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王郁闷地度过了一个晚上,赵康和则是回了赵宅进行家庭聚餐。
家庭聚餐这话说的,嗯,一大家子很和谐的样子。可是这种场面,只要有一颗老鼠屎,绝对会坏了一锅粥,赵康和心里,大伯家比他小一岁的赵蕴南就是那颗老鼠屎。
一个老大家幺儿,一个老二家幺儿,老人家自是随着两小自己闹腾,两家父母也是不问不管的态度。赵康和他大哥赵康安年纪大了赵康和五岁,赵蕴南六岁,也不好偏帮自己弟弟。所以赵蕴南以自小的身高体重优势揍了赵康和好几年,挨了打的自然深深记在心里。
要说其实赵康和也不是小气的人,都是一家子人,大家这种小时候的事,你说你道个歉,他绝对让你过去了,奈何赵蕴南哲小子没眼力见儿啊。
赵康和一到老宅,还没去找了爷爷奶奶打招呼,赵蕴南就上来了,
这小子得瑟的拿着自己的新手机,大声地说:“宝贝儿,我再过几个小时就回去,千万别太想我,我可是会心疼的。”
听着语气就知道这是花心大少一枚,每次来赵宅吃饭最高兴的就是赵蕴南了,又可以刺激赵康和那个没男人要的男人了,还有比这更开心的嘛?
赵康和冷刀子四飞,下个月劳资街给你秀恩爱,做出一脸不屑的样子道:“哟,这个花了多少钱,一个月换一个,有一个对你是真心的么,就你这样,没钱恐怕还真没人要。”
赵蕴南一脸担忧地说:“哥哥啊,你都二十三了,就别那么小气,倒贴少了自然没人肯要。”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赵康和这小子一直单着,但一点都不影响他打击他好吗?
做为同一家的两小,自小两人就被比着来,从小他还有个长得壮的美称,如今也还是只有这一个。这小子有他大哥帮衬着,远方啥的名下都有了好几家,他就整天混着,能不找点平衡吗?
赵康和冷哼一声,不屑地走了,还不忘回头留下这么一句。
“过几个月,哥哥就让你看看嫂子,别急,我知道你对我爱的深沉,但我不会看上你的。”死南瓜。
赵蕴南:糟糠和,你这是被打击过度,幻想了么?
赵康和当初勇猛地出柜,是心心念念想要先排除家庭阻碍再去甜甜蜜蜜地谈恋爱,结果暗恋地男人跑去榜富婆,他该庆幸自己为了让别人觉得没有压力瞒了两年的家世么?
本来一颗心受了打击,这时候赵蕴南又出来刺激人了,一口一个被抛弃真惨,他还能跟别人说他是个受,这么丢脸的事绝对不能让赵蕴南知道一根头发丝好吧。
在心里盘算着要找一个长得美美哒又不能有娘气还特么不要东西不要钱还喜欢他的攻,真的好有难度啊!
晚上这顿饭吃的赵康和快要心肌梗塞了,不知道赵奶奶从哪学到的先进常识,一晚上都在给三个,哦不,两个光棍,一个花心的讲孙媳妇要找什么样的。赵家两个儿媳妇在一旁不断点头,还时不时补充几句。
最后以赵妈跑到赵康和房间做的交代打击最大。
“儿子,别太挑,长得清秀也就得了,人家说不定还嫌弃你长得太好看没有男人味。性子好最重要,不会做饭也没啥,你不是会吗?你大哥我倒是不担心,相称那些人家的女儿多得是,我总不能给你找人去相亲,多尴尬啊。...”
总之主题围绕着‘儿子,你快找一个,凑合着处处也行,乘着还年轻。到最后好的都被别人给挑走了’进行了一个小时。
郁闷自己怎么就给了家里人一个没人要的影响,赵康和就跑到他哥房里求说明去了。
“为什么觉得你没人要?”赵康安挑着自己的眉毛反问自家弟弟。
赵康和坐在凳子点头,“对啊,对啊。”
“哥是一直在忙,女朋友在他们的听说中,也是断断续续有的。南瓜每次都在宝贝宝贝的乱喊。你呢?魔法师的节奏啊,爷爷在你这个年纪,爸爸都出生了。”
赵康安笑着摸摸自家弟弟头上的乱发,乱发更乱了。
赵康和:我纯洁无暇一点不行吗?才二十三,不是三十二好吗?
第二天清晨,谷王站在小二栋的最上层的阳台上,等着红日初升,然后,吸取紫气。
自从昨日魂海身体契合度满点之后,谷王就发现了紫光的所在,魂海的某个角落处,但不知为何之前一直为何完全感知不到。但他对于紫光的好感度倒是一直在上升,从到了异界第二天开始,直到今天都是一直坚持不懈的。
开着车赶着过来拿东西去开会的赵康和,他在心里扣了王乐两万的奖金,猫生病了,什么借口,直接送宠物医院啊,你留着能当药吃嘛,还是能看病。
把车停在小区告别墅最近的可以倒车的地方,赵康和大步赶着往自己的别墅区,一只手在包里找着门卡。
清晨的空气十分清新,已经习惯沉闷空气的谷王也是愿意多站一会的。
如果他没感觉错,阿和就到到了,他的车停了,他下车了,朝这边走着。
赵康和,募得抬头看见隔壁阳台上的人,白色的衬衣,衣角在晨风了飘起,前额的头发也被抚偏,露出眉间一点红痣,一双桃花眼也专注看着他,唇抿的紧紧的,神色微肃。
大清早的,这么勾人真的好吗?还白衬衣,我都可以隐约看见你的点点了。本总裁又要被勾引了。
“阿和,夜不归宿不好。”
赵康和:....
谷王见阿和张了张口,没有说话,自己补上了下句。
“阿和,你叫我阿王罢。”
赵康和配着阿王两个字想起了一条名叫阿旺的狗。
绅士,温柔,在心里念了一遍,“阿王,我急着拿东西去开会。晚上再和你说,来我家吃饭啊。”
谷王点点头,“会□□心鸡排吗?”
“会。”
桃花眼一亮,“我还想吃爱心鸡蛋。我可以洗碗的。”
赵康和无奈地点头,推门撤离。
长得好看,还行,反正他自己帅的不要不要的。
不娘气啊,还是很有气势的,看那小嘴唇抿的。
不要东西不要钱,一看就是会交工资卡的老实人啊。
还搞这么明显的暗恋,虽然智商不要不要的,但是真的呆萌啊,喜欢他有好眼光啊!
艾玛,以后夜夜归宿,不行,开完会后找王乐要个攻略。
下了阳台的谷王,虽然他现在条件不够,不适合在一起,但是做邻居,暧昧暧昧吊着阿和还是很好的,阿和看来是一个内敛的人,他要多主动啊,可以好好调\戏、调\戏。
...
迟安安排谷王坐在休息间,把试镜剧本递给他,心情紧张地看着谷王已经有了别样俊色的脸,脸色严肃地叮嘱他。
“企业还不知道你暂时不能唱歌的事,我也不知道你是不能还是不想再唱了。但是,你既然进了这个圈,要不默默无闻穷巴巴地熬过签约期;要不,你就要红。你的自身条件不错,尤其是会武术这点非常有优势。这次试镜的角色很重要,我觉得现在的你很符合这个人设,面瘫,一身正气凛然。你的第一次试镜,男三号,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失败了,下次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迟安为了这个试镜也是使了大劲,手里能用上的资源都用上了,最后还求到了总裁特助那里,得到了一个允诺。特助可是有半个副总裁的权利,这个、么一个要求导演自然不会拒绝,一个男三号的一场公平的试镜,有远方的名头还能有一个满意的演员,打着灯笼找的事。
这回试镜的角色若是能选上对谷王确实是一个不错的起步,甚至比白茂加盟的影片更得便宜。影片一个新人能有多少的镜头,一想就知道不会太多。而电视剧则是不同,一部热播剧,完全可以捧红一票的重要主角,电视剧可不是一两个小时,几十集是怎么都会有的。
谷王接收了面瘫,正气凛然两个关键词,拿起剧本翻看起来。
这是一部由小说改编而来的戏,各种阴谋、阳谋层出不穷。身体带有顽疾的太子,战功赫赫的盛王爷,俊美聪慧心底善良的允王爷,全剧一个女主,,允王妃,一个邻国夺位失败的王女。这部剧的中心是国,而非什么爱恨情仇。这部戏没有为了帝位残害手足的戏码,有的只是三个男人对国家的热爱。
盛王爷就是谷王要试镜的角色,他自少年时征战四方,武功卓绝,在百姓中的威望竟是比当今陛下还厚重几分。在最后的一场战役中自己选择失去性命。他的国,不再需要一个活着的他,一个胜过国君的存在。
在盛王爷战死沙场后,年迈的国君驾崩,太子即位,同年太子因郁结胸怀,危在旦夕,去世前传位允王,自己唯一的亲子封为安王,永不出帝都。
太子和允王两个角色自是相当难以演绎,他们才华绝伦的气度,剧中复杂心情的变化,是文人的百变。盛王是个纯粹的将,他在剧中只有一个形象,爱国爱民,四个绝对英雄的字,就可以描绘他。
谷王合上剧本,这样一个人,能够有一个演绎他的机会,是他的荣耀。
这个角色若是以前的谷王即使是瘦下来了,迟安也不会选择让他来演的。在迟安心里真正能演绎这个角色的是已经成长起来谷王,用别扭的言行掩盖一颗热切之心,那种奇妙的糅合的就像热爱国家的盛王,他们是一样的,纯粹的气息从言行中不自觉透露而出。他也相信,公平之下,孙导会做出正确的选择,就凭每个导演都想拍更好的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