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以杨尘为尊
哗!
程管事的话一出,众人都是哗然失色,难以置信的看着杨尘。
这家伙……竟然是炼丹分会的贵客?
司空清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难以置信的道:“程管事……您,您说贵客?就他?他是炼丹分会的贵客?”
司空清感觉匪夷所思。
凌雨瑶也是一脸呆滞的看着杨尘,只感觉小脑袋快转不过来了。
这杨尘,怎么就成了贵客呢?
“怎么,难道杨先生是我炼丹分会贵客这种事,还需要向你通报么?”程管事眯了眯眼,眸子里寒芒涌动。
听到这话,司空清吓了一跳,立即摇了摇头,道:“不是,程管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
司空清眼珠子转了下,忽然指着杨尘,冷声道:“程管事,您还不知道吧,这家伙就是个下人的儿子!要钱没钱,要权没权,您了不要被他给骗了!”
听到这话,众人都是微微一愣。
目光狐疑的看着杨尘。
听司空清这么一说,他们也觉得杨尘是用了什么手段,骗过了程管事。
“怎么,还要你教我怎么认人吗?”程管事皱了皱眉,冷笑一声。
“不是……”司空清再次噎了下,索性直接将矛头指向杨尘,恶狠狠的道:“杨尘,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你?老实说!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来骗程管事?”
“骗?”
杨尘冷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怜悯道:“司空清啊司空清,你真是太无知了。”
“对于你,我何必需要骗?”杨尘微微一笑,道:“我上次似乎就和你说过,你,真的了解我的面目么?”
司空清语气一滞。
说不出话来。
看着杨尘那深邃的目光,竟是莫名的感觉一阵恐惧。
这时,程管事对着杨尘微微鞠躬,歉然道:
“不好意思杨先生,我来晚了,让您受了惊,是我的过失!”
见到这一幕,众人再次惊了下。
程管事是何等身份?不仅本身是二品炼丹师,更是炼丹分会的主管,这样一个人物竟然会对杨尘鞠躬?这要是传出去了,谁会相信?
杨尘脸色如常,淡然道:“程管事言重了,不过这里是你的主场,该怎么做,你自己应该清楚吧?”
“杨先生放心,我有数。”
程管事点点头,说着,直接指挥身后的下人,道:“来人,给我把不尊不敬的人丢出去!”
“从此以后,永不许踏入炼丹分会一步!”
哗!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脸色大变。
这个惩罚也太严重了吧?连炼丹分会都不能踏入?那不就代表着是得罪了整个炼丹分会?
“这个杨尘……到底是什么人?”
“竟然能让炼丹分会如此?”
“估计是哪个家族的大人物吧!”
众人窃窃私语。
而听到这话,那些少年则是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面露恳求。要是被他们的父母知道,他们得罪了炼丹分会,那还得了?
“程管事,大家知道错了!”
“求求你,程管事,不要赶大家走啊!”
“丢出去!”程管事冷喝道,不留丝毫情面。
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杨尘在炼丹分会中身份何等超然?就是程管事,也需要听杨尘的调遣!更何况,还有分会中的那几位亲自叮嘱过,若是杨尘的事,无论如何都要小心办好!
“赶紧,丢出去!”
“记住这几个人,以后不准再进炼丹分会!”
程管事不耐烦的说道。
听到这话,那几个少年立即哀嚎起来,被一群下人抬着,直接丢出了炼丹分会的大门。
“司空清,难道还要我帮你出去吗?”程管事皱了皱眉,冷冷问道。
司空清脸色微变。
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程管事……竟然让他也滚?
“程管事,您有些小题大做了吧?”司空清咽了咽口水,干笑道:“家父乃是司空家家主,我更是内定的下一任家主,还望程管事给个面子。”
“滚出去!”
司空清脸色再变:“司空家,乃是帝国名族!”
“滚。”
司空清脸上已有怒意:“家父,曾与贵分会的孟老交好!”
听到这话,程管事面庞上终于流露出不耐,道:“司空少爷,我正是因为你是司空家的人才没有派人送你出去!”
“得罪了杨先生,你以为单凭你司空家的身份就能幸免吗?”
“莫说是你,就是你父亲来了,也一样!”
程管事喝出一个字:
“滚!”
此话一出,司空清的脸终于是绷不住了。
他没想到,这程管事竟然为了区区的杨尘,而让他滚出去?
这个杨尘,以前倒还真是小瞧他了!
而见到这一幕,其他人的心中都是各有千秋,看着杨尘的目光,更加的惊疑不定。
司空清是什么身份?
帝国著名富豪,富可敌国,那是人尽皆知的事!
可……
为了一个杨尘,程管事竟然让司空清滚出去?
“此子,必然非同凡响!”
“只是,我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此人?”
“没想到竟然拥有这么大的力量?连炼丹分会都能驱使?”
众人窃窃私语。
杨尘脸色如常,静静的看着这一幕,无喜无悲。
仿佛面前发生的事情与他无关。
而就在场面胶着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杨尘,你给我面子,放过司空清吧。”
凌雨瑶站了出来,说道:
“司空家是我凌家的世交,如果你为难他,会让我父亲难堪。我希翼你能够给我个面子,今天放他一马。”
凌雨瑶咬了咬嘴唇,恳求道:“好吗?”
虽说她并不想为司空清求情,甚至觉得对方这是罪有应得,可为了凌家考虑,凌雨瑶还是不得不站出来,替司空清说句话。
听到这话,程管事也是回过头,看向杨尘。
面露询问。
只要对方点头,那程管事自然二话不说,放过司空清。
可若杨尘不答应,那就是凌松来了,也无济于事。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看向了杨尘。
期待他如何作答。
杨尘看了眼凌雨瑶,淡淡道:“班长,他刚才派人找我麻烦,你知道?”
“是。”凌雨瑶咬了咬嘴唇,点头。
“既然如此,你还让我放过他?”杨尘问道。
“杨尘,我知道你心里有委屈,我替司空清向你道歉。”凌雨瑶歉然的说道:“可是,看在大家朋友一场的份上,你今天就放过司空清,行吗?”
杨尘冷笑了一声,道:“那你怕得罪司空家,就不怕得罪我吗?”
“我……”凌雨瑶语气一滞,面露沉默。
眼眶微微红了起来。
“罢了……”
杨尘摇了摇头,看着司空清,道:“此次看在凌雨瑶的面子上,我放你一马。”
“再有下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