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梓体内的能量十成去了八九成,虚弱的躺在地上,不知不觉间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黑兔的声音突然在他脑海中响了起来,“主人,主人!快点醒过来,有人过来了。”

    黑兔呼喊了好多次,吴梓总算是睁开了眼睛,脑子里正睡得一片浆糊,随口问了一句,“什么东西过来了?”

    黑兔说道:“不是东西,是一个人类……”

    “人类?”吴梓搓了搓迷蒙的双眼,心中有些警惕起来,转头一看,还真有一个人在树丛里探头探脑,鬼鬼祟祟的看着这里。

    或许这个人类认为自己隐藏的很好,但是已经全被吴梓看在眼里,而且他还觉得这人有点眼熟。

    吴梓本来听到有人类靠近,还担心是一个来意不善的修仙者,趁着自己正虚弱的时候,想要对自己不利,来个渔翁得利什么的,这种事情在埃斯兰大陆都是常有的事,仙界这么大一个地方,更是不足为奇了。

    只是当他看清楚来人的时候,在对方身上根本感受不到一丝修仙者的气息,一点能量感应都没有,完全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凡人,而且还有点眼熟。

    “你是……”吴梓挠着后脑勺,对着这个似乎很害怕自己的普通人问着。

    这是一个模样稍显清秀的年轻人,身上穿着粗布麻衣,皮肤有些黝黑,体型看起来有些瘦弱,但是露在衣服外面的双臂上却有着线条分明的肌肉。

    年轻人有些胆怯的说道:“我……你……你不记得我了吗?”

    这个年轻人正是吴梓当初来到这片森林时遇到的那几个年轻人其中之一,并且吴梓当时还在这人家里住了一晚上,主要是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吴梓并没有怎么去记住别人,这也导致一开始只是觉得眼熟,但是怎么也想不起对方。

    “我必须记得你吗?”吴梓嘿嘿笑着说道。

    “我……”他的这句回答,让年轻人显得十分尴尬,对方确实没必要记得自己,一个能够跟守护自己整个村落的赤炎鸟待在一起的存在,完全就是同样需要自己这等凡人膜拜的存在,不记得自己很正常。

    稍微尴尬之后,年轻人稍稍提起了一点勇气,说道:“我叫做森焱,是不远处那个村子里的居民,之前听到了这边传来守护神的鸣叫声,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村长派我悄悄过来探探究竟。”

    “森焱?没听过,不认识。”吴梓彻底弄明白对方千真万确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之后,也就放松下来,挥挥手说道:“可是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你啊,在哪里呢?”

    吴梓一手撑着地面,一手摸着自己的下巴抬头望着天空思索着,究竟是在哪里见过他,“不远处的村子?对了,你是当初那个年轻人啊,我还在你家里住了一个晚上对不对,我就说嘛,怎么那么眼熟!”

    吴梓想明白之后一拍大腿,笑着说道,随即站了起来,问道:“你们村长让你过来干嘛?让你来探探究竟?你确定不是让你来送死么?”

    “额……这……我……”吴梓只是一个人自顾自的说着,根本就没有在意对方的感受,森焱被吴梓一乱窜的话给呛的半死,愣是说不出一句话。

    吴梓也不管对方如何,站起身拍拍屁股,走到对方面前,装作老成的样子,说教起来,道:“年轻人啊,就是不懂事,你说你们听到守护神的鸣叫声,对了,你们的守护神就是这只赤炎鸟吧!”

    吴梓指了指安静趺坐在一旁的赤炎鸟说道:“它平时有随便乱叫过么?”

    森焱摇摇头,表示没有,吴梓接着说道:“这不就对了嘛!没有随便鸣叫过,这就表示它鸣叫肯定是有事,而且它的叫声里是不是还带着一些不甘,愤怒之类的感情?”

    森焱低头思考了一会,说道:“好像是……”

    “这不就对了嘛!”吴梓一拍手掌,继续说道:“那么这很明显它就是在战斗啊!既然你们的守护神在战斗,你们村长还派你过来探探究竟,这不就是派你来送死么?”

    “你要知道,像它这么利害的妖兽在战斗,即使是余波也能够让你们这些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凡人死足一百次一千次,你居然还听你们村长的话,真的过来探个究竟,你说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其实就是你自己不想活了吧?”

    一开始赤炎鸟听到吴梓用那么随意的语气提到自己的时候,心中感到十分的不爽,身为顶级妖兽并且体内流着高贵血统的尊严让它想要立即反驳。

    随后又听到对方在夸自己利害,它顿时打消了这个念头,觉得反正都已经认他为主了,就在别人面前给他一点面子好了。

    并且它还在吴梓夸自己的时候,立即昂首挺胸起来,想要将自己凶猛的一面完全表现出来。

    吴梓将这些都看在眼里,但也没有去在意,只是继续对着森焱说道:“这种事情,换成其他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去做的吧!你怎么就傻傻的过来呢?你说当时是不是很多人都拒绝了,结果就你答应了?”

    “额……”森焱被吴梓一连串的话说的措手不及,根本就摸不着东南西北了,只能点点头说道:“是的,确实是大家都拒绝了,最后村长只好让我过来了,我看既然大家都拒绝了,我也只好答应了。”

    吴梓拍了拍森焱的肩膀,用着一副长辈的语气说道:“所以说啊,你就是太年轻了,明明大家都知道很危险,都不愿意来,你还敢来,天真,实在是太天真了。”

    “你怎么不知道让村长那个老头子自己过来看看呢?明明知道是这么危险的事。”

    “我……”森焱抬起头,说道:“可是那是村长啊,我怎么能让他老人家来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那他就能让你来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吴梓随口说了一句,也不管对方怎么想,反正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之所以跟他扯这么多没用的事,吴梓其实是有着另一件事要做,说这么多只是为了分散一下对方的注意力,不想让对方察觉到罢了,以免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 WwW.44P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