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你还是闭嘴别说话了。”冥王老气横秋的说道:“你要是再继续说下去,估计她会哭的更凶。”

    “我的嘴有那么笨吗?”吴梓忍不住问道,“为什么我继续说她会哭的更凶,我那也是在安慰她好么?”

    “就你那也叫安慰,走开让我来。”冥王很是嚣张的说道。

    于是就这样,吴梓一直坐在床上看着轻轻抽泣的君子英,等待着冥王安慰对方。

    时间一分分过去,吴梓愣愣的看着哭泣的女孩子,冥王也一直保持着沉静,足足过去了十分钟之后,冥王才弱弱的开口说道:“我应该怎么跟她沟通…直接这么跟她说话,暴露了不要紧么……”

    冥王刚才只顾着装腔作势,好在吴梓面前表面一番,结果忘记了自己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没有身体的器灵,只能躲在帝玺之内,能够正常交流的人只有吴梓而已。

    “什么意思?”吴梓表情一愣,随即又反应过来,对方只不过是一个器灵虽然是一个强大的器灵,但是只能够跟自己交流。

    虽说并不是不能跟别人交流,但是那样总显得太过惊世骇俗了,至少在他的印象之中在这仙界还从未听说过哪个器灵是可以说话的,想必达到了那种程度都是了不得的强大仙器,那么自己拥有这样的强力装备若是传出去了,肯定是会引来他人觊觎的。

    冥王应该也是意识到这一点,所以才一直没有跟君子英说话,不然按照他的个性肯定已经说出一大堆废话了。

    “算了,你还是别说了。”吴梓摇摇头说道:“现在你还不便暴露出来,被别人知道了肯定不好,即使是君子英现在也不能让她知道,至少她身上还有许多东西我看不透。”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即使是再相熟的人也不见得能够做到一丝一毫的隐瞒也没有,吴梓这么做也并没有错。

    “你怎么一直不说话?”君子英低着头轻声抽泣了十几分钟,见吴梓只是坐在床上一直看着自己一句话不说,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呆子。

    “我只是再想应该要怎么安慰你。”吴梓干笑一声,心想你怎么就那么能哭,动不动就哭实在是让人受不了,但是这话肯定是不能说出来了,于是转移话题说道:“对了,那天之后你怎么就没来上课了?”

    君子英噗呲一笑,就你这迟钝的样子还想安慰我?

    虽然对方一直没有说话,但至少还是在担心自己的,想到此处心中也不再像刚才那般难过,回答道:“还不是因为你,对人家做了那样的事,苏月姐姐把我软禁在家里不让我出来了。”

    “额……”吴梓无奈,到头来又是怪我了,而且你说话应该说清楚一点,什么叫那样的事,不知道情况了的人听到了,还以为我对你做了哪样的事呢!

    “好好好,都怪我,都是我的错,我认错,我道歉,全都是我的不是。”吴梓站起身对着君子英做了个道歉的动作,或许是太过滑稽惹得对方破涕为笑。

    “嘿嘿,笑了,笑了就好,笑了就表示没事了。”吴梓讪笑的说道。

    “小子,看你呆头呆脑的样子,没想到还挺有一手的,这一下子就给人家小姑娘给逗乐了,还是有点我当年的风范啊!”冥王这个时候忍不出又插嘴说道,感叹着当年的自己。

    “一边去,怎么哪都有你。”吴梓在脑海中说道。

    “那你这一大清早的就来找我是有什么事么?不会只是来跟我诉诉苦的吧!”吴梓其实挺希翼对反只是来诉诉苦的,因为除了这个他只能想到对方是来要自己负责的。自己只是拍了拍对方的胸,这事可以往大了说,也可以往小了说,这就看当事人怎么想了,如果是那种思想比较保守的那么这就是大事了。

    看君子英平时那怯懦胆小的样子,应该是比较保守的人,而且对方的姐姐苏月想必是更加保守的人,不然也不会因为自己拍了下君子英的胸就想要打死自己了,那么如果对方是上门来找自己负责的话,那也就是要自己娶了她了。

    想到这里吴梓浑身就觉得不自在了,虽说对方是个可爱的女孩子,但是之前她却一直扮成男孩子,而吴梓也一直把她当成男孩子。突然之间告诉他其实是个女孩子,不是不能接受,但是如果要自己娶了她那肯定是接受不了,最主要的是对方胸那么平,吴梓一点都不萌她,对软萌萝莉他没有丝毫的兴趣,说到底吴梓其实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黑长直御姐控。

    “其实……”君子英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声音变得有些颤抖。

    “其实什么?”正题终于要来了,吴梓已经做好了准备听对方说“大家结婚吧”这之类的话。

    “其实我是来跟你告别的……”君子英抬起头轻声说道,眼角依旧含着泪水。

    “啥!”吴梓愣了,这跟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啊!搞了半天不是来找自己负责的,而是…道别的……

    “明天就是最终的期末测试了,你来跟我道别?”吴梓惊讶的说道:“什么意思?明天的测试你不参加了?”

    “唉……”君子英叹了口气,说道:“最终测试我参不参加都是一样的结果,所以去不去都没有什么区别。”

    “什么意思,结果一样?”吴梓问道。

    “算了,不说这个了。”君子英不愿再提测试的事情,转而说道:“我是来跟你道别的,这次告别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再见。”

    “什么意思啊!你倒是给我说清楚!”吴梓有些急了,说了半天却一直不把话说清楚。

    “爹爹知道那件事之后生气了,不允许我再出门了。”

    “他这次是认真的,我没得选择,我走了对你我都好。”君子英眼角含泪。

    “你会忘记我麽?”

    “不会!”吴梓想也没想直接回答,至少几年之内是不可能忘记的,一个女扮男装给自己留下了深刻印象的家伙,哪有那么容易说忘记就能忘记的。

    “嘻嘻!”君子英破涕为笑,吴梓那果断的回答让她的心理顿时充满了欢喜,“那我先走了,苏月姐姐还一直在外面等我呢!”得到了对方肯定回答,她也不打算再留下,反正此行的目的只是为了听对方这句话而已。

    “额……”吴梓本来是打算留下君子英再好好的聊一聊的,毕竟她这个告别有些太突然了,有好多事情都没有说清楚。但是听到苏月还在外面,吴梓就打消了念头,鬼知道时间拖得久了那个疯女人会不会冲进来再跟自己打一架。

    送别君子英之后,吴梓对着冥王问道:“我现在能不能打得过苏月?”吴梓其实是一个挺小心眼的人,对于那天苏月想要打死他的事情依旧记得清清楚楚,并且想着什么时候自己能打得过对方了,一定要上门教对方做人,这也是他这些天一直努力修行的原因之一,这口气不出他觉得自己吃饭睡觉都憋屈得慌。

    “不知道,你现在魔力跟仙灵力融合了,按理说同级别没人是你的对手,虽然你可以用魔法,还可以用精神力进行骚扰攻击,但是你不会任何的武仙技,对方的境界似乎又比你高许多,打起来还真不好说,不过你的赢面很小,小的可怜几乎是没有,但是跑应该是没问题的。”冥王分析着说道。

    “跑?”自己上门报仇可不是为了跑的,要是打不过逃跑那得多丢脸,看来还是得再等一段时间才能教训她了,至少也要有地煞两星的实力,而且还要学一些武仙技,不然打起来的时候只靠着辅助魔法近战肯定要吃不少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