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下着小雨,天空一片阴霾,但这并不影响少男少女们的心情。

    走廊中人来人往,打闹嬉戏,衣角划过窗台沾染着雨丝的清冷味道。

    操场上时不时的走过一些撑着油纸伞的学生。

    吴梓坐在教室靠窗边的位置,一手撑着下巴双眼茫然的望着天空,他心中思绪万千,但即使是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他的心情。

    他本来是埃斯兰大陆的统治者----魔王!

    这个魔王并不是那种邪恶之王或者魔族之王,他是人类,但被称作魔王。

    并不是他多么的惨无人道,而是他的性格有些奇怪。

    有时候他可以热情似火,但有时候却冷漠如冰。有时可以善解人意,有时也可以冷血无情。

    这些看似截然相反的性格同时出现在他的身上,当然有时候他也很胡闹搞怪,甚至是不知风趣,因此同样有着愚蠢之王,无耻之王之类的称号,这都是他的臣民送给他的爱称。

    最初他是不愿意坐上这个王位的,在他认为自己是被那些无良的伙伴给逼上王位的,后来渐渐的也就习惯了这个样子,虽然偶尔还是会觉得不自在。

    然而就在他享受着王位所带来的乐趣之时,却被突然出现的神秘人给带到了地球上,更可悲的是在他花了好长时间才彻底弄清,接受了这个新环境并且融入其中。伪装成高中生的他正享受着修学旅行,却倒霉的遇到了修仙者渡升仙劫,而且还被卷入其中,莫名其妙的被带到了仙界,自己的魔能居然还被飞升时的仙灵力给封印了。

    这真的是仙界吗?吴梓在心中吐槽。

    看看那撑伞的女学生,穿得居然是制服,而且还是短裙,这算什么风格,走的复古潮流麽?那请把衣服也换成古装啊!

    而且仙界不应该都是仙人么,那你们撑什么伞,倒是施展个法术把雨水隔开啊!

    看看里面的那些学生,一个个穿着古怪,有着现代学园中的制服短裙,也有着古香古色的衣袍长裙,这些东西结合在一起简直违和感满满,而且那些学生居然一点修为都没有,彻底的凡人。

    再看看这个白帝学院,仙界居然搞起了教学套路,教学楼明明是古式木质结构的,却偏偏修建的跟个城堡似的。

    这真的是仙界吗?

    仙界不是应该是那种金仙满地走,天仙多如狗的地方吗?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凡人,会有这么多连升仙劫都没渡的修仙者,吴梓在心中咆哮。

    这跟他去到地球之后从那些小说跟电视剧中了解到的仙界完全不一样,竟然连地球上的网络在这都有类似的存在,而仙界的网络是由人造神识所构成的灵能网络。

    这年头居然连神识都可以人造了,要不要这么夸张,看的那些仙侠小说跟影片根本就没有跟我说过这些好嘛!

    这是在模仿地球的网络通讯么,那你倒是再弄出一个网络游戏让我玩玩啊!

    来到仙界都两年多了,吴梓还是无法彻底接受这样的现实。看着那仙界本不该有的东西一个个出现在自己眼前,就连类似地球的汽车飞机之类的交通工具都有,明明都有传送阵了,吴梓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他宁愿相信这是地球被被魔幻世界入侵了,也不愿相信这是仙界。

    “这不是靠走后门才进的学院的吴梓嘛!看看看,又在装深沉了,哈哈哈哈。”就在吴梓一个人暗自伤神的时候,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自班级门口传来,尤其“走后门”这三个字咬的特别重。

    吴梓眼皮动都没动一下,不用看就知道是隔壁楼甲级班的赵浅。

    自从上个月吴梓在学院之外从他手下救了一个人,并且狠狠的教训了他一顿之后,赵浅就一直对他怀恨在心,但是又对他的身手惧怕,只好躲得远远的在嘴上占些便宜,。

    吴梓根本懒得理这种人,而且在学院内就算是想要教训对方也不能轻易出手。不说院内有规定学生不得内斗,单单是吴梓所在的这个特级班内就有许多看他不爽的人存在,而且其中就包括一些已经激活星脉的人。

    若是这样贸然出手,难免会招来那些人的为难。

    “谁不知道这走后门的跟接引仙使关系好,得到了仙使大人的赏识才得以进入白帝学院的。但是赵浅你这样笑话别人可不好,担心他去告状哦。”说话这人叫王明东,语调同样阴阳怪气,他与吴梓同为特级班学生,并且已经寻到了意识海内的秘境,激活了体内的星脉。

    在这仙界有两种修炼之道,与吴梓自地球上所得知的有些类似却又不同。

    其一是法仙之道,探秘境寻灵感,主修神识之力,法仙一道神鬼莫测,威能可引动天地为之变色。

    另一种是武仙之道,探秘境寻气感,主修肉身之力,开启人体宝藏后,挥手间移山填海,拳破虚空。

    这两条路都有着各自的优点,同样都能达到那至高境界。

    探寻深藏在意识海内的秘境,激活属于自己的星脉,从而踏上修仙之路,但有些人与仙路无缘终其一生也无法寻到秘境。

    武仙前期要强于法仙,白帝学院中也多是修行武仙者,毕竟前期强势。

    王明东便是选择的武仙之道,寻到了秘境,激活了星脉。

    吴梓眼神淡漠,看了对方一眼并没有说话,现在他自身的问题就够烦的了,哪还有心情跟这些人一般见识。

    一想到那接引仙使吴梓就来气,当初莫名被带到仙界出现在升仙湖畔时,与本届的接引仙使一见如故,两人相谈甚欢成了忘年知己。但是由于仙盟条例,禁止升仙湖畔除接引仙使外其余之人逗留。

    违者杀无赦!

    接引仙使便写了一封推荐信交给吴梓,让他去白帝学院报道。仙界那么大,吴梓魔能又被封印,无奈之下只好带着这封推荐信踏上传送阵来到了白帝学院。

    就这样无良的接引仙使送了吴梓一张传送阵门票,什么也没有告诉他,让对这个奇葩仙界毫无所知的吴梓就那么离开了。

    也不知道接引仙使在信中是怎么说的,吴梓一进来竟然就被安排进了特级班,学院内的重点班。

    当然学院的高层也只是给接引仙使面子,接引仙使是什么人,那可是有望成仙的存在。哪一届的接引仙使度过升仙劫之后不是名动一时,位列仙官的大人物,被接引仙使所看重的人,学院也是十分的期待他的成长。

    想当初进入白帝学院就读时吴梓是多么的高调,就像个纨绔子弟一般,走到哪都受人敬畏,身后更是有众多小弟追随,没办法谁让他有接引仙使撑腰,有着高调的资本。

    本以为自己可以在陌生的仙界一路顺风顺水,说不定还能混个什么仙官当当,但是接下来却让他失望不已,就连那些一开始整日拍着他马屁的小弟都看不起他了。

    整整过去两年半,这些时间内吴梓获得了学院大量提供的修炼资源进行辅助,但始终都无法探寻到自己的秘境,激活不了属于自己的星脉,也就无法修炼气感或灵感,到最后还落的了一个走后门的废物称号。

    要知道就是资质天赋再差的人,能够获得一个学院两年不间断的资源提供,怎么样都能硬生生的给你堆到激活星脉的程度,但是吴梓却怎么也不行,还白白浪费了那么多珍贵的资源,若不是碍于接引仙使的面子,估计学院高层都把他给逐出学院了。

    现在吴梓已经小院三年级了,如果还想继续待在白帝学院只有晋升中院才行。这样就必须要探寻到秘境激活星脉才行,眼看着这最后一个学期就要过去了,但是依旧寻找不到门路。

    在这仙界中没有比小院更低的学院,而小院就类似地球的初中一样,中院就是高中了,大院可想而知就是大学。不知为何这仙界会是这般奇葩,两年多吴梓都没有完全适应。

    整整两年多,吴梓依旧是一无所成,他再也高调不起来,反而变得有些颓废,就连学院的高层都不对吴梓抱有任何希望了。但由于他是带着接引仙使的推荐信来的,学院高层也不敢拿他怎么样,任由他继续待下去,好吃好住供着,他们也不急,反正学期末的考核过不了,按照规定只能离校,这样即使接引仙使任期满了出来后知道了也不好说什么。

    但也正因为如此,那些依靠自己努力进入白帝学院的学生就看吴梓特别不爽了。

    凭什么这个废物可以住独立的高档宿舍,而大家却是三五人合住一个公共寝室。凭什么他可以获得学院三年的奖学金资助,凭什么他能获得那么多珍贵的资源,而大家却要靠自己拼死拼活做任务才能获得回报,而他却不饶而获得到那么多优待。

    明明就是一个废物,什么被接引仙使所看重的人,估计只是仙使大人一时失误把一个废物当成了宝贝。

    类似这样的话语数不胜数,吴梓本人都已经麻木了。

    王明东觉得吴梓的眼神分明是瞧不起自己,当场就要发作,不能动手动嘴总行吧!一个废物也敢这么嚣张,老子要骂的你狗血淋头!

    就在他张口欲骂时,门外走进来一个人。

    这人体型娇小,原本是长裤的校服被改成了短裤,膝盖以下全部露在了外面,脚上穿着一双蓝色帆布鞋,一双蓝白长袜直接将整个小腿包裹,看起来十分的有朝气。

    上身的校服敞开里面穿着一件白色短袖,留着一头直达颈部的长发。

    这样的装扮与古式的教室显得格格不入,但众人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她低着头,刘海随着脚步的前移轻轻摆动,白嫩纤细的手指紧紧抓着衣角,脸颊上带着红晕,慢吞吞的走到了吴梓跟前,弱弱的喊了一句,“王……”

    吴梓偷偷的咽了咽口水,眼前看起来唯唯诺诺的家伙叫做君子英,正是上个月从赵浅手中救下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