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王,你不是答应我不去参加赛车了吗?”赵康和为自己先声夺人的行为默默点个赞。
谷王就到自家阿和的电话心情舒畅,“阿和”。
“怎么,不要狡辩。”赵康和严肃地说。
“阿和,之前说好的是私人比赛,这是正规的,有安全保障。”谷王狡辩着说明,语气弱了不少。
“下回?”赵康和凶巴巴地吐出两个字。
谷王知晓赵康和揭过这事,立马厚上脸皮调戏,“先给你打申请,怎么样?阿和”。
“这回算了。那个,企业的公关部一向慢吞吞的。”赵康和词不达意地说着自己要说的话。
“我知道。”
谷王温和地声音从那头传来,赵康和恩恩两声,随后仓促地挂了电话,看着满屏的布加迪,无力地趴在桌子上。
觉得自己好没用怎么破!
罗在同剧组众人看着谷王打电话时一直没下过脸的笑容脸色各异。黄飞按住自己想要按键的手,专心欣赏自家王爷的美美哒笑容;罗在一脸无奈,演戏的时候你就不笑,现在笑起来女朋友也看不见啊;路衡在跟云仃说话,最近两人走的很近;还有一位剧组重要人物,安乐,正在开心地刷着剧组的官方博论,看着蹭蹭上涨的数据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要说在剧组里,最喜欢的谷王的,黄飞排第一,安乐就能排第二,多能干啊,这热度炒的,还都是正经的热,不是那些个绯闻啥的,至于被包养的事,那个金主愿意被压,他安乐就相信了。
不多几天,谷王的两桩引起热议的事被不了了之的淡化了,不再是众人的关注点,只在众人心里留下更深的这个明星真是俊美的形象。
谷王这边万事顺利,赵蕴南却是被翻旧账了,那日他为着方伟的一声切给了人一拳。快步走人之后,更是觉得自己就是正义的化身,锄强扶弱,打压纨绔啊,然后就好好在家休息休息,安分的呆着。
不想事情就是这么意外,好不容易想静静待着的赵蕴南收到了大哥赵康安的召唤,还能说啥呢?他也是曾经进过训练营的人,只不过老妈甚是给力,把他捞出来了,但这也不影响他的敬畏,毕竟就这么受过一回苦,自然记得深刻!
赵康安和赵康和相似的眉眼,同样俊朗,大赵却是带了几分肃穆,站在简洁办公室内的赵蕴南看的额角不知不觉挂上几滴冷汗。
“听说你这几天很是老实,一直在家乖乖呆着。”赵康安笑着看向赵蕴南。
赵蕴南讪讪一笑,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说:“是啊,大哥,我这几天可老实了。”
赵康安推开方家集团送来的新合同,“为什么打的方伟,说说看?”
赵蕴南背脊一挺,啪啪啪地说起自己路上想好的理由:“大哥,你是不知道,那人本来说我啥的,我一点都没记在心上,反正我怎么招,都不管他的事,你说是吧?可是啊,大哥你不知道他说啥啊!他说让大家赵家娶回来做媳妇,虽然我在外面混,可是大家都知道我的那啥取向十分正常。他们也不知道二哥的事,这不就是在说你吗?我哪能忍得了这个,当下给了他一拳。”
赵康安看着赵蕴南一本正经的瞎掰,还别说,真的挺有几分理的,可惜了,他已经知道了事
情的过程。赵蕴南那群狐朋狗友有几分义气可言,早就把他们俩打架的事说出来了。
“然后你估量着自己武力不够,偷偷地溜了。身手挺麻利的嘛!改天陪哥哥练练。”赵康安指尖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赵蕴南听得头皮发麻,“哥,就打了他一下,又不是被人打了,别吓我了,成不?”赵蕴南比赵康和还小上一些,虽然这个头超过了赵康和,这活得年岁在这儿;就像赵蕴南他爸吧,五十好几的人了,见着赵爷爷的黑脸还是发怵,心里阴影也就这样了。
“你打人还有理?”这一句语气突的高亢。
“不过,被人打,哥哥早就把你丢去练练了,走出去都丢人。”赵蕴南的心脏此时正式缓和下来,一惊一乍的,看来回去还的歇几天。
“那个车手现在跟你二哥住一块,以后在别让你们圈里的人动了。”赵康安说的轻缓,语气也带了些谷王同赵康和说话时的温柔,可赵蕴南听得精神一振,眼睛好奇地瞪大了,连赵康安之前的黑脸也忘得一干二净了。
“嘿嘿,大哥,那是谁啊,我还不知道名字呢。”赵蕴南只问了名字,就是为了引个话头,能说的接下来赵康安都会说的。
“现在在拍影片吧,之前参加过方伟组织的赛车,名字还需要我说!”赵康安打开被推倒一边去的合同,不再看赵蕴南。
赵蕴南乖觉地走人,赵康和终于脱单了,他作为弟弟的还是很开心的,至于那个车手,一看身高,就超过了赵康和好不好。意淫着再度嘲笑赵康和的心情十分好。大哥知道了,两人还在一块拄着,就是人没有问题;不是贪赵康和的钱和娱乐企业的便利,就那个开车的气势,怎么都得压他二哥一头啊!
心情颇好的赵蕴南这份高兴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他看到了谷王的照片和先容,我去,说好的霸气了!说好的气势呢!奶油小生是不能长久的你知道嘛!赵蕴南翻过谷王一律的无害呆萌照,终于让他盼到了希翼的曙光,《街拍》之后,谷王的形象就往冷淡上转移,看来还是有希翼的,赵蕴南给谷王默默地加了一把油,虽然不会有其他人知道。
刷刷看完照片,赵蕴南翻到谷王的热闻上去,醒目地布加迪再度打击赵蕴南对于谷王扑倒赵康和的信心,笑得这么温柔,没希翼了。
赵康安的心情就不同于出了门的赵蕴南了,他心情低沉不郁的很,揉揉有些疲乏的眉心,这方家有些不安分了。
在长涉市这一亩三分地上,主控权在赵家手上,这是每一届市长和书记都知道的事,因为赵家手里有着这一块的兵权,又是世家的头头。不过赵家一向明理谨慎,正是这样的小心才让赵家长长九久、安安稳稳地呆在长涉市。谨慎也不意味着能够忍受别人的挑衅,方家的翅膀还是他赵家扶持的呢!
不过这事也不急,赵康安拿起电话,给在老宅的赵爷爷去了个电话,言明他觉得小南需要好好锻炼下;于是以为自己逃过一劫的赵蕴南被管家爷爷成功捕获,送去锻炼锻炼。
被扔下的赵蕴南对着老天吐槽了一句:不信抬头看,大哥放过谁!