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王提前来的这段日子一点都没浪费,他被迟安提着到了远方企业的训练室排练接下来要唱的曲目。每天为了选歌听歌听的想死,许是因为两界人士的欣赏角度不同,谷王觉得能听的,简直少的可怜。最后凑齐古今中外,才凑了十几首,迟安做主挑了几首让他先练着。
远方就是签了谷王的企业,这个企业是近五年才出现的,据说上面有人,一路走的又快又稳,五年后的今天,已是全国数得上的娱乐企业。
迟安说谷王的名次有把握也是真的,毕竟他的音色十分出色,音域又宽广,属于实力型,还是很有发展潜力的。要知道,这三十人里,还有大半的各个企业还得看看,才能决定要不要。
第一首歌,学的还是挺艰难的,最后谷王开着小号问了度嫂无数次,再加上自己的理解力,才能摆脱自己那种古调唱法,唱出本地味来。
有企业背后的力量,和谷王够“原汁原味”的唱法下,他艰难地进入了三强,不过评委和各个企业间也已对最后的排名有了大概的打算。
迟安也得到了消息,他只是经纪人中的二线,捧出来的最红的明星也只是二线,在企业并没有多么话语权,对于这个结果也只能接受。
听着那些人冠冕堂皇的绝对公平,他不由嗤笑,哪有什么绝对公平,没见哪个唱歌最有灵气和感觉的都在十强赛被淘汰了吗?也就谷王那个二傻子还在安安心心唱着歌,另两个都开始在各个酒局混了。
“令人激动的的最后决赛终于到了,观众朋友们,激动吗?想知道最后的冠军花落谁家吗?”男主持人的高肺活量这个时候得到了充分的发挥余地。
“激动!想知道!”
“快开始!啊啊啊!”
现场的气氛热的很快,有着主持人的缘故,但更多的是对于比赛结果的好奇。
“评委们。相信大家都知道了,大家主办方请的公认的大师级别的五位评委,掌声欢迎!”
“除了这五位,大家今天还有惊喜,大家的佰金影帝——陆大洪。是不是想给他生猴子了,不可以哦。”
“下一位是不是更期待,大家本届主办投资人,也就是传说中的——高富帅的远方企业的总裁,赵康和先生。是不是又高又富又帅。”
男女主持人,没有节操的配合的刚好,估计也是如此,观众对他两的喜爱不必一些大腕差。
陆大洪和赵康和二人坐在新添两张加大型闪着金光的豪华椅上。
“康和,是不是很热闹,比坐在办公室感觉更好吧?早叫你出来露个面的。”
“我看你,最近假期太长。”赵康和丝毫不介意自己性感的薄唇说出这样无情的话,反正他这样裸身高一米八,长得帅气无比,让无数女人流鼻血的gay,毒舌也是冷淡霸气的帅。不过,可惜,他么的,是个强受。出柜三年的gay,还是个处,说出去都没人信。
陆大洪有着与名字不符的洋气外表,此时他正痞气地笑着,嘴里也不留情地说:“康和,欲求不满了吧。啧啧。”
“金子正在找你的新居处,你说我要不要告诉她?”赵康和笑得温柔。
“别,赵哥,你是我亲哥,我更年期,别在意啊。”陆大洪没有胆气地陪着小心。
没办法啊,未婚妻是个爱金癖,每天把如花似玉的自己打扮的金闪闪,住处也要金闪闪,简直要闪瞎眼的节奏,他老爹还强压着不许他退婚,要不然也不会跑去拍影片。
两人端正的坐着,言语上过了几回合,台上的比赛就开始了。
谷王按号排在第三个,他此时正在后台等着,心跳有些莫名地加快,肯定是大气运的降临。上回如此情景,就是他得到可与魂海绑定的储物空间,这回的宝物可要小心些拿,很多地方都有摄像头,谷王按捺住自己躁动的心。
第一位歌手孔圣允,正是提前在评委们心里预定了第一的歌手,他唱的多是英文歌,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他幼时在国外长大,这一口腔调,感觉,他自认为可不是某些人三两年能学的。为了最后这场决赛,他可是拿出了杀手锏。平日里唱着温柔情歌的绅士小王子,竟然唱起了圣洁的高难度的吟赞歌,台下一场轰动自然在意料之中。
后面的白茂虽然有些忐忑,但他这种自恋的人,心里安慰自己两句,前一位给他带来的影响就消散的差不多了。
现场型的白茂这回画着浓妆,那种妖冶又清纯的气息融合的刚好,载歌载舞,全场嗨爆,最后的高音更是让人惊艳。
谷王努力平歇着蠢蠢欲动的心脏和魂海,心里也在不停的猜测着宝物到底是什么?
他慢慢地走到舞台中央,这种场景下,就是天道给他掉神器也不能碰啊。
深吸一口气,缓缓抬起头来,这一眼,惊呆。
谷王直愣愣地盯着赵康和,这人长得俊美无双,气概逼人,做伴侣也不落他化神修士的面子,在心里暗暗点了点头,对未来伴侣满意度又高了几分,直逼满分。
赵康和自是一眼就看到了那灼热的眼神,有那么夸张吗?他可没见过这个选手。
陆大洪看着台上的人,一双眼只顾盯着赵康和,好笑地提醒道:“咳咳,你要唱什么快唱啊,唱完我给你打高分吧,看在你长得没我帅的份上。”
谷王老脸刷红,他在伴侣面前的初印象看来是不好了。
飞速默念一遍清心诀,沉着下来的谷王回头叫着后台,“把伴奏关掉,我要换曲。”“迟安,把我的琴拿来。”
台下一角莫名一片爆笑。
听到笑声,评委席几个不太严肃的人也捂着嘴笑了起来。
“王爷,这么严肃的场合,不要这么呆萌好吗?”台下一个看来肺活量奇大的胖子吼道。
虽然谷王在将近两个月里从微胖界的阳光可爱小帅哥变成了身材修长面容惊艳的瘦子型大帅哥,但他性格上的呆萌已经在他的资深粉丝心里定了型,台下这位一看就是资深侍卫团的。不过到底是粉丝呆萌还是明星呆萌这个问题就很严肃了。
赵康和绷着的脸也绷不住了,太好笑了,他伸出一只手按住笑得抽抽的肚子,他的总裁形象,要保持严肃。哎呦,看着也是个美人怎么这么呆,惊艳果然不适合用在真人身上。
中间的某教授脸色黑的能滴出水来了,就是让他来看这种笑话的吗?
迟安顶着后台一片笑声上台来,把琴递给谷王,眼底的杀气快要凝成实质。
谷王镇定无比地调试了自己的琴,这可是挽回他在伴侣心里印象的重要一曲,自然要好好表现。
琴声响起的一刻,现场的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许是谷王的表情太认真,许是曲子太过震撼,直击人心。
自然震撼,不震撼才怪,谷王在开场可是运用了一层的灵力镇场。
“天道莽莽,何来何往
为君而来,伴君而去

我为你而来”
歌词类似云界的结契曲,谷王心随意动,最后更是融入自己三百年的等待,满的歌词都要溢出这份情。
黑着脸的教授现下脸色慰藉,难得的点了点头,难得有这份心思认真练琴的年轻人了,前两个虽是技巧不错,可都没有好好静心学过古乐,哪知古乐器的魅力所在。
赵康和闭着的眼缓缓张开,做为只在网上发歌,还红透半个娱乐圈的古风歌手长安,他自然明白这首歌的优异。这份感情的承载者,可真是幸运,他竟是十分羡慕,也是,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攻啊。可惜不是爱慕他的,不过之前那么盯着人,会让人误会的,不知道吗?
谷王唱完整首歌,又看向他的伴侣,莫非是不喜欢吗?也是,世界的差异,欣赏不了也正常,他以后再教就是。
谷王遗憾一下,在场上还是保持着笑容,估计失误,此界人士欣赏不了古调。
台下静默了一会儿,众人才反应过来,震耳欲聋的掌声响起。
“王爷,王爷,你好帅啊!”没错,又是那个肺活量巨大的胖子。
众人的掌声让谷王有些发晕了,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还是看他的伴侣吧。
谷王站在台上,桃花眼眨巴眨巴直直盯着赵康和,努力放着传说中的电。这下倒是赵康和糊涂了,话说,这是对我一见钟情了么?
三位选手都上了台,只是脸色各有不同,一号勉强笑着,但笑意有眼力见儿的一看就知道是敷衍。白茂傲娇的哼哼一声,这回算他服了。
主持人拿着后台统计好的数据上台,贱贱地在空中晃晃。
“要不要告诉你们结果呢你们想知道吗?”
“想。”
“就不告诉你们,大家先来听一下,各位要是拿了奖,怎么用吧?”
孔圣允一脸温和地笑着说:“今年的洪灾,大家都知道,要是我拿了奖就捐给那里的孩子们重建学堂吧!”
轮到白茂,他眨眨他大大的猫眼:“你们猜啊,猜对有奖。”
又瘪瘪红唇,“猜对也没用,一看就不是我拿奖。”
谷王一只手拿着话筒自然垂下,在前两人说的时候,就在想着怎么说比较感人,伴侣会对他刮目相看。
可惜两个人都说的极为简短,他还没想到,这两人都说完了。
赶鸭子上架的拿起话筒对着嘴说:“521这种,不是应该上交的么,等我找到我亲爱的就帮你们问问。”
女主持人矜持地笑着说:“一个走正经风,另两个是调皮风。答案嘛,听起来都还不错。大家接下来还是看重点吧。”
三位大分量的评委也依次上了台,看来是现场发奖的节奏,台下一阵欢呼,不吊胃口给好评。
“大家的结果出来了。”
“季军是白茂,可爱的小猫儿。”
“亚军,孔圣允,大家的绅士小王子。”
“好了,剩下这个就是冠军,谷王爷。”
谷王接过奖杯,抓的死紧死紧。
赵康和:劳资的手,都红了啊。
赵康和轻踹一下这个意图太过明显的选手,到评委与选手拥抱的时候,凑到谷王耳边说:“先放开,下台再说。”
这年头想抱大腿的选手也太嚣张了吧,回到座位的赵康和一个消息通知自己的助理。
抱到自己的伴侣的谷王,你说什么都好啊,这是红鸾一族的优良传统。依依不舍的放开了那双光滑细腻的手。眼底还能看见几分委屈,还好一般人是看不出他的情绪变化的,只会以为他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