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是要一口一口吃的,谷王的人气因为快速换行降了一次,这回因为《燕国》的播放再度热了起来,等电视剧播完了,谷王必须得有跟的上的作品,才能保持人气。
迟安准备趁热打铁,正挑选着新的电视剧或者影片。按说接个电视剧男一,攒攒人气也是相当可以。但是谷王的角色限制已经给他交代了,专攻一个类型,难免有些偏颇,不过还好武星路线长久不衰。
比起电视剧来,迟安更加中意影片些,因为适合武星的电视剧都没有什么特色,或者说都是一个特色。还有一些翻拍的,经典那是特定时代产生的,如今的翻拍再好,也没有什么前途,迟安首先就否了翻拍电视剧。
看着一大堆的剧本头疼,迟安干脆叫来黄飞和谷王,总不能让他一个人忙啊,好兄弟就是要同苦的。
黄飞第一次见这么多剧本,心情十分激动,不断的想着自己之前好误会迟哥管得多,真是太不应该了。迟哥这么看重她,简直就是她的伯乐啊!
不同黄飞这个单身,从阿和身边过来的谷王就有些不开心了,这才歇了几天,阿和都没看够呢!不过关于赚钱大事,自然要看重,据说这年头结婚一定得有房、有车、有存款,虽说谷王名下是有的,不过那不是他赚的,自然不能算数。
三人共同协作,一人一份,迟安整两天的工作量半天就看完了。
不提黄飞看着谷王刷刷直翻,一目十行地帅气双眼冒星星的场景,单是迟安就无语的想翻白眼,你翻得那么快,看个鬼啊!不过人家自己都看不上那些,想来也是不想拍的,他就不勉强人了,绝对不是他想偷懒。
黄飞面前是两部电视剧、一部影片,都是有小说原著的,都是她的真爱啊,而且给的角色也和她家王爷老合适了。
迟安翻了翻黄飞的三个,指着剧本说:“这些本质量都可以,但你还得看别的因素。比如看导演,这影片的导演人品不行,剧本这个程度就不适合接了,得不偿失。这部电视剧有些情节会被卡的,放不了怎么办。剩下这部电视剧待定,我觉得主角会比较合适,毕竟大家的类型差不多,初期跳跃度广一点,后期也不会有人老扯着这点小辫子。”
黄飞的三本都被批评了,有些小郁闷,不过迟安说的在理,不能只依她的喜好来选。
谷王看的最快,给迟安减轻了一半的工作量,面前的本也是最多的,有七本,而且都是影片,迟安有些好笑,这人是排除掉了所有电视剧才看的那么快吗?
影片四个男二,三个主角。四个男二,导演去掉一个;一个是将军,去掉;一个是王爷。去掉;最后一个大侠,待定。
三个主角,这三个导演还都只是新导演,名气不大,不过有一个听说水平风格很有特色,迟安特地留意了一下。又是一个将军,谷王这是选择性偏好吗?迟安把这个放到被弃的一堆剧本上。第二个新本都是有些意思,待定;被留意的新导演剧本也行,留着。
迟安自己选的两个,加上黄飞一个,谷王三个,凑起来刚好六个,把这六个做个规划比较就可以基本定了,到时候试镜不出意外也就是过场的事,别的不说,这些角色都是极为适合武星走向的明星,加上谷王的颜值和名气,基本妥妥的。
黄飞受教地拿起被留下的剧本翻着看,谷王则是看了迟安选的两个,都是男一,不过试镜难度有点大,居然有一个赛车手,这倒是挺帅的,不知道阿和会不会喜欢。
谷王拿着赛车手那个递给迟安,示意这个挺好的,他挺满意的。
迟安恹恹地开口:“这剧组资金不够,危险场景可能需要真人上,你行吗?”
这个问题对于只能心酸喝汤的谷王有些打击了,他行啊,这不是时机不好吗?谁知道明星只是名气大,赚钱还得慢慢等,要不他早酱紫纳兹了。
“你见过我开车?”谷王淡淡地瞄迟安一眼。
迟安斜瞄回去:“要有赛车证?你有?”
黄飞看着两人歪着眼睛看人,不会得斜视眼吗?不过开飞车的王爷,嗷嗷嗷,好想看啊!!!
黄飞举爪:“我也觉得这个好,脱出之前的盛王形象。而且这个导演的严谨是出了名的我都知道!还有这个剧本没有女主,嗷!嗷!嗷!”
迟安拿起剧本轻敲了黄飞头一下:“嗷嗷叫个啥,你以为你是狼啊。”
谷王的萌点又被黄飞戳到了,没有女主,就是一个人拍拍戏,多好啊!其他的还得跟女主黏黏糊糊,要是阿和误会咋办。
“就这个吧!”谷王看向迟安。
迟安觉得心好累,绯闻炒作什么的,估计永远都用不上了,不过他这样正直的青年,炒作什么当然看不上啦。
“七月十五试镜,八月开拍,够考个证了吧。”迟安说的有些不确定。
黄飞点点头,表示知道。迟安以为黄飞是在回答他前面那句,同样满意地点了点头。
“拍完要三个月,地点跨度很大,估计再修修赶到过年前期。”迟安看完后面给的详细资料,看看谷王。
谷王点点头:“没问题。”
黄飞:这个不是要试镜的吗?不过我王爷威武,这等小试镜自然不在话下。
三人订好剧本,就等着试镜日期的到来。在《燕国》播放完之前,迟安没有让谷王接广告的打算,等它播完,最后的结局肯定会再次提升谷王的名气,到时候谷王勉强也算当红小生了。
商量完赚钱大事,谷王先打道回府,留下黄飞一脸期期艾艾地看着迟安。
“怎么了?脸皱成包子了。”迟安调侃地问。
“迟哥,谢谢你这么久的指教了。”
“就这事,你会的多,我操心的少。谢什么。”
迟安在黄飞心里形象再度噌噌噌地上涨,仅此她家太上皇、老佛爷和王爷。
“那个,迟哥,你知道王妃是谁不?我上回送王爷回去,灯是亮的。而且两个人住隔壁哦,好有爱。”
迟安看看黄飞一脸的八卦,王妃?那是男的,亏你叫的出来。不过,隔壁,这个倒是可以查一查,毕竟他需要对艺人充分了解。
迟安摸摸自己的胡渣,看来他需要好好休息几天,胡渣这么长,脸色一定差的要是。
回过神来发现黄飞一脸哀怨。
迟安只好用通用语敷衍她道:“长得很帅。”
很帅,嗷嗷嗷,美攻强受,一定是这样的,黄飞一脸痴呆。
无视掉这个脑洞已经飞到外太空的女人,迟安转战自家补美容觉去。
第二天十点
睡饱了的迟安对着全身镜看着自己沧桑的脸,真是熬不起啊,看来还得多培养几个靠谱的助理,最好自己也能配上一个。
不过男人三十一枝花,他还没三十,不急不急,等事业到了巅峰,再去管情情爱爱吧。想到这迟安脑海里突然浮现一张青涩的脸,那是大学时的唐克,当初懵懂时分不清,等他明白时,人都远到了太平洋,阴差阳错,不过如此。
甩甩洗完的头发,整个人清醒过来,他还是去查查他的黄金股,这要被坑了,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遇到这么一个有潜力的艺人。
历经几个月的时间,迟安也算真正认识到了谷王的发展潜力,对他的未来定位也走向了更高的一条路。
幸福来的太意外,总叫人措手不及。就像浪子回头,好不容易准备跟贴心爱人告白求婚一心一意过日子的时候,狗血地发现爱人跟兄弟搞在一块。发现隔壁是谁的迟安就是这样的心情。
对于已经洗心革面,决定光明正大捧红谷王的迟安来说,艺人抱上了老粗老粗的金大腿就着实有些震撼了。很帅,真的很帅,他一点都没有欺骗黄飞,随便掰一个就这么靠谱,他都可以去摆摊算命了。
不过这根粗大腿好像没有包养别人的黑历史吧,据他所知是没有的;而且这根大腿好像一点正作用都没有,没有高档服饰手表、房子、车子、大片主角,就跟不存在似的;最后,副作用真的不小啊!
迟安碎碎念诅咒了一下总裁助理,这种事你知道就好啊,干嘛要告诉他,心里不平衡吗?更年期吗?
把远方的市价跟谷王的身价比了一番,迟安替谷王捏了一把汗,王爷你仍需努力啊!不过本经纪人相信你的武力值,大家可以扑到、扑到。
迟安默默揣测一番,发现这根金大腿在跟谷王谈恋爱的可能性最大,而且是那种纯纯的恋爱,估计得加上一见钟情这桶狗血,要不这两个人怎么会偷偷摸摸地在一起。据谷王所说,在一起的时候就是两人见了几次面后,你们这么效率真的好吗?
不说迟安这只单身汪受到了多大的伤害,他是不会想到他心目中的实诚孩子谷王无意中就摆了他好几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