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祺看着他们的时候,方子明心中同样也在想着事情。

    自从一个多月前他在升仙湖成功渡过了升仙劫,离开了那个待了三十三年的地方,总算是来到了久违的外界之后。

    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马上前往仙盟总部报道,但是由于他这次到达渡劫的时间实在是太快,百年的任期时间只过去了三十三年,还有六十七年。

    仙盟那边的人也没有想到方子明竟然只花了三十三年就达到了渡劫的要求,并且成就了仙人境界。

    直到他去仙盟报道的时候,那边的人都显得十分震惊。

    面见仙帝的时候,就连仙帝都觉得十分的不可思议,这样的人才她也是很久都没有见到过了,对方子明更是赞许有加。

    一开始仙帝是打算给他安排一个还算是不错的仙官职位,但是没想到方子明竟然婉言拒绝了自己。

    方子明本来就是向往自由自在的人,不想被那所谓的仙官职位给限制拘束,这一倒是跟吴梓挺像的。

    当时他就委婉的跟仙帝提了这一,而仙帝肯定是不想就这样放过一个仅仅是进入升仙湖三十三年就渡过升仙劫的人才。

    仙帝表示只是给你一个官位,不会限制你的自由,你照样想去哪去哪,爱干嘛干嘛,仙盟保证不会干涉你的自由,只要在仙盟有重要事情召集你的时候来一趟就可以了。

    但方子明还是拒绝了,你有事的时候不代表我就一定有空,如果我接受了这个官位,你有事的时候我就必须来,万一那时候我自己有更重要的事情怎么办。

    于是他又跟仙帝建议,如果真的要给自己一个官位的话,不如先让我暂时继续保持着接引仙使的职位,直到你们订下了新一任的接引仙使我再回来把这个职位给卸了交给他。

    如果到时候仙盟还有意要给我一个官位的话,那就到时候再,现在不如先这样,反正我这个大活人,即使已经是仙人境界,难道还能逃得出仙帝您的手掌心。

    仙帝想想也是,最后也就暂且答应了方子明的要求,反正安排一个接引仙使的位置很快,只要再举办一个争夺赛就可以了,到时候各大门派各大势力为了这个位置,肯定都会派出一些尖的参赛者。

    最后方子明告别了仙盟这边,便立即动身赶回了师门,回到了自己师傅身边。

    仙界东仙族最出名的两大势力,同时也是最强的两大势力,仙盟与天庭。

    一千多年前仙界遭到不明来客的入侵,整个仙界由此大变,好端端的仙界变成了现在这幅奇葩的样子。

    也就在那不久后,东仙族的最大势力中产生了裂缝,高层们由于意见不合,之间不断产生冲突,由此独立出来分成了两派,也就是仙盟与天庭的前身。

    自此之后两个势力便争执不断,偌大的一个组织变成了仙盟与天庭,两个意志截然不同的势力。

    即便如此他们之间的争斗依旧不断发生着,最后甚至演变成了战争,一直持续了好几百年,直至今日战争虽然平息了,但是在两大势力边境也会偶尔有一些摩擦。

    别看方子明现在不过是二十四五岁模样,其实他的实际年龄已经有三百多岁了。

    也就在三百多年前,方子明不过才四岁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他并没有开始修行,还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孩童。

    那时候的他生活在仙盟边境的一个镇里,家中做着一些普通生意,过的还算是不错,除了父母他还有一个大他五岁的哥哥。

    一家四口人相处融洽,除了父母之外,年长的哥哥也一直对他很好,他成了家中的一块宝。

    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很快他的幸福就被打破了,由于仙盟跟天庭之间的摩擦不断,最后天庭势力竟然打进了镇,烧杀掠夺,完全就是山贼强盗一般的作为。

    他亲眼看到自己一家被人残杀,年幼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创伤,他亲眼看着自己的哥哥被那一群人给带走,而他自己却被一个路过的老人给救了,那个老人也就是他现在的师傅。

    一开始方子明的性格十分的孤僻,毕竟受到了那样的刺激,他的师傅为了让他走出心理阴影做了很多事,教他做人处事的道理,带着他到处游玩,就连方子明现在的一身本领也是他师傅一手教出来的。

    最后方子明终于走出了当年的阴影,性格不再像之前那般孤僻,为人也保持着君子姿态。

    只是随着他逐渐长大,性格似乎走上了另外一条成长道路,虽然外表依旧保持着君子风格,内心却是变得有那么一坏心眼了。

    一晃三百多年过去,方子明得到了师傅的提携参与了接引仙使一职的争夺战,他也没有辜负师傅的希望,顺利夺得了仙使一职,进入升仙湖潜心修炼,三十三年后终于是修成正果,成就仙人境界。

    …………

    离开仙盟之后,方子明直接回到了他师傅身边。

    早在离开升仙湖时他就先给自己的师傅发了简讯,告诉他老人家自己已经成就了仙人境界,现在先去一趟仙盟,之后马上就回来看他老人家。

    而他师傅也在收到短信不久后,算好时间通知了门中上下,带着他们纷纷来到宗门之外等候。

    方子明回到宗门,见到这样的场面也是相当的吃惊,不过随即想想也是,毕竟现在自己已经是仙人了,确实有接受他们这么做的资格。

    与门中的长辈一番寒暄之后,方子明便跟着自己的师傅回到了住处陪伴着他老人家。

    这一待就是一个多月,之后他又辞别了自己的师傅,来找吴梓了,这是他一开始就打算好的。

    去到白帝院之后得知吴梓成功晋升到中院,现在已经离开了。

    之后他又来到了中院,巧的是吴梓前脚刚到中院,没过多久他就来了,正因为如此才有了之前凌祺主动联系他的那一番画面。

    既然现在已经找到吴梓了,他也不想这么快就离开,可是就这样待在这里什么都不干似乎又不太好,心中想来想去,一个出奇的想法突然自他脑海中浮现。

    思来想去好像也只能这样,于是方子明站起身对着坐在办公桌前的凌祺拱了拱手,道:“凌院长,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当讲不当讲。”

    凌祺一看对方这样,知道这是又要提要求了,仙使大人的要求他哪里敢拒绝,随即迅速站起身,行了一礼道:“仙使大人有话尽管讲,只要是在我凌祺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就一定替您办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