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浑身漆黑一片,只剩几块破布遮掩的苏月,吴梓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跟苏月其实也就只见过一次面,那次君子英约他回家,却被苏月羞辱了一顿,后来更是在那栋木质小楼里打了起来。

    对于这一点吴梓是一直记恨在心的,从来都不曾忘记过要找她报仇,只恨当初实力不够。

    那天在女生宿舍楼见到了苏月,他可是相当激动的,两个多月了,自己的实力也大幅度提升,终于可以好好的出了这口恶气了。

    不过很可惜的是,当时吴梓由于一些原因成了众矢之的,遭到了在场所有女学生的围攻,不得已只好放弃现在报复的想法,先跑为妙,但最后还是被冠上了内衣狂魔的称号。

    苏月现在被赤炎鸟吊在树上,虽然已经昏迷了过去,但是嘴角却是带着一丝享受的笑意,就连脸颊上也泛着迷之绯红。

    看的吴梓是一愣一愣的,这哪里还有当初毒舌的女汉子形象。

    那时候吴梓可是被她说的无地自容一无是处,没想到那个看似强悍的苏月竟然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根本就是被玩坏了。

    ▲,

    这一刻吴梓的心里很开心,曾经羞辱自己的人,如今落得如此地步,由不得他不去开心,甚至就连一直藏在心里的那个报复的念头都在此刻打消了。

    看到苏月现在这个样子,他实在提不起想要报复她的心思,都已经这么惨了,而且赤炎鸟是自己的宠物,这也算是报复过了,至少他心里已经不再在意那件事了。

    “人不能留给你,我必须得带走。”吴梓从赤炎鸟那里知道,它是打算把苏月当成取乐的玩具,在自己无聊的时候可以带来一些乐趣,打发难熬的时间。

    而且经过这两天的玩弄,赤炎鸟似乎喜欢上了那种感觉,恨不得现在立即继续折磨苏月,听她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看她的身体不停的扭曲抽搐。

    “不行,她现在已经是属于我的玩具了!”赤炎鸟斩钉截铁的说道,张开自己的翅膀将苏月挡在了后面。

    “别闹了。”

    吴梓是无论如何都要把苏月带回去的,如果他现在不能把她带回去,那么到时候学院方面肯定还会派人过来,如果苏月是已经被妖兽杀死了那也就算了,但是偏偏还活着,而且还被留下来当玩具了。

    这一点先不说,只要被发现了,那么赤炎鸟肯定也要玩完了,救人的同时一同击杀妖兽,吴梓相信学院如果发现是地煞十星的赤炎鸟,肯定会派实力更高,有百分之百把握救人与击杀它的人过来。

    这件事无论如何也不能朝着这个方向发展过去,赤炎鸟可是自己的宠物,怎么可能让它死在这里。

    “如果你不听话的话,那我可要动用契约来强制要求了。”吴梓见赤炎鸟没有让步的打算,无奈的说了一句。

    对于契约的强制要求,赤炎鸟是没有办法反抗的,但是那样总觉得太丢脸了,可是如果现在就让步,也同样太丢脸了,自己的体内可是留着高贵的血脉啊!

    赤炎鸟眼轱辘一转,想到了一个自认为不错的注意,那就是让吴梓拿东西来换,既然是交换那就是对等的,这样就不会显得丢脸了。

    赤炎鸟把挡住苏月的翅膀收了回来,对着吴梓说道:“你想把人带走也可以,但是人是我抓的,你要带走她就必须拿东西来换,那个火红色的碎片还不错,你多拿几块过来,我就把人交给你。”

    “呵呵……”吴梓笑了,他这是发自内心的被赤炎鸟逗笑了,明明就是想要火精灵能量碎片,还偏偏要用这种方法,不过话说回来,赤炎鸟也挺聪明的,居然会想到要用这种方式来保留自己的面子,还真是意外的可爱。

    “好好好,给你给你,这次给你两块大的。”吴梓笑着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两块块头十分大的碎片,继续说道:“刚来白帝中院的时候不是已经给过你了吗,难道就被你吃完了?”

    赤炎鸟把能量碎片拖在翅膀上,说道:“这碎片对你来说是很大,但对我来说并不大,我一口就能吃掉一块。”

    “额……”吴梓无言了,确实如它所说,对它来说还真的一点都不大,毕竟赤炎鸟的体型摆在那里,这一点是吴梓怎么也比不了的。

    只是这碎片或许不大,但是里面蕴含的能量可不小,要知道这可是完全由火精灵能量构成的,一口一个你也不怕撑死吗?

    “总之就这样吧,我先带着她回去了,外面还有人等着,时间太久了我怕会让她起疑。”

    “走吧走吧!”赤炎鸟把碎片用嘴叼着,挥着翅膀就像是赶对方走一般。

    吴梓轻笑一声,对于赤炎鸟这种性格还真是没有办法,看了它一眼后便带着苏月离开了这里。

    凌紫瑶在森林外围等了许多时间,心中不免有些担心起来,吴梓说里面有着一只强大妖兽,会发生战斗,可是这都进去半天了,一点动静都没有,如果真的是地煞二十星的战斗,这里应该听得到才对。

    “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他判断失误一出现就被那只妖兽秒杀了?”凌紫瑶神情紧张,在地面来回度步。

    “你才被秒杀了。”

    就在凌紫瑶刚刚转过身的时候,吴梓的声音自身后传来,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她一跳,但随即又开心的活蹦乱跳。

    “你没事啊!”

    “就这么希翼我有事?”吴梓没好气的说了一句,把苏月丢给了对方,说道:“带她回来可不容易,我可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啊!”凌紫瑶接住苏月,连忙在吴梓身上扫视了一圈,“可是……”

    不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啊!

    衣服还是那么干净整齐,神情也是一副淡然自若很轻松的样子,脸上也没有流过汗的痕迹,而且之前也一直都很平静,根本就没有发生过打斗的迹象,那么这个损失惨重是怎么来的,凌紫瑶想不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