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老大。”王乐出声唤回赵康和的脑回路。
赵康和思绪回归到正常路径,就发现了这条消息和类似的消息传的极快,一刷热榜,热度居然已经很快追至末条消息,要知道一般只有拥有大量粉丝的明星发的博论才会有这个流传度。
“你去查ip,不,这个一般查出来也不是常用的,去找后面那些暧昧图片的真人吧,把脸爆出来,最好有相似的场景露脸的。别的暂时不用你去,闹大了公关部会处理的。”
这时候赵康和又极度沉着了,虽然他知道他一声令下,公关部的速度会立马快如闪电,可这些只有在正常的途径下一一走过,才能有那个说服力。也就是说,他只能看着自己的抽风行为给人拖后腿了,这腿拖得还有点大。
“还不去”赵康和瞥王乐一眼。
“嗯,好。”王乐应声出去。背过门去,王乐才放开自己的脑洞开始揣测自家老大干的事,不过这么掩着,倒是还蛮有他家老大的闷骚风格。
守在电脑前的黄飞自然不会错过这条博论消息,虽是有点意外红的是改编版博论而不是之前逛到的帖子,不过这并不影响她的行事。而且如今这种消息的流动性太强,帖子出现的,下一秒出现在某人博论上也不足为奇,只是这样找消息源头有些为难罢,幸好她只用在适当时候补个贴就行了。
待得那消息再上涨几个次序,黄飞便忍不住了,电脑页面跳到之前帖子里去,照着准备好的内容粘粘粘,三两下就迅速完工了。
弄完这些的黄飞粘个帖子地址,拿着旧手机连着wifi开着小号放到热榜下去去刷了十几条的回复,而后发现类似的黑帖也去刷个十几次;刷完后,黄飞满足地看着大号去群里粘地址,让已经快耐不住的众人去围观。
已经由僵尸粉升至侍卫骨干的古丽不停地打着呵欠,心里不断感概年轻人就是不怕变老啊,这电脑前啥东西都被他们鼓掏的热气腾腾,好好的美人美车,人家愿意,那些人至于嘛!
已经奔三的古丽的观点和群里的妹子绝对不同,要知道有人扶持着,这条路才会走到更清静,她许是见过太过过于凄惨的美人才会这般认为吧!再说谷王爷不是号称大力男吗?扑倒个金主什么的,也是很好的嘛!
点开群里内务总管给的新地址,网页显示跳转中,古丽两眼放光地等着美人图出来,忘了说,之前还有美车那几张她也背着怒骂的众人暗戳戳地下载了下来,谁让她是个颜控呢,那一脸的温柔不好舍弃啊。她要赌五毛钱,绝对有人跟她一样的!
新页面出现,简直了,那个车模好帅,嗷嗷,居然又是谷王爷那家伙,太过分了,看习惯各种姿态的美人和俊男,以后怎么活,嘤嘤嘤。
古丽扯出一张抽纸,擦擦自己因为在电脑前呆久了要留出眼泪的眼睛,一边还滑动着鼠标。
他遥望着前方,眼神迷茫,脸上却不是带着疲乏之色,仿佛他只是弄不清自己该往那个方向行驶。还有一路行驶,风被逆行激起,挺拔的身形被勾勒出来,疾行的身姿拿了首捷,摘下头盔,笑得眉眼眯起。夜里赛场的光线迷离,虽是灯下美人人更美,但夜色渐渐离去,旭日初升,金色的熙光成了他最好的背景,灿若光华!
没错,谷王又夜里跑出去浪了。还带着黄飞和她新买的拍照家伙。
说到这事黄飞就激动啊,那么多的车和人,她家王爷出场就能帅倒一片,等比赛结束拿到奖杯的时候,连另一半也帅倒了。(其实是车和车速)
这回的赛事同之前参加的由私人组织的赛事不同,首先这个奖金就少了不知道多少倍,要不是为着名头,谷王是不会去的,有那个美国时间,还不如陪陪阿和呢!
一连两场地方赛事的第一名,谷王在推荐下顺利拿到了d级赛事执照。一个真正的赛车手就这么跃然而出,呈现在众人眼前。
一边是被包养的传闻,一边是新出的堪比写真的酷照,那辆布加迪也没有那么突兀了,毕竟一个车手,认识有着号称速度最快的车的车主也是和常情的,布加迪不仅价格高昂与之相对的速度也是出来名的。再等闲的慌的人扒出后面暧昧不清之图的本人,这事也就差不多了。这是黄飞对于所有事情的推测,而后心里又夸了一遍她家王爷的能干,连这等小人心思也能预防到。
王乐做着黄飞心里那个只有蛋疼的人才会干的事,正在扒着与谷王身形相似之人的真实身份。这事的难度大小不一,若是别人的独家珍藏,那就没指望了;要是用的网上本有的图,随便搜搜也就有了,不过袁本会那么干吗?
当然不会咩。他手里可是无数资源,独家这点或许做不到,但是那些照片也绝对不是人人都能搜到的,若是那么简单就能找到源头,他发那些的意义何在。
王乐先是广搜,没有什么结果,但是能确认发图之人的用心,也算一大作用,可以同老大邀功。这邀功的前提自然是把事干好。王乐找到自己专扒各项八卦的基友,一个求助发了过去,与之相随的还有两个大红包。
然后等着别人扒出来给他看就好,王乐绝对不承认自己当初是跟这人一起学的,结果别人学到了扒的精华,他学到了八卦的精华。
今天博论热榜可是相当热闹,一条谷王的消息之后又是一条,还各占一方,两两相抗。众网友聚在一起看了这个热闹,不少人就会想起谷王前几天的事,这不少人中的不少人就会彻底有了去看《激情飞速》的*,不为别的,看看帅哥也成啊,只要影片有照片的质量,舔舔屏就好了。
这一番鼓动之下引起众人对影片的好奇和*才是谷王的最终目的,谷王他缺钱啊,虽说赛车手什么看着更加赚钱,可是他给影片又投了些钱,怎么能不拿回来。再说赛车的技术含量实在不够玩,有种欺骗此界人的感觉。演戏还能提升体悟,也算一举多得,最重要的是,距离产生美,他不能老粘在阿和身边,真是一件悲伤的事。
这边在网上黄飞宣传着,现实中最重要的事就是把影片给弄好,罗在的水平不用担忧,谷王的再度赞助也是让他感动不已,有种见到知己的感觉,对于影片更加投入。
影片的拍摄也进入到紧张环节了,一轮接一轮的赛事,新手需要经过这重重选拔,才能有和毒枭手下黄金战队接触的机会。阳秘在此时也只能给正凯之精神上的助力,对于赛车身体上的疲乏两人都是为难不已,此时所谓的女主云仃终于出场了,身为毒枭的女儿,她对于赛车也有种奇妙的爱好。可是奇怪的事是,她没有对同时车手的正凯之刮目相看,而是对很有男人味的阳秘一见倾心。
一个单纯的热情女孩,这个人物设定没有什么难度,在大多是男性的影片里则是必要的一抹调味剂,同各种助兴用的美女不同,她的身份让她身上带着一抹野性的高傲,让人难忽视。同男二的纠葛,两个不知身份的人,纯洁又奇妙的感情,注定成为阳秘赛车城最美好的记忆,也让看过影片的人都能深深记住她。
云仃对这部影片抱着拼死一战的决心,已经快三十的她没有那么多时间再耗;而路衡,在《燕国》剧组每晚的练习从谷王不知道的时间开始,大概也要在一个他不知道的时间结束,这是一个像罗在一样的人。即使他看到花凌的皮相会惊叹,会被黄飞一份吃的给收买,但这一点都不影响他的实力,他一直在不断进步着。
罗在都不由感叹,在内心希冀着,也许这回真的有希翼呢,外有谷王的不断的热度,内里众人齐力,不是地利人也和吗?
谷王身为主角自然也是聚焦点,他的人设简单,没有像爱情这类元素的加持,阳秘的定位是个男人,他还只能算在男孩里。但孩子的纯粹率真以及固执,还有坚定,与影片里无边的黑暗比来,就像人们心中永不坠落的希翼,在你需要的时候,是你最后的盾牌,你想,它就坚不可摧。
赵康和对布加迪一事,有着对谷王隐隐的愧疚,交代了王乐处理,自己在心里酝酿了许久,才再度打开电脑看起了热点,果不其然,他的布加迪处处都有。后面自然紧接着是那一波赛车照。
那些照片先是让赵康和眼睛一亮,开心地看完,而后马上想到谷王这是在干啥。
如果他的记性没出问题,不是说好不参加什么赛车的吗?上回看在指环的份上,这回,阿王是要干什么?
像是逮到了让谷王也同样愧疚的东西,赵康和给谷王打了自新影片开拍以来的第一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