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梓与他们喝了近半个小时的酒,把任务也仔细的了解了一下,感觉这三人其实都挺好相处的,虽然陈清看起来不爱说话的样子,但是时不时的也会插上一嘴。

    随后陈彪上前台再领取了一份任务证书交给吴梓。

    像这种组队任务,任务证书都是人手一份,以便任务完成之后上交任务时金额能够正常分配。

    接团队任务之前,各自都会先商量好属于自己的那份应得的报酬,之后在任务证书上注明,奖金也是由猎人公会按照任务证书上的已定金额进行发放,所以根本不用担心拿不到报酬。

    吴梓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会担心自己一个外人在完成任务之后会不会被对方排挤,不愿分给自己已经商量好的金额,不过现在既然有了猎人公会的公证,他也算是放心了。

    吴梓拿到任务证书之后,陈彪三兄妹与他商量了一番,敲定一个星期后猎人公会内集合,去试试这个任务能不能完成。各自交换了联系方式之后,吴梓就离开了猎人公会,在附近找了一家旅店休息去了。

    临睡前吴梓将一直系在腰间装着黑兔子的袋子取了下来把它放在了床头,看了黑兔子一眼见它仍没有苏醒的迹象吴梓也不再管它蒙头就睡。

    4,   第二天吴梓直接睡到了日晒三更,昨天夜里他也是熬到挺晚的,跟陈氏三兄妹喝完酒商量完事情都快凌晨四点了,等他找到旅店入住的时候天都已经有些蒙蒙亮了。

    简单的洗漱了一番,换了身衣服,吴梓出门打算到猎人公会去饱餐一顿,然后再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快速完成的任务。

    毕竟一个星期之后就要去那个冰封的村落里探查了,现在如果接下什么耗时过长的任务并不是很好。

    看了眼依旧躺在床头昏迷不醒的黑兔子,吴梓挠了挠头满脸的不明白,他怎么也想不通都有了自己强大的生命力的共享了,怎么会还没苏醒。

    正常情况下一只兔子而已,早该醒了才对,可是这都过去一整个晚上了,一点转醒的迹象都没有。

    思来想去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索性也就不再去想,放在旅馆让它睡着好了,转过身直接离开了自己的房间。反正跟自己有着主仆契约的关系,即使是自己不在的时候醒了也不会乱跑。而且如果一直带在身上,腰间一直挂着个布袋子行动起来确实也不太方便。

    来到猎人公会大门外,吴梓快步走了进去。白天的时候这里依旧是热闹非凡,三五成群的猎人们围坐在桌边喝酒吃饭,各自谈论这自己的经历,互相吹牛扯淡。

    “那天我在东面森林里跟那只赤炎鸟大战了三天三夜,最后不分胜负各自退走,谁也没有占到便宜。”一走进猎人公会吴梓就听到了这么一句,一个衣着光鲜的中年人大口喝完杯中的酒,说道:“我打断了它一条腿,它也在我身上留下了一道伤疤!”

    中年人说着扯开自己的衣领,把占据着整个胸膛的狰狞抓痕暴露了出来,显现在众人的眼中。

    围坐在一桌喝酒的其他人看到,其中一人顿时说道:“大哥真是利害啊!没想到能打断赤炎鸟那种顶级妖兽的一条腿,佩服佩服!”

    其余人看着中年人胸前的抓痕,也是纷纷恭维的说道。

    “你怎么看?”吴梓看了一眼中年人胸前的抓痕,问着冥王。

    冥王说道:“他这个抓痕确实是飞禽妖兽留下的,按照东面森林里的赤炎鸟体型来看的话,这个抓痕真的有可能是它留下的。”

    “只是那个‘不分胜负打算了它一条腿’这个事估计就是吹牛的吧!毕竟那只赤炎鸟虽然没有达到它该有的巅峰实力,但是以它的破坏力估算起来也有着修仙者地煞六星的实力,而那个中年人只不过地煞四星而已,能够在赤炎鸟抓下逃命已经是万幸了,打断它一条腿他完全是在说梦话。”冥王不屑的嘲讽道。

    “而且那天大家跟赤炎鸟接触过,丝毫看不出来它有受伤过的痕迹。”冥王继续说道。

    “那他就是吹牛咯。”吴梓随意说了一句,他可不想理会那样的家伙,牛皮吹的那么大也不怕被风闪了舌头,“难道他就不怕被知情人士知道笑话他吗?”

    吴梓明显就是知情人士中的一位,而且已经在心底嘲笑对方了。

    “至少我现在在这里没有发现实力超过地煞八星的修仙者,所以按照赤炎鸟的实力来看,这里没有一个人会主动去招惹它。”冥王说道:“而且想来大多数人都知道那只赤炎鸟在森林中守护着那个村子里的人,而且赤炎鸟从来不会主动攻击人类,估计这个中年人是起了歹心想要拼一把以求富贵一世,不过他太高估自己的实力了。”

    “呵呵。”吴梓轻笑一声,说道:“有些人总是喜欢幻想,一旦起了这个念头,就会一发不可收拾,估计他就是这样吧!”

    也不多看中年男人那桌,吴梓走到吧台点了一些食物,他要的基本上都是肉食。吴梓属于肉食主义者,就算是刚睡醒他依旧选择了肉食。

    手上端着放满食物的托盘在猎人公会内部找着没人的桌子,可是这个时候猎人公会内可以说是人满为患,看了一圈愣是没找到一个空出来的桌子,吴梓无奈想着要不就打包带回旅馆吃好了。

    “吴梓吴梓……”陈兰本来跟自己的两个哥哥吃着东西,抬头时正巧看到了吴梓,而且发现对方手上端着托盘站在那里,似乎因为找不到吃饭的桌子而苦恼着,连忙挥手喊道:“看这里,来这里坐。”

    吴梓听到有人喊自己,顺着声音转过头去,发现竟然是陈氏三兄妹,陈兰正满脸欢笑对着自己挥手,陈彪与陈清也是抬头看着自己。

    “小兄弟这么巧啊!”陈彪满脸笑意对着吴梓说道:“正好大家也是来这里吃午饭,不如凑一桌一起吃怎么样?”

    “来来来,一起吃一起吃,坐我旁边。”陈兰站起身来着吴梓坐在自己身边,根本不给对方回答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