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蔺总召开大会议,除了网络总监不来之外,所有部门的主管,纷纷到位。
会议室内,众人相聚一堂,其他部门只来主管级别的人物,而企划部却全部倒挤。因为这件事是企划部策划,而企划部每个人负责的事情都不一样,自然不能缺少。
蔺总站在看着众人,目光从各部门主管脸上逐一看过去,最后目光停留在四位项目部主管身上,“你们这个部门,是大家企业最烧钱的部门,竞价每天花多少钱我就不过问了,但是,今天要说的事情,希翼你们能谨记,接下来一段时间,希翼你们能够重点推广我要说的事情,这件事我已经事前跟网络总监打过招呼,你们只负责实行就是了。”
来自南京、福州、苏州、贵阳项目部的四位负责人,听了纷纷点头,感到事态有些严重,顿时打起精神来。
继而,蔺总看向其他部门的负责人:“你们也是各部门的主要负责人,希翼你们好好配合我,把这件事做好。”他外边看起来是个很温和的人,说话的时候没有咄咄逼人,非常的理性,让人感到如沐春风。
但是,在场的每一位主管都不敢小觑他。
小琴顿时给每个人发放了一份案例活动方案,五分钟后,一众主管大致看完方案内容,蔺总才说道:“有问题的可以发言。”
在场的各位主管,都知道蔺总是老板的红人,而且实力很强,如不是真有问题,自然不能乱说话。
“推广可以推,但涉及到经费,请问经费从哪个部门抽取?”程助理问道。
程助理不但是网络总监的助理,同时还兼任苏州项目部主管,也就是苏州竞价总负责人。
在百度、搜狗、360、网盟上推广,都涉及到经费问题,而且还不是一个小数目,烧起跟拉尿似得,哗啦啦就没了。
一天烧两三万,如果主推案例而没产生对话与业绩,作为主管是为这笔钱负责的。一旦没有业绩,到了月底网络总监过问此事,怎么向上级交代?
蔺总扫了一眼四个项目部主管,拧着眉头思考了几秒钟,说道:“网络上的事情我不是很熟悉,可应该有办法算出点击案例进来的钱,跟案例产生的业绩,如果经费算在企划部这边,那这部分业绩理应算在企划部头上,你觉得如何?”
程助理顿时皱起了眉头,与其他三个项目部主管互相对视,想征询对方的意见。
程助理本想着经费从企划部出,产生的业绩算网络部的,谁知道蔺总如此精明,竟熟悉内幕。
看来蔺总不好忽悠啊!
在场的各部门主管,都纷纷看向这四位项目部主管,能做到主管级别的人物,还经常跟网络部打交道,对于这种事情他们怎么可能一点都不了解!
网络总监助理想要占便宜,呵呵,这下子踢到铁板了吧!
“算了,这样整很麻烦,竞价推广上的费用还是算大家的吧!不过……”程助理说道。
“大家只会拿出三分之一的费用来案例推广!”南京项目部主管沉声道。
“因为大家也要做业绩,如果把所有钱砸在案例这个项目上,要是带来不了业绩,大家作为主管压力也很大,希翼你能理解。”福州项目部主管说道。帮忙可以,但是出力出到什么地步,由他们说了算!
“网络总监这个月给大家定的业绩目标可不小,如果用大家之前申请的经费主推案例,业绩无法达标的话,对上对下都没法交代。”贵阳项目部主管慎重道。
企业分为网络部跟企划部,而网络部下面划分多个小部门,项目部跟咨询部,是负责业绩的部门,如果没有业绩,首先倒霉的就是项目部,其次是咨询部,最后到各部门。
业绩不好,每个部门都没有奖金,牵涉到钱的问题,四位项目部主管自然不会选择听之任之,如果答应了蔺总而损失了他们的利益,那么他们宁愿得罪蔺总,也不愿意损失这部分利益。
反正网络总监也没发话,一定要按照蔺总的话去做,只是让他们尽量帮忙而已。
承艺坐着不出声,暗暗打量着这些领导不动声色之间的较量与勾心斗角,表面上看起来,大家是在商量问题,可他也不是傻子,岂能看不出这里面有猫腻,网络部负责业绩这块的部分主管,都在想方设法推脱掉蔺总的任务。
“呵呵!”蔺总突然轻轻笑了,绕着长方形办公桌从各部门主管身边走了一圈,然后停留在承艺身边,拍着承艺的肩膀附身下来问道:“在场的各位,都是老员工,唯有他是新来的,而且还是出身广西HM整形美容医院的,曾在广西某城市电信局待过,应该知道线下品牌广告的作用,来,给大家讲讲地面广告与真人案例推广能产生的效果。”
肩膀被蔺总拍了一下那一刻,承艺就有了一种不好的兆头,蔺总把他先容出来时,他就知道自己要糟了。
承艺顿时冷汗直流,有种被强行推到万众瞩目上舞台的感觉。
刷的一声般,焦点全部凝聚在承艺身上,看着一双双凛冽的眼神,承艺咽了咽唾沫,然后呼出了一口气,短短几秒钟内让自己极度沉着下来。
承艺不知道蔺总为什么要在这时候把他推出来,不论是背锅也好,还是转移话题,可被推出来了,如果说自己不懂,那就是打自己领导的脸。
如果说得不好,不仅领导面子过不去,还会被其他人嘲笑。
一瞬间而已,承艺明白了自己此刻的处境,尴尬!
尴尬也只能硬上了!
“完了,完了,他要滚蛋了!”小琴心中咕哝道,在这种场合,按理说根本没有他们这种小渣渣发言的资格。
除非是牵涉到自己手头上负责的工作,不然谈论经费问题,哪里轮得到刚入职半个月的承艺插嘴。
承艺呼了口气站起来,目光逐一扫过在场的人,最后看了一眼蔺总,发现蔺总微笑着对他点了点头,似乎在鼓励承艺别怕,有他罩着可放胆豪言。
“我很荣庆,总监给了我一个发言的机会,在说之前,我先给大家先容下我自己,我叫承艺,来自广西某个小城市,曾在广西HM整形做过企划,电信局跟某个知名健身房跑过业务,我不知道网络部的各位主管,对线下广告了不了解,但是我可以明确一点的是,没有线下,就没有线上!”承艺压制不住心中的激动说道。
“哼!”
话刚说完,四位项目部主管当即冷哼了一声,对承艺这番话很是鄙视。
什么没有线下就没有线上,大家搞竞价的,全都是网络来人,赚取业绩的好不好!
承艺笑了笑,没有在意他们的嘲笑声,说不好大不了走人,反正蔺总把他杠出来那一刻,他脑里就已经闪过了这样的念头,继而把目光转向咨询部主管:“我就说一句,你们咨询部是不是经常接到一些电话客户,而且他们明确告诉你们,是看到地面广告才打电话来咨询,想要了解项目价格之类的……”
咨询部主管是个女的,身材有些有肥胖,三十岁左右,长得不是很好看,承艺这样一问,马上点了点头:“每个月大概有七八十个电话吧,都是来自地面广告的,最少能开发出五十万以上的业绩,好的话可以有上百万!”
“这部分业绩,你们觉得应该归属我企划部吗?”蔺总插了一句。
没有人回应蔺总,可大家心里都知道,这部分业绩按理说归属企划部,只是企划部一直不想过问这种事罢了。
“当然,这些业绩,只是一部分而已,企划部还有一部分业绩,应该是直接去医院消费的,理应归属企划部,然而我不知道这部分业绩,是不是算在了网路部头上。还有一部分业绩,是客户看了地面广告后,没有打电话,也没有去医院,而是直接在网上咨询了,这些客户甚至直接在网上咨询时说我在某某地方看到了广告……而这部分业绩,我想也应该归属到网络部来了。”承艺慎重说道。
四位项目部主管顿时面色一僵,阴沉了下来,知道承艺说的事情,却是真的。
“啧啧!继续说!”蔺总笑着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茶水让承艺继续高谈阔论。
承艺扫了众人一眼,发现每个人的脸色都不一样,特别是四位项目部主管,一脸铁青,似乎是戳中了他们的龌蹉心事。
又或者说,揭露了不该揭露的秘密。
“网络部的业绩来源,是依靠网站的内容,而且,说服客人的根源,还在真人案例上,如果没有真人案例,竞价就算砸再多的钱,也不会有人相信你们!按理说,你们网络部的提成,应该有一部分要划分到企划部来,因为是大家企划部提供了网站内容,而你们只是顺势推广出去而已,真正让你们产生业绩的源头,还是在企划部的策划上,没有大家打造的案例,你觉得你们推广的东西有多人信服?”承艺斩钉截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