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个地点换至另一个,原本安排紧密的时间也空余出半天来。这半天同迟安选好房子后,谷王才终于有了个人空间。
手机里传来的‘您拨的用户已关机’让谷王眉头直皱,三天了,还在生气?
被谷王误会的赵康和这回倒不是在生气,他还不至于那么小气,只是面子上过不去罢了。他把那日清晨谷王带到他拇指上类似扳指的指环送去给他哥找人品鉴,今日正好是去专家那里看结果的时间。
赵康安看着杨大师手里的指环,心里十分疑惑到底是什么料子,竟有那样的手感与质感,连爷爷也看不出来,估计小弟找的这个谷王也不是像表面那个简单,这样的玉质,千金难求!
赵康和看这个大师只是摸着他的玉,一副舍不得放手的样子,等了半响,终于忍不住不耐烦地开了口:“杨老,这到底是什么玉啊?”
老人家摸着自己长长的白色胡须,颇具大师风范地缓缓开口:“我没看出来。”
赵康和无语地翻个白眼,被赵康安拍了一下,才不满地低下头。
“杨老,这玉的价值几何?”赵康安接过指环正经问道,一点都看不出来刚教训了自家弟弟。
“所里也没人看得出来,不过确实是好玉,你看这色泽,竟是一点都没有泛青,比那俄罗斯白玉可强出不少!实在罕见,这玉型也是好的,师傅手工极好啊!”说到这,老头笑眯眯地看着赵康安:“大赵,这玉卖了给我吧!”
赵康和快速从自己老哥手里抢下那块玉,立马戴在手上,把右手伸到身后:“不卖,不卖,这是我的。”
赵康安扯开这个丢人现眼的弟弟,“杨老,这回辛苦了,有空去宅子里喝茶。”
杨老同赵老爷子相识多年,平日里两人都好喝茶这一口,可绝顶的好茶也是难得,两人就常常换着蹭这么一口茶。
出了学问研究所,赵康和老实地跟在赵康安身后,他刚刚竟然胆粗地去大哥手上抢东西,简直是嫌日子太好过了。赵康安身为赵家长孙,身兼家族发展之重任,所以他虽是从商,也是受着官场那套教学的,自小性格强势,在赵康和心里积压甚重。
等赵康和磨磨蹭蹭到了车里,赵康安一只手搭在赵康和肩上,语气温和道:“小和,身手见长,去会所好好练练。”
“好。”赵康和缩着脖子,从嘴里说出一个字。
赵康和可不敢拒绝,简单粗暴的这种练练可比他老哥的阴招好用,他小时候有一次运气不好,撞上他老哥跟女孩子亲嘴。当时他老哥还是二八青葱少年,就把小萝卜头的她丢到训练营去,那可是正规的啊!差点没去了半条命。所以这回的练练,恩恩,小事,赵康和努力安慰自己。
赵康安西服笔挺,倚在墙上看赵康和和别人对练,心里评价着赵康和身体各项反应是退步了还是进步了。
一个拳套猛地朝着赵康和的脑门袭去,赵康和一个急蹲躲了开来,不料对手竟是算好了招,身下一条腿已经伸到离赵康和三十厘米左右了。赵康和眼见是躲不开了,只得快速提起右脚,指望自己能踹回去,可是这么近的距离,没有加速度加持,力量就会远小于对手,他明显落于下风。
赵康安看着赵康和的腿伸出,在心里摇摇头,伸出去也是落败了。
打斗的节奏颇快,待赵康和的脚同对手的□□汇时,两人竟是一人退了一步,赵康和那步虽是退得大些,也不算败了,还可以再继续。
赵康和亦是十分惊喜,男人好斗的热血分子像是被激发出来了,竟是越来越勇猛,最后两人平手停场。
满头的大汗,赵康和却兴奋的可以,眼神发亮,整个人处于亢奋状态。
这种级别的武师,他可是头一回没输,说不定下一回就赢了呢!
检查过自家弟弟的身手,赵康安心满意足地丢下赵康和,投奔他的企业帝国。这个身手,总不至于被人欺压,他这个哥哥也算是尽职尽责了。当然,偶尔小孩被揍,这也是正常的嘛,是学习的必要过程。
赵康和热血沸腾的时候,《激情飞速》的众人也是热血沸腾的加红状态。
罗在依旧是让他们先试戏,一帮子大老爷们围着一辆辆车子蠢蠢欲动,待罗在点头,依着剧场人物,几人一辆立马坐了上去。
几圈下来,众人试过车的性能,对于这些造型性感车体流畅的车子的激动也淡了些。
路衡坐在谷王的副座,不停地鼓动着谷王飙个车,嚷嚷着让他见识下赛车手怎么开车的。
这话未必带着恶意,而且路衡他和谷王之前也挺熟的,这纯属兴起的话让谷王又是一阵烦躁,想听到他说话的人连手机也关了,这个想他闭嘴的倒是嘴不停歇。
谷王坐着的这辆车子车灯闪过,其他的车主动让出宽阔的地方来,因为第一个出场的就是正凯之,完美帅气的车与人风驰电彻而过的场景,让众人尤其是阳秘留下来不可磨灭的印象。
车子启动,猛地加速,大弯着开到一边,也不知谷王是怎么操作的,车子竟是小半边惊险侧仰起来,速度没有丝毫减缓,车轮划过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路衡的心蹦的飞快。
车子在众人惊讶的眼光中完美地来了个漂移,最后往回,又是一个小喷,小喷冲刺过后,车子才慢慢停下来。
路衡惊魂未定地扶着胸口,围观的众人嗷嗷叫了起来,男人对于速度与激情有种莫名的爱好,就好像他们看车就和女人一般,还有性不性感的区分。
“真的漂移!我只在游戏里玩过。”
“后面那个小喷、大喷?”一个对于概念有点不明的问。
“小喷啦,大喷更帅。”
......
男人们只管兴奋的围着车子和谷王说话,路衡表示自己受到了伤害,很严重的。
黄飞一脸严肃,默默地跑到车前,去摸了轮胎一下。
“热的。”
这一行动完全吸引了众人的好奇心,于是大伙傻傻地凑上去一人摸了一把。
摸完之后,众人的表情满足地像是自己完成了一个完美的ff的漂移。一股对于男人的崇拜,被他们落于谷王身上。
黄飞丧失征地,心疼地摸摸自己的相机,妈蛋,没有录下来。黄飞的伤心还没过去,耳边听到两个字“滑痕”。
是了,漂移和小喷自然会留下车痕,她怎么把这个忘了!黄飞恨恨地拍了自己额头一下。
“别踩到,我要拍个照。”黄飞英勇地推来众人,对于地面近似圆形的滑痕猛拍,完全忘了谷王对于拍照的要求都是答应的,至于漂移视频,看他的轻松程度,也该知道他是不会无故拒绝的。
听到众人的嗷嗷声,罗在同安乐一脸疑惑跑出来,其他剧组人员也出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地面上完好的痕迹,车里淡定坐着的谷王,以及谷王拿出来过的赛车证,无一不说明着,这里刚有一场车技秀,而驾驶那辆车的人,就是谷王。
这刚出来的众人中,做饭大妈表示自己不能理解现场发生了什么,男人们一脸惊羡地看着谷王。罗在脑补了一下,安排现场漂移的可能性。
安乐:“这轮胎挺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