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鸟在空中窜来窜去,你碰不到我,我也打不到你。

    赤炎鸟已经十分疲倦,身上的火焰也黯淡了不少,只是这时候炽焰鸟还附着在它的身上,旁人是无法观察到它原本的火焰,只有它自己能够感知到。

    而且它现在体内的妖力十不存一,马上就要耗尽,它现在的速度都变得迟缓了许多,有好几次险些就要被吴梓骑到背上。

    反观吴梓一脸风轻云淡,轻松的不得了的样子,虽然现在赤炎鸟还保有一丝余力,凭借自己的速度还差那么一点才可以落在对方的背上,“只要在拖延一会,就可以彻彻底底把你给打服了。”

    “就算打不服你,到时候把你打晕,还不是照样任由自己摆布,你这只坐骑我是收定了!”吴梓心中如此想到。

    赤炎鸟突然鸣叫一声,眼见自己妖力即将耗尽,不想再与眼前的人类继续纠缠,调转方向竟然朝着远方飞去。

    吴梓听它愤怒的鸣叫一声,还以为对方要来个最后一次的搏命一击,可是哪里想到竟然是要逃跑,顿时大吃一惊,喊道:“你身为顶级妖兽的尊严呢!别跑啊!”

    吴梓连忙加快速度追了上去,周身气流疯狂涌动,将他的速度加快到了极致,他可不想让赤炎鸟逃到那个人类的村落里,免得到时候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风之束缚!”吴梓飞行的空余伸出一只手,指着赤炎鸟施展了一个风之精灵王模式自带的束缚魔法。

    之前因为赤炎鸟体表燃烧的火焰温度太高,风系魔法对它已经没有什么效果,所以一直没用。但是现在眼见赤炎鸟就要逃走,再不用就来不及了,不管有没有效果,哪怕是拖延一秒钟的时间也好。

    魔力自吴梓指尖流窜而出,一道道风元素汇聚在一起,气流在赤炎鸟周围形成了一个圆形风环,随后猛的一缩将它捆绑起来。

    但由于赤炎鸟此时身体上依旧是燃烧着火焰,虽然已经熄灭了许多,但是那恐怖的温度并没有改变,这个束缚魔法仅仅是一瞬,连一秒钟都没有达到就失去了效果,赤炎鸟身体只是轻轻一晃之后又恢复了正常。

    但即便是一瞬间的时间,也足够吴梓拉进不少距离,与对方仅仅只有一只手的距离,吴梓极力伸出手正好抓住了对方长长的尾羽,并且不断的向着自己这边拉,试图就这样爬到对方身上去。

    就在刚才自己身上突然出现一道束缚的时候,赤炎鸟就知道不妙,但是也想不到对方竟然是拽着自己的尾巴。

    尾巴上的羽毛可不是单单因为好看拿来装饰的,那可是自己飞行时用来保持平衡调转方向用的,万一被拽断了怎么办!

    赤炎鸟跟普通的飞禽可不一样,它是一阶顶级妖兽,智商并不比任何一个人类差,不像别的飞禽,如果是尾巴被拽住了,管也不管肯定是加速逃离,就算是尾巴断了也无所谓。

    那是因为它们没智商,赤炎鸟身为顶级妖兽,拥有着超高的智商,明知道尾巴的重要性,现在被那个人类拽住,别说是加速了,它都有停下来的想法了。

    要是尾巴就这样被拽断了,自己虽然还能飞行,但是却保持不了平衡了,甚至连调转方向都做不到了。虽说还能再长出来,但那是不伤到尾部肉体的情况下,如果受伤了很有可能就再也张不出来,这不得不让赤炎鸟小心谨慎起来。

    谁知道那个人类把自己尾羽拽下来之后,会不会给自己尾部再来个一击,如果是那样就糟糕了,还不如停下来好了。

    虽然这个人类三番两次的来找自己麻烦,但是每一次似乎并没有什么恶意,第一次闯入自己的领地被自己打跑了,第二次带着那只猫妖过来,却是告诉自己可以回到原来的领地了,这一次看起来也并没有别的什么意图,似乎只是单纯来报复自己的……

    想到此处赤炎鸟顿时满心的无奈,自己一个体内留着仙兽血脉的顶级妖兽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因为尾巴被人拽住服软了,真是可悲可笑。

    赤炎鸟索性不再前行,反而是停了下来,那什么顶级妖兽的尊严完全被它抛到脑后去了,尊严那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吴梓一直保持着极快的速度,赤炎鸟突然停住,猝不及防之下高速飞行中的他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一下子整个人都撞在了赤炎鸟的尾部,身子更是在空中一个翻滚。

    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落在对方的背上,吴梓当即就是一愣,随即又一脸的兴奋,“你丫的,终于让老纸抓到了吧!现在我就在你背上,看你还能往哪飞!”

    说着吴梓抡起拳头就在赤炎鸟背上狠狠的打了几拳,万斤的力量打在上面,砰砰作响,声音震耳欲聋。

    赤炎鸟吃痛顿时大叫几声,吴梓哪里会管它那么多,不把你打晕还怎么能签订契约?

    二话不说又是几拳头打在了它身上,赤炎鸟连连惨叫。

    “主人,主人,别打了,这只大鸟说它认输了,它求你放过它。”黑兔的声音突然在吴梓脑海中传来。

    吴梓当即又是一愣,惊奇的问道:“你怎么知道它认输了?”

    “因为我听得懂它说话啊!刚才你打了它那么多下,它就一直在求饶了,它还问你到底想干嘛?都这样了难道还不能出气吗?”

    “呵呵,你这家伙也知道我要出气?那你还问我想干嘛?两个月前你欺负我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会有今天?”吴梓顿时冷笑几声,对着身下的赤炎鸟说道。

    赤炎鸟一听,心中有些微喜,这个人类是在跟我说话,那就是说他刚才听懂了我的话了,当即赤炎鸟再次鸣叫着,说道:“那时候是你自己闯入了我的领地,我只是想要威慑你一番,哪知道你直接就攻击我了,我那只是自卫好嘛?正当防卫啊!”

    吴梓听赤炎鸟一连串的叫着,根本听不懂,通过宠物契约,向黑兔询问起来,“它又说了什么?”

    “它说那时候它不是故意的,只是主人你先动手了,它只是被迫出手防卫而已。”

    吴梓一听就更气了,“你那叫防卫?要不是我速度快,早就被你给烧死了吧!你还防卫,有你那么防卫的吗?”

    赤炎鸟一听再次鸣叫一声,黑兔继续翻译,道:“那你现在气也出了,还想干嘛?难道真的是要赶尽杀绝吗?”

    “哼!”吴梓冷哼一声,说道:“那就直接说了,我感觉你挺不错的,跟着我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