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那不是大家的校花杨暮雪吗,我没有看错吧,她居然在摆地摊谋生?!”酸溜溜的声音飘进杨暮雪的耳朵里,她抬头看去,就看到不远处站着金赛赛为首的三个小太妹。
此刻的杨暮雪正给一个客户将袜子装进塑料袋子里递给她,听到那酸溜溜的声音,她感叹,这就是所谓的冤家路窄吧,走到哪里都能碰到。
林筱皱了皱眉,抬头看去,就见金赛赛和两个小妹每人手里各拿着手机,正给杨暮雪录像呢。双手在身侧捏成拳头,这些人想要做什么?难不成还要将录像内容发到校园网站上去不成?
碍于自己的形象,林筱没有破口大骂,迈步就朝那几个正给她们录着像的太妹走去,想要将他们的手机抢过来,摔在地上踩个粉碎,看这些人还敢如何嚣张!
杨暮雪送走一个生意,收好钱,转头就看到林筱怒气冲冲的样子,她快步上前拉住她胳膊道:“别冲动,这些人惹不起,大家躲得起,还是收摊回家吧!”
杨暮雪秉持和平主义的态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林筱不满的噘嘴,转头看向杨暮雪道:“暮雪,她们明显就是在针对你啊?”真是太过分了,她们不就摆个地摊,又没偷又没抢的,碍着他们什么事了!
杨暮雪点点头,轻声道:“这件事说来话长,回去再跟你说!”她还没讲在学校厕所见义勇为的事情告诉林筱。
金赛赛啧啧道:“杨暮雪,你是不是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出来卖脸赚外快呢?在学校里勾引男老师,冷老师不来学校教书了,是不是因为你?”
杨暮雪皱了皱眉头,在学校里勾引男老师?这话可从头说起?是指叶铭因为她的关系重伤住院?冷铭轩只是一个代课老师,他来不来学校跟她没什么直接关系好吗?
金赛赛见杨暮雪只是皱着眉,也不发火,心里没来由就上火。丫的,真是纯洁都白莲花,淑女形象倒是维持的很好,看她今天不撕下她伪装的面具!
金赛赛身后的两个女同学自告奋勇的上前,将杨暮雪和林筱以三角姿势包围。
夜市里本来就是人来人往,不少行人纷纷驻足侧目看向杨暮雪所在的方向,杨慕雪本来就长得出众,尤其是在这种半明半暗的灯光下,显得她更加的美轮美奂。
金赛赛无视人的本领非常强大,她一步步朝杨暮雪走去,冷笑道:“怎么不说话了心虚了?”
杨暮雪对天翻白眼,淡淡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懂。”
金赛赛:“没听懂?你语文不是向来班级最好,怎么可能听不懂我在说什么?杨暮雪,你是不是被人保养的小三呢?看看你脸色红润,眼带媚色,一看就是被男人狠狠宠爱过的样子!”
杨暮雪依旧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任凭金赛赛如何毒舌诽谤她,她一直保持事不关己的姿态,好似金赛赛口中的“杨暮雪”另有其人。
杨暮雪是很淡定,但她身边正义感爆发的林筱再也忍不了了,抡起拳头就朝金赛赛那张喋喋不休的臭嘴砸去,“去死吧,不许你这么说我的朋友!”
她的声音很大,周围几十米开外的人全听了个清清楚楚。
金赛赛原本还在津津有味,乐此不疲的数落着杨暮雪的各种是非,突然她感觉嘴一疼,整个人腾空而起,摔倒在地上。
伴随着“噗通”一声重物落地声,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围观者都张着嘴,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杨暮雪也愣了好几秒钟,第一个念头居然是:林筱的拳头好有力气,这就是传说中爆发洪荒之力的感觉吧!
看着被自己砸倒在地,嘴角留着血惨兮兮的金赛赛,林筱几乎忘了手背的痛感,咯咯咯的大笑起来,随后是捧腹大笑。
杨暮雪走到林筱右手边,拿去她的手接着路边并不明亮的黄色路灯打量一番,她手关节上通红一片,上面还有丝丝血迹,她从怀里取出一条手帕来,帮林筱包扎起来。
林筱止住笑,低头看向自己正被杨暮雪包裹的手,不由抽了抽嘴角,杨暮雪给她包扎用的那那是啥古董?!那真的很难想象,一个21世纪的女孩子竟然还拥有带手帕的习惯!
被打倒在地上的金赛赛被她的同伴搀扶起来,金赛赛指着林筱大喊大叫,“打人了,打人了,都等着,我这就报警,把你们两个人都给关进警察局里去!”
林筱不屑的抬高下巴,“哼,就你这样无事生非的人,才最该去哪里坐坐,跟警察叔叔好好喝喝茶!”
杨暮雪转头冷冷的盯向怒气冲冲瞪着她的金赛赛,冷笑道:“金赛赛,你难道忘记了自己在学校里做过什么事情了?”
杨暮雪的眼神里折射出骇人的光芒,双眸危险的眯起,似用眼神威胁:你不怕我进警察局把什么该说的和不该说的都说出来?警察可是寻找真相的一把好手,想象你做过什么,都逃不过他们锐利的双眼!
金赛赛莫名感觉脊背发寒,她打了个冷颤,缩了缩脖子,原本还盛气凌人的脸恢复成路人甲的姿态,不再看杨暮雪凉飕飕的眼神,她拉了拉身边两个女同学,转身离开。
两个女同学还不甘心的频频回头朝阳杨暮雪的方向张望着,“老大,她打了你,你就不报复回来?”这口恶气,要怎么才能咽下去?
金赛赛磨牙,双手紧握成拳,青筋根根暴露,“来日方长,我就不信就不到杨暮雪的小辫子。”
人群里站在一个十岁大穿着红色连衣裙的长发女孩,她站在然后来人往的街头,目送着金赛赛离去的背影,嘴角往上弯出一个诡异的笑。
她的眼睛是红色的,若此时慕迟影在,他一定就会认出,这个人正是墨钰,他一直苦苦寻找的木偶鬼。
金赛赛与两个同学下了公交车,三人挥手道别,她转身朝自己所在小区门口走去。
夏风吹拂着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不知道是不是她太过敏感,总觉得身后有个身影在不远不近的跟着她。
脊背发凉的感觉又出现了,她低头看着地上被路灯拉长的自己的倒影,脚步又加快了。
穿过小区门口处的绿化带,里面的路人就更少了,她的脚步声在暗夜里显得格外诡异。
好不容易来到自己所在的单元楼,这里是老式的居民楼,从盖房到现在已经过去30个年头,外墙上布满了青苔,远看春意盎然的。
金赛赛掏出钥匙,她有些紧张,以至于插了半天的门钥匙,都没有插入锁孔里,急得她满头大汗。
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她的脑子瞬间短路,心脏骤然在这一刻停止了跳动,过去半分钟后才反应过来,她机械的转头,神情很是紧张。
终于,她转头看向身后,却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站在她身后,眨眨一双无害的大眼睛,甜甜的声音飘入金赛赛耳朵里,“姐姐,你打不开门吗?是不是拿错了钥匙?”
金赛赛点点头,低头看向手里的钥匙,果然拿错钥匙,怪自己刚刚情绪紧张到疑神疑鬼,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金赛赛笑了笑,换了把钥匙开门,门果然打开了,她走进单元楼,身后的女孩子也跟着走了进来,她转头看向身后的女孩,在对上女孩红色的双眸时,她的心猛然一颤。
世上怎么会有红色的眼睛?是鬼,僵尸,还是变异人?
墨钰歪着头打量金赛赛不停变化的面色,“姐姐,你是不是很讨厌杨暮雪?正好我也是,大家可以达成共识,一起对敌!”
金赛赛打了个激灵,这哪里是一个十岁小孩子说出来的话?这个孩子到底是人是鬼?
墨钰:“姐姐,你不回答,我就当你默认了?”
金赛赛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舌头,颤抖着声音说:“你是谁?我为什么要找你合作?”这小屁孩也太拽了,居然不给她拒绝的余地。
墨钰弯了弯眼睛,“我可以给你一天考虑的时间,明天晚上,我在古街18号等你,如果超过午夜12点你还没有来,你可能会遭遇到杀身之祸哦。”
墨钰说完转身离开,她小小身影迅速的消失在黑暗里,而她带着威胁性的话却久久回荡在金赛赛耳边!
金赛赛长长吐出一口气,不削道:“小屁孩居然也学恐怖影片里的贞子,这是吓唬谁呢?”
夜市里摆摊的杨暮雪和林筱因金赛赛那出戏闹腾的,也没了什么好心情,两人收拾一下东西,搭上末班公交车回到公寓。
远远就看到御鸿花园门口,宝珠拿着一块超大号棒棒糖吃着,杨暮雪糟糕的心情也因为宝珠的出现瞬间消失无踪。
宝珠蹦蹦跳跳的来到杨暮雪面前给了她一个拥抱,仰着小脑袋看着杨暮雪略带疲惫的双眸,“姐姐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一辆蓝色的家具车从路口拐了进来,远光灯打在杨暮雪和宝珠身子,车窗被打开,露出冉云略带诧异的脸,“宝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