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康和吃过晚餐,打开电视,都不见他拿过遥控器来按,橘子卫视立马直接跳出来。
洗碗时照旧用神识偷看的谷王:我是要陪着阿和看电视顺带吃吃豆腐呢?还是还是装作去睡觉?
“阿王,洗完过来看啊,今天你要领便当了。”赵康和看完昨日回顾和今日的预告,大声冲着厨房喊道。
谷王:阿和请我吃豆腐。
“等等,马上就好。”
搂着赵康和的腰,谷王第一次看起了自己演的电视,说来这么久,他还竟还没看过任何一集,也是奇怪。
谷王自七月来,除了围着赵康和的有空时间,其他都耗在《激情飞速》上了,就是这中间的间隔期,还去考了赛车证,着实没有那个心思去看电视。
赵康和每日日落而归,没事的时候就是看看电视、刷刷网页、玩玩游戏当作消遣的。谷王参演的电视出来,怎么可以错过,捧个场也是好的。抱着捧场想法看的赵康和就这么一直捧下来了,后来追着更新看成了每天必备的事。
身边坐着真人,电视里有着被扮演的人,感觉略微奇怪,不过赵康和没有奇怪多久,就忽略掉身边的这只了。
由蒋志伟扮演的允王在太子和言澈的合谋下,渐渐认识到朝堂的黑暗,在各方势力的逐渐展露下,学会掩藏自己的纯善,学着做一位合格的执政者。与此同时,耗费兵力与燕国争斗多年的外族再一次的挑起战事。这一次与以往不同,外族联合邻边三大族,戍边情况危急,盛王加封为盛亲王,领着五万大军援助戍边三万,同外族十万大军抗衡。
大战三月,除外族王领几十护卫逃脱,其他外军,无一遗露,均没于沙场。燕国将士亦死伤惨重;主帅盛亲王,身中数枪,血流不止,当即亡于战场。
广袤的地面被血色掩盖,原本该尘土飞扬的地方却不见飞沙,一处又一处的尸体三三两两躺在一块。唯有一处一米之内只有更为厚重的血色和一个人,一米外是数不清的身形高大的外族士兵。风吹过,血腥的味道蔓延。不远处的燕军赶到,一匹黑色骏马嘶鸣不已。
燕不败的王,这最后一场,依旧胜的漂亮,只是,代价是他的生命。
赵康和几乎看不清电视里盛王的脸,一段哀歌萦绕耳边,忍不住为逝去的那个人惋惜,为他心疼。
“我不敢想象,当我再没有力气拿起我的枪,再也跨不上百杀,再也杀不了敌的场景...”后期配置的画外音带着一股悲凉,短短一句述说完那个战神最后的心里话。
就让他死在沙场,以最俊杰的姿态!
谷王在淡淡的感伤中亦为那个人惋惜,男儿当如是!
从感伤中恢复自己清晰的思绪,谷王原本搂着赵康和的手变成抱着他,把整个人圈在怀里,要是哭出来了,他猜阿和一定会恼羞成怒的。
好不容易来的伤感就被这么一货给打断,赵康和只是微红了眼眶,还没有到给根胡萝卜就能扮兔子的份上。
“演技不错嘛!有前途!听说演死人有红包的。”赵康和从谷王怀里挣出来,把他堵在沙发一角,调戏着下巴道。
谷王:我想多了
《燕国》的播放接近尾声,盛王的死去赶在‘挑战赛’前一个晚上放完,收视率也达到开播以来的最高峰,而就剧情后期的发展来看,除了允王妃言澈远走的最后一集,再没有特别有爆发点的地方,也许连两人分别的悲伤和无奈弥漫的场景也不及这一幕。
山河犹在,神将已亡,虽是死得其所,但人心余悲。
这悲戚的氛围只在一瞬,但在观众中引起巨大的波澜,因为一个角色爱上一个明星,也因为是他,这个角色才会如此深入心内。总之,谷王亦如孙柯西推测的那般,真正的在影视圈有了自己的影响力,而这影响力,只能有他演绎的角色带来,实力说话,正是如此。
第二日播放的‘挑战赛’也是受到了此事的影响,未到时间,守在电视机前的人就已有了不少,这个时间段的广告商想必很是欢喜。
两个剧组,一为《燕国》,一为《命妆》。两者都是有收视率有保障的一线红人保底,极热的原著小说,加上当红要捧得新人,每一处都是看点,更别提霍威和萧唯的恋情首次公开,很是吸引了一大票粉丝的围观。
节目就在这样的众人期待中开播,如往期一般,经过剪辑的画面,几个小组各有看点,有欢乐、有笨拙、有搞笑。但看着看着就有人看出不对来了,同一组中,花凌的笨拙和难看的脸色极为显著,谷王的好身手每每被拖累,而且自己没用倒也罢了,看那脸色,还怪着别人。
不说段蓝蓝这厮看的想砸电视,段晴晴也看不下去了,就那么一个女人,还敢在剧中同萧唯女王挑衅,不知死活,可怜的谷王啊。
这场节目下来,是人都要为谷王抹把泪了,人们顿时想起谷王之前的表和盛王的逝去,再度感叹,怪不得对这个女人这幅木头脸,想必是拍戏过程中就深知了。
至于节目组为何不再做修剪,再剪还看什么,这样有讨论就有人看重播,错又不在它们,一个十八流的女明星,她的后台也还没那个本事在偌大的橘子台挂上号。
看到此景的花凌真是哭都哭不出来,袁来也不安慰,按他的说法,女人嘛,在家安安分分的,跑娱乐圈去干嘛!
‘挑战赛’播出后,孙柯西拍板,《燕国》剧组官方博论借着余波,开始了最后的宣传。黄飞同志当初辛苦的拍摄的照片,找了专门的人合成视频。这一组健康向上、活力四射的视频开始在网上风传,诸位参与晨跑的艺人在网民众大大刷了一票好感率。
刷了视频的众人也没在晨跑人群中发现花凌的存在,要知道其他年轻些的演员可都是一起出动的,突然发现这么一个不合群的,顿时显眼出来,花凌可怜的几乎没有的名声再度被打击一回。
看到视频的黄飞在一堆车中找到邋遢的谷王。她家王爷真是辛苦,上回剧组搬东西,这回居然来学修车,不能再心塞了。看来某人只是顺带学学改装车的想法被隐藏的很深。
“王爷,大家的新视频什么时候放啊,孙组的视频都放了。”避开迟安做事,黄飞还是有点小忐忑的。
“去找安乐,你自己去。”谷王递给修车师傅一个梅花柄,转过头来,扫视黄飞一圈。
“最近又瘦了,加油!要是路衡还不开口,你就不要考虑他了。”
因为要顾着修车师傅的存在,谷王把话说得隐晦,不过黄飞也是懂得,那个避开,指的是迟安。虽然王爷后面说的那些她觉得不会发生,但是还得小心,也怪迟哥,曾经年少受过的伤,都不敢揭开。
不过话题转到路衡身上,这个是黄飞没想到的,红着圆圆的脸,冲着谷王点点头,表示她知道了。
重新蹲下的的谷王看着原地不动的黄飞,黄飞捏着手机,厚脸皮地笑着说:“王爷,再拍一个!”
谷王无语点头,说好的娇羞呢!
“师傅,能停下过来拍个照不?蹲着就行。”黄飞招呼修车师傅。
师傅从车底下钻出来,“给俺也留一张成不?”
“成,成。您过来点。”
脸上一道黑痕,满手污渍的谷王同修车师傅留下了纪念性的一刻。
安乐看完黄飞拍摄的视频,坐正了身子问:“谷王让你拍的?”
黄飞点头:“是啊,拍了好多遍。这是最好的。”
安乐终于找到轮胎莫名磨损的真凶,不过他现在完全顾不上,顾得上也要击手赞叹,磨得好!
“我知道了,你有备份吧,这份给我。白天重播盛王身死的前一天放到谷王的博论上去。”
安乐自然知道这是谷王要借着《燕国》来宣传来,既然谷王愿意,想必那边也是同意的,他们这回虽是沾光了,不过视频本身的看点也足。
重播不过比直播晚上两天,视频在第二日就被阳明明组织着宣传了,虽然没有水军黑子的强大爆战力,但是在没有意外干扰的情况下,博论热榜在一夜之间有了谷王的两席之地。独《燕国》,新视频不会传的如此迅速;独劲帅气的真人漂移视频,也不会吸引如此多的眼光。
天时、地利、人都是自己的,待迟安知道,谷王把《激情飞速》弄得人尽皆知了。
迟安一通接一通的电话,黄飞胆战心惊地把手机递给谷王,她胆子小。
“为什么都不通知我,这件事是安乐的主意吗?”迟安语气不满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