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王被迟安拉去港口,赵康和则是与一堆人不停地开会、讨论、再开会再讨论中循环。
赵康和忙完一天的巨大工作量,回到了家,做了两人份的饭菜,然后发现人居然不见了。
吃完自己那一份,赵康和也没有去洗澡,说服自己只是担心那个二傻子会饿死。
按了三分钟的门铃的赵康和觉得自己真傻,真的。
算是一个炮/友吧,还是没约上的,他居然不知觉把人反复在心上,还不自觉地做了两人份的饭菜。
赵康和在心里质问自己,要这么栽下去吗?
他才二十三,不同于十六七岁的天真,也不同于三十二的沧桑,他还在一个可以恣意的年纪,就要把自己绑在这个人身上吗?
他很清楚,谷王对他是认真的,不是闲着做个炮/友什么,也没有抱他大腿的意思。如果说当时比赛时谷王的眼神是炽热的,但现在眼里带的温柔更让人痴迷。
赵康和冷笑了一下,就凭着这回不告而别也要让他喝一壶大的。心动是心动,他不否认,孤单几年,谁不想有人陪着,但错了就要罚,这也是应该的,至于别人认不认,那就是他的事了。
能走到那一步,就看他的自觉,他赵康和宁愿憋着,也不想做把自己送上去的人。炮/友是一回事,真的在一起那就是另一码事。
九天后,赵康和提着一袋子零食开门,一个人动作自然地接过去,让他空出手来拿钥匙开门。
赵康和站在门口,脑子里一瞬间闪过不让这人进来的念头,一串的就不让你进来,我要进来,就不让在脑子接连闪过,赵康和抖了一下,立马向前窜了两步,把位置让了了出来。
谷王熟悉地把东西放进冰箱,关好冰箱门,坐到赵康和对面。
“阿和,你怎么都不给我打电话。”
赵康和心里次奥一声,劳资还没找你算账呢?
谷王一进来就感觉到了赵康和的不自在,之后阿和的情绪变化就一直在他眼里。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阿和居然感觉比之前更为亲近他,难不成是距离产生美,想到这的谷王心里一喜。
“我想你了。”听到这句话的赵康和一愣。
看到自己的一句想念果然引得阿和变了脸,还真是距离问题。谷王哪知赵康和是在奇怪谷王怎么会说这种暧昧的话,从原身谷王的单纯开朗到后来谷王的疑似装酷,没有区别的是他们给人带来的感觉都是无害的,是那种纯粹到有点傻的人。也因为这种感觉一直没有变化,大家都把谷王的性格变化归结到谷志远去世的原因上。
“阿和,我给你带礼物了。”
这个倒是引起了赵康和的兴趣,他还没收过这种类似情人送的礼物。
赵康和眼睛盯着谷王手里的盒子,看了一会儿也没看出来是个什么东西,抬起头来看着谷王说:“明明是你不打招呼就走了,还不给我打电话。这时候送东西,也只能算赔罪的。”
他脸上挂着笑唤:“阿和。”俊美的脸蛋,一双迷人的桃花眼,睫毛将眼神衬得如浓墨一般,眉心的红鸾散发着赵康和不可抵挡的诱惑力。
赵康和自己也是好看的,剑眉星目那种,是俊朗的帅气,而他眼前这个笑着的人,眉目如画。
他好像乍然才发现这个人俊美如斯,赵康和一只手伸出去,食指傻傻地戳了一下红鸾痣。
扑鼻而来的气息让他发现自己凑得太近,嘿嘿笑了一下,“那个,挺好看的,还红的呢。”
谷王伸手摸了一下红鸾,这个倒是还挺有用的,也只有雌爹才不知道,雄父每次求原谅都会故意把红鸾露出来,他早就看出来了。
“阿和,礼物你不要吗?那我就拿回去了。”
赵康和伸手去抢,“谁说我不要的,拿来,拿来。”
拆开外面的包装,里面是木头的小盒子,小盒子做得十分精致,古朴的刻纹散发着年代的气息。
打开盒子,里面只是一个小小的挂件,看到出来是人物,赵康和凑近了去看。
“这个好像我,颜色调的也好看。你在哪买的,我下回去看看,给我妈刻几个,她就喜欢这种小东西。”
赵康和眼睛发亮,谷王就知道自己送的没错,也不枉他找颜料就找了几条街。
“我刻的,阿和要刻什么找我就是。”刻微雕对眼睛的伤害可不小,一般会的师傅都是不怎么接微雕生意,但这个对谷王没有任何的影响,他刻一个也就个把小时的功夫。
赵康和拿出手机给谷王发了一堆的照片,让他照着样子刻。
两人的独处并没有持续多久,不过是第二天,迟安就开着谷王的黑色凯迪拉克,带着黄飞来棒打鸳鸯。
这回谷王倒是给老实地给赵康和打了电话,接到电话的赵康和更是郁闷了,看看这人,还说走就走,一点都不粘人。说喜欢吧还是真喜欢,可这十天半个月见一天,也没见人语气变下,不解风情啊。
谷王再次离开倒是没有跑多远,就在本市一个摄影城。
每个摄影城的基地建筑、环境、器材等,决定它能拍那些戏,像长涉市的这个大型的摄影城,它可以解决宫斗,农家小清新,河边自杀,沙场征战等一些基本必备场景。
像这么全面的摄影城自然占地不少,离市里那也是老远老远,与谷王住的小二栋更是跨越了半个市,所以导致谷王只得住在附近的酒店,一段时间内是见不到他家阿和了。
别的剧组的戏目大多都是不按播放顺序拍的,为了省钱节约租用场地的资金,孙镇东这等荷包满满的导演,手里一大把投资商。再说了不是还有人家推荐的‘人才’吗?因为这些人的缘故,多花些钱也不能怪到他身上,有钱任性的孙导的剧组就是按着顺序来拍,哪怕是演技不行的,这么适应下来拍的也是可以入眼的。
谷王的所有参演集数老实说来还不如有些角色,但男三这个名号是妥妥的。迟安了解过后知道谷王所有的镜头都是在这里拍摄,细细叮嘱了谷王一通,说完之后觉得不放心,就跑去给黄飞洗脑了。
总体内容是:你们平常在剧组不要整天晃着啥也不干,有空给人帮帮忙,没事就努力学习经验的样子,有人找茬立马告诉我啊。还有最近博论弄得不错,月末加奖金。
要说谷王的工资啥的真心不多,比赛的奖金也就那些,他之后上了橘子台的大集合,企业才再一次提了薪金,要不迟安连助理都不打算请。在这种情况下,迟安还同意发奖金,可以看到黄飞把博论搞得确是不错。
黄飞做为一个真正热爱他家王爷的妹子,工作做得好的夸奖可比奖金重要的多,不过钱多也行,这样她家太后也不会老是叨叨。
谷王爷和他的内务总管就在孙镇东的剧组开始了学习并且帮忙的历程。
“王爷,来搭把手。”孙柯西一边指挥着四个大小伙子,看着他们搬不动,就开始喊谷王。
谷王默默起身,走到需要搬动的大型器械旁,他的加入,仿佛在众人心中一针强心剂,瞬间东西就变轻了,几人虽然吃劲也还是顺利抬到了知道那个地点。
在剧组中,王爷这个外号在几天内就已经众所周知,谷王还在众人心中有了大力王的称号。
黄飞还是有些不可置信,虽然她已经目睹过好几次。器械听说有七、八百斤,四个人抬得要死不活,他家王爷一加入,就那么轻轻松松搬好了。
妈蛋,她忘了拍照。
“王爷,露个胳膊,大家来拍个二头肌。”黄飞欢快地跑到谷王身边。
露胳膊,在现代混迹两月有多的谷王已是可以接受了,不过,二头肌有什么稀罕的。
王爷一脸懵懂的表情,黄飞这个总管立马给小纯洁普及常识,完全没有自己在染黑一片白纸的觉悟。
男人的性感,攻就是要有力气,这样就可以酱紫纳兹。充分了解了一个有魅力的攻或者好男人必须要有利器的重要性。虽然他完全不必担心这点,谷王还是赞许地点了点头。
配合露出二头肌,原本白皙的皮肤已经带了微微的小麦色,一个总管说小受会喜欢的颜色。
自从小黄同志上岗,谷王就开始远离八友那群时不时坑队友的家伙。小黄对这个世界的人类爱好了解的很清楚,而且作为一个妹子,她的人品在这段时间的接触下,谷王可以给她九十分。
孙柯西这位剧组的二把手,谷王已经刷暴他的满意度了,可以喂马,看马,大力士,简直了。
一把手的好感度也刷到了一半。
孙镇东对谷王又爱又恨,你说武戏那么难,拍的那么容易又好看,一条过;怎么到了简单的会面就拍成那样子。
“王爷,下一幕到你了,快过来。”被黄飞以一桶排骨汤收买的路衡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