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迟安开着车,忍不住用眼角视线瞄瞄副座的谷王。
合上的眼,浓密的睫毛像一把小扇子,面色平静,可怎么就是觉得气势不对了,散发着一股隐隐的威压。
渐渐地谷王周身氛围回归平淡,迟安才舒了口气,这样无害才是正常的嘛。
迟安原本是带歌手的,但歌手越来越不好混,基本都瞄上了三栖发展的路子,所以他手里也还有点路子,才能打听到《燕国》剧组的事。这回谷王在剧组拍戏,迟安把所有事都基本交给黄飞了,自己则是忙着给那几个安排演唱会,忙的瘦了几斤。好不容易结束了,这边这个又要操心,劳心的命啊!
迟安的这些情绪只是对于忙碌的小抱怨罢了,要真的闲的没事做,那吃啥喝啥,喝西北风吗?
“谷王,电视剧里的角色就只是个角色,可别沉入太深。你看看你刚一身的气势,多吓人啊。”劳心劳力的迟安不辞劳苦地说道。
因为心境突破,修为筑基的谷王只是附和地应了一声,调息好的丹田处,灵气在其中以不知名的玄妙方式旋转着。
道上人并不多,车行驶的十分快速,迟安看到谷王脸色正常,也专心地开车,注视前方。
小二栋前,谷王下了车,转到另一边窗口。
“车钥匙。”
迟安留恋地摸摸方向盘,好久没开小破车,明天一定会不适应的。
“给。”迟安犹豫地递过去钥匙,放到谷王手里,再拽拽钥匙,没拽出来。
谷王在云市的青紫山的车自然不止一辆,只不过这辆是最合迟安眼的,当下舍不得也是正常。
“有辆红的,送你吧。”谷王大方地开口,那辆红的可比这辆凯迪拉克的价格要翻上一番。只不过那款式实在太过骚包,只用来接送过花凌,送出去也不心疼,反正是用不到的东西,再说迟安确实很负责。凭盛王这个角色带来的好处,谷王认为送一辆凡物还轻了些。虽然,他现在真的不是很有钱。
迟安眼睛一亮,踮起脚拍拍谷王的肩膀,他曾经绝对没有因为谷王的身高不满过。
“好兄弟,够义气,我就笑纳了。”迟安只以为那车和这辆黑色的差不多价位,也就厚脸皮地笑纳了。虽然不是买不起,可正是因为觉得自己买的起,才会接受。
“改天有个杂志,我都约好了,在电视剧开播前可以攒攒人气。”迟安这话说的轻描淡写,眼里的得瑟可没被谷王错过。
估计这个杂志不是小众的,而且是像他这种级别的艺人不能上的,要不这人也不会接受那辆骚包。
被人真心对待地感觉还是很不错的,谷王低头对着迟安的耳朵:“回去的公交快到了,再不过去就要等下躺了。”
迟安往回小跑,还不忘回头恨恨地瞪谷王几眼,公交可是一个小时才过来一趟。
迟安做上没有几个人的公交,窗外的绿色划过。
次奥,两个月不见,本经纪人的纯真艺人去哪儿了?当初那个谎都不会撒的人呢?迟安看着窗外叹口气,不是早就预想到的吗,现在有何必惊讶,至少是往好的方向发展。
迟安离去,周围一片寂静无声,谷王围着车子饶有兴致地转了一圈,才不急不忙地进了房子。
筑基,这意味着什么?与魂海绑定的储物空间终于可以进去了。
谷王用体内灵气在空中画了个连空符,逼出体内一滴精血,以神识裹之,动用红鸾秘书打通空间的新节点,刹那间,谷王就消失在空气中,只有残留的气息能证明他的存在。
空间的灵气纯度竟比在云界之时更为浓厚,谷王心中一喜,要知道这等能生长灵物的空间都会自行消耗灵气,至多几万年,就会崩溃在无尽时空中。这番灵气的纯度增加,也意味着空间的存在时间会更加长久,对于他在这个世界的修炼可是有着巨大的帮助。
空间的灵草和灵值长得也都还不错,挥手招过一个云灵果,这是云界最普遍种植的灵植结出的果,内涵的灵气并不丰富,但其价值在于提升体制,有利于修者的肉身。现在这具身体没有经历过洗净伐髓,只能啃啃这种程度的果子,打打底子,待金丹初成配上灵髓液冲刷*,可重回先天之体的纯净。
在空间转了一圈,每件物品的由来也不由得浮上心头,这件是雄父给的,那件是雌爹送来的,有的家族长辈赐的,还有些是自己在外搜寻得来的。这是,三百年的积累,从筑基到炼虚初期,用过的和没用过的,基本都在这里了。
谷王摸摸额心的红鸾,红鸾一族资质天成,他终有回去的那刻。
赵康和看着隔壁门前的车,怎么都不开进去,摆在外面像什么样子。
开门的时候也没看到人,莫非是进贼了,不对那车是他的,车牌号也是一样的。
赵康和烦躁地看看手机上的屏保,才四点,估计是自己回来太早了。
算上上次放假,赵康和也有半个多月没见谷王了,远方跨国计划也实施的差不多了,赵康和这下倒是可以放自己一段时间的假了。
赵康和踢掉脚上的皮鞋,两只脚丫放在沙发上,整个人歪歪地躺着。据王乐所说,谷王这戏拍完了,应该有段休息时间,要不要出去玩呢?去哪呢
去国外?飞机?不去,国外不好玩,还不如国内,近还方便。那就国内,看山?看水?纠结啊纠结。
想着到哪去玩的赵康和募得又想起谷王,二傻子这节奏也太慢了吧,他等人追都等的不耐烦了。认识这有差不多两个月了吧,就出去吃过一次饭,还是他请的,其他时候在他这蹭饭蹭过几回,还睡过几次,君子的睡在客房。两个月啊,六十天,这不是都可以直接嘿嘿嘿的节奏吗?说好的热恋三个月如胶似漆呢?
赵康和郁闷地翻个身,惊得差点从沙发上掉下来。
“阿王,你怎么进来一点声音都没有啊。”
“身轻如燕。”谷王眼睛直视赵康和,阿和这是想他了吗?有人进来都不知道,虽说他确实消了音。
“呵呵”赵康和( ̄▽ ̄)”。
有这么一个沟通困难人群症的爱慕者,赵康和表示鸭梨好大的样子。
谷王发现自己表现的有点呆的样子,阿和会变得特别无奈又宠溺的样子,还可以时不时调戏一下,呆萌真是个好东西!
赵康和回归正题:“拍完了,接下来放假吗?我接下来正好会比较闲。”
看着阿和一脸的大家一起粗去,谷王忍不住再度闹闹赵康和,装作一脸疲惫的样子说:“阿和,我接下来还要去拍杂志,又不能休息,好累啊。”
熬熬就过去了,换个人赵康和最多送这么一句话,可谁让这是自己人呢,还得好好安慰啊,疲惫的样子还是透着颓废美感,你这是勾!引!
“应该还有商讨和摄影师主题确定的工作,这两天可以好好休息,多吃点补补。”
谷王眼角一挑,原先的疲惫带着温暖的笑,像是突然注入了动力。没错,这就是明晃晃的勾!引!阿和不止喜欢呆萌点的,还喜欢好看的,据分析对外还得有气概,不过阿和好像还没有见过他有气概的时候,改天补上。
待赵康和脸上带着惊艳,谷王扑过去抱住他,把头靠在侧边耳朵尖上:“阿和,你真好!我最喜欢你了。”似有若无地撩拨,这是勾引的最高境界,勾的就是愿者上钩。
赵康和:本总裁的耳朵要怀孕了,这不科学!!!
(大葱( ̄▽ ̄)”:你以后会怀孕的,不要担心,不要着急,不要忧愁。)
谷王说完话,一脸纯洁的表示我只是太激动了。
脸上略带着羞赧说:“阿和,等我拍完杂志,大家出去玩怎么样?我都蹭了这么多次饭,就让我请你一次吧。”
这话题赚的,本总裁都不好再说我勉强接受你这种话了。
“好啊,到时候我就带上人,每个铜板每口水都靠你了。”
赵康和暗自感叹,看来这是三个月都谈不成恋爱的节奏了,本来要打赵蕴南那小子的脸的,这回又得往后拖。
夜幕渐渐沉了,只是没有人注意到时间,咕噜一声从赵康和肚子传来,谷王突然想到一个关于漏气的笑话,阿和,漏气,肿么怎么好笑的样子。
赵康和再度无力,这个时候不应该说都是我的错,马上去做饭的嘛,到底哪里出了错,连丢脸也顾不上了,谁让对面这位脑回路不一般呢?
伙夫赵康和同志认命地进了厨房,有种自己真是贤妻良母的错觉啊。
贤妻良母喂饱自家大型呆萌,再度一个人进了自己的卧室,掀开被子。
下面果然又有四个娃娃,还好本总裁机智,要不又得膈着腰。
一个爷爷、一个奶奶,这回齐齐整整可以做寿礼了,解决一桩重任,原先的无力又变得有力起来。
不缺钱,不缺权,不缺亲情,不缺友情,本总裁养这么个活好(这个还要检测)的呆萌汉子刚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