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杨曦宇没事人一样的来到了企业,这让所有的员工都感觉到奇怪,这里面最着急的就是财务总监林熠了,在发生这件事之后他也曾经内心受到过谴责,可是在这个利益至上的年代,所有的良心都显得多余,金钱能让一个好人变成大恶人,也能够让一个恶人变成好人,他没有过多的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揪心,只不过顺理成章的保持了自己的地位,自己的财富,这样就行了,谁都不是救世主,自己不是,他杨曦宇也不是。
可是现在,杨曦宇就这样站在自己的面前,什么都不说,但是林熠能够感觉到,他的眼神很复杂。
“杨总……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林熠不知道什么说明,但却不能不说明,他觉得杨曦宇的眼神就是一把刀子,一把能够深挖到自己良心深处的刀子,所以,此刻的他,恨不得有一个地洞自己钻进去。
“你觉得自己现在还能在说什么吗?”
“对不起……”此刻的林熠除了这句话之外什么都不能说了。
“你不用对我说对不起,或许你也有自己的苦衷,但是我不是慈善家,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你去自首,第二,由我报案。”
杨曦宇说的很简单,林熠也什么都听到了,他缓缓的站起来,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双手有些颤抖,但还是选择了按下去,或许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让自己走出心魔,欠下的债,总是要还的,或许这种方式有些残忍,但是他也没有办法去选择。
杨曦宇没有等着警察上门,而是走进了自己办公室,向秘书安排了一些接下来的工作,这次事件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最起码铲除了企业的一些蛀虫,当初创业的时候因为资金不够,才启用了一些父亲之前的老员工,现在这些人都走了,或许这是一个新的开始,而这一切都是代小悦给他的,想到这样杨曦宇的内心深处就已经激动不已,他可以确定自己沦陷了,但是这种沦陷是自己心甘情愿的,处理完企业的事情之后他也有离开几天,之前答应代小悦帮她找母亲的事情也应该实现了。
走出企业,杨曦宇远远的就看到有警车驶来,不过他并没有去等,而是坐上了自己的车子,一刻也没有停留的就离开了企业。
企业的事情他已经交代给了别人,没有重大事情不会打搅他,现在的他成了代小悦的专职司机,刚才代小悦打来电话说苏晴雨终于查到了当年母亲救下的那个小孩的地址,而根据资料显示,那个孩子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也在寻找代小悦的母亲,因为要报恩,不知道他有没有线索。
这是一个很大的发现,她们之所以没有线索是因为这件事发生了很久了,很多线索都消失了,但是那个孩子比他们早调查,查出代小悦母亲的动态应该很有希翼。
“你确定在这里?”杨曦宇发现前面的路越来越难走了。
“资料上说就是的,这个孩子由于小时候的事情所以热衷于公益事业,现在在一家乡村小学支教。”
“条件真差,如果真在这里,也可以说明这个孩子有一颗感恩的心。”
“是呀,真想念妈妈呀。”代小悦希翼满满。
山路难走,等到到了那个小学的时候已经傍晚了,可以说他的运气不错,那个小学只有一个老师,就是当年代小悦的母亲救下的那个男孩。
当那个老师听说代小悦是来寻找当年恩人线索的时候,他的眉头皱了一下,怀疑的看着眼前这三个陌生人,其实也难怪对方怀疑,因为当年的恩人曾经说过,自己除了女儿之外就没有亲人了,那么这三个说是恩人亲戚的人又是哪来的,他们究竟带着什么目的。
“我是她远房亲戚家的女儿,管她叫姨妈。”代小悦当然不会说自己就是当年那个死去的孩子,这样也太匪夷所思了,所以,才这样说。
“哦,这样呀,我还以为是骗子呢。”对方听到代小悦的说明便释然了,所以也没有多问,于是就开始说自己所知道的了。
原来当年他的确找到了代小悦的母亲,后来还和代小悦的母亲生活在了一起,当时他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对方为了救自己连唯一的女儿都失去了,那么他就是她的儿子,这辈子都会照顾她的。只不过突然有一天那个恩人就失踪了,是离奇失踪,后来,他又找了很多地方,可惜都没有结果,当年恩人连自己的东西都没有带,而那些东西现在都还被自己保存着。
以代小悦现在的身份,已经没有什么是不能相信的了,看他的眼神也不像是假话,又听到母亲的东西还在,于是就忍不住说:“能不能让我看看她的东西。”
“这样……”
“你放心,我只是看看,绝对不会乱动。”
“那好吧。”
当晚,代小悦看完了母亲的东西之后就在老师的安排下在一户农家吃了饭,看着乡村独有的月色感慨万千,就连杨曦宇走近也没有发现,直到被杨曦宇从后面抱住才从思绪里走了出来。
代小悦本来是想要拒绝的,可在最后还是听从了自己心的安排接收了这个男人。
“放心,雪儿会给大家带来好消息的。”
“嗯,我知道,其实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管结果是什么我都会接受的。”
“咳咳……”苏雪儿刚从那个老师哪里赶回来就急匆匆的来找代小悦了,没想到会看到这么一幕,于是尴尬的咳嗽了两下,要不是因为事情有点棘手的话,她就不会这么急着打搅两人了。
“雪儿,有什么发现吗?”代小悦红着脸问。
“你猜的没错,他是有事情隐瞒了大家,不过他说的都是真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没有听懂。”代小悦不知道什么叫做说的都是真的,又好像说隐瞒了他们。
“呃……就是说当年阿姨就是那么突然消失的,什么都没有带,不过她却留下了一张地图,那个老师没有告诉大家。”
“什么地图?”
“就是这个。”苏雪儿将地图拿给代小悦看。
“这是哪里?”代小悦对于地球并不熟悉,所以看向杨曦宇,希翼杨曦宇能够给她答案。
“这个……要回去查查资料的。”杨曦宇看了一会儿也没有认出来地图是哪里的。
“其实你不用查资料了,那个老师说这几年他一直在寻找地图上所指的地方,可至今为止还是没有找到,而且,我也用法术找过,这个地方根本不存在。”
“不存在。母亲为什么会留一个不存在的地方?”
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够回答,代小悦的失望留在了脸上,拿着地图看来看去也不知道为什么。
“你们先去休息吧,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下。”
苏雪儿本来还想说点什么呢,被杨曦宇拉了一下,然后对代小悦说:“嗯,你早点休息,大家先休息了。”
回到屋子里,杨曦宇才对苏雪儿说:“让她一个人沉着一下吧,她会接受事实的。”
“好吧。”
一夜无语,第二天一早,代小悦就出现在了院子里,昨晚的阴霾已经一扫而空,大口的呼吸着乡村的空气,然后对杨曦宇和苏雪儿说:“放心吧,我已经接受事实了,母亲一定有她自己的生活,我现在也不必去打搅她的生活了,对于我来说,应该珍惜眼前人,你们俩才是我的亲人。”
说完这句话之后就一只手拉着杨曦宇,一只手拉着苏雪儿,向停车的地方走出,“走吧,大家回去吧,顺便去看看小玲,有点想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