大有区别。民营医疗的编辑,门槛极低,这份工作小学水平的人都可以做,而资讯报道的编辑却不一样,不仅需要专业对口,还需要本科学历。
可整形行业真的与众不同,门槛:小学水平!
到了下班的时候,后勤部叫了一个采购部同事带承艺去宿舍,就安排在娄山关路地铁站附近居住,路上一聊承艺才知道,原来这个室友还是关系户,后台硬得很,FJ省PT市人。
把钥匙丢给承艺后,采购部的舍友几乎没有跟承艺说过一句话,房间也非常破旧,连卫生间都脏得要死,墙壁尽是黄黄的污秽,看起来就让承艺感到恶心。
这个舍友未免也太懒太脏了吧!
承艺心里咕哝了一句,他这是活受罪吗?
去外边吃了晚餐后,刚回到宿舍施诗就打了电话过来问他,第一天上班感觉怎么样,承艺心里一阵苦笑,想到了在桂林辞职时李姐跟他说的话!
大城市的医美行业,薪资动辄上万以上,还有提成拿……
我丫丫个呸!
上万……上你个老木!
待遇比起桂林还不如!
还有,那什么破外推部门!明明就是编辑!
编辑!
靠!
承艺忍不住在心中怒骂了一顿!
“先扎根下来,做两个月看看!”心里虽然一肚子火,可承艺还是强忍着没有爆发出来,初来乍到对魔都一点都不熟悉,没有落脚之处,就凭身上这点积蓄待不了多久就要露宿街头。
“噢!这礼拜我去找你玩吧!刚来大城市就是这样,我当初刚来苏州也是这样,几个人挤在一起,没钱天天吃便宜盒饭!”施诗安慰道,从小城市来到大城市,孤身一人,人生地不熟,行规都没摸熟,自然很容易吃亏。
第二天刚上班,坐在承艺旁边的一个同事,在这家企业呆了大概一年,拿着一张离职单从人事部走回来,看到承艺后问道:“看到网络总监在办公室吗?”
网络总监?
承艺想了下,刚才路过总监办公室时确实看到了一个人,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网络总监而已:“办公室有一个人,但是我不认识,你可以去看看!”
“谢谢啦!”同事笑了笑,拿着离职单找方主管签字时,方主管脸色很不好看,刷刷的阴沉下来:“真不能年后在离职吗?”
眼看着就要年底了,这时候离职,想要招人非常困难,而且她也知道,所谓的外推部其实就是一个渣,根本学不到任何东西,能力也没办法提升。
说白了,待在这个部门时间越久,能力越差,到最后自己都废掉了。
这个李彪就是看透了这点,所以来了将近一年,摸透了魔都整形行业的内幕后,才迫不及待想要离开。
不,应该说逃离!
他才刚毕业不到一年,有大好青春年华,自然不可能把时间浪费在这种忽悠人的工作上。
“年后?方主管,两个月前我就已经提出离职,辞呈都送到你这里签字了,最后一直搁在总监办公室,按照《劳动合同法》,不论你们同不同意,一个月的时间我就应该可以走了,但是我给了你们两个月的时间,于情于理我算是很仗义了吧,而且现在新人也招来了,你还有什么理由不签字?”老员工李彪把离职单放到方丽面前,态度有些强势,眼里甚至隐隐有一丝怒意。
其他部门的人,想要离职,第二天就可以走,根本不需要等两个月。李彪知道之所以这样,完全是因为有关系,没有关系的员工只能一拖二拖,再拖……
总之,能拖多久就是多久!
因为,只要进了这个部门的人,就会知道,这是一个坑!专门坑人!
没有追求的人,自然无所谓,可有追求的人,是不希翼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上。然而没有追求,只喜欢安闲的人,却极少。很多员工入职后发现跟想象不一样,没多久就提出离职。
承艺在后边不动声色看着,心里却已经苦笑了起来,果然是坑爹的企业,辞职两个月都不给走,这不是明摆着要拖延下去,耽误人家的前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