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病了,但还是要出来打工,没办法,要养活自己……又担心更新不及时,所以利用打工时间偷偷的码了一章,看在我这么苦逼的份上,请多多支撑我吧!

    -----------

    吴梓的思绪回到了曾经生活在埃斯兰大陆的时光里,回想着过去的种种,而冥王只是继续坐在看不见的椅子上,翻看着魂脉诀。

    “这本功法能够提升灵魂强度,你曾经就是大魔导士境界,灵魂强度并不算弱,现在修行它与其是困难,不如是你的起步较高!”

    就像是那种天生根骨绝佳的人,修炼起来就会异于常人,进度相对较快。

    吴梓这种灵魂强度比起其他人肯定要高出许多,修炼起这种功法也肯定要容易许多。

    “并不是你现在灵魂强度较高,想要修炼上去就难,而是你现在在这方面的资质较高,修炼起来更快。”

    冥王合上手中的书本,将它丢给正在冥王帝玺空间内部吴梓的精神力,继续道:“如果一开始发现提升有些难度,你可以先尝试精粹灵魂力。”

    完之后冥王一挥手吴梓只觉得眼前顿时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到,就像是被淹没在深海之中,纯粹彻底的黑暗,仿佛要吞噬一切。

    “这就是冥王的黑暗吗?还真是可怕……”

    明明冥王帝玺已经是自己的武器认自己为主了,但是没想到到了内部身为主人的自己却什么也掌控不了,所有的一切都在冥王的控制之中,除了黑暗还是无尽的黑暗。

    这种黑暗实在是太压抑,仿佛要侵蚀自己的精神力一般,吴梓感觉如果自己再待下去肯定会得抑郁症的,既然冥王不想让自己看到,那么也没必要继续留在里面了。

    收回精神力之后,魂脉诀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手中,把它收回空间戒指之后,吴梓回到床上躺在那里。

    已经决定要修炼魂脉诀,但是现在也不急于一时,今天才刚来白帝中院,明天就是报道的时间,估计还会有开学典礼什么的,恐怕到时候还会有很多事情,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先放几天,等这些琐事都过去了,再安安静静的开始修炼。

    吴梓闭着眼睛,这样想着,不知不觉睡了过去,直到第二天一阵敲门声把他吵醒。

    咚咚咚!

    敲门声已经持续了近二十分钟之久,赖床是不好的行为,但是他真的不想起床,用被子裹着自己的头,想要以此来减轻音量。

    但门外的人明显不会让吴梓得逞,敲门声接连不断,再次持续几分钟之后却突然停了下来,本以为是对方已经放弃了,可是下一刻敲门声已经不再是敲门声,而是变成了踹门。

    砰砰砰!

    很明显是门外的人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开始用脚踹门,每一下踹门声直击耳膜,这是对大脑的直接轰炸。

    “真是够了,才第一天就不能让我好好睡一觉,睡到自然醒吗?”

    吴梓抱怨着道,一开始脑子还有些迷糊,不过现在他已经想起自己昨晚有交代过维衣叫自己起床,带自己逛逛熟悉一下学院。

    “看来就是她了,身为女仆算是挺尽职的,只是这样骚扰主人睡觉真的好吗?”

    吴梓慢吞吞的爬下床,昨晚他休息前并没有脱衣服,而是直接穿着那套粉红色类似礼服的服装直接睡了过去。

    “再不起床的话,我就要破门而入了。”

    就在吴梓一只脚刚刚落到地面,门外传来了话声,他差一个趔趄从床上摔下来,连忙加快了速度几乎是跑着过去开门的。

    咔嚓咔嚓…

    打开门的一瞬间,吴梓愣住了,昨天才来的学院,惊喜却是接连不断……

    维衣穿着一身黑丝吊带黑白女仆装站在门外,整齐的齐肩黑发晃动了一下。

    她手中拿着一把大的夸张的巨型剪刀,正不断收合着,似乎准备要把什么东西剪断。

    吴梓额头流下一滴冷汗,满脸的黑线,把刚打开的门又掩了一些回去,躲在门后只露出一个脑袋。

    没办法,她手中的剪刀威慑力实在太大了,锋刃上闪着寒光,给他造成了莫大的心理压力,一大早就玩这么刺激的真的好吗?

    “那个…维衣……这个是…你准备干嘛……”吴梓弱弱的问了一句。

    维衣面无表情,用着平淡的语气道:“昨天给我衣服的人跟我叫你起床会很困难,因为你可能是躲在房间里做什么奇怪的事情,所以那个人就给了我这个,是叫不醒你就要拿着它破门而入。”

    “看来确实如他所,叫你起床真的很困难。”

    维衣比划着手中的大剪刀,目光斜视着吴梓,即使有着门板阻隔,依旧令他感觉身下有一道寒光闪过,不由得夹紧了双腿。

    “那个人是不是穿着一身白衣,手中拿着一把纯白扇子?”吴梓尝试着问了一句。

    “是的,而且他还很帅,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正人君子,只是不知道像他那么帅还那么有气质的人,怎么会认识你这样的人。”

    维衣依旧是面无表情,语气平淡,只是她的眼神却带着一丝鄙夷,仿佛再“跟他比起来你还差的太远了”。

    吴梓顿时感觉自己的心灵受到了成吨的伤害,心中对方子明的怨念无形中又增添了几分。

    “总之先进来吧,我现在已经起床了,你可以把那个吓人的家伙收起来了吧。”

    吴梓指了指维衣手中的巨大剪刀,刀刃上的寒光实在是让他心慌慌。

    …………

    大早晨的闹剧就这样过去,一番洗涑之后整理好自己的着装,维衣带着吴梓离开了公寓。

    当他走到外围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公寓里面看起来很大,但是从外面看内部根本就不可能会有那么大的空间。

    他好奇的转过头问着走在一旁的维衣,“我住的这间公寓是不是使用了什么特殊的方法,从外围上看只不过是十几平米大的房子,内部却有着上百平米大。”

    维衣停下脚步面无表情,但眼神却像是看乡巴佬一样,“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额…”吴梓的内心再次遭受到了沉重的打击,明明是自己的女仆,可是为什么她却一直鄙视自己。

    “我需要知道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