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一点,谷王拍完夜场,拿起手机拨打了今天给赵康和的第二个电话。
手机响个不停,赵康和原本已经沉入梦乡,突然被人吵醒,摸过手机不耐地说:“谁?大半夜的。”
“我。”
这熟悉的声音很是好听,赵康和的困意也少了几分,脑子开始运转。
“谷王,有事吗?”语气比前一句好上不少。
“你继续睡吧!”
嘟嘟的挂机声响起,赵康和最后一点睡意也没了。正待打回去,运转起来的脑子记起一件事,今天好像有未接电话。
次奥,果然是的。因为只有一个未接电话,他以为是无关紧要的事,没看清就划过去了,怎么知道是他,赵康和有些懊恼地想着。
莫非是生气了,不就是没有接到电话嘛!之前的装相的事他还没找他算账呢,谷王还糊弄他。想到这的赵康和手机一扔,理直气壮的睡了过去。今天跑了一天,下午还有那么激烈的打斗训练,赵康和的身体已经很是疲乏了。
夜晚的凉意袭来,因为拍戏场地的挪移,比之前离得长涉市中心处的灯火阑珊更近,星星点点的光遍布在黑色的城市里。
谷王遥望着远处,阿和即是没有再关机,想必是不再生气。晚上睡觉,就让他睡呗!
今天原本打算回去看人的,说不定能抱着阿和入睡,可惜了。不过再过两日就又是机会,他不着急。
《激情飞速》的拍摄比预想的更快,因为原先以为需要练习多遍的场景,现在两三遍排过就能直接开拍,这与谷王对车的精准驾驭有关。
相反的,谷王的车技并没有得到充分的发挥,因为整个剧组能同他一般精准控制漂移等高难度动作的,没有一个人。导演也不能打乱影片的所有,把整部影片弄得全是飞车场景,那是不现实的事。
对于这事黄飞还有些小抱怨,虽然能理解,但是她是内务总管啊,有理智已经很不错了。
黄飞有空的时候就会同迟安报告她家王爷现状,自然免不了说到这事。
迟安笑过黄飞的心急,情绪却是不高。《燕国》的播放已经快到完结,原本定好的宣传节目排本改了几次,一次比一次让迟安不满。第一次蒋志伟与萧唯、霍威与谷王,这两组情侣,兄弟主打宣传,第二次霍威与萧唯、蒋志伟和谷王,因为霍威和萧唯在一起了,这事看起来还成,反正影响不大;第三次,迟安简直想直接不去算了,可是这么好的宣传机会,怎么可以让恶心扰了,就算是新影片也可以借由这节目小热一次。
挑战赛,也就是迟安最初为了让谷王拍武戏找来的三个节目之一,当时趁着选秀的余波,上什么节目都是可以的,如今几个月过去,当初的那三十强里也只有几个混的不错,其他的,再度掩于尘埃。
迟安的纠结再三,被谷王的一句话解决,又没做亏心事。是的了,当初亏心的也是那个女人,他愁个什么!
迟安就带着这样幸灾乐祸的心情去接了谷王,又带着十分期待的心情去了集合地点。现在这个可不是之前那个单纯的谷王,这位已经半黑化了。
霍威和萧唯公开站在一起,霍威的一只手还搂着萧唯的纤腰。谷王淡定给了祝福,这两人相识已久,对双方再清楚不过,如今走到一起,也是件幸事。
霍威和萧唯两人今日穿着情侣运动装,一个俊朗稳重,一个清丽大方,站在一起,颇为养眼。
谷王暗暗记下衣服的款式,想着阿和穿上一套粉红运动装的模样,在心里笑了无数次。
节目开始的时间接近,剩下的参加人员也陆续到达。当门再度被推开,先来的这几人只是平和的看向门口。
进门来的正是谷王几月未见的孔圣允,这位原本想着成为最红/歌星的人,最后还是踏入了影视圈。他今日一身白色休闲西装,显得气质儒雅,绅士地侧站着,让身后的女士踏进门来。
萧唯的嘴角抽抽,这装的,歪果仁都服输。
在孔圣允后面进来的人也没让萧唯的嘴角失望,花凌踏着一双小高跟凉鞋蹬蹬地进来,白色的浅薄运动上衣,超短的裤子露出一双长腿。
进来后,花凌竟是同孔圣允一同去了对面的剧组,萧唯啧啧两声,被霍威好笑地敲了一下额头。
节目组的人员安排有序,几人齐全后,就有人来通知节目开始了,不过这也说明孔圣允同花凌是两个草包撞一块了,并且他们的经纪人也不看好他们,才会让他们姗姗来迟,平白无故损失了同剧组前辈的好感。
四人一组,两两对抗,这是挑战赛的一贯方法,两个剧组都是两男两女,正好搭配。
今天的挑战场地是在一个可以游玩的岛上,水面清澈的小湖,周边的景致透着悠闲的意味。
水面上四个竹筏,正是他们的第一项挑战。
演员们都穿上了安全服,臃肿的泡沫让他们原本精心的帅气和美丽掉了一大截。
规矩很是简单,从湖的这边划到那边,再划回来就行了,不过这撑杆人得换着来。
撑杆这事讲究技巧,力气倒是不强求,所以这男女的先后也没有什么差别。
谷王被分到和花凌一组,两人站在一个竹筏上,这杆子拿在谷王手里,他在水里四处划了几下,已经能够选择好的方向和角度了。
不过,这么好的整人机会,怎么可以错过。四个竹筏开始摇摇晃晃的前进,谷王在的竹筏也不例外,只是晃得程度有些激烈罢了,四溅的水花,往花凌脸上飞了一次又一次。
花凌摇着头躲避水花,却是左边有、右边有、那边都有。伸手一摸,脸上的妆容还没有花,看来防水的那种cc果真有效。花凌就这样顶着凌乱的发继续躲避水花,幸好时间短,临到花凌脾气的爆发点,竹筏就到了湖的对面,还是四人组的第一名,另一位会一点划船的也被谷王甩在后面,更别提孔圣允前进了两米的可怜队伍了。
把竹竿换了只手,谷王拿着竹竿走到后面,下巴微抬,示意花凌拿起竹竿去前面开始。花凌本来就在后边,此时两人在一边,竹筏就往后边沉下去。
花凌感到竹筏一沉,自己不受控制地向前扑去,谷王在众人的眼中闪开自己的身子,伸出一只手去扶住她,开口道:“往前面走。”语气生硬,眉间好似厌恶地皱起,看到这里的摄像人员忍不住浮想联翩,不会是投怀送抱反被拒吧?
花凌甩开谷王扶着她的手,深呼吸几下,平歇自己翻腾的怒气,接过竹竿,不满地往前去。
这一番下来,后面的两组相继到来,孔圣允也在同组女演员鄙视的眼神下到了湖中心。
花凌细白的手指抓上竹竿开始划动,还没动一下,就像被刺了一样,急忙松开手,竹竿掉到水里去。幸好这是在湖边上,随行人员一脸不郁地递了一根新的给花凌,在递的时候还特意在手心快速摩擦了几下,检查过后才递到花凌手里。
哪知花凌接过之后那一下没事,划了一下,水面连滴水都没溅出来,竹竿又掉下去了。
工作人员一脸不可置信,那是多娇嫩、多柔弱啊。幸好第三根没被再扔了,要不他都得被节目组扔出去。
众人的注意力早在花凌的扔竹竿的第一次就集中到她身上了,有的人眼尖,还瞧见了工作人员摩擦竹竿的动作,谷王正是因为那一摩擦,才让花凌再掉了一次。
这期间,谷王脸色如一,从第一次到第二次,都是一副冷眼看着的样子,实在不符合当今男士谦让女士的作风,不过正是太明显,才让人寻味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