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月冷笑,在地面一蹬如同炮弹一样射向吴梓,她双手洁白如玉透明到可以看见筋脉骨骼,看似脆弱的双手却带动着强大的破坏力。

    砰!

    一拳打在风墙之上,竟是将上面的飓风给打散了,吴梓连忙加大魔力输出将那个缺口给补上。

    “要不要这么给力,这个女人真的想杀了自己么?”吴梓心惊不已,自己现在借用的可是风之精灵王的力量,虽然由于自己现在衰弱的精神力导致大幅度下降,但是少说也有修仙者点亮一颗星辰的程度,居然就被对方给一拳打散了。

    “她明显不止一星的程度。”吴梓心中断定,只是具体点亮了几颗星辰他无法估计。

    苏月不依不挠,双手不断的打在风墙之上,每一击都能将一处打散,随后吴梓又快速补上,就这样两人僵持在那里。

    吴梓心中纠结,如果出手反击又有些说不过去,毕竟自己跟君子英都那么熟了,而且如果对方真的是个女的,那么确实是自己不对,可是不出手又只能一直这样僵持着,对方就跟个疯子一样。

    “你打不过她的,继续这样下去,最多再坚持十分钟,十分钟之后你的精神力就会疲倦,赶不上修补风墙的消耗,最后你肯定会被她打死。”

    “什么人!”吴梓心中一惊,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怎么每次都是这样,冷不伶仃就一个声音从自己脑子里冒出来,装神弄鬼的是不是要吓死自己。

    “年轻人你沉着点。”那个声音平静的说道:“你现在只不过是魔法练习生的程度,不可能是她的对手。听我的,先离开这里,你趁着精神力还算充沛的时候利用风之力,她是拦不住你的,之后我再跟你慢慢说明。”

    “什么魔法练习生?那不是只是一阶法师么?”吴梓在脑中咆哮,想当年自己可是大魔导士好么,差一步就是法神了,在埃斯兰大陆已经是最高的存在了,怎么现在就变成了练习生了,这个差距有点大啊!

    “别叽叽歪歪了,要走赶紧走,不然就死在这里。”那个声音不耐烦的说道。

    吴梓也不问怎么自己脑子里又突然出现声音了,他调动体内魔力将风墙转变成狂风袭向苏月,一击将她掀飞,然后控制飓风将自己托起,一挥手一道飓风钻头将天花板打出一个大洞从中而去。

    也不管对方追不追自己,加速离开朝着自己的独立宿舍而去。

    轻飘飘的落在自己的宿舍门口,这个时候已经是半夜,人都已经休息了,而且他住的是独立宿舍,周围的人就更少了。

    打开门进入房间,吴梓坐在床上说道:“你现在是不是可以说明一下了,我怎么就变成魔法练习生了。”

    “并不是你变成了魔法练习生,而是你现在的精神力跟魔力强度只有那个程度而已,你的境界依旧是距离法神只差一步的大魔导士巅峰。”

    “什么意思?”吴梓不解。

    “就是说你依旧是大魔导士巅峰的境界,你现在只需要提高精神力跟魔力质量跟强度就可以了,理解了么?你依旧可以用很多强力的魔法,前提是你的精神力能够支撑的住。”那个声音懒洋洋的说道。

    “说来说去我还是要从头开始修炼,不过按理说这样修炼起来就没有瓶颈了,应该会很快。”吴梓说道。

    “快不快我就不知道了,毕竟你的身体被那个人做了手脚。”提到那个人的时候,这个声音显得十分的愤怒。

    “哪个人?”吴梓随即一想,问道:“就是那个一直躲在斗篷里的不敢见人的人?”

    “是的,就是他!”声音愤怒的说道:“想我堂堂一代冥王就是因为他沦落到现在的地步,成为了一个器灵,不要让我再见到他,不然我打死他!”冥王的语气包含着憋屈与愤怒。

    “器灵?”

    “就是你左手上的那个啊!”冥王对于吴梓的迟钝很是郁闷,说了半天竟然还不知道自己是谁。

    “啥?”吴梓惊讶的说道:“你是冥王帝玺的器灵,而且你本来还是冥王?”吴梓觉得这个事情有些不对,怎么一个好好的冥王成了自己的东西的器灵了。

    冥王这个存在吴梓是知道的,在埃斯兰大陆有着冥界的存在,那是死灵的归处,而冥界之主就是冥王,死灵法师修炼的魔力就是通过信仰冥王得到的,只是这样强大的存在怎么就成了他自己道具的器灵了?

    “本来我好好的待在冥界,又没有做什么坏事,虽然名声被炒的那么臭,但是我是一个好人,一个循规蹈矩的好人,连一只蚂蚁都不舍得踩死。”冥王回忆着往事。

    吴梓只是冷笑一声,要说没做坏事这个他还能勉强相信,但是要说是一个好人,一只蚂蚁都不舍弄死鬼才信!

    他在埃斯兰大陆确实没有听说过冥王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只是那些死灵法师一直惹是生非而已,至于是不是他指使的就不知道了。

    冥王继续说道:“那一天天气很好,我在自己的王宫中悠闲的喝着下午茶,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说是要我帮一个忙。一开始我是拒绝的,不能你说让我帮忙我就帮,我可是冥王,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要是随便就答应了岂不是太掉价了……”

    “然后呢?”说道这里冥王停了下来,吴梓不愿听他自吹自擂开口问道。

    “然后他一挥手,我就晕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自己的帝玺中了,而且我的心脏不见了,不过现在找到了,竟然被你融合了。”冥王无奈的说道。

    那个神秘人强的可怕,这是吴梓的第一反应,他的强大吴梓明白,至少自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但是怎么也没想到堂堂冥界之主竟然在对方一挥手的情况下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吴梓倒了一杯茶水,表示要喝喝茶压压惊,听到这里他算是明白了,看来那个神秘人从一开始就算计好了,不管冥王答不答应,他肯定还是会变成这样,然后自己得到冥王心脏估计也不是什么奇遇,而是那个神秘人刻意为之,但是他做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

    吴梓问道:“那你的身体呢?”

    “不知道。”冥王说道:“估计也被他拿走了,对了,他让我跟你说叫你去修仙。”

    “噗!”刚喝到嘴里的茶水全部喷了出来,“要我修仙?我可是尝试了两年半根本没有办法修仙好嘛!”

    “从你接触到帝玺的那一刻起,你就可以修仙了。”冥王无奈的说道:“之所以你现在退化到魔法练习生的程度就是因为他做了手脚,他要让你从头开始冥想修炼魔法顺便修仙,只要渡过升仙劫成为仙人就可以了,他对你的要求并不高。”

    “这还不高?”吴梓无语,自己全盛时期也未必是仙人的对手吧!虽然在埃斯兰大陆可以称霸,但是当他来到了仙界之后,见到了接引仙使时便从对方的体内感觉到了一股恐怖的能量,那股能量完全不弱于自己全盛时期,那还是对方没有渡劫,由此可想那仙人得有多么恐怖。

    “你不要吃惊了,只是成为仙人而已,确实要求不高,要知道我完整形态的时候一般的仙人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只不过我现在只是灵体而且成了器灵而已。”冥王表示成为仙人并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