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子明心中早已料定凌祺不敢拒绝自己,在对方低下头的时候嘴角微微上翘,浮现出一丝坏笑,很快又被他隐去。

    “既然这样,那我便说一说吧。”

    他轻轻打开折扇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上前几步弯下腰凑到了对方耳边,轻声说道:“其实是这样的,我想…”

    听到对方提出的要求,凌祺的脸色一变再变,这个要求其实很简单,自己可以很轻松的办到,但是这样真的好吗?对方的身份可是接引仙使啊!

    正因为对方是接引仙使,他才觉得难办。

    这不答应又不行吧,对方可是接引仙使。要是答应了吧,虽然对自己甚至整个白帝学院都能有些好处,但是对方可是接引仙使,万一上面不这样认为,怪罪下来怎么办?

    “不管了,左右都是死,现在拒绝了就得罪了他,答应了也有可能得罪了上面,但是说不定也会有些好处。”

    思来想出凌祺最后还是答应了方子明提出来的要求。

    …………

    当吴梓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装饰的十分华丽高贵上档次的』∝,房间里。

    他迷迷糊糊间睁开了双眼,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左顾右盼着,看看方子明在不在,但是随即他就傻眼了。

    “这是哪?”

    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画面,高高挂在上空的粉红色的天花板,距离自己起码有七八米远,普通的房间不可能建的那么高吧!

    自己身上盖着的粉红色被子,明明那么大一张的却感受不到一丝重量,而且触感极佳,丝滑柔顺就像是婴儿细嫩的肌肤一般。

    自己现在躺着的这张床,也是极其的大,都快赶上他在埃斯兰大陆王宫里的那张床了,只不过这里的是粉红色的。

    还有这个房间的空间也特别的大,再放个七八张这么大的床进来都没事。

    他不断打量着房间内部,里面几乎什么都有,装修的十分豪华,装饰品也十分的华丽,就连墙壁都是粉红色,给他一种这是哪个大家闺秀的房间的感觉。

    墙壁上镶嵌着一面大镜子,下面是梳妆柜,还是粉红色的,这一点吴梓真的是不想吐槽了,梳妆柜这东西明显是女孩子房间里才会有的东西吧!

    该不会是方子明那个混蛋趁我昏迷的时候把我丢到了哪个大小姐的房间里了吧!

    在他心里方子明还真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毕竟被对方狠狠的坑了一把,已经有点心理阴影了。

    想到这里吴梓心里顿时一个激灵,他一把掀开被子,飞快的下了床,但是当他刚离开被窝的那一刻,感觉有些凉飕飕的。

    他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居然一丝不挂,刚才只顾着观察这个房间,竟然把自己身上给遗忘了。

    他在床上找了又找,把被子彻底掀开丢到地上,“没有。”

    就连床底下都找了一边,还是没有。

    “我的衣服呢!”

    吴梓捡起被自己丢在地上的被子,裹在了自己身上,暂时先用它充当一下衣服。

    随后他在这个大房间里找了起来,从厕所找到客厅,再从客厅找回卧室,几乎能找的他都找了个遍,依旧没有找到,不过他但是惊奇的发现了一点,这里面什么都是粉红色的,包括地板也是…

    这更加让他觉得自己肯定是被方子明陷害,趁着自己昏迷,把自己丢到女孩子的闺房里了。

    “不行,我得尽快找到衣服离开这里才行,不然房间的主人回来了,那就糟糕了。”

    剩下的唯一没有找过的就是被他下意识忽略了的那个梳妆柜了,他将目光转移过去,在梳妆柜上扫了几眼,迅速走了过去,一把拉开上面的抽屉,里面放着一张写着字的白纸。

    吴梓顺手把他拿了出来,轻轻念道:“怎么样,这个高贵的华丽的纯粉红色高级单身学生公寓你还满意吗?这可是我特意让凌院长给你安排的甜甜少女风格哦!”

    才看了这么一句吴梓就一种有把这张纸撕成碎片的冲动,原来自己不是误入了女孩子闺房,而是方子明在背后搞的鬼。

    他暂时忍下心中的气愤,咬着牙不断咒骂着方子明的同时,继续看着这张纸条。

    “凌院长可是个大好人,我只不过随便提了一下,他竟然就全都答应了,仅仅是短短的时间就全部办好了这么好的人你一定要敬重他。”

    “对了,我记得你当时跟我提过女仆装之类的,虽然我不是很懂,不过也稍微提了一下,凌院长也按照我描述的样子,让人大体上设计了一下,侍女也已经给你安排好了,你有什么事可以呼叫她,她会穿着女仆装来侍奉你的。”

    “你现在肯定什么都没穿对吧,那么还不赶紧呼叫你的专属女仆!”

    方子明的话到这里就结束了,下面还有些一个陌生的联系方式,想必就是纸条中提到的专属女仆了。

    快速将对方的联系方式记了下来,一把撕碎了纸条,把那些碎片捏在手里,掌心燃起了火焰将它们烧成灰烬,吴梓咬牙切齿的说道:“方子明,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找你算账的!”

    努力平息下心中的怒火,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没想到自己竟然昏迷了那么久,方子明那家伙下手还真狠啊!

    虽然这个时间打扰别人或许不太好,但是也没有办法,谁让他现在什么穿的都没有,空间戒指中存放的唯一一套衣服,也就是之前穿的那身,已经被方子明给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

    无奈之下吴梓还是打开灵力通讯器开始呼叫纸条中所提到的专属女仆,不管怎么说还是先弄一身衣服再说。

    很快通讯就被接通,灵力通讯器上投射出了一个有些一头黑色齐肩短发,留着齐刘海,头戴猫儿的少女。

    少女一脸的冷淡,不带一丝表情,在看到吴梓的头像之后,平凡的说道:“你就是吴梓吗?”

    “嗯,是的。”吴梓有些疑惑,说好的专属女仆呢?

    虽然对方戴着猫耳耳饰,但是既然是专属女仆,那么自己就是她的主人了吧,那么怎么不用敬语,好歹来一句“主人大人”也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