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彪的声音有些大,综合办公室一百多号人都听到了李彪近乎歇斯里地的怒火声,他很克制自己声音,可谁都听出来,他心里有一团火。
如果方丽主管不签字让他离职,非要闹起来不可。
“走,走,走!好,你走吧!”方丽低声咕哝了一句,心里也很恼火,觉得自己丢脸了,被一群同事看了笑话。
这个大办公室内,可不止外推一个部门而已,还有内容部,企划部,程序部,咨询部,项目部,美工部……
“别给脸不要脸,我给了你两个月,我敬重你,希翼你也敬重我,大家都是出来混的,好聚好散,你不为难我,我也不会为难你。”李彪低声道,声音压的很低,只有方丽主管能听到。
承艺心里叹了叹气,感觉魔都也不好混,一来就看到有人离职,而且还是这种尴尬场面。
李彪办理了离职手续后,承艺在QQ里面跟他私聊了一下,问了才知道,他两个月前就提交辞职报告了,说好一个月的,可后面一拖二拖,拖到了现在。
“我看你也是刚来魔都,没有落脚之地,对这里也不熟,两个月内你肯定会熟透了,给你一个建议,别再这家企业待太久,魔都的医美行业,除了YX、ML、HM整形之外,其他企业的名声都不太好,劝你还是尽快逃离这个行业。”李彪QQ上建议道。
承艺毕业出来工作的时间,比李彪还久,但是初涉魔都却一概不知,李彪的建议让承艺深记心中。
俗话说,人之将走,其言也善。
这份工作真的打破了承艺对魔都医美行业的认知,每天重复到其他同行网站抄袭文章,偶尔修改,有些甚至改都不改,就搬抄过来发布。
时间眨眼过去了半个月,这天回到宿舍,天色已黑,断水断电,承艺仔细一看才发现门上贴着一张张催费单。
水费!
电费!
燃气费!
仔细一看,费用追溯到前三个月,也就是说拖欠了三个月左右。
“别看了,要么赶紧交钱,要么只能断电断水了。”采购部的同事兼舍友老谢淡淡道。
承艺用手机电筒照着催费单看,眉头微蹙道:“这都是之前欠下的,跟我没有任何关系,要缴费也应该是你,或者之前的人交,要么就企业交。”
“爱交不交,不交拉倒!有本事你去叫后勤部帮你交,今晚就这样先吧!”老谢哼声道,脾气很傲,对承艺爱理不理,心里极为鄙视承艺,总共才六百多居然也想让他全部缴了。
承艺知道老谢有些瞧不起他,因为民营医疗中,医美行业、男妇科、眼科几乎都是出自FJ省PT市。作为PT人,老谢心里肯定傲骨,瞧不起其他城市的人。
哪怕老谢自己的学历只有小学水平,可他打心底里瞧不起任何人,因为在他心里,你们还不是靠大家PT人建立的医院才有这份工作,才有那么高的待遇。
要不是大家,你们还不知道在哪里凉快着呢!
这种想法,已经深深扎根在老谢脑中。
房间是一房一厅,承艺跟老谢各住一间,彼此不相往来,也没有过多交流,要不是此次断电,承艺还不知道老谢是如此狂妄的人,仗着自己是关系户,就敢这样欺负老实人。
这一晚,承艺过的有些不痛快,心里憋了一口气,要是在老家,早就把老谢拉出来暴打一顿了。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承艺直接问了方丽主管,问拖欠水电燃费这种事情怎么处理,她一句话就把事情撂倒了后勤部上,让承艺自己去找后勤部。
等承艺去找到后勤部小张时,小张更加狂拽叼,一句话就把承艺打发,让承艺去找人事部。
从二十二楼跑到十六楼找到人事部主管时,承艺心里已经有些怒火,可还是强行控制着,对人事主管窦碧说道:“窦主管,这种事情怎么处理?大家现在已经断电断水断燃气,欠的费用又不是几十块,而是六百多,总不能让我交吧?须知,这些费用可不是我用的。”
窦主管看着承艺手里拿着的缴费单,上面的确写着的都是前几个月的,而承艺刚入职半个月,费用应该是下月才出,这些钱按道理自然不是承艺交。
“你把单子放这里,我会让人处理的!你先回去上班吧!”窦主管脸色不好看道。涉及到钱的问题,如果企业帮缴,财务部都是老板的“管家”,而且还是PT人,傲气得很,就算有发票都不一定能报销。
除非跟财务关系好,不然把发票拿到财务部,也是一脸阴沉走出来。
看到承艺走出了房间后,窦碧顺手就把催费单丢到垃圾桶内,而这一幕正好被前台人事看到。
而此时的承艺,还满怀期待以为人事部能帮忙解决这件事!
直至过了一天,承艺才知道,这些领导根本不作为。
答应了的事情,明知做不到,还答应承艺,气得承艺直抓狂,事情闹到总监助理身上时,总监助理追问此事,三人互相推诿,窦主管更是直接说不知道这件事,说承艺从来没找过她谈论此事,不然企业怎么会不帮忙解决呢!
“我明明给了你一沓催费单。”承艺阴沉脸说道,这帮人真的太虚伪了,做不到就算了,还答应,现在总监助理追问此事,甚至装作不知情,推诿的一干二净。
“单子?什么单子?”窦主管一脸天真看着承艺,仿佛是承艺在诬蔑她似得。
不远处的前台人事小于苦笑了一声,不知道这件事该不该说。她其实很想帮承艺,因为知道这件事明明就是窦主管的不对,如今上级领导追问,她不但不主动承认错误,还互相推诿,假装不知情。
可如果她要是说了,就得罪了自己的直接领导,陷自己处于两难之中。
“算了,我自己交吧!算我倒霉!”承艺深深的看了他们一眼,想把方丽主管、后勤部小张,人事主管窦碧、总监助理此刻的“虚伪嘴脸”深深印在脑中警告自己,以后绝对不与这种人同行。
承艺叹了叹气,很是失望的转身走向电梯离开了十六楼。
勾心斗角,推诿不作为!
有时候承艺真的怀疑,他们是怎么混到这个层次的?趋承?拍马屁?还是……
“怎么啦?”回到办公桌时,旁边是一个比承艺早来两天的妹子,山西人,还没毕业,现在处于实习期,叫做小郭!
“没怎么,以后你自己小心点,别跟我一样得罪了领导,最后还要自己卖单交钱。”承艺愤懑笑道,这帮人真的是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