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那么娱乐圈就是个乌黑乌黑的大深湖。
一夜之间,谷王不过是抱着他家阿和纯盖棉被睡了一晚,黄飞和段蓝蓝等人的视频还没弄完,罗在沧桑的心还没有受到安慰。众多小报大版、大报小板就热闹起来了。小报就宣传起谷王为了保持自己的节操,断然拒绝远方某某高层的包/养,导致一介当红小生无奈之下去接了罗在的谢幕影片,狗血还有一种说法:看的人太多,众人正在博弈;大报则宣传迟安与手下艺人不合,不顾艺人前程。综上:大早上的,就被各种说。
与此同时,罗在的谢幕影片得到了有史以来最多又最便宜的宣传。待众人细细回想,有的人还能想起罗在这个名字,有些人也许会感慨一句:呀,我看过他的某部戏,还不错!
赵康和睡到七点,固定的生物钟把他唤醒,谷王闭着眼睛装作睡着的样子,呼吸轻微而均匀。
赵康和戳戳谷王的白皙的脸,原本在《燕国》拍摄期间晒黑的那一点在谷王的不注意中退散的一干二净。在和煦的晨光下,细腻的皮肤像牛奶果冻一样,赵康和想到果冻就有些蠢蠢欲动,要不,咬一口?就一口。
他慢慢地靠向谷王的脸,在即将咬上果冻的那一刻,被咬了。(大葱偷笑脸o(^▽^)o)
赵康和两只手都被搂住,完全没有挣扎的着力点,只能被谷王啃咬着,两人的津液交换,唇齿纠缠。
一吻过后,谷王眼色微沉,一股清凉的灵气自躯体中涌过,身下的某物才算安歇下来。
待自己一切平息,凑到赵康和耳边,轻轻摩擦他的耳廓和脖颈,感受到身下人的皮肤一阵颤抖,谷王轻笑一声:“阿和,又要去拍戏了。”
赵康和抽回自己的手,纤长的手指上套着一个白色的指环,同组和淡淡的荧光,透出一股华贵之气来。
可是,你妹的,这是大拇指!
赵康和两只手依旧被谷王抱着,连抽出手来拂额这个动作都做不了。算了,就理解成本总裁是一家之主这个意思吧。
用肩膀推推趴在自己身上的人,“你们开拍不是今天吗?你的经纪人特意打过电话来叮嘱的。你要是迟到了,别人还不得怪到我身上来。”
谷王默默阿和头顶有点硬硬的发丝:“他那是单身男人的嫉妒,阿和你要谅解他。”
说完这句松开赵康和来,把他从臀部抱起,转个身来放着,一本正经地“阿和,一去两月,我会记挂你的。”
赵康和好像被触及到某根神经,他很不爽这个姿势,被人轻易抱起,而且这个动作带有一点奇怪的违和的感觉,仿佛和谷王整个人都不搭一样,这个动作,轻佻的可以!
赵康和推开又想亲上来的谷王,横瞄他一眼,暗带警告。
从初识炽热的眼光,到跑上门来装可怜,再到各种暧昧的调戏,这丫真的是自己印象里认识的那个单纯呆萌啊?不,这是一只披着猫皮的色狼,只是比较有节操一点。
谷王看着阿和的脸色慢慢变化,最后变得一脸诡异,带着点悔恨,带着点明悟,最后还有一点小庆幸。
赵康和相通后冷冷地看着谷王,他老哥的独家相传的威逼术,据说至今为止从未失效过。
谷王被看的惴惴然,主要是阿和突然一脸冷色,看的有点心慌慌,要知道阿和一向都像猫一样可爱,最多就是像汪一样,挠自己一爪子。
“阿和,怎么了”谷王一脸迷惑,发顶乱着头发翘翘的,显得整个人更为单纯。
“你飙车那回特意支开我的吧?”赵康和左手摸到右手拇指上的扳指,再度急急开口:“你老是装一脸呆萌,在外面恐怕就这样唬人吧?”
谷王拧眉严肃地说:“阿和,我除了拍戏都和你在一块!”
赵康和冷哼一声,虽是前一句如他所愿避开了,这样轻松让他过去可不行,还不知道以后怎么糊弄自个呢?可现在自己气急之下又不占理,只好先冷着人了。
两人不欢而散,这其中不欢的意味有几分就看个人言了。赵康和待人走完早餐走后,一个人啃着包子、喝着豆浆,暗自嘀咕,小气的色狼!
剧组在长涉市往外地一条人言散漫路上集合,一共几十辆车,驶向长涉郊外去。
这找好的废弃区,并不是因为年岁的原因导致的房屋废弃,而是被人承包下来,明年搞大型开发。但也因为被废弃的缘故,带着破败的气息。
此次拍摄不同于上回,不过该有的东西罗在也没苛刻了,反正谷王算是最大牌的,还是个只拍了一部电视剧的新人,迟安还把谷王的片酬换成了明显没有赚头的影片收益,这一众的演员的片酬再算下来,就比预算少的多,倒是让安乐行事更为方便。
因为提前的缘故,谷王在这里拍了几天,时间才堪堪到了八月初,赵康和估计也是真的生气了,居然几天来连个电话都没有。至于谷王,这是先抑后扬,兵法有云。
谷王拖迟安找的房子也有了消息,价位在八百万,基本是谷王的大半老本了,迟安以为谷王是住在企业的房子里不自在,那里知道他的小心思。云界之人,尤其是家族渊源长久的,对于婚嫁之事更为慎重,仪式过程的重要性是不必多言的,那是一个家族对于新人的神圣的认可。虽则也许回不去了,但祠堂里魂牌上的变化,想必雄父雌爹可以高兴许久了!
路衡拍拍一脸温和的谷王:“王爷,那个试戏,你上午还没试完。”
为了剧情的考虑,他们现在拍的是正凯之所有的在外镜头,等圈拍完,就会进入赛策划场里的拍摄。幸好这里场地不要钱,剧中角色,他们自给自足,就连做饭的大妈,都混到了镜头。
这试戏也是罗在为了节省成本用的招,本开还担心会错过最好的状态,不过碰上谷王他就不用愁这个了,他每个镜头都会越变越好,就是第一个不怎么样,还好学的快,连罗在看着都有些崩溃,这哪来的奇葩!
谷王的演技说明了他机智的头脑,对于武星的选项绝对是最正确的,只要功夫好和不断地变脸,于谷王而言,自然是前面的好。
影片的重点还是在赛车场的那些事,这母子两人温馨的日常生活细细拍来这天已是最后一幕了。
少年已经长成青年,依旧是坐在家里的小板凳上,如同乖巧的孩提时代,给正在做饭的母亲择菜,剥蒜头。
中年女人的身影在阳光下拉的长长的,背后的发丝却像带着金色的光芒,青年看不到自己的背后,但他看得见自己的影子,他在空中伸出一只手,露在阳光里,像是要拉住另一只手似的,最后那只手无力的放下,空中,究竟是什么都没有,除了甚是无用的尘埃和明明看着温暖却没有丝毫温度的阳光。
镜头从背后挪到两人的侧面,青年带着忧愁的脸看着母亲,女人只是侧着脸慢慢切菜。像是一副有了动作的生活照。
不一会后,她放下手里的刀,手在水龙头下洗过。最后蹲在青年的身前:“凯之,他是我的英雄,我为他骄傲。”
青年怔怔地点头,是的,他是他的英雄,他们都是他的英雄。
青年嘴角终于有了一丝笑,然后渐渐扩大,整个人洋溢着阳光的气息,像是一下子小了好几岁,又变成了一个大男孩。
两人相视笑着,眼底的忧伤好像已经没了,空气中也仿佛只留下了温暖。
画面在这里戛然而止。
罗在深呼吸一口气,把脸上隐约的皱纹笑得明显起来,他高兴的挥挥手,众人才敢出声。
“拍完了,后面就是赛车的劲爆场景了。”路衡兴奋地喊,毕竟他只在中间出项,现在还没有拍过他的任何一幕戏呢。
“导演,真的飙车吗?”路衡转过头去问罗在,这个问题可是十分重要的。
“看情况,基本不会。”罗在回答,赛车,小命要紧吧,还有车子,意外防范,哪有那么容易。
路衡低沉地叹气,安乐看得好笑,这个二十八的活得像个孩子,那个二十三活得像八十三。
黄飞捧着温水递给谷王和同他搭戏的女演员,女演员轻轻地道谢,简直就是闲妻良母的典范啊,黄飞对于她身上的温柔气质羡慕不已,这等女子就该好好呵护的。
谷王不失时机地来了句:“你最近饭量见长。”
只见黄飞心疼地捂着自己的有点凸出的肚子,再看看女子姣好的身材,一脸的决然。
女子忍不住笑出声来:“小黄加油,最近脸上又瘦了!”
黄飞终于一脸开心,虽说两人说话目的相同,不过她家王爷怎么越来越不讨喜了,至于之前看着青年一脸传说中的明媚的忧伤快要掉下泪来的人,她不认识,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