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梓一听心想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就说陈兰为什么看起来才十七八岁的样子,比自己看起来都要小一点点,原来是因为修炼的功法所导致的。”

    吴梓说道:“你这个功法很利害啊!居然还可以延缓衰老。”

    陈兰得意的说道:“那是!别看我才地煞二星的修为,我可比我两个哥哥强多了!”陈兰说着,眼珠子一转说道:“对了,吴梓你练的什么功法啊?”

    吴梓一愣,没想到居然问起自己来了,可是我根本就没有修炼功法,这该怎么说才好。

    “你可以跟告诉他们你修的是法仙一脉,你所用的魔法跟跟仙术十分的相似,他们看不出什么的。”就在吴梓思考着要怎么说的时候冥王开口说道:“至于功法你随便瞎掰一个应付过去吧!”

    “其实我……”吴梓正想说话陈清见对方似乎有些难以开口的样子,突然打断道:“是我家小妹无礼了,这都怪大家把她宠坏了,还请你不要见怪,如果你实在不好说的话,那就不用说了,没关系的。”

    陈清难得的说了这么一大句话,吴梓都有些惊呆了,他挥挥手说道:“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好说的,只是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修炼的是什么功法,只知道承自于仙法一脉,具体我就不太清楚了。”

    吴梓继续说道:“而且陈兰那么信任我,都把你们的功法给说了个遍,我要是不说岂不是显得太过不相信你们了。”吴梓说着抬起右手,手心上汇聚出了一阵细风回旋随后又散去。

    “是风系功法吗?”陈清轻声念了一句。

    “其实不完全是这样的。”吴梓说了一句,手指上又凝聚出一道细小的电流,哔哩啪啦轻响着随后再次散去。

    “竟然是多系功法!”这下陈清的脸上再也保持不住平静了,面无表情的脸上显现出了一丝震惊,拱手说道:“不知吴梓小兄弟师承何门何派又或者是那家的贵公子?”

    不仅是陈清,陈彪与陈兰也是一脸的震惊看着吴梓,等待着他的回答。

    吴梓心想不就是让你们看了个魔法嘛,至于这么吃惊吗?

    “你是不是傻?”冥王这时候开口说道:“让你说自己修的是仙法一脉就好了,你展露个屁的魔法啊!还一下子使出了两个不同属性的魔法,你难道不知道仙界修炼法仙一脉的本来就比较稀少吗?”

    “而且你还展露了两个不同属性的魔法,拥有复数属性功法的就更稀少了你知道吗?至少对于他们这样的普通修仙者来说都是可望而不可求的存在。”

    “你又没跟我说过。”吴梓抱怨了一句。

    冥王无奈的说道:“这需要我告诉你吗?你自己就不会观察吗?你难道没有发现整个白帝学院都没有一个修炼法仙一脉的吗?现在整个仙界除了旧世代的修炼体系以外,星脉修炼体系几乎都是武仙,法仙只有极少数,只有点亮了多数的星辰之后才能做到跟法仙一样的地步。”

    吴梓一想也确实如此,整个白帝学院之中他所见到的都是修炼的星脉体系,那什么练气筑基金丹他是一个都没有见到过。

    至于武仙前期强于法仙这一说,也不一定就是如此。武仙的身体素质极强,点亮一颗星辰后便有一千多斤的力量,法仙根本就做不到这一点。他们从一开始就是修炼到的神识,能够使用法术,往往一个法术的破坏力是极强的,这一点武仙是做不到的。

    如果是前期的武仙与法仙战斗的话,只要不被武仙近身法仙赢的几率还是很大的,至少只要几个法术击中了对方,就可打的对方狼狈不堪毫无还手之力,但是如果被近身了那么法仙必输无疑,武仙一拳就可以打的法仙生活不能自理。

    但由于是处于前期,法仙身体孱弱,在机动性与身体的爆发性上是完全比不过武仙的,除非事前有所准备,或者是天赋异禀的家伙,否则被武仙近身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毕竟不可能每个人都能够像吴梓一样有着诸多魔法的辅助,甚至能够高空飞行。可以说他能够完爆任何的法仙与武仙,至少同期修仙者是这样。

    “其实我走的是野路子,根本就不是哪门哪派或者哪个大家族的弟子,我只不过是白帝学院的学生而已,刚刚小院毕业,暑假过后就是中院一年级的学生了。”吴梓为自己一开始的多此一举感到悔恨,现在只好实话实说告诉对方自己的身份了。

    “只是学生吗?”陈清问道:“可是你这双系数的功法又是怎么得来的呢?”

    “其实我与本届的接引仙使相识,貌似关系还不错的样子。”吴梓顿时把接引仙使搬出来了,反正都已经说了自己是白帝学院的学生了,只要去打听一下估计都会知道自己是带着接引仙使的推荐信来的。

    而且为了防止对方在继续多问,搬出接引仙使绝对是一个好办法,至少吴梓是屡试不爽,每次只要拿接引仙使说话,什么事都好办。

    “原来您是仙使大人的熟人,是在下多嘴了。”陈清对着吴梓拱手低头说道,就连称呼都变了。不仅如此,就连陈彪这个大粗人一直挂在脸上的憨笑都不见了,剩下的只有眼中恭敬与敬畏。

    唯独没有变化的就是陈兰了,她一把拉过吴梓的手臂,满脸天真的笑意,说道:“吴梓,没想到你这么利害,居然认识接引仙使,那可是很利害的人啊!就像是传说中的存在一样!”

    “对了对了!”陈兰摇晃了一下吴梓的手臂,继续说道:“我修炼的也是仙法一脉,我的千木飞花决是木系功法,跟你一样都是仙法一脉哦!”

    “小妹,不得无礼,他可是仙使大人的朋友!”陈清冷着脸呵斥着陈兰,陈彪也是一把拉过陈兰制止对反继续胡闹。

    陈兰满脸委屈,小声嘀咕道:“我又做错了什么?”

    吴梓无奈,只不过是把接引仙使搬出来而已,至于这样吗?难道因为自己跟接引仙使认识,就不能跟你们好好说话了吗?

    吴梓说道:“你们不用这样,能不能像原来那样,我可是想要跟你们好好相处的,而且到时候还要一起做任务的啊!”

    “可是……”陈清想要说话,吴梓一挥手打断道:“什么可是不可是的,到底还能不能愉快的做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