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市,青紫山的一座外表精致端雅的别墅被花草围绕着。与外表的雅致不同,内里,垃圾满地,臭气萦绕,时不时的一只小强嚣张的爬过。
满地的空酒瓶昭示着这座别墅内必有一个酒鬼。躺在原木地板上,身带异味的人僵直地身体动了动,这必是那个醉鬼无疑了。
轻轻地“嘭”一声,门被人推开,一个身高一米六八左右穿着时尚的女子进了别墅。
这女子画着优雅的淡妆,将她原本的天真气息衬得楚楚可怜,此时虽还是三月,女子就穿起了一袭长裙。
花凌低沉着脸看着地上的人,脸上的神色将气质毁的一干二净,不过在人前她自然不会这样。
“谷王,谷王,醒醒。”她站在这个名叫谷王的男子的半米外,一只手捂住鼻子,仿佛是被空气中的臭气熏到了似的。
谷王费力地挪动这个沉重的身子,一脸的痛苦将宿醉的后果展示出来。纤长却有些微胖的手指覆上额头,这是异界?他这是夺了舍吗?
花凌看见谷王坐了起来,一向骄矜的脾气也压抑不住了,反正在这个男人面前她一向任性。这回特地来说清楚,也免得他还怀抱希翼,昨晚竟然半夜还在打电话骚扰她。
“谷王,你既然醒了,我就直接说了,我已经跟你说过分手,我对你没有感情了。你昨晚的行为给我造成很大困扰,我特地再过来跟你说,是看在大家曾经相爱的份上。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也不要再给我打电话。这是你家别墅钥匙,是我第一次用,也是最后一次。”
花凌将钥匙丢在沙发上,要是递过去,这个男人抓住她的手,岂不是又要再洗一回,这一身,谁知道多久没洗澡。以前只是没出息,脾气软,现在竟然还邋遢。
谷王看看眼前的女人,脑子里也浮现出分手这个词的意思,脑海隐隐作痛,与身体不契合的魂海要开始闹腾了。
“门在那边。”谷王指指门口的方向,不管这个‘女人’和原身发生了什么,反正他都是不打算继续的,现在将人赶出去也省事。
花凌有些愣住了,这个男人居然跟她说门在哪,竟是要赶她走!真是蹬鼻子上脸!
谷王看着这个有点呆滞的‘女人’,想想她之前说什么打电话之类的,好像是有个用来打电话的东西,他靠在沙发上,一只手在沙发软软的抱枕间摸索。
‘啪’的一声,原来是谷王将一款黑色的手机丢了出去,花凌看到那个和自己的手机是一对的手机,恨恨地从自己人工绣制的精致小包里掏出自己的白色款,比之前更大的‘啪’的一声响起,白色手机摔在谷王的身旁。
“好,以后就老死不相往来,你可别死气巴赖的来求我。”
说完这话,花凌就昂着自己早上修理过的微波卷发腾腾腾地出了小别墅,还不忘把门摔一下。
门‘哐’的一声合上,‘女人‘也消失在谷王的眼里。
头疼不已的谷王也不再去管突然出现的奇异生物‘女人’了,他盘起腿保持五心朝天的姿势,调动自己的魂海,运用神识锻造的融合篇开始融合自己的魂海和身体。
每一个修者都是只能夺舍一次的,无论这具身体如何,他也没有再更换的权利,自然要抓紧时间。
等到凭靠神识的强度再也无法加强契合度的时候,谷王也就停了手。转而去吸取这具身体残留的记忆。
这记忆的吸取比起之前的魂海与肉身融合自然轻微的不知道到哪去了,因此谷王还有心思慢慢想着自己这一遭令人惊叹的遭遇。
红鸾一族最优秀的年轻一代,三百多岁修为已至化神,可惜红鸾痣动之人未曾寻到,若不飞升异界,注定孤老的他,谷王,竟然被劫雷给劈到异界来了。
这一想不免想起了看着他渡劫的雄父雌爹,他的魂牌应当没碎,想来可以慰藉他们二老的心,毕竟独子逝世,换做谁也不好受。
正是因为谷王从异界而来,他才会把女人当作奇异生物,在云界,雄男雌男为天地主宰,结契成亲,雌男孕子,生命方可不息。此界居然出现了女人,也怪不得谷王接受不能。
接受完记忆的谷王勉强能拼凑出原身的一生,这人和他同名,自小由他的父亲或者是爸爸教养长大,为人极是和善,即使是别人恶语相向,他伤心一会,待别人找来还能细语相对的包子脾性。
谷王琢磨了一下包子这个词,还真是用的恰当又风趣,妙哉!
这人的一生基本在不同的学校度过,学习各种看起来不大会用到的常识。结束学习后,凭着自己的爱好参加了一项选秀活动,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决定让女友更有面子,也是给父亲一个他不进企业的理由。
他背着女友就去参加了选秀,如今正是三十强的一位,放假十天让他们休息休息,他就回了家,准备和父亲女友报告一下。那知富不过三代,他父亲的企业被人恶意打击,在他比赛期间难以维持,等他回来,老父亲已经奄奄一息,只能留恋地看他几眼,就离开了人士。
失去唯一的亲人自然伤痛欲绝,他打电话给女友企图寻找心灵的港湾,那知花凌已经知道他父亲企业破产,基本资金全部用来偿还股民股份了。
电话的对面女友也以没有感情的借口弃他而去,一向单纯的谷王也觉得这事不对了,感情还是说没就没的。一气之下想着今朝有酒今朝醉,洋酒白酒混合起来,又哭又笑,多喝了几斤,就把自己喝到地府去了。
谷王也不知自己该笑还是该哭,想想之前因为找不到伴侣许下的宏愿:此界既无,另界再寻!当时只觉得自己很有目标,很有斗气,现在倒是真的如愿了,可一身修为尽失,这算这么回事?
还该庆幸原身居然也是红鸾族人,身具单一雷灵根,要不修真大道只能到此了,活上几十一百岁,然后再去投胎。
虽然这具身体现在极差,是真的极差,长得不如他本身一分,身上居然还有肥肉,谷王捏捏肚子上的一小坨,即使小,谷王他也是没有在自己身上见过的。
惊叹完肥肉,谷王就开始回想自己来到此界的原由,他在度雷劫时,灵力不济,隐隐中感知到红鸾痣动之人的存在,才狠下心到了这一界。虽然是无奈之下的抉择,但这一好处确是他心头所好,戳到了重点。
新世界,谷王现在所处的国家为华国,整个世界都在发展科技,修真之人只在传说中,谷王神识在空中一转,果然灵气微乎其微。
不过这也不用担忧,只要到了筑基期,就可以进入与魂海绑定的空间了,到时也不用担忧灵气问题了。
眼下最为重要的还是提高修为,谷王皱眉看着一地的狼狈,这具身体还是在地上睡了一夜,该去洗个澡了。
洗完澡的谷王在桌子上拿起叫做手机的长方块。还真像云界的传讯镜,不过传讯镜可是灵宝级别的宝物,这个手机这里居然人手一个,还不用灵气,只用叫电的东西。对于电,谷望三百多年得来的经验就是雷劫时助威无用的闪光的电,此界人士极为聪慧啊!这种东西都能这么广泛运用。
“你好,云市青紫山b区2栋527号。卫生,大扫除,最好马上来。”
对面原本悦耳的女声顿了一下,很有职业素质的立马答道:“好的先生,会根据您的要求马上安排的,鉴于是大扫除,会比平常多一人,您看这样好吗?”
“嗯,好。”
打完电话的谷王也不管臭气弥漫了,他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瞬间打开,正忙着探索这个别墅呢。虽然记忆里有印象,但原身的感知和他的不一样,自然要再看看。
绕开脏兮兮的客厅,厨房亮铮铮的,看起来没有会用的,谷王本身也不会,看来又是一大伟大的创造。谷王的卧室,没有什么特色,只有一堆奇奇怪怪的灵兽或者动物的模型,倒是一张大床看起来十分柔软,先前拿衣服的时候他只注意到柜子里奇奇怪怪的衣服。
从卧室里出来的谷望就看到两个中年的女人在清扫客厅,垃圾已经被清理掉,一个女人正在拖地板。
其中一个走过来,停在谷望几米外。
“是户主谷王先生吗?因为刚刚没有看到您,所以只清扫了客厅,还有那些地方需要清扫吗?”
“二楼不要动,那个房间也不动,其他的怎么干净怎么弄。”谷望皱着眉,指着谷王父亲的卧室告诉面前这个女人。
“我要出去一趟,自己会带钥匙。你们走的时候关上门就好。还有,钱,我记得是扣款的吧?”谷望凭着东拼西凑的记忆问道。
“是的,谷王先生,因为您的长期需求是扣款制。您不在家大家走的时候会带上门的,您不用担心。”
“我知道了。”
看着重又忙碌的两人,谷王放心的在心里赞许,动作比之云殿傀儡更为灵活。
放心后的谷王想起在原主记忆里,空气清新的山顶,那处不会是有灵气吧?
出门的谷王并没有去车库,他就算再聪明暂时也不敢开着车子出去,别的不说,就他的菜鸟水平被别人看破也是有可能的。
谷王直接沿着私修的宽敞马路朝山上走去,他在别墅外感受到了微弱的灵气,山顶的灵气不定能让他入门,等有了筑基期的实力,他就可以用灵力进入他的储物空间了,里面大把的灵石,灵药,和自己的珍藏,何至于说会落到今天被臭气熏的地步。
挑了个灵气最浓的地方坐下,虽然不满意,不过也知道这样贫瘠的世界有灵气就该知足了,当下谷王的神识就引着一丝极细的灵气进入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