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刺杀
柳水心只听了秦天对李月如的质疑,马上从李月如的胸口中伸进去,掏出一个紫灵木盒子,气鼓鼓地扔到秦天的手上。
“拿去,这就是月如炼制的培元丹,你可以看看成色。”
看见秦天打开盒子之后,脸上露出不可掩饰的惊讶之色,柳水心随即自豪地说:“在炼药之上,我家月如可是真正的天才,她已经可以炼制三阶灵药了,而且成色绝不不下于你手中的培元丹。”
秦天手中的培元丹品质是极品,甚至可以说完美,至少以踏空境的修为来说,绝无可能练出超过这枚丹药品质的培元丹。
虽然仅仅只是二阶,但是其杂质极其稀少,省掉了武者炼化的时间,并且可以在短时间内大量服用,其价值与一般的三阶丹药相比也差不了多少。
“既然她有着如此卓越的炼药天赋,为什么李家不提供灵药给她使用呢?”
秦天不禁好奇地问道。以李月如的炼药天赋来说,只要有着足够多的灵药,完全可以说是坐拥一座金山银矿,别说是自己家族里面,即便是重金礼聘的外人也必然要好好地供着。可是,看情况似乎并不如此,否则的话柳水心和
李月如两人也不会到处去寻找灵药了。
这完全不合乎常理!
“这……”
李月如张嘴欲言却又止住了,只剩下满脸的黯然。
秦天分明看清李月如那黯然的眼神底下,藏着强烈的斗志,让他不禁有些好奇,不过既然李月如不说,秦天也不屑于追问。
柳水心赶紧转移话题:“哈哈,那个是有着很复杂原因的,大家还是谈谈合作的事情吧?怎么样,还算满意吧?你究竟能够拿出多少灵药?”
“当然满意!至于灵药嘛……”
秦天给李夕月使了一个眼色,看着李月如有些走神的李夕月,感觉将两人的储物戒指打开,哗哗的灵药往下落,瞬间便堆成了山。
这下轮到柳水心和李月如两人惊讶了,瞪大眼睛张大嘴巴,久久难以合上。
“这…这…这怎么可能?”
柳水心震惊得结结巴巴地说道。
相遇时的情景从脑中滑过,李夕月自豪道:“对少爷来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我觉得这么多灵药,我一辈子都用不完。”就连李月如也不禁主动说道。秦天面带微笑,这里的灵药虽然最高不过四阶,可是数量多得连法相境也要心动。这正是秦天铸就无上根基的保证,如果不是虚空雷霆那场数万年也难有的奇遇,即便是以秦天只能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收集
到这么多的灵药。
正当秦天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脸色一变,厉喝道:
“谁!”
倏忽一道黑光闪过,白日突然变成了黑夜,所有人都陷入一片茫然之中。
秦天瞳孔一缩,判断出黑光前进的方向,虚空大法运转,整个人瞬间便闪烁了过去。
可是太晚了!
秦天只来得级抱住胸口不断喷血的李月如,一脸狰狞地盯着眼前这个俊朗的黑衣男子。
来人脸上轮廓分明,神情冷峻,手持一把只隐隐看得见幽光的神兵,深深地看了秦天一眼,然后毫不迟疑地向上飞跃。在其未尝动手的时候,气息微不可闻,即便是秦天也忽略过去,只有在他被满屋子的灵药所震惊到的时候才泄露出一丝微弱的气息。其出手又太过迅猛,那瞬间的爆发是秦天重生以来所见过的最强的爆发
,即便是秦天也没有丝毫把握拦下来。
黑衣男子飞跃之时,本来收敛到极致的气息便彻底放开,天地灵气自发地围绕在他的身边,形成一道肉眼看见的旋转气罩,瞬间便将炼丹房的房顶掀开了一个打洞,爆炸声轰轰作响。
“王瞬之,你安敢来我龙武学院放肆!”
随之外面传来了洛天水的暴怒声,一声怒喝响遍了整个龙武学院,将不少学员都震得头晕眼花,足以见得洛天水真是已经怒极。
两人叫声的轰鸣声响起,又渐行渐远,最后消失不见,显然即便是已经突破了的洛天水也无法将王瞬之强行留下来。
不过秦天却完全没有关心这些,尽管心中的怒火已经快要从七窍中冲了出来,秦天依旧凭借着神帝意志将怒火镇压下来,他现在第一要做的事情是救李月如。
李月如伤得极重,可谓是危在旦夕,只要稍稍拖延便可能魂飞胆丧,但是却很显然是对方刻意为之,无形的阴毒剑气虽然将五脏六腑弄得乱起八糟,却并没有破坏心脉。
当然,这并不是王瞬之手下留情,这种伤势对于人间界的灵师来说已经是无力回天的地步,只是让李月如死得更为痛苦而已。
然而绝对想不到秦天玄天神功第二层足以生死人肉白骨,完全超过了人间界的理解范畴,虽然如今第二层并没有圆满,但绝对可能将李月如从生死的边缘重新拉回来。
“对方故意来报复李月如的?”
秦天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可是转瞬间便被推翻,想着王瞬之的一举一动,秦天断然道:
“不!他们的目标是我!”
“王瞬之的注意力从始至终都在我的身上,让李月如承受无边的痛苦,将死未死,也只是想让我被拖住,不至于和他拼命而已。”
神帝意志催动着秦天所有的心力运转,一切种种都电光火石般地在脑海中闪过。
王瞬之?
两年前对我父亲出手的那个杀手?
因为对我父亲出手而被暴怒的孙无忌追杀,最后侥幸逃得一命,再无音讯?
孙元、孙无忌、洛天水等人中得来的情报汇集,拼图完成,秦天已经看穿了对面之人的谋划。
因为孙无忌的缘故,没有敢在龙武学院出手杀秦天,或者说能够在龙武学院杀掉的人没有一个敢出手,所以便想要将秦天引至龙武学院外面。
李月如纯粹是被秦天牵连的倒霉蛋而已,完全是为了激起秦天的怒火,然后顺利地将秦天引出龙武学院的道具而已。
至于为什么他们敢对李家嫡女出手?
想着李月如和柳水心支支吾吾的样子,秦天对李家的情况也有了几分猜测。
“如果李月如这次真的出事的话,那么李家也一同放在名单上吧。”
秦天在心底叹息道,手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优等灵力的输出毫不减缓,迅速而小心翼翼地护着李月如的五脏六腑,然后再将其拼图一般聚拢,并激发旺盛的自愈之力。如此神乎其技的手段,若是那些在外界被万人追捧的灵师们看见,个个都会惊为天人,甚至磕头拜师求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