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梓轻轻一跳便躲开了对方的火球攻击,这个小火球比起赤炎鸟的爆炸性大火球差得太远了,即使吴梓不躲给自己上一个防御性的辅助魔法,挥手就可以把这个小火球拍灭。

    而且吴梓现在是地煞一星的实力,即使不靠魔法的辅助,近身战也是完虐赤火兔。

    那只母兔子跟在公兔子之后,见自己的丈夫都攻击眼前这人了,也是张口喷吐出一个火球。吴梓侧身避开火球,身子快速超前迈进,速度极快的出现在了母兔子身边,伸手抓住母兔子的脖子。

    一把抓住将它提起,再猛的用力往地上一砸,瞬间地面被砸出了一个大坑,母兔子倒在那里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这一切只不过发生在几秒钟之内,吴梓地煞一星的实力,仅仅是挥拳的力量妥妥的一千五百斤不是问题,母兔子在这一击下没有被砸碎脑子已经算是万幸了。

    公兔子只觉得眼前一花,转头一看只听砰的一声自己的媳妇就被打死了,顿时一股怒气上脑,火红色双眼就像是燃起了火焰一般,怒吼着向着吴梓冲去。

    能不气吗?这才过去多少时间,自己±,的老婆孩子都死了,就算是兔子也会疯狂啊!

    吴梓叹了口气挥出一道风刃,直接在公兔子的脖子上开了一到血盆大口,鲜血顿时喷涌而出,吴梓退后一步躲开溅射出来的血液,公兔子倒在地上身体抽搐几下便完全失去了生机。

    “唉……”吴梓叹了口气,自己就这样把人家兔子一家跟杀了。

    “不杀也得杀啊!”冥王似乎看出了吴梓此时的状态,说道:“它们的孩子都被弄死了,你不杀它们,它们就要杀你。”

    吴梓没有说话,正如冥王所说,如果他不杀死这对兔子夫妻,那么对方就会杀死自己替孩子报仇。即使冥王没有先杀死那三只小兔子,那么自己最后难道就不会杀死它们吗?说到底这还是自己的任务,自己真的能因为看到对方在兔子窝里其乐融融的样子就不杀它们吗?

    吴梓不知道,他也不想再去想这个问题。

    抛开这个问题不想,吴梓弯下腰钻进了山洞里,把三只小赤火兔跟那只黑兔子拎了出来。

    把三只小赤火兔的尸体丢在一边,吴梓看着手中的黑兔子,说道:“死透了没,还有没有救?”

    冥王沉思了一会,说道:“还有很微弱的气息,但是想要救活它并不容易。”

    吴梓看了看地上赤火兔的尸体,心想虽然不知道这黑兔子到底是不是它们亲生的,但是自己好歹杀死了人家一家子人,自己还没有到那种丧心病狂的地步,来个斩尽杀绝。如果就这么放着这只黑兔子不管,那么它肯定只有死路一条。

    “就当弥补一下杀了你亲人的过错吧!”吴梓心下一狠,走到一块空地上,咬破手指在那里底下几滴鲜血。

    随后拿出六颗魔核按照六芒星阵的式样将魔核摆放在六个角上,将地上那些鲜血围绕在其中,再把冥王帝玺变成一把匕首,将自己体内的魔力注入其中,在地上画起了魔法阵。

    过了一会魔法阵画好,吴梓将手指上的鲜血抹在黑兔子的额头上,把它放到了魔法阵中那些鲜血的上面,再将自身魔力注入魔法阵中。

    一阵光芒自魔法阵中闪烁,仅仅是一瞬便消失不见,连同着六颗魔核也变成了粉末。吴梓与黑兔子的额头上同时浮现出刚才画在地上的魔法阵,也是一闪即逝。

    “你居然跟它签订了宠物契约?”冥王很是震惊的问道。

    “是的。”吴梓将黑兔抱在怀中,抚摸着它的皮毛,说道:“只是普通的主仆宠物契约,可以达成生命共享,主人有权利停止共享生命,但是宠物却只能无条件的共享生命。”

    “唉……”冥王叹了口气说道:“随你吧!”

    吴梓知道现处森林之中,想要救黑兔子并不容易,至少他自己不会治愈魔法。而他唯一能想到的方法就只有这一个,签订契约达成生命共享,自己将生命力分享给黑兔子,以自己强盛的生命力供应,黑兔子肯定不会有事。

    也幸好对方只是一只兔子,如果是人类的话,也可以签订主仆契约,同样可以达成生命共享。但是问题是如果是人类的话,自己杀了对方一家,还能跟对方签订契约救对方吗?

    这个问题吴梓同样不知道,他不知道如果真的遇到了这样的事,自己是选择斩草除根呢?还是心慈手软救了对方呢?

    不过还好主仆契约有着对仆人的强大控制力,仆人是无法背叛主人的,所以说救了也是可以的,至少不会背叛,只是如果收留一个对自己一直怀恨在心的仆人真的好嘛?

    因此吴梓才庆幸对方只是一只兔子,而且它不知道是自己杀了它一家。吴梓将黑兔子放在一边,拿着手上的匕首开始将这五只赤火兔的皮毛割下来,他可不想等黑兔子醒来看到自己正剥着它家人的皮。

    五块带着鲜血的赤火兔皮,吴梓拿出装熊掌的皮袋子同样把兔子皮装了进去再收回空间戒指中。

    做完这一切之后,吴梓把黑兔子抱在怀里,看了眼铁背熊尸体所在的方向,说道:“是时候回去收拾它的尸体了,那可都是钱啊!”

    吴梓给自己施展了一个飞行魔法,快速朝着来处飞去,只是当他到达那里的时候,哪里还有铁背熊的尸体。

    “这真是……”吴梓有种骂娘的冲动,地上除了吃剩的骨头跟一些烂肉,只有一个残破不堪的大熊头在那里。

    “早说会引来妖兽了,你就不应该回来,而是先离开森林,反正现在都做完两个任务了,明天调查清楚了再来找白玉狼不是更省事?”冥王说道。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不觉得那样太麻烦了吗?到时候我又要再来一趟森林,我可不想再多跑一趟。”吴梓挥挥手,表示自己是很怕麻烦的人,即使是多跑一趟对于他来说也是麻烦的不行的事,本来从一开始他就是打算一次性完成任务的。

    咕噜咕噜……

    就在吴梓抱怨怕麻烦的时候,自己的肚子发出声音表示抗议。吴梓无奈的挠挠头,一开始从白帝学院里买的食物早就被他丢了,有钱了自然不愿意再吃食堂里的食物了。但是这个时候三更半夜,而且还在森林中,又能有什么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