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王说明了许多,吴梓对自己现在的状况也已经有了一些了解。

    到底都是怪自己的身体强度不够,可是锻炼身体强度这种事,根本就不是他擅长的,本来自己就是一个魔法师,来到仙界之后更是被迫修仙,难道现在又要开始淬炼**了?

    冥王再次提醒道:“所以你现在应该尽快找一套功法修炼,不然即使你星辰亮的再多,不会运用那也是白搭。”

    提及功法吴梓便想到上次赤炎鸟交给我自己的那本叫做魂脉诀的古籍,当即便拿了出来,问道:“你看看这是什么功法,在什么层次,我适不适合修炼。”

    “这个……我看看。”冥王才一开口吴梓手中的魂脉诀便消失不见,他连忙喊道:“喂!你做了什么,怎么不见了?”

    冥王语气有些不耐烦的道:“你大惊怪什么,只是被我拿进来看了而已,至于这么吃惊吗?”

    “你别吵,先让我看看这是什么功法。”

    冥王帝玺之内竟然还有可以储存物品的空间,这一吴梓从来就不知道,如果不是因为刚才手上的魂脉诀消失了,而冥王又是拿进去看了,他根本就不会发现。

    他立即将自己的精神力探入冥王帝玺之内,发现里面黑漆漆一片,根本就是伸手不见五指。

    这种漆黑不像是那种失去了光线的黑暗,而是那种即使是拥有光线的照射也根本亮不起来,就像是一个只能够让黑暗存在的空间,与光明是彻底隔绝的地方。

    “哟,你进来啦!”

    话声自下方传来,这是一个陌生的有些年幼的声音,吴梓十分的好奇,将自己的精神力转移到下方,看到一个侧躺在漆黑的人影,他一只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则是翻看着一本书。

    那是一个穿着黑色长靴,黑色短裤,黑色上衣,外面披着一件黑色衣袍的人影。

    一身的黑色装束,与周围的漆黑仿佛融为一体,但是不知为何就是能够看到他的存在,就像是对方刻意要让自己看到一般。

    他人的面孔看起来十分的稚嫩,个子也并不高且十分的瘦弱,完全就是一个正太。

    吴梓当时就有些傻了,这人是谁,能在冥王帝玺内部的人肯定只有冥王那个家伙了吧!

    而且会这种地方用那种语气跟自己打招呼的,除了冥王还能有谁,只是这个正太的外表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个一直在脑海中跟自己沟通的冥王,竟然是一只正太,这个事实让他有些接受不了。

    “很奇怪对吧!”正太合起手中的书,站起身走了几步,坐了下去。

    明明他身后什么东西也没有,但是却安然无恙的坐在了那里,就像是有一个看不见的隐形椅子在身后一般,并没有摔倒。

    他显得十分慵懒的靠在了那个看不见的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一只手抱着书本放在自己的怀里,另一只手肘搭在无形的椅子的扶手上撑着侧脸。

    “吾自冥界的黑暗中孕育而生,无形无影的黑暗的才是本王的正身,吾即是黑暗,黑暗同样是吾。”正太用着一种很老成的话方式开始了自我接受。

    看到对方这么蠢的样子,这么中二的话方式,吴梓已经确定了,这家伙就是冥王。

    “这里是本王的空间,吾既是黑暗,在本王的世界里自然也是一片黑暗!”

    吴梓实在是受不了,这种中二气息满满的感觉到底是什么鬼,虽然平时冥王偶尔也会有蠢,但是现在这个样子,这种话语气,配上这张正太脸,实在是太违和了,已经是听不下去了。

    “我拜托你能不能正常一啊,鬼!”

    “你谁是鬼!”冥王帝玺内部存在有一个空间,只是冥王一直没,因为他不想被吴梓看到自己的正身,他怕对方看到自己还是一个正太模样会笑话自己,但是刚才由于一时激动,竟然把那本功法带到了帝玺内部,那么这件事已经没有办法继续隐瞒下去了。

    所以才会有刚才那一幕,他只是想在吴梓的心里继续保留着一种威严感,毕竟他之前一直都是在吴梓的脑海中话,也是同样给对方一种较为成熟的感觉,不然他才懒得做出那种自我认为很有霸气的发言方式。

    “你再一遍,信不信老子打死你!”但是吴梓刚才那一句鬼,让他无法在保持那种状态了,这辈子他最恨的就是别人因为外表而看不起自己了。

    “来来来,快来打死我。”吴梓完全就是憋着笑意出了这句话,明明是一个正太还在那装模作样的,显得有些滑稽。

    “你确定?”冥王脸上露出了冷笑,丝毫不在意对方的态度,这里可是他的空间,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彻底的无尽黑暗,这就是他的本源。

    这是吴梓第一次与冥王的正身接触,虽然只是灵体,但是看到对方认真起来的时候,他还是感受到了一丝压力,毕竟对方可是过,处于灵体的他精神力可是不会弱于一般的仙人。

    “开玩笑的啦,不这个,那本功法你看了吧,感觉怎么样?”

    吴梓打着哈哈把这件事情带过,虽然对冥王会是一个正太很好奇,但是目前还是先把功法的事情解决了再,之后再具体询问一下正体为什么会是一只正太。

    “这本功法你是哪里得到的?”冥王冷哼一声,坐回了身后那个看不到的椅子上,手中把玩着那本魂脉诀。

    “还记得那只赤炎鸟吗……”吴梓把从赤炎鸟那里得到这本功法的事情简要的讲诉了一遍。

    “原来如此,这本功法的确不错,确实有那种让人为了得到他而做出杀人抢夺的行为。”

    冥王告诉吴梓,这本名为魂脉诀的功法,算得上是一本高级功法,虽然还达不到级功法那种程度,但是也不会差太多,因为它是一门针对灵魂的修炼功法。

    当初拿到魂脉诀时,吴梓并没有仔细去看,只是看了写了森焱二字的最后一页,后来因为要安置村民的事情就被暂时放在了一边,要不是冥王刚才提到,估计都要忘记自己的空间戒指里还放着一本功法。

    -------------------------------------------

    感谢这些天书友们的打赏,我就不一一名了。

    在这里我还是要继续求支撑,各种支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