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一个月时间很快就要过去,距离最终的期末测试仅隔一天。

    这时候的吴梓并没有选择继续修行,而是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一个月下来他的精神力提升了不少,已经超越了魔法练习生达到了初级魔法师的阶段,现在的他已经可以使用二阶魔法了。体内的魔力与仙灵力也浓郁了许多,只是他现在还不会任何的武仙技,无法测试出现在的仙灵力强度。

    冥王除了一开始帮着吴梓查询了一些关于仙界的常识,之后也一直沉寂在冥王帝玺之内,除了偶尔吴梓主动找他才说上两句,平时便一直保持沉默,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努力了一个月,吴梓打算好好的休息一天,养好精神,等到明天的最终测试时好好表现一番,依照他现在的程度,晋升中院是肯定的,而且应该还能够继续分到特级班。

    咚咚咚……

    一连串的敲门声传来,吴梓倒在自己的床上闷头大睡,但是这敲门声却不断的刺激着他的耳朵,已经持续了十分钟之久。

    吴梓不得不佩服门外敲门的人,足足敲了十分钟,如果是正常人敲几下没人回答早就走了吧!

    而且一大清早的太阳才刚刚升起,什么人会这么早就去吵别人睡觉,正常人都还没睡醒好嘛!

    咚咚咚!

    敲门声继续传来,不停的对吴梓的耳朵进行轰炸,吴梓甚至用双手紧紧捂着耳朵,他实在不想起床开门。

    “明明打算好好睡到日上三更再起床的。”吴梓自言自语的说着,他实在是受不了了,他敢肯定要是自己不去开门的话,对方绝对会一直敲下去的。

    “别敲了,吵死了!”吴梓大声喊道,他决定好好的教训这个扰自己清梦的家伙。

    打开房门,进入眼帘的是一个留着一头直达颈部的柔顺长发,身上穿着修改过的校服外套与短裤的人,她双眼委屈的看着吴梓,双手紧紧捏着自己的衣角,一脸怯懦的样子。

    “为什么这么久才开门,是不是不想理我了……”君子英小声的说着,满脸的委屈与期待着对方的回答。

    吴梓这个时候表现的很尴尬,他怎么也没想到一大清早吵自己睡觉的人居然会是君子英,而且因为自己迟迟不开门还让对方给误会成自己不愿意理她了。

    “呃……”吴梓干笑两声,说道:“怎么会不理你,别多想,我只是睡得太沉了才听到声音而已。”

    虽然不知道她这么早来找自己干嘛,但是一个月前发生的事情吴梓还是记得清清楚楚的,这个让他分不清到底是男是女的人。自己那时候在她的胸口拍了几下,如果她真的是个女孩子那要怎么办?

    总之先应付过去再说,一切见机行事,看看她找自己是要干嘛。

    “先进来吧!”吴梓转过头率先走到床边坐下。

    房间内部很简单,一张床一张桌子与一把椅子,简陋的不能再简陋的布置了。

    君子英唯唯诺诺的跟了进来,坐在唯一一把椅子上,看着吴梓,欲言又止。

    见对方这个模样,明显是有话要对自己说,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吴梓因为那次事情现在又显得十分尴尬,于是两人就保持着同一个坐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你……”

    “其实……”

    吴梓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气氛准备当先说话,可是君子英这个时候也突然开口,于是两人到嘴的话截然而止。

    “你先说吧!”君子英说道。

    吴梓也不做作,直接开口问道:“那个……你真的是个女孩子?”吴梓知道这样唐突的询问不太好,但是他找不到别的方式。

    君子英似乎想起了那时候对方用手拍打自己胸口的一幕,脸色瞬间红了起来,低着头吱吱呜呜的说不出话。

    “呵呵。”吴梓自嘲的一笑,看到对方这个样子他哪里还能不明白,这绝壁就是一个女孩子没错了。

    只是他干嘛一直伪装成男孩子的样子,而且还扮的那么像,除了行为举止上带着一点女孩子气,从哪一点都没法看出她是一个女孩子,也正因如此吴梓一直都把她当做男孩子,而且她自己也亲口说过她是一个男子啊!

    现在好了,告诉我你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那么自己在不明白事情真相的时候把你当成了男孩子摸了你的胸,现在是来找我负责了吗?

    虽然很不情愿,即使不知情这也不是逃脱责任的理由,做了就是做了,吴梓虽然无耻,但是还没有到不敢为自己做的事负责的地步。

    就在吴梓胡思乱想的时候,君子英开口说道:“是的,我真的是个女孩子。”

    她红着脸低着头,声音小的吴梓差点听不见,“我之所以扮成男孩子是有原因的,一开始骗你也只是不想暴露身份,但是我对你一直都表露的非常明白,你见过哪个男孩子会那么像一个女孩子吗?”

    “我见过,比如那些可爱的男子就一直是那样,表现的像个女孩子。”这话吴梓也只能在心中吐槽而已,现在这种情况他可不敢说出来。

    说着说着,君子英的声音逐渐加大,到最后似乎是愤怒了,几乎是用咆哮的方式说道:“就是因为你那么笨,那么迟钝,一直看不出我的用意,就连为了你我苦苦从爹爹那里求来的名额徽章也丢了,苏月姐姐她担心我再出事又把那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爹爹,现在……现在……”

    说道最后君子英没能再说下去,而是抽泣起来。

    吴梓顿时乱了阵脚,这是什么情况,到底是要自己负责还是干嘛?怎么好端端的就哭了。

    若是不知道对方是个女孩子还好,现在知道了,吴梓最见不得就是女孩子在自己面前哭泣了,只要是女孩子一哭他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且对方似乎还是因为自己才哭的。

    若是换做以前,遇到女孩子哭他绝对立马转头就跑,最多最多也就是说几句安慰话敷衍过去再跑。可是他现在却做不出了,不管怎么说这件事说到底还是自己不好,自己不该那么轻浮,随随便便就摸别人的胸,而且还那么用力,拍了那么多下,就算真的是个男孩子自己也不应该随随便便就去摸别人的胸。

    “既然你是女孩子,你要是愿意让我知道,那你一开始直接告诉我就好啦!”吴梓无奈的说道:“你要是相信我,大可以直接对我说,你有你的苦衷,我也一定会替你保密的。”

    不得不说吴梓确实是很迟钝,人家一个女孩子在你面前委屈的哭了起来,明显是要你安慰,但是你不安慰就算了,还反过来抱怨别人,这简直就不是一个正常男人该有的脑子。

    就连许久不曾开口的冥王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小子,我说你是猪吗?从现在的情况看来小姑娘明显是要你安慰,你反倒还说起她的不是了,你的脑子被驴踢过还事被门夹过,怎么就这么不懂女孩子的心!”冥王似乎是个过来人,把事情都看的很通透的样子。

    “怪我咯?”吴梓表示很委屈,自己根本就没有怪她的意思,只是随口说说而已,难道话都不让自己说了吗?

    “而且我也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这么说的好嘛!你要是懂那你来说啊!难道我连说句话都有错吗?”吴梓在脑内用意识对着冥王吐槽道。

    不过这好像真的就是应该怪我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