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王默默在心里描绘盛王出现的所有镜头,心里的人物渐渐成型。也觉得角色有些自己不能理解的地方,做为一个出生就被教育要努力修炼,将来才会飞升有望,可以说每一个云界之人都没有剧本上所说的那种爱国之情,他也不懂。他对自己的家族有着爱,那是从小成长的地方,国家,它庞大而复杂,怎么会有那样的感情?
带着这样的疑惑,谷王去了试镜场地,试镜的地方在一方草地。看来是统一通知,试镜这一个角色的人是同时到的,没有什么先来打好关系的可能,但私底下的事,就是演员的个人本事了。
这是一个挺矛盾的角色,他的重要性贯彻全局,出现次数却又极为有限。所以导致了试镜人选不上不的,来的是有些名气的二线、三线演员,但谷王这样的纯新人也是难得。新人空降,大家面上不说,心里却是知道不是有后台,就是有本事。
孙导看了众人一圈,根据身形咔嚓了两个,开拍在即,那个肚子你塞得进盔甲吗?还有那个瘦手小小的,你是是打算用气势征服原来的小说迷吗?
孙导拍了几十年电视剧,专精这一行,近些年拍的剧都红的很。投资商也愿意大把大把地砸钱,反正都能赚。有了资金,对于演员的演技也调、教出经验来,拍出来的剧受欢迎程度自然越来越高。
觉得自己的架子摆够了,孙镇东才施施然开口:“临时剧本都看过了吧,这个角色虽然镜头有限但也不少,我也是很喜欢的,希翼能找到一个真正符合我心目中的盛王的演员。你们能来这试镜相信实力都不错。大家就直接开始吧。试镜两个场面,一幕在战马上厮杀,别跟我说不会骑马。另一幕是与允王的共处,十二集那一幕。”
常年跟着孙镇东混的剧务组组长孙柯西亲自牵了一匹马站在孙镇东身边,那匹马应当就是盛王骑的骏马‘百杀’,看起来威风凛凛。一身黑色鬃毛光滑水亮,身高竟有一米六几,妥妥的一只大长腿啊。
谷王无论是按资历还是年纪都是最后那个,自然是站在一边看别人怎么演,虽然已经和八友探讨过,知道演戏时怎么一回事,但这从未经历过的事即使是谷王活了几百年,也依然好奇地很。
五位试镜的男演员其中四位穿着休闲,一位有些瘦小的则是穿着紧身的衣裤,能看出极细的腰身一截细嫩的肌肤。谷王瞟了一眼,神色越发严肃,这位雌男真是不庄重,身上气息不纯,夹杂多位雄男的气息。世风日下,八友诚不欺我,要远离这些雌男,免得给阿和造成不好的印象。
孙柯西把把手里的马绳交给第一位试镜的演员,同时温和地提醒:“这马是赞助商友情提供的纯血马,有些高了,但也符合原小说的描述。”
也不怪孙柯西要亲自牵着,还小心地叮嘱试镜演员,这匹马的身价可不小,要不是想给自己的爱马露个面出出名,赞助商可不会舍得马来吃这个苦。
牵到马的路衡对这匹看起来就十分威风的马一点好感都没有,无他,他本人才一米八出头,一般的电视剧和影片骑马不都是扶上去的吗?真的要骑也不是这种个头的马啊。
一直觉得自己会骑马的路衡,费了吃奶的力气总算上了马,也不知道是不是嫌他重了,马爷不耐烦的刨了刨蹄子,路衡飞速下马,小命要紧啊。
后面两位一位压根没上去,另一位倒是骑得还行,还围着草地小转了一圈。
第四位,也就是谷王眼里不庄重那位,直接摇着小腰跑到导演面前说:“导演,我的衣服不适合骑马,跳过我吧。”
孙镇东只是对他淡定地点头,我已经把你跳过了。
轮到谷王,他拿出装模做样从空间里扯出来的草黑马嘴里一塞。
看见他动作的孙柯西,“别乱喂啊,这马挑着呢。”
他急忙轻柔地板开马嘴,他这几天对马的照顾估计马也是放在心里,乖乖地张了嘴。一口热气喷出,孙柯西一看,丫的,草渣都不剩了。
谷王看着这人一脸悲愤地神情,以为他是担心这马不能乱吃。
“放心,那草算它的零食。”
孙柯西看着黑马的头在谷王的手心里蹭着,觉得自己被这匹马抛弃了,他这几天照顾的多用心啊,居然被一把草给勾走了,这匹马是吃货不说明。
谷王无视孙柯西怪异地眼神,拍拍一脸谄媚的黑马的头,一个翻身帅气地上了马。
马蹄由慢到快,踏踏地跑了出去,绕着这草地小跑两圈,觉得比前面的人更好了,谷王就决定停下了,慢慢骑向孙镇东几人。
逆着光,一身黑衣的黑发男子看不清面容,身下的黑马和他要融在一起,他的每一分动作都像是马在带动,自己不用动用丝毫力气一样。
等一马一人渐渐靠近,看的见男子刘海微长,容貌俊美,神色肃穆。男子利落下马,动作轻捷,下马后偏头轻抚马脖子上长长地的鬃毛,动作轻柔,仿佛手下是自己的爱人一般。
谷王一缕神识传过去,乖乖听话,每天一把草,否则小心你的脖子。马自然是听不懂人话,可经不起他主人调/教的好啊,又是好吃大补的草,又是脖子血横流的场景,用马脑子想也知道,要识时务。
谷王只是小跑两圈,但众人对他的马术也是清楚了,明显还留有余地,也算给试镜的其他人留了几分脸面。
谷王把不再任性的黑马交给孙柯西,想他堂堂化神修士,竟沦落到威胁一匹没有灵智的马的地步。自己的魂海已经稳定了两天,必须加快修炼,等阿和和他在一起了,双修起来,阿和就知道他的利害了。
这些念头也不过是一瞬之间,孙镇东指着在五人中瘦小的男演员,“开始第二场,你去扮演允王,跟他们搭戏。”
瘦小男子脸上闪过一丝愤恨之色,转瞬又变得平静,他也不是个蠢的,自然不会公开得罪导演。
第二场依旧是路衡第一个,他还以为可以定下人了,没想到还会有第二场。不过他本事这些人中资历最老的一个,说起演戏来,也自觉比这几个强一点。
瘦小的男子表情呆板地看着路衡,干巴巴念着台词,路衡也能符合情景语气温和地却简短地回答着。
谷王倒是没想到,他前面这三个演员,演技最好那个居然是大肚子那个,他对盛王的表情、语气和自身的气质都掌握的不错,若是没有看过原版,这样的盛王倒是也符合想象。
孙镇东暗暗点头,对这个人的演技还是挺满意地,这个角色形象不符合,但剧里有的是缺人的重要配角,识时务的也不会拒绝。
谷王的第二场试镜,在其他几人眼中,台词念的和他对话的瘦小男演员一样。可在孙镇东的眼里,战场上镇定无比的盛王不知怎么和活泼地允王说话的别扭就呼之欲出,这是本身性格自带的优势。孙镇东笑着摸摸自己的双下巴,原来是企业眼光好要捧人,还以为又是塞过来的花瓶。
几人试镜完毕,孙镇东挥挥手,“我心里有数了,想必你们心里也有个数,回去等电话吧。”
被用来搭戏的李梓南看着孙镇东晃动着离去的背影,心里气得发狂。视线在目送孙镇东离去的几人中一转,这几个也没比他好到哪去,还没他长得好看呢,转了一圈没有发现可以接收他的愤怒的人,跺了跺脚上新版的名牌鞋,气的没找经纪人就离开了。
迟安和几人打过招呼,几个经纪人拉着自己的艺人相互打一通招呼,略略说了几句,迟安就说有事先走一步,先行离去。
迟安送谷王回去,一路上竟然忍住没有问有关试镜地事。等到谷王以为迟安不会问了,正准备投入到八友的友好氛围中,迟安才开口问:“一定过了吧?我对这个角色很有研究的。哎呀,我只顾着自己研究原版小说,忘了跟你说。”
谷王觉得自迟安当着他面哭过一会后,有种智商直线下降的感觉,有些怀疑是不是迟安藏得太深,他先前居然觉得他很精明。
在心里否定了这个猜测,迟安这个年纪和智商还没有那份瞒人的功力。
“不出意外,过了。”
迟安兴奋地一拍,车子嘎吱一声。
待迟安嘴巴好不容易停下来歇着的时候,谷王递过去一把钥匙。
“你去云市把我的车开过来吧。”
“等你进了剧组我才有空,车让我先开着吧,那辆黑的老帅了,等我有钱就为它挥霍一回。”
明显迟安比谷王更兴奋,一路上竟然像个毛孩子,叽叽喳喳个不停,谷王屏闭了听觉,才熄灭了心里那股想把某个东西丢下车的冲动。
一到小二栋,谷王就立马下车,一句请人进去坐坐的客气话都没有。
赵康和这天可是早早回了,连*排的材料都是自己开车去买的。然后谷王在他开门的时候接过了他手里的东西。
赵康和:一定是一直在守着,哎呦,太贤惠了吧。
谷王再一次扫完所有盘子,扫完后自动收拾了碗筷,并且沉默地把赵康和赶出了厨房。
谷王的神识不离客厅,一边看着阿和,一边洗碗,突然发现不对的画风。电视里那是什么鬼,重播,用灵力刷刷地洗完碗。
“阿和,碗洗完了,我回去了,明天还要鸡排。”
说完不等赵康和起身就走人了,留下一脑门疑惑的赵康和,不是应该说说话了解了解增进增进感情的嘛。男人心,海底针,赵康和如是告诉自己。
吃饱还不用洗碗的赵康和靠在沙发上,继续看电视,据说是谷王的第一个节目,他特意挑的台,都快是自己的人了,多关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